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啾燈抗第三篇~~~

不好意思遲了一點,因為這集裡面有幾則教條非常 非常 非常的冗長,

審慎評估之下決定先把精短的多數釋出,至於冗長的部分會留待一篇補遺中推出,敬請見諒> <

上集連結:JordanCon中篇

來看看JordanCon的下篇:

=======

96.本題發問者是Mac

問:如果一個藏金術守護者,全能藏金術師,穿刺了另一個藏金術師並且得到了那個人的血金特質,原本這個人會有足夠的第二個守護者的身分(Identity)來使用他們兩人全部的金屬意識嗎?還是那只會...

山:嗚,很棒的問題。我會說「可以」,但是是很猶豫的可以,因為這其實是我還沒釐清的問題。所以你可以先當成可以,除非我在往後的書中還有看過筆記之後決定這行不通。但我想它是可以的。

source

 

97.本題發問者是Trae

問:之前,你揭露了決定納西斯復歸神的機轉來自於智慧存在的決定。這個存在決定要把神聖駐氣送出的對象,是不是取決於這個接收者在實體界完成了某種目的?

山:問題應該在於,「為甚麼這個挑選復歸者的存在,為甚麼他們會選這些人?」而你的問題有點在提示說,嗯,有特定的任務要完成。我會說,沒有特定的任務,但是有特定的事情是這個存在所追求的...

問:在實體界嗎?

山:對的,有特定的事情是他們在追求的。現在,我們只能說這個存在不一定是最固定會做這種決定的個體,寰宇中還有其他人也會。但是他們會追求特定的事情。

source

 

98.

問:鬼血和自主有合作(affliated)嗎?

山:「合作」是個非常模稜兩可的詞。我會接著下一題並給你個RAFO,雖然我也可以一樣給模稜兩可的答案。我只打算說「RAFO」,我要百分百的模糊。這裡有些來往。

錄:你是說互動嗎?

山:對,有些互動。

source

 

99.本題的發問者是Kaymyth

問:有關第二紀元中依藍戴城的席諾德。他們對於其他的泰瑞司子弟有多少政治管控或引導權?他們有沒有某種為所有人決策的中央政府?或者他們全部......

山:我會說...讓我們看看能不能找到現實世界的例子。我不確定腦中的答案是不是對的。我會說,他們沒有任何官方的控制權。他們備受敬視跟尊重,有時則不被注意。不同的族群對他們擁有的權威,看法不一樣。他們會說自己擁有的權力比實際上的多,這麼說還行吧。

source

 

100.

問:在《颶光典籍》系列中,章序裡面有些信。因為有這些信,是不是代表有某種碎神郵務士?誰在送這些信呢?

山:其實我之前有被問過這題。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早被問到這點。這類問題最近才開始出現。而我的答案是RAFO。因為,某些層面,這跟我們現在討論的兩個星球有關。(羅沙vs悠倫?)

source

 

101.

問:那個,當紋跟凱西爾到處亂跑的時候,他們把硬幣灑得到處都是。我想這會讓硬幣遍地可見。那麼,這些錢會發生甚麼事?會不會有投機的司卡以此維生?

山:在當時,我在寫作團隊中就被問過這個了。很久很久以前的當時。我在初階跟二階閱讀時都有被這樣問,他們都會「欸他們到處丟錢耶!」我就會「喔對啊,在當時這對他們來說是無意義的小數目,跟跑來跑去買金屬比起來,這在很多面向都比較划算,因為...」總之大概這樣。答案就是,它們就真的被留在那裡了。而隔天也會有非常幸運的司卡。因為對他們來說,這就不是可以丟在水裡的小數目了。而你也可以很投機地仔細觀察迷霧之子的去處,再追隨他們的行蹤。我不確定會不會真的有人這麼做。但是這會是個很棒的故事,所以我們可以想像至少有幾個人會試著追蹤他們。我是說,問題在於當你一開始這麼做的時候,你就會再次跟覺得這些錢無關緊要的族群有點關係。所以,沒有哪個地下幫主會跟著迷霧之子的行蹤撿銅板的啦。那對他們就是沒有這個價值。但是你在最後帝國中會看到的經濟狀況,就會是像這樣的貧富落差。對於一些人來說,這是值得花時間投資的。

譯註:我看這則教條真的是笑倒XDDDD 跟著迷霧之子撿錢的司卡(笑翻)

source

 

102.

