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訪談翻譯比上次還精采XDD,除了會爆雷的不提,全部收進來

本文大概是今年暑假最後一篇更新了w  不專業翻譯還請多包涵~

=======

1. 在界域的層次上(Realmatically),是不是像 [舉例來說] 艾歐-艾歐(Aon Aon)和那些扭曲跟線條就表示「亞瑞倫」?

  答:我還不打算解釋這個;我可以解釋為甚麼是這個形狀(註),但是符文跟魔法還有地貌的整個關係就---

註:艾歐-艾歐的形狀中,上面的直線代表海岸線,右邊的曲線代表阿塔德山脈,中間的點代表亞隆諾湖,還有第二條短線代表大裂谷。基本上艾歐-艾歐就是亞瑞倫的縮影。

 

3. 精確上---當一個物體進入速度圈的時候,他到底要怎麼決定---他怎麼知道他"實際"進行的速度跟方向是甚麼?

  答:進入速度圈的時候,會有一點偏向,不過這個物件隨後就能適應內部的物理狀態。

  問:像是靈魂性(Spiritual)的聯繫之類的嗎?

  答:對~它---這個嘛...我不能解釋這個因為它跟未來的書有關係。但是當物體進入[速度圈]時,物理量會被某種形式保留。

 

4. 問1:封波師有寶心嗎?

    問2:*笑* 我正要問這個

  答:沒有,好問題。

 

6. 好,首先。薩迪雅司有直接被憎惡或魄散(Unmade)影響嗎,戰意(Thrill)不算的話?

  答:不算戰意的話,好,額嗯(否定)。其他地方還有其他魄散的效果,而憎惡的直接影響?我會說,沒有,也許有些間接的影響。

  問:那羅賞呢?

  答:額嗯,沒有。戰意是雅烈席人主要的麻煩,我是指,其他地方還有別的,但是沒有像戰意這麼明顯。

 

7. 憎惡可以在羅沙改變字跡嗎,就像滅絕在斯卡德利亞上做的那樣? (我很好奇是因為這可以這樣祂就能輕易的控制T先生(註)了)

  答:*憂心忡忡* 這不太是憎惡會做的事。嗯,可以。

註:T先生是指塔拉凡吉安(Taravangian)

 

8. 白沙的沙淵獸(sandling,註)是不是羅沙甲殼類的早期概念版?巨殼獸(greatshells)和沙淵獸算是平行發展的。

  答:不對,嗯,白沙的概念先發展出來,比較像是我在研究不同的生態系統,不過我已經在<龍鋼>跟<白沙>還有羅沙這裡做過了。我會說<白沙>先前都沒被出版,表示我可以不怕重複的用一些很類似的素材,不過這不像是我拿一者來當另一者的雛型這樣。

  問:*開玩笑的* 所以這表示我們不會看到龍在<龍鋼>裡面跑來跑去?

  答:嗯,好吧,在<龍鋼>裡,龍是智慧生命,所以我寫<龍鋼>的時候真的會把龍放進去,但是龍有智能而且,呃,可以採用人類的型態,但是龍真的不多。

  問:等等,他們可以採用人形?

  答:對,對,對的。

註:沙淵獸是暫譯,指一種在塔爾丹的超大型動物,有甲殼,藍色的,綠色嘴巴裡有一堆牙齒,長得醜醜,還有一堆利爪。

 

9. 悠倫(Yolen)這名字是不是以珍-悠倫(Jane Yolen)命名的?

  答:對

  問:好,Okay。我一直很好奇。

  答:我最早讀的幾本奇幻之一是<龍血>(Dragon's Blood),所以我特別以她的名字命名。

 

10. 去年我問你幻影(shadows,註a)在意識界的迷途是不是有原因的,你說把它當成一種重要的flavor text(註b)就可以了。這是因為人們正在被吸到彼端(Beyond,註c)的緣故嗎?

  答:嗯,對是那個緣故。的確是。

註a:幻影是指「意識界投影 Cognitive projections」,這個觀念以後會再解釋,像颶父、白影、死後的凱西爾都算是這種投影。

註b:flavor text是指一些卡牌遊戲中的背景說明。

註c:Beyond是指存在於寰宇三界之外的未知地帶,死後的生命會依序經過實體,意識,靈魂界,最後進入彼端。

 

11. 證實之日(Proving Day)在弗林教中是怎樣的存在?

  答:嗯,跟Bar Mitzvah(猶太教成年禮)差不多。

 

12. 你可以給我們任何關於勞-艾洛里(Rall Elorim)的資訊嗎?

  答:嗯,我只能說它被叫「虛影之城」是有原因的。

 

13. 最後,卡拉丁跑過幾次橋?

