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達荷佛斯的下篇~ 覺得這次書展的粉絲們還蠻可愛的ouo 因為好像很多初學者

所以問了不少對於我們這些老屁股來說比較入門的問題,不過是一篇適合推廣給普羅大眾的教條翻譯XD

總之希望看得高興就好~(今天晚點可能再推出工作細胞第七集詳解)

上篇:愛達荷佛斯上集

=======

36.

問:在《引誓》裡面我們開始看到很多幽界跟躍界者的戲碼。隨著系列推進,你會不會追加越來越多這類的東西,以至於像是,世界之間的碰撞,最後導致龍鋼等級的事情?

山:會的,這是某種目標。

問:像是長期的故事目標。

山:那其實不是...人們會想成像復仇者聯盟那樣。其實不是那樣。比較像是這些世界互動的方式是我想要探討的議題。所以它們會慢慢的熔在一塊。

source

 

37.

問:破戰者第二集,會是近未來的事情嗎?

山:蠻遠的未來。

註腳:提問者似乎是要問破戰者第二集這本小說什麼時候會釋出,而不是裡面的故事在時間軸上的位置。

source

 

38.

問:有關《伊嵐翠》的小快問。在《無垠秘典》中他們有出現。這是在《伊嵐翠》之前還是之後。因為他們的組織看起來很完備。

山:這個,那是在《伊嵐翠》之後的。但是埃瑞捱過了(災罰)。

問:噢所以他們恢復了。而且記得所有事情。

山:他們在災罰發生的時候沒有在賽耳上。

source

 

39.

問: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有關那把黑劍刃的劍。是只有這一把劍,還是每個世界都有一把,可以...(互動於?)不同的碎力力量,還是只有這把劍可以跟全部的互動?

山:(宵血)是特別的存在。很久以前,一些來自《破戰者》的人們來到羅沙,看到碎刃,心想,「我們也可以來做」,回到家鄉之後就試著做了一把。那就是宵血,然後出了非常糟糕,非常糟糕的亂子。所以他們再也沒有做其他把,除了現在,天藍的劍有某種相似性。但那就是宵血的起源。試著用一個不同的魔法系統做出碎刃。

source

 

40.

問:有關國王的智臣,當霍德離開的時候,會有一個新智臣嗎?

山:不會。霍德因為行蹤夠怪異,他們知道他會回來的。如果他真的離開夠久,他們大概會摸摸鼻子找一個新的智臣,但他們從來沒這麼辦。

source

 

41.

問:霞德祕法是真的隨機,還是更傾向是有刻意揀選的效應?

 

42.

問:我們有見過霍德為了甚麼人工作嗎?

山:我不打算證實或否認霍德有為任何人工作。猜得好!不過有些覺得霍德在幫自己工作的人可能不是對的。

問:即便是——《伊嵐翠》結尾的那一點點?

問:有時候人們會付錢讓霍德去辦事情。而他不會做。或者他會用自己的方式做。在《引誓》裡面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還有旅店老闆,那是真的很常發生在霍德身上的事情。有些時候他真的在幫某人做事。也有些時候他們以為他有在做。也有些時候發生了完全不一樣的事情。所以我不打算確認或否認這個問題。

註腳:發問者應該是指《伊嵐翠十周年紀念版》的卷末彩蛋。

source

 

43.

問:我們會在接下來的幾冊颶光作品裡面發現故事線的交流嗎?

山:會的。現代的《迷霧之子》(恐怕不是瓦跟偉恩的第四冊)會探討這個主題。

source

 

44.

問:如果一個使用颶光的人來到《迷霧之子》的世界,他們還會有一樣的力量強度嗎?跟神的距離會有關係嗎?

山:唯一需要考慮距離的只有《伊嵐翠》,因為那裡的力量是被困在意識界,所以距離變得很重要。而你問的答案是,你需要取得颶光。

問:或者像迷霧之子,他們會有一樣類型的力量嗎?

山:對於鎔金術師來說,在星球間移動會比其他魔法使用者輕鬆,因為當颶光用完之後就很難再取得。要得到白沙也很難,除非你可以找到某種動態的授予替沙子充能。我會說最方便旅行的是迷霧之子。御沙師應該是第二方便的,接下來的就會有點麻煩了。我想,可以看看,你可以帶著駐氣。這招還不錯。不過要找到新的駐氣... 總之這裡有很多不同的狀況可以討論。

source

 

45.

問:塔勒奈的榮刃,它還在羅沙上嗎?

山:對的,它還在羅沙上。

source

 

46.

問:我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我們還要等多久才會跟兀瑞席魯有所互動?

山:這是角色們心頭的一個大問題,而且會是下一本書的大主題。不管到底會不會成功都是。

source

 

47.

問:沙淵獸跟裂谷魔打架誰會贏?

山:在哪裡?

問:我不知道。

山:這會決定答案噢。

問:真的

山:對的。這就是答案。牠們在哪裡打?牠們在各自的原生環境都有可能贏。

譯註:沙淵獸(sandling)是《白沙》系列裡面,住在泰爾丹亮面流沙中的大型甲殼類掠食動物。參見〈無垠秘典:白沙第一章〉

source

 

48.