問:有關鬼血。他們是凱西爾的新集團成員嗎?

山:喔,好問題。我想要回答這題嗎?我要RAFO這題。對,我們要RAFO這題。

錄:凱西爾跟鬼血有,或有過任何互動嗎?

山:我會RAFO這題。

source

 

103.

問:霍德會有他自己的書嗎?

山:那麼,我們來談談我現在有的大寰宇計畫線。我今年(2018)秋天要寫雙W系列第四冊。這會是雙W系列的結尾。寫他們的過程真的非常好玩。而我已經有了一些很棒的偉恩梗,所以期待吧。那麼,我會完成這本,也就是下一本寰宇小說。在(明年)元旦,我的要求是我... 我試著做的是,我試著要花一半的時間寫颶光系列,一半的時間寫其他東西。這是我對自己的理智追求的某種平衡。所以,明年元旦是我脫離《引誓》的十八個月後,那時,我會再花十八個月寫完第四冊。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會在一月一日下筆颶光第四冊。其他的東西可能都得先擺一邊。我們會等到那本書完結再說。

在颶光四後;到這時,雙W的書已經寫完了,我們終於有餘裕來寫《伊嵐翠》或《破戰者》的續集了。我會從中挑選其中一本來寫,然後再進入颶光五。屆時,颶光故事的第一個系列終於告終。而那時,我的目標是寫迷霧之子的第三紀元。有三本,科技水準約1980年代,諜戰驚悚風格的迷霧之子故事。接著我們會回歸寫颶光六。第六到十冊是一個不同的格局。這是我確保一切都可以容納的東西。總之,我們會有這些東西。

而到那時,我們會做...目前的計畫是,《龍鋼》系列。不管我決定要做幾本書,都會是霍德的背景故事。他已經被升格到這個系列的主角了。我原本寫他們的時候他只是個配角視點,但我已經把原本故事中很多跟他無關的片段偷渡到其他的書裡面了。所以剩下的就是他的背景故事。我打算讓它們變成一個他用第一人稱敘述的故事,如果這行得通的話。

而那時候,我們終於要用迷霧之子的科幻系列來為寰宇作結了,這是某種《沙丘》風格的遙遠未來科幻寰宇故事。這就是我的大時間線。在這裡面,我會再寫一本《破戰者》的續集、兩本《伊嵐翠》的續集,以及一本輓星小說。所以,這是我的目標。而我想這些是我在臨終前可以做完的東西。我們只要在往前推進的時候保持進度,試著不要再添太多東西就行,不過裡面有時還是會突然冒出短篇小說之類的東西啦。

譯註:乾 看完整個人都不好了QQ (尤其那個最後一句是甚麼東西啊啊啊啊)

source

 

104.

問:在這個宇宙中,人們死後會去哪裡?因為,他們一開始出現在(不明),然後前往別的地方。

山:對身為作家的我來說,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當我們涉及這種最根本的信仰與宗教問題時,敘事必須要讓各種角色的觀點在某方面都是說得通的,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話。舉例來說,我不打算跳出來說,「在寰宇裡面有沒有至高的神,有沒有來世?」這些是我不打算回答的問題,因為在世界觀內,他們也沒辦法回答。他們只能知道,你的授予會留下我們稱為意識之影的東西,也就是可以留下來運作的人格複印。而他們大部分都會褪散,你可以看見他們,窺見他們,看著他們離去。但是,他們會前往哪個地方嗎?還是他們不會呢?他們的授予只是單純的被收回,還是更類似佛家的想法,你的靈魂會被回收再利用?會不會其實甚麼都沒有,你只是變回,你知道,被...對,那只是另一種形式的物質?或者到底有沒有彼端(Beyond),有沒有上帝呢?這些問題不會被回答。我永遠不會回答這些問題。

