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來源:http://brandonsanderson.com/state-of-the-sanderson...,翻譯以繁中已出版作品為準,個人翻譯為輔。如有不通順,稗補闕漏之處還請多指教

引子

我們的「克羅斯嚼腦日(Koloss Munching-Head Day)」---一個純然巧合和我生日是同一天的日子(12/19)就要到了。今年我就要邁入四十歲,但這件事對我而言,似乎不像其他人的那麼戲劇性。因為從我的行為模式,身邊的人老早就開玩笑說我是個「年過不惑的老頭」,我想我終於達到了這個目標。

從我完成第一本書到現在,也將近二十年了。我依然記得那時和大學的朋友(像迷霧之子的康拉德和橋四隊的達雷,譯注:以這兩個朋友的名字為角色命名的意思)開玩笑說,到了四十歲,我們都會變得有錢有勢。

事實是,我一直都想讓這夢想成真。不是「有錢」或是「有名聲」的部分,因為兩者都不那麼吸引我。我只知道如果缺乏一個具體而穩定的寫作事業,我可能從未能將寰宇孕育出來。

也許這就是「不惑老頭」這稱號的起源吧。我的二十歲年華基本上都耗給了寫作,像被奴化一樣的試圖搞懂怎麼塑造一個故事。當時,朋友們都叫我放鬆點,但在我的夢想還如此龐大的時候,我不能這麼做。儘管社會一直要我們相信,但辛勤未必就能全然化為成果。對我來說,能讓我坐在這裡和你們談這些事的成就可是囊括了不少幸運的成分在裡頭。

而,我在這裡,真心覺得事情不能在變得更好了。人們似乎常常對我的生產力感到困惑;當我和其他的作家聚在一塊時,他們有時會鬧著說我是圈子中的「大人」。我想這是因為---對他們許多人而言,寫作是一個更趨近於本能的過程。坐著並談論商業上的事務或他們的寫作目標,並且全然不顧以最冒險的方式達成他們的成就。而這招在他們身上真的奏效了;他們創作出,即使是我也感到滿腔熱血的偉大作品。

然而,也總有一種感覺---來自粉絲、社群,作家圈等等---在我耳邊低語著多產不是一件好事。就像這個社會總認為創作者就該逃避截稿日,故事骨幹的問題,或者時刻提醒自己正在做什麼,或我們為甚麼要這樣做。就好像,因為藝術是痛苦的,我們就不應該享受創作的過程---而應該覺得倍受壓迫。

如果過去十年有那麼一件事情讓我感到驚訝,那就是異於大眾認知的,我十分喜愛自己的工作,還有我在說故事這方面的心理技巧。人們稱羨我的多產,雖然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寫速很快的作家---我只是持之以恆的寫罷了。粉絲們擔心我有一天會變得泉乾枯竭,或者認為我其實是一群祕密結社的作家所組成的表象筆名而已(譯注:像<貓戰士>系列作者其實是三個作家合寫的虛構筆名)。這些說法很有趣,但真的沒什麼秘密。我正開始對這一切感到興奮,終於有機會創作出一些美妙的,能觸及他人生活的事物。某方面而言,這樣的觸及是正面的---我給予了讀者一些在緊繃生活中的放鬆時刻。另一方面,這些故事能以更深刻也更有意義的層次觸及人們的內心。兩種情況我都非常樂見。

將近三十年前,我在書中遇見了某種讓我印象深刻的事物。某種富含意義,讓我無法用言語闡述,帶來全新觀點、全新感受的事物。那時我就知道,我必須也學會這些作家所成就的壯舉。如今,既然我能用一樣的方式觸及人們的內心了,我可不會任意浪費這樣的能力。

我猜想這一切其實是一項警訊的序幕:我處理太多計畫了。其中許多都牽涉到了一個史詩級的主要計畫,也就是一共36冊(或更多)的寰宇系列作。甚至一些根本不在寰宇中的作品也開始找我的麻煩,催促著我和故事的進度,讓我得以探索已經在心頭纏綿多年的概念。

最近這十年簡直是不可思議。我在此感謝你,也感謝主,感謝你們賜給我這瘋狂的機會。我並不打算停下我的腳步。

我不愧對於「大人」這個稱呼,儘管,我才剛在年紀上正式達標而已。

今年事蹟

2015年似乎過得比去年慢了些,因為我花了好多時間搞編輯。

一月到五月:<禍星>

我今年的寫作時間主要獻給了<禍星>,補償去年為了寫兩本<迷霧之子番外篇>所犧牲的時間。回顧一下我的紀錄,我在五月初完成了<禍星>的終章。

寫作過程中間為了一些場合、其他作品的校正、<熾焰>的巡迴簽書會以及到阿聯的沙迦之旅(Sharjah, UAE)而曾被稍稍的打斷了。真的很忙,忙到我必須把今年剩餘的時間都拿來回饋我寫作課的學生們。我原本五月要幫他們的報告打成績的,後來則答應他們給他們每人一份小說的意見回覆,我最近才剛弄完啊。