問:如果梅根很醜的話,大衛會在意她嗎?他還是可以發現問題嗎?

山:我不確定。大衛有些時候有點膚淺。這是一個你得親自問他的問題。而他可能會需要一點自我對話。大衛大概是我寫過最有熱情卻也更膚淺的人。我們之中大部分的人都曾有段時間膚淺得可怕,隨著年紀變大才開始學到外表其實不能代表一切等等。

source

 

49.本題發問者是coltonx9

問:如果你使用了藏金術的鉻,那代表是你的對手的運氣變壞嗎?如果你玩大富翁而你需要他們...

山:(遞出RAFO卡)

source

 

50.

問:我在網路上訂製了一件有逐風師符號的衣服,但他們不讓我做,因為他們說有個遊戲有這個圖案的版權了。

山:我們的任何符號,他們的版權都是歸屬於公司的。你可以印製衣服給你跟你的朋友們,我們對這沒有意見。任何包含我們系列的美術作品,我們不會讓你營利,但你可以做給朋友。

 或者你可以設計不使用到美術作品的東西,這樣我們不介意。如果你想要用美術作品來做一些真的很酷的東西,只要你可以說服我的助理,艾薩克,而它真的很酷,我們就有機會幫你發行,而這樣的話,我想你可以抽成15%,我們可以在網路上販售。

 這是我們的理念。我們想要大家去幫自己做東西,可是我們不會想要人們販售包含這些美術的東西。如果你只是幫自己做,我沒關係。

 我們的確有一個粉絲創作規範,正式表明你可以這麼做。所以你可以跟那間供斯說,嘿這純粹是個人使用,我沒有要賣,這是布蘭登網路上的粉絲創作規範,上面寫說這樣沒問題,那麼也許他們就會讓你做了。

 如果這樣也沒轍,那就試試別的地方。要知道你沒有頂撞到我們的任何規範。我們甚至請律師明定這是合法的,你可以幫自己做一件的啦。

source

 

51.本題發問者是coltonx9

問:維溫娜的劍有名字嗎,如果有的話是甚麼?

山:RAFO。這是故意不提到的。不是意外。

source

 

52.本題發問者是coltonx9和另一人

C:你有想過出一本寰宇料理書嗎?不同星球的不同食譜之類的。

山:如果我知道誰是很優秀的廚師我絕對會做。如果有粉絲想出食譜,我完全可以考慮我們做出這類的東西。

問2:(音訊模糊)

山:是真的。我們可以出料理書。

問2:他寫了《引誓》的前言,對吧?

山:對的他有。

譯註:其實寰宇群組之前有出過很多奇怪的料理了(這篇教條簡直是為了我們設計的)

 甚麼白脊嘴邊肉啊、蒲燒天鰻丼啊...好像有人有整理起來,之後再來釋出台灣版寰宇食譜好了XD

source

 

53.

問:那麼,你在Q&A裡面提過自己通常寫一本(書)然後修訂另一本。你現在的進度是甚麼?

山:我在寫《天際防線 Skyward》的續集,規劃颶光第四冊,修訂一個我不能討論的祕密計畫因為那是祕密。那有在我的網站上。我們有它的進度條,但我沒有說過那是甚麼。網路上有很多很多的理論在猜它是甚麼東西。

source

 

54.

問:我想問的是你可以對靈進行穿刺,或是從靈身上穿刺出特質嗎?

山:這是個RAFO,目前是。

註腳:這裡有解答(如下)

==本題發問者是Mr.Suit (S)、Oversleep (O)跟另一位發問者==

S:一個像西兒這樣的靈能被血金刺穿刺嗎?會不會造成某種影響?

山:可以,靈可以被已授予的金屬穿刺...

O:它可以被刺嗎?

山:尖刺可以被用來賦予能力給靈嗎?那不會運作得太好。

O:你可以從靈身上偷走能力嗎?

山:可以,你可以從靈的身上取走授予。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任何授予都可以被吸到尖刺裡面。其實用在靈上面沒有那麼困難。

O:因為我以為你說血金術需要血流。

山:是需要,呃,對... 有些地方的靈可以有更實體的形態,更加有形。

問:羅沙嗎?

山:不是不是不是,不是羅沙。

問:羅沙的意識界嗎?

山:對,如果你到了羅沙的意識界,靈會跟平常表現得不一樣。

O:所以可以在意識界刺他們?

山:對我會在這點留給你一個RAFO。這是你的第五張卡了。如果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有很多方法可以讓授予被血金術取走。但沒錯,我們這麼說吧,這不會是血金術的正常使用方法。

O:我們沒有特別侷限在正常用法。

山:對,我知道你們沒有。但血金術嘛,當你在刺某個人的時候,你會...你在我們處理到這個議題的時候就會知道了。

source

source

 

55.

問:有關輓星以及環日初星的小故事,我們什麼時候會看到一整本的作品?

