本篇屬於較為主題性的整理,討論山神在創作概念上重複運用的幾個議題:死亡、重生與不朽性。

下文會大量涉及劇情的劇透,但並非〈祕密歷史〉內容,因此不加黑條防雷,請讀者自行斟酌!

=======

彼端 The Beyond

彼端不屬於寰宇的一部分,而是寰宇中的生命死後的去處,有點像是來世或天國之類的地方。不過我們不討論彼端會有什麼,這就跟問「宇宙的外面是甚麼」一樣,是個無法被解答的問題。只知道,彼端是單程路線,沒有東西能折返。

寰宇的死亡並不是一次性的事件,而是階段性的過程;一個生命死去之後,首先會斷開它和實體界的羈絆(肉體上的死亡),來到意識界。在意識界中,一個人的靈網上帶有多少授予量,會決定他在這個階段停留的時間長度。

最後在理論上,靈魂會前往靈魂界,接著前往彼端。
(但因為我們也不清楚靈魂界的狀況,所以通常就當成直接前往彼端了)

我們看過很多重生或是變得類似鬼魂的情形,這就表示,他們其實還沒有前往彼端,而是因為各種原因,還停留在意識界而有機會回歸;相對的,如果一個角色被證實已經前往彼端,那他就不可能在往後的時間線上出現了。

(根據和諧所說,阿依跟紋應該都已經到彼端去,以後真的很難再看到他們了QQ)

未知神 God Beyond

根據山神所說,「顧名思義,祂就是住在彼端的神,但是沒人能證明祂的存在。只能說"一定有股力量把死者吸到彼端去",而推測有個未知神在那邊吧。」

這個名字(有時也叫Unknown God)在幾個毫無關聯的場合中被提及。目前提過祂的角色有〈皇帝魂〉的王珊露、《執法鎔金》系列的偉恩、〈地獄森林之賽倫絲的幽影〉中的母女檔,以及《伊嵐翠》十周年書末彩蛋的行文中。

 

重生 Rebirth

山神認為,重生在寰宇作品的哲學上,是相當重要的一個主題。許多作品中都探討了角色或物種的死亡,以及他們的回歸。不過,他也很清楚這會大大的降低「死亡」在故事中的強度與重要性,因此會斟酌這類情節發生的數量。(參見去年的某次「週五問山神」)

下面分析各作品中出現過的「復活」角色。其實這邊已經有點旁枝末節,並非非常重要。可以當成額外的補充觀念看看就行。

伊嵐翠人 Elantrian

伊嵐翠人在寰宇的定義上,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死亡」。他們只是在霞德祕法的作用下,大幅度的改變了靈網結構。即便在災罰時期,他們也只是身體因為鐸的阻擋而停擺,仍然不算真正的死亡。

但很多人還是視為他們死過。包括存留曾經跟凱西爾說,伊嵐翠人「死了,但沒死透」。(尛)

侍靈 Seon

另一方面,侍靈真的算是在他們種族的定義上暫時「死去」了。事實上,由於裂體們都是由授予構成,他們的本體不可能會被消滅。當他們的心智消失就算是死亡。與伊嵐翠人的靈網有聯繫的侍靈們,在災罰時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因而陷入了無主遊魂的狀態。

復歸神 Returned

經過贈與直接賜下神聖駐氣而還陽的意識之影。(參見主系列9)

神將 Heralds

被榮譽灌注力量,在寂滅時代中戰死後也會重生的意識之影。(參見主系列9)

加絲娜 Jasnah Kholin

加絲娜在《燦言》的前段被謀殺,但她及時利用異召師的能力潛入意識界,並在《燦軍箴言》的書末才回到實體界。至於中間的過程,托爾出版社的原文官網上放了一篇小小的短篇故事,翻譯由PTT板友redjelly提供~〈颶光短篇故事翻譯:加絲娜〉

不過,山神也在上面提到的一次「週五問山神」中表示,他認為把這個情節放入《燦軍箴言》是一個失誤,自己並沒有處理得很好,而且模糊了賽司重生的情節焦點。他也承諾會在角色復活等等的情節上,處理得更加謹慎。

賽司 Szeth

我認為賽司的重生最為「典型」;他的復活並非自願選擇,也沒有任何碎神直接把他從天堂門口拉回來。而是神將納拉利用一把榮刃帶有的力量,將賽司正在前往彼端的靈魂拉回來,並且附著回他的身上。(隨後納拉將宵血交給了他)

不過,納拉畢竟不是外科醫師,他所黏附的賽司靈魂並不是非常牢靠。在〈緣舞師〉中,跟意識界連結特別強的利芙特,就看見了賽司的靈魂被「拖曳」在他的身後,如同一道發光的殘影。(於是全宇宙最容易吞噬授予的個體跟全宇宙靈魂數一數二不牢靠的傢伙湊在一塊)(納拉你是存心搞死他是不是)

西兒 Sylphrena

西兒的死亡和侍靈的狀況雷同,都是裂體因為身上的聯繫受損,導致了心智的死亡。不過她堅持重回卡拉丁身邊而復活的這段情節,還沒有甚麼很「科學」的解釋XD (沒關係,每部作品總要有一些愛來打破一切規則!!!)

同時很合理卻又很浪漫的,西兒告訴卡拉丁:「我只跟著你的誓言死去。」(QQ)

 

不朽性 Immortality

在這裡,我們探討的不朽性是指一個個體(entity)對於自我認知的心智存續,而非生理上的不死亡。因此我們不會認為納西斯的死魂偶是活的,同樣也不會認為意識之影們是死的。

寰宇中的不朽性,主要來自於授予不會被摧毀的性質;如果個體有一大部分,甚至完全由授予構成,那麼它消失的機會就會大幅降低。例如裂體(完全由授予構成)、碎神(極大量的授予)、意識之影(靈魂被授予滲透)等等。

當然,也有幾個例外值得討論;第一個是統御主。拉剎克利用所有鎔金術和藏金術的複合術(compounding),成為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金屬之子。他利用金(儲存健康)與天金(儲存年齡)的合成術,而能在對於任何損傷與老化免疫。不過當紋移除了他的金屬來源,千年的衰老便直接回歸到了他身上。

第二個例外是無眠者(sleepless)。這個種族目前只在羅沙出現,通常偽裝成克姆林蟲的樣子以避人耳目。無眠者是由一大群的生物構成單一個心智,這些組成他的生物稱為種群(hordeling);即便種群的一部分被抹除了,整體的心智仍然能被維持。無眠者也能夠偽裝成人類,以相當獵奇的畫面重組與解離。他們在羅沙的別稱是代西-艾米亞人(Dysian Aimian)。

有關無眠者的例子,有〈緣舞師〉的阿克羅(Arclo)、《引誓》間曲中的偽裝船廚、以及每本書封底的導語,也都是由無眠者所撰。

其他的例外則是一些相當長壽的角色,例如克里絲與納哲等等的躍界者,還有寒霜(龍族)。他們能夠度過漫長歲月的原因尚不明朗。山神特別把霍德挑出來談,但不會說明他屬於哪個歸類—如果他屬於上述的歸類中的話。

 

=======

希望本文較為凌亂的主題整理,能帶來一些情節上的釐清!

下一篇主系列文章算是前面數篇文章的驗收,再次深入介紹寰宇的進階世界觀~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