而今,角色們會試著回答這些問題。但對我來說,重要的是達利納跟加絲娜都可以在這個宇宙中共存,而這些故事並不是在說「你是對的,他是錯的。」故事在說的是「這是這個人看世界的模式;這是這個人看世界的模式。」對我來說這點從一開始就很重要,因為... 舉我為例,我很討厭讀一本擁護自己觀點的書,最後卻被整個敘事結構證明是錯的,而在那個宇宙裡面,那個人就會是錯的耶。但我的想法是「在我的宇宙中,我不覺得我是呀。只因為你建構了一切讓它們是這個樣子,所以我就得是錯的。如果我活在你的宇宙的話,不管是不是科奇幻的宇宙我都是錯的。」如果你懂我的意思。

這有點只是為了尊重我的角色還有尊重贊同某些角色的立場的人,尤其如果他們跟我自己的立場不一樣的時候更是如此。我覺得有特定的底線是我不能跨越的。

所以答案應該是:你相信誰呢?書中的哪一種哲學會讓你看了發自內心的「對呀!」或者更棒的:聽聽各種不同的想法,也許這些不同的觀點會全部融合成一個值得思考的思維也說不定呢。

譯註:我覺得翻譯完這篇教條其實蠻感動的。建議讀者可以點下方的source連結,聽聽這個教條的錄音檔!

我有時會笑說「嗯,山神的聲音其實是這樣子啦XDD」但無論如何他在發表這篇教條的時候真的非常有撼動人心的力量QQ

source

 

105.

有關颶光系列的第二個故事線,也就是後五冊。大部分都是我們已經熟知的資訊,包括以下幾點整理:

1.前五冊的主角們會變成二線角色
2.每冊會有一個角色的背景故事,聚焦一個燦軍師團
3.後兩冊是依尚尼跟賽司的書
4.第二系列aka後五冊的主角是小芙、雷納林、塔恩、紗拉希和加絲娜

因為太長了而且又不是甚麼新消息,我就先不翻了。想看全文有下面的連結可以點開

 

106.本題發問者是Jofwu太太

問:如果你可以在幾句話內定調成年的加絲娜與艾洛卡的關係,那會是?

山:成年的他們嘛。他們的關係有點像是溫柔卻不輕易退讓的姊姊,以及熱情卻沒有安全感的弟弟。

問:所以他們之間是有愛的?

山:對,我會說他們之間是有愛的。也許可能沒有某些手足之間那麼深厚。比如說,你可以看到雷納林跟雅多林之間有真正的愛。而加絲娜與艾洛卡,那幾乎...那裏一定有些愛存在,但幾乎更像是同一陣線的感覺。就像,他們都在處理自己身上的特定壓力,他們的生活被自己的壓力大量佔據,這是他們的共同點。但我的意思是,加絲娜不是那種可以討拍的人,你懂我的意思嗎?

問:他們之間不會有嫉妒嗎?

山:噢,艾洛卡那邊一定會有嫉妒。一定的,因為他的不安全感。但加絲娜就...我是說,她有點意識到這點,但...你知道她是怎樣的人,對吧?

問:我不懂這跟她自願離開破碎平原有甚麼關聯。

山:是有一點點關聯的。我是說,她所追尋的,對自己來說比其他任何一切都重要。但...你知道的。要讓我的弟弟活在比較少的陰影之下。因為他已經活在很多人的陰影下了。而她也是其中之一。那會是加絲娜的一個考量。但如果為了她所追尋的事情,一定要留下來,她就會留。

source

 

107.本題發問者是ChickenBites

問:你可以把鋁魂術成其他物質嗎?

山:鋁會強烈排斥任何種類的魂術。

錄:那樣的排斥能被克服嗎?有可能被克服嗎?