六月到八月:<颶光3>

我真的有擠出一些時間寫<颶光>啦,雖然沒有完成多少。我得為了後來九月和十月裡,校正工作、巡迴和旅行的事情停下來。

九月到十月:校正和一項秘密計畫

到處旅行讓寫<颶光3>的工作變得有點困難,因為寫這東西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所以在校正之餘,我也打算完成一個已經糾纏我十年有的計畫(對,十年)。你們很快就會看到了,是短篇小說。

十一月和十二月:繼續寫<颶光3>

我打算就這樣一路把這本書寫完,就像我接下來會提到的一樣。不過,如果你想看看我十一月的寫作時間在幹嘛,你可以點一下這裡:http://brandonsanderson.com/national-novel-writing...(譯注:另一篇原文官網的文章,請勿寄望本人翻譯)

一些我正在處理的大事清單

好,那我們來看看吧。每年的這個時候,我都會從我的計畫群中挑一批出來,作為明年的目標。你可以看一下去年的清單:http://brandonsanderson.com/state-of-the-sanderson...看看現在事情進展的怎麼樣了(順便看看我把今年的計畫處理得多好)(譯注:就是2014年的SOBS,你們真的要我翻嗎...)

再次感謝你們給予我在不同世界間到處切換的自由。也許我正在寫的並不是你想看的世界,而這可能蠻令人挫敗的,但是為了整體計畫,我必須要求自己有規則的處理這些作品。這是為了我的寫作健康著想,也是為了醞釀更大規模的好東西出來。

接著,我要把我正在處理的計畫條列如下,從我認為目前是「首要目標」的開始。這些首要計畫會成為目前我時間運用的重心。接下來我會談談一些我還在醞釀的計畫,不久後也會開始著手進行。

然後,事情就會變得有點不確定了。

Enjoy!

首要計

颶光典籍系列

颶光系列進展得蠻不錯的。我正在處理第三部曲,目前稱為<引誓之劍 Oathbringer>(目前看來這應該是最後定稿的書名)。這是我最主要的計畫,在它完成之前我暫時不會去搞一些短篇的小說或故事,所以你可以開始盯我的進度了!

這本書的上市日期還有變動。就算我明年早早完成,大概也要再過至少一年,或更久,你才能看到實體書。每本書的編撰、連續性和美術作業都需要大量的時間來完成。我已經告訴一些人2016年秋天會是最早的可能時段,不過我的團隊告訴我這想法有點不切實際。再看看吧,不過2017年應該會釋出。

那我當初說好的「18個月一本颶光」的超樂觀計畫呢?我寫得越多,越不看好這樣的目標。舉例來說,<引誓之劍>的概要就花了我將近一年才明訂出來。因為這些書中有太多游離的片段,實在很難決定它們分別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完成。而一旦我正逼著自己寫的東西出了什麼亂子,我就沒辦法再繼續處理這個系列了。

我會加快自己寫颶光系列的腳程,這是我接下來十年或二十年的主要目標,而且我全力奉獻心力於上。不過每一本,如同我以前所說的,都涵蓋了相當於四本書的情節。所以就算我每三年釋出一本颶光系列的書,也等於是三年內看到四本的故事份量了。

再看看吧。我會加緊腳步,同時也會想辦法,寫一點關於這世界短篇故事給你們(晚一點還會提到)

進度:第三部進行中

審判者系列

這個三部曲的最後一本書已經完成、校正,然後上交給廠商了。明年二月就會出版(譯注:是原文的),而且---是真正的---完結篇了。

我還沒決定要封上這個平行宇宙的大門,不過短期內也不會再回盼這裡了。如果真的這麼做,那就會有點像迷霧系列的回歸,以某種焦點轉移的模式創造出一個新系列來。我喜歡讓結局就真的是結局,即使這個世界和其中的角色已經有所成長亦然。

我對於最後一冊感到十足的愉悅,也期待能讓你們看到這本書,同樣感謝你們支持這個系列。曾經有些聲音表示寰宇外的東西不可能賣得比寰宇作品還好---不過這系列實在是和迷霧以及颶光系列一樣膾炙人口。看到人們同樣樂意跟著我踏上不同類型的旅程,是一種慰藉,也是一項樂事。

進度:完結啦!

迷霧之子系列

而說到迷霧之子,斯卡德利亞又在幹嘛呢?我的近期計畫,仍然是讓迷霧系列的作品完全延伸到我寫作生涯的各個階段,出版不同時代,不同人物設定的全新故事。(編按:預計迷霧一共會有四個三部曲系列---古代,蒸氣時代,1980風格時代和未來式科幻,我們已經看過古代三部曲了)

我原本的設定是三個三部曲,不過瓦跟韋恩的故事讓這計畫擴充成了四個(你也可以把它們當成是第1.5系列,你高興就好)。這表示以後還是會有一個近現代三部曲,以及科幻三部曲。

我還有一本瓦跟韋恩的書要處理,而我準備在颶光3和4之間開工。不過那個時候,他們兩個的第三本書---Bands of Mourning就會出版了---明年一月!

進度:第1.5系列的第三冊已經完成,第四冊不久後著手。

===分隔線分隔線===

由於SOBS的篇幅實在太長,不得不分成兩次翻譯,後半段的計畫預告也很精采,請大家繼續支持> < (山姆早上起床就花了三十分鐘看完全文,BS連這種公告都可以寫這麼長啊...太神啦)

最後祝山德森老師 四十歲生日快樂! -2015/12/19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