山:不太可能有。輓星有啦。你應該會看到輓星的書。不過不是百分之百的保證。輓星的書不會跟賽倫絲老闆娘之類的有關。輓星是一個我多年來都想寫故事的地方。而有個團體在以後的寰宇中很重要,有一本跟他們有關的書應該很有趣。但這要考慮到我剩餘的時間最後會用在哪裡呢?〈夕陽老六〉是不太可能了。

問:那我們有可能至少再多一篇短篇故事嗎?

山:是有可能的,但不敢保證。

source

 

56.

問:司卡德利亞上有識喚物嗎,因為傳紙上說「哈囉,你的金屬物品會跟你說話嗎?」或者你只是在玩傳紙內容,畢竟傳紙不會是百分之百正確的?

山:傳紙肯定不是百分之百正確的,但我們放進去的所有東西都是有理由的。所以這點是個RAFO。

source

 

57.

問:我知道我們沒有多少雙碎神的世界可以討論,但我注意到的形式是,司卡德利亞上的金屬(模糊),像是魔法的(模糊)焦點。而在羅沙,是寶石,感覺是這樣。這是被碎界還是碎神決定的?

山:其實應該算是同樣的東西。

source

 

58.

問:在颶光系列裡面,有沒有迷霧之子,或是來自其他書的其他人帶有力量呢?

山:有的。德穆隊長。你看過德穆隊長了。你也,當然啦,看過智臣。他在其中一本書中用過鎔金術。還有其他人。有一個到處跑的泰瑞司婦女。這些是比較主要的。還有其他人,但是比較不明顯...

 還有費特,但他不能算。

譯註:我覺得啦,霍德應該三本颶光都有用到鎔金術...

source

 

59.本題適合初學者(我們都純真過XD)

問:我想知道更多關於智臣的事,他是甚麼人?

山:智臣出生於一個所有故事開始的星球。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在寰宇歷史的早期。某件事情發生了,讓他變得永生不死。一群跟這件事情有關的人們變成了所謂的 雅多納西的碎力之神。他們得到了神的力量。但他沒有,可是他是碎神之外,唯一一個從當時活到現在的人。

問:所以會有一本他的視角的書?

山:他會有關於這一切怎麼發生的完整系列,也就是一開始的時候。現在來看那會是個三部曲。我們可以看看,我會在颶光系列完成後再寫它。

source

 

60.

問:和諧改變了藏金術跟鎔金術的規則,這樣人們就不會想要使用血金術嗎,還是其實...

山:不是,那不是祂的理由。那是已經建構好的。

 是我設定的。我沒有讓沙賽德這麼做,但這有點像是在更新設定(retcon),把藏金術分成各自獨立的力量。我覺得這會讓故事變得更有趣。

 所以,幕後的答案是,是我把它們拆開的。我在世界觀下的解釋是,既然血脈都已經散布出去了,這就會是血系混合下的結果。

問:有道理。因為沙賽德不想要人們追尋血金術,所以我想也許是祂微調了這點這樣(人們?)就不會了。

山:這不是我想到的答案。不過聽起來挺合理。我想要謹慎一點不讓沙賽德去調整太多東西。但同時,這的確是一種微調,所以或許我應該這麼設定也好。

source

 

61.

問:我真的對瑞沙迪馬很好奇。牠們有更大的謎團可以討論嗎?

山:其實沒有很大。牠們是開始像原生物種一樣,開始跟靈產生鍵結的非原生物種。所以,一種與靈之間的共生性締結已經在這裡出現了。瑞沙迪馬基本上就是已經辦到這點的馬。你可以說人類已經做了一樣的事情。也就是非原生的物種開始產生靈的締結。瑞沙迪馬是唯一一個開始這麼做的非原生物種。就像裂谷魔與靈之間有共生性的關係,瑞沙迪馬也有靈。

 不很明顯,但就是這麼一回事。

62.

問:下一本《迷霧之子》的書是什麼時候?

山:呃,還沒決定。要看看《天際防線》第二冊的狀況,還有我會不會把它(《執法鎔金:謎金》)當成颶光作品之間的休息作,或者我會不會在颶光第四冊之前做。應該不會太久。

source

 

63.

問:你說過《陣學師》有點脫軌了,續集的部分。

山:我有意要盡快處理它。那是其中一本——那是一本我覺得最難想出要怎麼寫續集的作品。我很肯定——當我把《邪惡圖書館(第六冊:世界之脊)》——那應該會在不久後完成的,寫好就行。那本書在最近有了明顯的進展。一旦寫完了我就會回頭看看陣學師,這是另外一份懸在我心頭的東西。

source

 

64.

問:哪本書會在時間軸上的最前面?

山:我目前大概是按照時間順序來寫的,不過《龍鋼》會是最前面的,我還沒釋出。《白沙》(圖像小說)在時序上會比其他的寰宇書都早。

source

 

65.

問:有關大石還有食角人——你是用哪個文化... 你有任何來自現實生活的靈感嗎?

======

可愛的愛達荷佛斯訪談在此告一段落~

來張寰宇迷因作結

Shardblade meme.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手稿山姆 的頭像
手稿山姆

山姆的寰宇小舖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ayden
  • 我比較想問山神維溫娜在哪裡......雖然他可能會直接說RUFO
  • 引誓有出現哦(茶

    手稿山姆 於 2018/10/27 1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