  答:我沒算過,嗯,幾十次。但應該沒有超過百次。

 

14. 理論上,可以用血金術把碎力刺進別人體內嗎?如果可以,會發生什麼事?

  答:整份碎力嗎?血金術沒辦法承受那麼多的授予量啦。沒有發生一些超詭異的事情下是不可能的。

 

15. 使用反轉型法器時,如果一個人跌坐在地上,另外一個人會繼續上升嗎,因為重力依然在對地上的人作用?

  答:不會,好問題。

 

16. 大石的名字直翻成英文會是甚麼?

  答:你想要那首詩嗎?我那首詩不知道扔在哪裡了,我沒辦法引述給你,抱歉。也許我改天會釋出它,真的有這首詩,不長。

 

17. 仿術可以改變瞳色或髮色嗎?

  答:理論上可以。

 

18. 加絲娜跟克里絲會處得如何?

  答:嗯,我想他們會很合得來,就像來自不同學科的學者那樣,這表示它們敬重對方的特長。

 

19. 一個能者(savant,註)的靈網看起來會跟一般人不一樣嗎?

  答:會,會。

註:Savant是指燃燒金屬成性,身體成癮的鎔金術師。

 

20. 霍德的靈網看起來會比較像能者的或是一般人的?

  答:噢,都不像,但是他的會比能者的還奇怪。你是不是在問從17th Shard(論壇)收集來的問題啊?

  問:沒有,這些是我自己的。我看書時會把這些問題記在筆記裡。

  答:這些真的是你的?Okay,那我會繼續回答。如果這些真的是你的,那你想問多少都可以。有些人去找一些問題的列表然後來訪談時「我要問布蘭登全部的問題」,而我就會「噢不行你只能問三四題」。但是,如果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問題,你想問就盡量問。

 

21. 艾歐-歐米(Aon Omi)是不是某種神之符文?

  答:他們是這麼應用的,所以有點像是,跟神的符號等值。但是你要說有點算是也可以。

 

22. 賽司聽到的尖叫聲有任何魔法性的成份在嗎?

  答:嗯,賽司聽到的尖叫聲喔。嗯,我在想要怎麼回答這個。那沒有,事情是這樣的。我們覺得有魔法的東西,在寰宇裡面不見得會被認為是有魔法的,而是要取決於你對魔法的定義到哪裡。賽司在我們的星球上做了那些事情的話會不會聽到尖叫呢,大概不會;但如果寰宇中的某人經歷過他所經歷的,會不會聽到尖叫,會。

  問:所以跟靈魂界有關?

  答:對,嗯哼,對。

 

23. 貝昂(Baon,註)這名字聽起來很有賽耳風格是有原因的嗎?

  答:沒,那只是個巧合。他在我寫<伊嵐翠>前就存在了,所以說囉。

註:貝昂是<白沙>的角色,也是純湖的三個第十七碎成員之一(阿直)

 

24. 如果燦軍騎士用了太多授能,有沒有可能變成某種褪息之人(Drab,註)?

  答:不會,你不可能真的用那種方式耗盡自己,不行。我是說,變得褪能(drabbery)這件事在其他星球上有其可能,但不是用這種方法。

註:Drab在<破戰者>中是指失去駐氣的納西斯人,也就是失去天生授能。drab這個字也有單調乏味的意思,這邊應該是說體內失去授能的狀態。

 

25. 燦軍騎士的誓言是刻意被挑選的,還是自然發生的?

  答:*焦慮* 這是個是非很模糊的問題。誓言是靈發展出來的,但是靈是人類對自然力量的觀點所發展出來的,但靈又是有感知的,所以我會說這比較趨近於直覺性的產生。例如說,同一個師團裡面的燦軍騎士可能會說出不同的話,但觀念是一樣的。你會在未來的書中看到這件事發生,一個逐風師會說出誓言。語句在同樣的觀念上出現了些微的變化。有些變化則更明顯,像紗藍的誓言就是非常私人的真相,這樣。

 

26. 把一個燦軍騎士魂術掉會比較困難嗎?(天啊這到底是甚麼問題OAO)

  答:會

  問:魂術掉一個迷霧之子會比較困難嗎?

  答:會,授予會干擾授予。魂術掉一個人甚至會比魂掉,例如石頭,還要困難。

  問:迷霧之子是被授予(invested)的嗎?

  答:迷霧之子,在他們燃燒金屬的時候,你是對的。他們沒有燃燒金屬的時候並沒有特別被授予。但是當授予術被啟動的時候,那麼就有。在那之前,沒有。你的想法是對的。

 

27. 所以凱西爾,他可以(在意識界)待得久一點,不是因為他是被授予個體,而是因為他有能力變成被授予狀態?