山:這就是問題了。一切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對吧?鋁在寰宇中是被創造,而且是可以被創造的。所以當人們問我這種「可以嗎?不可以嗎?」的問題,就好比說,如果你在我們的世界有一個夠強大的磁鐵,你能做甚麼?就像,水有磁性嗎?(小小口吃) 但是,你可以讓水對磁鐵有反應嗎?可以!你可以讓任何事情發生,只要你真的夠努力地嘗試。這點子就像,當人們在問「可以嗎?對還是不對?」嗯....可以!如果這件事要同時用上雅多納西的六份碎力才能辦到呢?也許吧!你可以嗎?當然,你大概可以。因為,我們在討論的是奇幻的宇宙所以幾乎所有事情都是可能的,不可能性則是衝突面。當你在問「可以嗎」的時候,就會變成「在針頭上可以讓幾個天使跳舞」這種問題。

所以,你可以在正常的設定與狀況下,讓一個人用合理的能量來魂術鋁嗎?不行的。如果這是你想問的。

source

 

108.有小《引誓》雷

問:橋十三隊的瑞阿(Rial)是躍界者嗎?

山:我會繼續下一題,目前先RAFO這個問題。

source

 

109.有小《引誓》雷

問:那麼,在《引誓》中,達利納去找守夜者時,我們看到了培養的直接干涉。祂有多常干涉其他對守夜者的造訪?守夜者有可能給出培養不想要她給的願望嗎?

山:嗯...有。「不想要她給」是個很強烈的說法。因為,培養一直都清楚整個狀況。培養很少會干涉,即便祂覺得這會是個壞願望也一樣,因為祂想要守夜者學習。祂也很有興趣看看會發生甚麼事。所以祂很少干涉,但很清楚狀況。

問:如果祂認為這個願望會幫助憎惡,她會干涉嗎?

山:不盡然。

source

 

110.

問:我們有可能會看到另一篇〈祕密歷史〉嗎?

山:這要看我的時間。〈迷霧之子:祕史〉是我在2006年開始寫的,在2016年才釋出。所以那花了,大概十年才問世,因為那是一個邊角計畫中的邊角計畫。那有點像是在自嗨,〈祕史〉是一本自嗨作。

所以,我會不會有時間做〈祕史2〉呢?嗯,那取決於我能不能在主要寰宇行程表不被干擾的狀況下寫出來。因為我們所有人都想看到〈祕史2〉,但直到颶光第九冊前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懂我的意思。那要看我的寫作時間,還有我對很多事情的感覺。在我寫迷霧第三紀元的時候比較有可能看到,因為凱西爾是這個時期會軋上一腳。

 

111.

譯註:推薦看本教條的時候可以配背景音樂:Zedd - One Strange Rock(如下方)

問:在讀到雅多納西跟憎惡的時候,我了解到這跟天鉑天金更有關係,而不像存留跟滅絕那樣。因為,有時那看起來我們是把憎惡和雅多納西當成物質來看,就像,某些本體...

山:沒錯,這是設定上有點讓人困惑的部分。問題在於,辨別持有力量的載體、力量本身的原旨、還有這些力量以授予呈現出來的實體之類的東西,這些會讓人很困惑。而我是刻意這麼做的。我喜歡他們之間模糊的狀態。我在設計寰宇的魔法時,會做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你們可以從看書很輕易地了解這些,我喜歡量子理論的點子、弦論,這樣的東西。而甚至,光是看看我們現在理解的量子力學就可以了。當你越深入細節,你所建立的規則,你所了解的一切,都會變得模糊。而我們所在的世界有些特定的科學規則,就像...當我在寫作團隊裡面的時候,我跟一個數學家朋友說,「我很喜歡數學,因為它很客觀,1+1=2。」而他說「嗯,當你更深入數學的時候,這就沒那麼真實了,到時『1+1=2』會變成哲學論述,而不是真正的客觀事實。」而我們開始討論當你更深入某些事情之後的本質...

所以,我試著要建構寰宇的魔法時...例如說,哀悼之環怎麼運作。我們從第一步開始出發,也就是「金屬有推拉」,我們懂的。到了第二步,我們利用魔法間的互動建構出複雜的機器。然後來到第三步,在這裡就像,我們可以解釋規則,但你需要一個電腦工程師來精確解釋電腦為甚麼能夠運作。我想要可以達到這一點。這種哲學就像「甚麼是力量,甚麼是個體,甚麼是原旨。」這樣的東西,我們會往這個方向前進,這是個很哲學的方向。這個代表甚麼呢?答案又是甚麼?