  答:隨著時間過去,使用魔法這件事會授予你,在斯卡德利亞上的話。大部分的力量都不是來自---在羅沙上力量也不是來自使用者 (他打斷了他自己,所以我猜這就是在斯卡德利亞運作的方式,雖然他沒有把他的想法說完。) 我要先保留這點然後說,是的,迷霧之子跟燦軍騎士被授予的程度一樣,因為兩個案例中,大部分的力量都是來自外界,不過還有個靈網。授予這個詞用在這裡並不精確,但是這些東西在靈魂界都有關聯,所以把靈網上的結構扯掉,或是改寫他們(像魂術或仿術)會比較困難。

  問:如果他們使用比較多的金屬或颶光,會比較困難(ㄎㄎ)嗎?(註a)

  答:對的,會。那會增加困難度。例如,穿著碎甲會是個很大的障礙,之類的問題,所以對。問題在於,被授予(invested)這個詞在這裡用得不對,他們的靈網是用不同的方式聯繫的。(我將之命名為"靈網魔法聯繫多樣性",簡稱SWMCD)(註b)

註a:原問是"Would they be harder (kek) with more Stormlight or Metals burning?",原po在玩文字遊戲,我就不硬解釋了

註b:原文是 Spirtual Web Magical Connectivity Diversity

 

28. 塔拉凡吉安的超級心智能力讓他對寰宇了解了多少?全部,大略,或是粗估?

  答:他只有一點點的知識。沒有多到...沒有到認識的程度。

  問:他有猜到三界嗎?

  答:是,他知道三界。他不用猜,因為他已經讀過這類的哲學跟想法,這些知識在羅沙已經有了。(註)

註:羅沙的普通學者已經發現關於三界的一些基本觀念,你可以回頭看看<王者之路>間曲I-8的對話。

 

29. 賽耳的魔法會產生是不是因為一些地區有比較強的意識性,例如,某個地區有比較多的智慧生命?

  答:呃,不是,好問題,好問題。那不是答案。如果到時人們還沒猜到的話,我最後會在寰宇選集(無垠秘典?)中提到。所以我要先保留這個問題,我也可以現在告訴你不過,我不記得之前有沒有人猜到了。

  問:跟板塊有關嗎?

  答:沒有,感覺你們全部都走錯方向了。我還沒給你們找到答案的線索,我不這麼認為啦。一旦我說出來,你們會突然覺得這非常合理。

 

30. 霍德試著變成伊嵐翠人的方法,是不是有點像凱西爾可以跟存留產生連結,然後接管碎力的方法?

  答:對,但問題在於他做這件事時,沒有像他在斯卡德利亞時懂的那麼多,所以他那時的試法完全沒有用,也不可能會成功。

  問:那(魔法)不是距離越遠越弱嗎,所以那根本沒有幫助。

  答:嗯哼

  問:嗯我們在羅沙有個伊嵐翠人的例子。

  答:對我們在羅沙有個伊嵐翠人,但我們沒看到他使用任何力量,而且他在羅沙的皮膚是深色的而不是發光。這是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我要繼續下去前,誰要問關於魔法草稿的問題? *談了一些關於魔法設定的草稿還有寫作過程的話題*

 

31. 榮譽靈,或是任何一種燦軍靈,可以是邪惡的嗎?

  答:可以,因為我不會稱呼碎神是好人還是壞人。在我看來沒有善或惡的碎神,同樣的,榮譽的靈也可能是邪惡或不邪惡的,但你卻可能認為那是邪惡的。它們有自由意志,不過很受限。對它們來說說謊很困難,甚至不可能,不過它們可以變得很冷酷。

 

32. 你可以透露一下為甚麼滅絕的最後一句話會是"費克斯"(Vax)。(註)

  答:不,我不能,我是說我可以但我不想。

註:費克斯很可能是另一個碎界。

 

33. 腐化的(corrupted)授予是怎麼運作的,像宵血?

  答:噢,宵血。再說一次,這要看你對腐化的定義是甚麼。舉例來說,有人們會覺得有些靈壞掉了,但那是因為不同的碎力混合造成的變質,而我覺得很多時候當人們談到腐化,他們其實是指碎力的混合。

  問:所以宵血裡面有碎力的混合?

  答:*笑笑* RAFO。那是自然問題,我很高興你這麼問了。

  問:好吧,呃,所以加維拉的黑球也有類似的狀況,對嗎?

  答:*沉思狀的靜默* RAFO。

 

34. 我很好奇我們最後會在寰宇中看到龍嗎?