人類喜歡事物被清楚地分類收納,但在自然界中,這些分類在我們看來通常是很放肆隨機的。所以,我喜歡我們對於真實世界的互動。你的問題的答案是,這不是給我的問題,這是哲學家的問題。哪裡是意義終結,而存在開始的地方?擁有本體又是甚麼意思?是原本拿起碎力的那個人的身體,也就是載體,在他們死亡的時候會掉出來,那是他們真正的本體嗎?還是單純是力量擠出了甚麼它吸收和再造的東西,掉出了一個複製品?那是甚麼?這邊發生了甚麼事?那是甚麼意思?一個載體能影響祂們的原旨到甚麼程度?這些都是給哲學家的問題,我會在書中探索,但是這種問題不是你可以...

一加一真的等於二嗎?答案是,根據我們相信的,可以解釋宇宙的證據,一加一會等於二,但那比你想的還要更模糊一點。

source

 

112.本題發問者是Trae

問:未知神(the God Beyond)這個詞在寰宇中的許多世界與故事中都被使用了。這是一個因為躍界者與當地人的融合,擴散到整個寰宇中的詞彙?如果不是的話,那會不會只是一個我們包裝成類似概念的英文譯名?

山:多棒的一個問題。我期待這個問題好久了。嗯,很多人用了這個詞,「未知神」。而,Trae在這裡問的是,「這是個翻譯下的產物嗎?」我們的概念是,當你在讀一本寰宇書的時候,是我(或某人)把它翻譯成了英文。所以當有人在玩文字遊戲的時候,那不一定是完全一樣的文字遊戲,而是在他們的語言中行得通的梗,而我們是用英文在找可以表達一樣幽默感的替代品。或者如果你不喜歡文字遊戲,關於這點的東西都是這樣。所以你問的是,未知神:他們全部都講了「未知神」嗎?還是有個個體把這些詞都翻譯成未知神。他們的確說的都是「未知神」。在他們的語言中,都是一樣的東西。所以像是世界歌者、世界引領者,這樣的東西;他們的語言連結是有意圖的,而不只是翻譯下的產物。很多東西的確是翻譯下的產物,但這個不是。我是故意這麼做的。

 

113.

問:我注意到在《迷霧之子》中,得到魔法的方式非常生物性,還有你吞下它(金屬)的方式。(音訊模糊) 我很好奇他們會不會有營養不良的生活?(音訊模糊)

山:好問題,我從來沒被問過這題呢。這跟他們的營養不良有關嗎?我沒有將它跟營養不良串聯在一起。如果你要這麼想像絕對是沒問題的。這個設定的來源是,我一直在找半科學半迷信的東西。而代謝能量、吃東西和...這些對我們來說很自然,所以當我們把金屬代入的時候,這看起來很不錯。這是一些我倒過來做的蠻酷的事情。我就像「這樣行得通耶,這真的好酷喔。人們讀了之後也看得懂。」事實上,人們常常會說,「我夢到自己吃了金屬到處飛來飛去。」而當你這樣描述的時候聽起來就非常詭異,但在書中它看起來沒什麼問題。我想這是因為他跟生物觀點有點連結。所以,我由這裡發端,接著把它合理化。但是,我不覺得... 他們的靈魂可能會渴求一些靈魂上的營養就是了。

source

 

114.

問:《引誓》,大寶石。不會洩颶光。會閃爍。那裡面有靈嗎?有靈被困在裡面嗎?

山:沒有。好問題。我是說,在故事中的很多地方,會有,但你指的這個沒有。

譯註:推測是指芮心章節中的君王之淚

source

 

115.本題發問者是WinespringBrother

問:我們知道碎神,或者說,昇華後的存在,擁有跟他們的名字類似的原旨。

山:應該說他們擁有跟原旨類似的名字。

問:所以,團結(Unity)會是自主的天生敵對嗎?

山:嗯...有可能。你說「天生」。

問:嗯,一者能不能消滅另一者呢?但更像是自主想要打破...