  答:會的,在<龍鋼>。我最初寫的幾本寰宇書之一有龍。那也是比較不完整的作品,所以我沒辦法出版,不過是的。身為龍的大粉絲,我的確把他們寫進了寰宇。他們是一個很標準的奇幻種族。

  問:他們最後會深入其他的世界嗎?

  答:*討論了一下信件跟寒霜,倒敘順序,還有女性服裝*

 

35. 我們最後會知道塔拉凡吉安所指的威脅是甚麼嗎?

  答:嗯,會。(所以還有一個不同於憎惡的威脅?)

  問:這會是個大麻煩,我覺得。

 

36. 有比裂谷魔還大型的陸生巨殼獸嗎?

  答:比裂谷魔大嗎,雷熙的那種(註a)可以爬上陸地。所以對,的確有可能有更大型的物種。牠們在水中行動會比較方便,因為他們的體型,高濃度的氧氣,低重力(註b),還有跟靈的共生關係,讓這些大傢伙可以長到莫名其妙的體型卻可以在陸上行動,所以有的。

註a:指太納(Tai'na),這些巨殼獸可以長到變成一座小島。

註b:羅沙的重力只有地球的0.7倍

 

37. 為甚麼那隻大型四臂靈(註)要看著颶風的起源處?

  答:好問題,哈哈,RAFO。

註:指庫希賽須(Cusicesh),在依瑞的卡西鐸灣的一種龐大靈,獨一無二,一天只出現一次,望向颶源點(The Origin)。參見<王者之路>間曲I-5

 

38. 所以我們已經知道人們進入幽界或意識界的方法,那其他地方呢,像是在<迷霧之子>系列中我們沒看過之類的東西。我們知道他們進入的方法嗎?

  答:去讀<秘史>。

  問:我讀了,但是我除了那個特例外沒看到任何東西。

  答:對,霍德在斯卡德利亞上談過垂孔(Perpendicularities,註),如果你仔細看,他在特定的場合提過這些東西。我只能說高密度集中的授能可以造成一路從靈魂界到實體界的穿刺(puncture)。如果你知道怎麼用,你就能易位。那不是唯一的方法,但那是最主要的方法。

  問:而你當然也能用魂術(異召術?)到達那裡?

  答:對。

  問:你的取喻很有意思,你用了"穿刺"這個詞,好像那是根尖刺一樣。

  答:對,對,我是故意的。

註:Perpendicularity這個詞是指三界間互通的特殊裂縫,通常是碎池,例如昇華之井和奉獻的池子,還有食角人山峰的生命之海。這篇文章中則翻譯成「豎井」:加絲納外傳 (山姆之前也跟著用豎井,不過因為這則訪談,考慮換譯名中)

 

40. 一個帕山迪人可以使用對的想法,利用魄散進行變化嗎?

  答:RAFO。

 

41. 在<伊嵐翠>中有提到城市中的石頭跟木頭腐化崩壞了。為甚麼會發生這件事?

  答:那是因為物體已經處於被授予狀態很長一段時間,導致它們的靈網變得慣於承載授能。當授能被抽走,這些物體的靈網被嚴重的破壞,而這個現象就在實體界顯現出來了。這跟統御主的哀悼之環(Bands of Mourning,註)被抽出來的狀況一樣。

註:Bands of Mourning是統御主當初使用的藏金手鐲。紋在<最後帝國>中把手鐲從他身上扯走,導致了拉剎克身體結構的失調和急速老化,最後殺死了他。

 

42. 瑞沙迪馬的存在是因為跟靈的聯繫,就跟巨殼獸一樣嗎?

  答:對,這跟靈的共生性有關,和其他馬不一樣。牠們還是可以跟其他馬育種,不過會有基因上的差別。

 

44. 雅多林沒辦法擁有穩定關係的問題對他整體的角色塑造很重要嗎?(刻意對友人大喊)

  答:嗯,有喔

 

45. 問1:我朋友想知道一個鋼複合師可以跑得多快,他們可以像閃電俠一樣飛簷走壁或跑過水面嗎?

      問2:*開玩笑的* 他們可以穿越時間嗎?

  答:鋼奔(Steelrunners)可以用他們的能力忽略很多東西,例如他們可以承受自身所面臨的重力加速度值,不過他們沒辦法忽略風阻和磨擦力。他們跑得太快時會把自己榨乾。

 

=======

好吧我想大概就這些囉(聳肩)

今年暑假過得好快啊......雖然行程好像不是暑期輔導就是自修。學測戰士的暑假啊(眼神死

希望各位有個愉快的周末XD 高中以下的朋友 可以開始補暑假作業了w

有更多的問題就在下方留個言吧,或是到臉書專頁「山神的寰宇小舖」發訊息給我們,加入寰宇討論群組呦~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