山:想要打破團結。這很難說,因為自主本身就是個奇葩。我是說,變得自主是甚麼意思?把一切吸納進來再次合而為一算不算是自主?這是你會遇到的問題。而自主目前對這點的想法,是反對的。自主想要保持自主。自主不想要被任何東西汙染。自主也會覺得碎神們各自為治會比較好。但這是個自然的效應,還是一部份來自...?這樣對你說得通嗎?

問:嗯,但同時也有別的故事,憎惡想要打破其他人,所以祂們......

山:憎惡只是想要當老大。而當老大的兩種方法,要嘛是爬得更高,不然就是貶低其他所有人。而祂就決定,我們要來降格所有的人。因為我知道,如果我結合了,就不再是我,這是祂(憎惡)的想法。我不再是我原本的那個自己了。我會變成別人。而就會變成那個人統治,但我不想要那樣的人統治。我才想統治。

source

 

116.

山:我們在這裡有凱倫(阿爾斯壯)。凱倫是我的連續性編輯。她在自己的電腦中有個維基。這個維基是從一本大筆記開始的,大概像一本三孔活頁簿,我在電腦上工作時打了超大一堆東西。給那些不知道的人,我是在旅館值大夜班的時候開始我的寫作職涯的。這讓我可以在同個時期全時就學,工作和寫作。這在當時是非常充實的人生,撇除最低的薪資這部分啦。總之我坐在書桌前打著桌電構思故事和寫書,而《颶光典籍》系列世界觀架構的維基就從這裡開始,是一大堆的檔案。最後,當我真的要開始寫書時,我把它交給...你有把這些放在維基上嗎?

凱:沒有,是別人做的。應該是彼得吧。

山:我也有可能是自己做的。我把這一堆東西,大概30萬字,大概是(原文)《王者之路》的長度,然後我把它們全部放進個人維基裡面。維基板(Wikidpad),這是個開放的維基資源軟體。而到最後它大到我沒辦法照顧,所以就轉手給了凱倫。而現在,我還會問她一些問題。所以,你可能會問到一些問題,我會說「凱倫,你覺得呢?我們來查查看!」

source

 

117.

山:我對於RAFO非常自由。因為把一些事情定調下來有點...我總是說,我喜歡回答問題。我喜歡給你們大家一些你們會想知道的秘密。但同時,我又像是藝人。我真正希望它們可以在故事中現身,所以有很多事情我還在保留...

給那些不知道的人,RAFO的意思可以是「這裡有個為了故事戲劇效果而保留的祕密。」也可能是「我很喜歡社群討論它的樣子,即便大家共同認知的理論已經是正確答案了。我不想要把一些事情納入正典,因為我不想要摧毀一些異想天開的理論。因為喜歡這些瘋狂理論的人們真的會對它們抱有很長一段時間的信仰。」也有可能是「你知道嗎,我還沒想過」或是「我知道我在某個地方有寫了,而我不想現在說因為我怕之後會打臉自己。」

 

118.跟時光之輪有關,略

119.本題回答者是艾薩克

艾:我已經做地圖很長一段時間了,但我從來沒想過這是可以賴以為生的工作。感覺好怪。

問:因為它們並不至於超級複雜。它們沒有很累人。所以,我會想說,我該聚焦甚麼?城市在哪裡?

艾:這是其中一個我刻意做的事情。因為,當你看著真實的地圖,城市會到處都是。但這些是書裡要用的。它們是為了讓我們打開它們,我是說,它們會用某種方式跟扉頁配合...我是說,每張地圖都是為了傳遞資訊,這就是原因。這些地圖的理由是不要看起來複雜,但你至少可以找到你想要的資訊。同時,也是要讓它們盡量擬真真實的地圖。

source

 

120.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回答者是艾薩克

有關破碎平原的戰營圖:原圖檔案

warcamp.jpg

艾:我想它們在戰營地圖上(藩王的符文)是按照順序的,就是邊邊那些。它們可能是按順序的,但我也可能是用看起來順眼的樣子排列它們。我想我可能挑了一個看起來很酷的順序。我大概覺得「啊,這個放在這裡比較好那就改一下吧。」

問:其中一個是上下顛倒的,對吧?

艾:我想它們最後都會變成中間那個符號。你可以讓一些上下顛倒。我得看看有原圖的舊檔案。你也可以看到,他們的符文,開始看起來跟我現在特別設計的有點不一樣了。

問:你討論過碎線(Shard line),我也看過,他們在中間都有這條線。

艾:對,(我們開始改變一些事情了)。這是事情運作的方法,事情會演化。但是這發生在歷史上。當時大概有某個時間,羅沙書法中這麼做是一種潮流。規則可能變了。如果你在書匠公會裡面,你可能會想要換個風格,看看現在流行甚麼。因為,嘿,現在所有貴族都要換家族標章了,所以他們的符文看起來不...「噢,看起來真老氣。」他們想要看起來重要,所以可能會做類似這樣的事情。這很有趣...即便有種方法會讓它們看起來像是寫錯,但這就是真實世界事情運作的樣子,人們會做出微小的改變,或者用稍微不同的方法做事。但我想這些特別的符文比我們創造的一些東西還要簡化一些了。如果我們拿,比如說薩迪雅司的符文來當例子,那看起來不太複雜。但也有一些場合會加上更多線條之類的修飾。他的個人旗幟上應該會有更多的東西才對。

問:其中一個科林符文有著很多額外的字母,就感覺,「等等等,這些字母是甚麼?」

艾:人們叫它們「惹毛你 screw with you」線。不對,他們把這些線叫做「惹人線 screw you lines」。它不是用來擾亂人的,原本是要讓符文整體看起來很酷。

source

 

121.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我想,嗯,在某場訪談中你告訴我憎惡在賽耳裂解了那邊的碎力,然後塞進意識界裡面是因為祂對於裂解這件事還不夠在行。

山:對。祂不想要讓已經發生的事情發生,但祂也不知道自己不想要已經發生的事情發生。

問:我想問的是,我找不到某個音檔,裡面你說「祂還不夠有經驗。祂不想要力量被任何人接管,所以這是祂唯一能想到的方法。」這聽起來像你會說的東西嗎?

山:沒錯那是我會說的東西。祂想要做的事情有更好的方法,祂之後也做得更好了。但是祂沒有太多場實驗可以做。

問:目標數量有限,對吧?

山:嗯哼。

source

 

122.有關電影與電玩等資訊的更新,由於太太太長一段,本文篇幅有限,放在下篇文章翻譯

123.

問:你在甚麼時候開始發想,「《伊嵐翠》真棒,《迷霧之子》真棒,現在我們來多寫40本書吧」?

山:那麼,寰宇的短短小歷史(作者觀點,而非世界觀觀點)如下。那麼,《伊嵐翠》是在沒有寰宇的心態下寫出來的。這是...《伊嵐翠》是第一本,算是我...

這個,我的寫作史,我被告知自己的前五本書都會糟糕透頂。這其實讓我鬆了一口氣,因為我想「噢,我到第六本書之前都不用很優秀。」所以我寫了五本書,只當作是各種實驗。各種不同類型的故事。我其實甚至沒有試過,有賣出一兩本,但沒有試著出版它們。它們是《白沙》,不是你們現在可以從快訊註冊(newsletter signup)可以拿到的《白沙》,而是更早的版本,也就是我的第一本書。接著是《星辰盡頭 Star End》,一本小小的科幻作品,然後是《白沙》的續集,然後是一本叫做《騎士人生 Knight Life》的東西,是本喜劇。對,不過裡面有些被放到《邪惡圖書館》裡面去了。接著是《潘朵拉的第六化身 The Sixth Incarnation of Pandora》,是一本奇怪的遠未來科技龐克故事。而我做完了這些後,我心想「好吧。我好像知道自己想做甚麼了。我想就是史詩奇幻了。我現在知道就是史詩奇幻了。」然後我就寫了《伊嵐翠》。接下來的書是《伊嵐翠》、《白沙》的重製、然後是《龍鋼》。而這讓我得以探索「我想要做甚麼呢?我應該要...我想要在這個派別加上甚麼呢?」而互連宇宙的概念就從做這些事、編寫這些故事的過程中誕生了。當時,我開始規劃《王者之路》,開始規劃一本後來成為《破戰者》的書。當時它叫做《夢行者 Mythwalker》。接著我寫了一本書叫做《最後帝國》,另一本叫《迷霧之子》,那不是你們任何一個人真的看過的東西。最後發生的,是我售出了《伊嵐翠》,整個寰宇的東西其實已經湊在一塊,這就是我想要做的,我也真的對它感到很興奮。因此,第一本我認知到寰宇的作品是《迷霧之子》。而《伊嵐翠》是在我編寫《迷霧之子》三部曲的時候反向配合的。而當我寫《迷霧之子》三部曲的時候,我想到九本書的大系列,似乎成為了寰宇的核心、貫穿的故事線,也就是過去/現在/未來的《迷霧之子》系列。我在2005年打給我的編輯,告訴他這個超大、令人振奮,也有些宏觀的40本書的大綱(當時是32本書)。我就說「這個會這樣,這個會這樣,這個連到這裡,而這些東西...」這是當一切發生的時候,我建構出了所有東西。是《迷霧之子》原版三部曲的寫作過程還有構築出九部書的想法,真正讓這些點子變得牢靠。當時,我已經寫過《龍鋼》了,所以那感覺...《龍鋼》是第七本書,所以我已經知道雅多納西跟其他的東西,但是真正要到《迷霧之子》才是我確定要把這些都合併起來的時刻。而即便到當時,即便到了《迷霧之子》的時候,還是有些事情是我還在拼湊的。

所以對的。這就是寰宇的簡短史。到了我寫完那三本書的時候,因為我是一氣呵成寫完的,我心中已經很踏實這一切要怎麼登場了。

source

 

124.有關2000年代寰宇的彩蛋與2010年代電影圈的彩蛋文化之間的關聯,同樣由於篇幅相當長,放在下篇文章翻譯

125.除了作家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媒體形式影響山神;放在下篇文章翻譯

126.有沒有特別寫過會讓寰宇沉迷者很驚喜的文章,後面就帶出了〈旅人 The Traveler〉;放在下篇文章翻譯

 

127.

艾:納西斯的論文跟星圖(就像克里絲在《無垠秘典》裡面給其他碎界放的太陽系圖)已經在進行了,但是我們不知道甚麼時候會釋出它們。明年的《破戰者》十周年紀念版會是不錯的時機,不過也可能更早出現。

 

128.

艾:我目前在規畫一個妮吉·瑟瓦吉(Nicki Savage)的故事,但距離真正問世顯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沒有細節可以提供給你們。

 

129.本題的發問者是Argent,有小《引誓》雷

問:納哲寫說「釣靈 spren fishing」在爪緋颯茲(Ravizadth)是違法的。釣靈到底是甚麼?

艾:那是在幽界中為了個人目的而強制吸引靈的行為。舉例來說,你知道當雅多林在那裡真的很害怕的時候,他的恐懼自然地吸引了懼靈吧?這沒關係。但如果有人刻意操作情況,因為想要利用某些靈而吸引特定種類的靈—為了學術研究,或其他理由—那就是在「釣」。如果靈有清楚的道德觀念,這就是不道德的。

問:所以這跟意願有很大關係?自然的吸引靈是靈運作的方式,但如果強迫他們到來,就不okay?

艾:差不多是這樣。

註腳:須留意艾薩克的答案是從幾分鐘的對話中抽提和詮釋過的。

譯註:Ravizadth是幽界中的一個城市。

 

130.本題提供者是彼得‧阿爾斯壯(山神的左右手)

彼:創日者大概是五百年前的人物,緊接在神權聖教時代之後。重創期大約是兩千年前。

註腳:彼得提到這些的時候有點心不在焉,所以他們大概不能當成是很肯定的資訊。

source

=======

所以我想就是這樣囉> <

有關上面沒有翻譯的條目:JordanCon補遺

有空也請多支持小舖的其他文章呦~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