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介紹<伊嵐翠>的世界及該星所屬的行星系統,但和故事沒有太大關聯,請安心閱讀(蓋上魂印)
 

===賽耳星圖 Star Chart===

 
這張圖上的星球,不知為何都有兩個名字,後者都是比較艾歐式的名字。
 
由內往外:
 
Donne/Doo 多恩/度
 
Sel/Seol 賽耳/瑟爾
  -Oem 歐姆
 
==小行星帶==
 
Ky/Kii 塏/奇伊
 
Ralen/Raa 瑞倫/拉
 
彗星帶與矮行星
 
===賽耳系統 Selish System===
位於本系統中央的是賽耳,數個帝國的座落地。奇怪的是,這些文明似乎都忽略了彼此的存在。這樣的無視十分有趣,三個偉大的文明皆將彼此視為地圖邊疆的毫末之地,不值一提。
 
然而,星球本身對此現象也有些貢獻,畢竟它比大部分人居星球還大,有著寰宇標準1.5的尺寸和1.2的重力。寬廣的大陸和遼闊的海洋造就了繁複的地貌,產生極大的環境多樣性。這裡也出現了冰原和沙漠。倘若我當初並不知道這其實是寰宇諸多星球的常態,我可能會在首次拜訪時,對此感到詫異驚奇。
 
雙碎性(dishardic)也是賽耳的特色之一,它曾被雅多納西的兩位碎神,統治(Dominion)和奉獻(Devotion)所造化。這些碎神對於該星的人類社會發展有著深遠的影響。諸多的傳統和習俗都與祂們兩者有關。尤其特別的是,今日被整個星球使用的語言和字母也直接受到了祂們的薰陶。
 
我相信原初兩碎神對於人類採取置之不理的態度---社會,則在他們逐漸發現瀰漫大地的力量時,慢慢被形塑出來。然而,這點現在難以斷論,因為奉獻和統治都在遙遠過往的某個時間點,被摧毀殆盡了。祂們的授能---祂們的力量---被裂解,心智被撕碎,而靈魂也被送至彼端(Beyond)。
 
我無法確定的是,當時,祂們的力量究竟是在世界上肆虐了好一陣子,或是立刻沉定下來。畢竟,這些事件都發生在賽耳的信史時代之前了。
 
於此同時,組成統治和奉獻力量的碩量授能被束縛在意識界中。總體而言,這些對立的力量被稱為「鐸」(the Dor)。被限縮的狀況之下,它們被束縛而亟欲逃脫的特性,儲注了賽耳各種形式的多元魔法。
 
由於意識界有著特定的地點(而不像靈魂界的均質,也就是授能主要存在的地方),賽耳的魔法非常依賴實體界的位置。此外,觀念和意圖的使用也在賽耳變得十分重要,以至於語言---或類似的系統---從意識界被提取並使用的同時,直接形塑了魔法的樣貌。
 
這般橫跨語言、地點和魔法的鏈結,導致一旦系統中的任一要素有了些微的變化,就會對鐸的汲引產生深遠的影響。誠然,我相信這些地形已經被授予到了逐漸產生自我意識的程度,這在寰宇的其他星球上是前所未見的。我還不清楚這是怎麼發生的,也不知道這將會衍生出什麼樣的結果。
 
我已經開始懷疑,有些更大的風波正在賽耳醞釀,而且是我們在銀光(Silverlight)的大學也未能猜想到的。它們的源頭已經佚失在時光的洪流中。也許依瑞(Ire)知道得更多,但他們對於這主題避而不談,也一再拒絕了我與他們合作的請求。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被稱為侍靈(seon)和御靈(skaze)的存在。它們是取得了自覺意識的授能碎靈(Splinters),並發展出了人類的禮教模式。我相信它們與賽耳的自然謎團亦存有關聯。
 
行星系統的其他部分就相對沒那麼重要。雖然這附近還有其他幾個星球,但只有一個勉強位於適居帶內。它荒瘠、不宜人居,且沙塵暴肆虐頻繁。由於它最將近太陽,麥兮(Mashe),恐怕就連長期居住於泰爾丹光面(Dayside of Taldain)的人,都難以適應該地過熱的氣候。
 
===解析===
 
由此,我們終於可以了解,為什麼地貌會對賽耳的授予產生這麼大的影響了。假使看不懂上述的解說,山姆再重新闡述一次:
 
還記得羅沙的幽界地圖嗎?儘管有著一樣的輪廓,大地與海洋卻是相反的。也許賽耳的意識界,也是類似的情形。
 
而,一旦特定的地形產生了,授能/鐸就會被特定的形式侷限住。就有點像是,在圓形的鍋子裡倒水,水的聚集自然也會是圓形的(?
 
由於大量的鐸被困在意識界,也就表示這些鐸會用特定的形式被儲存,而且會和實體界的地形相應。
 
另外,寰宇中只要授能獨立在得夠久,或是一個東西跟授能混在一起太久,就會莫名的也產生自我意識。這也就是為什麼說「地形開始產生自覺」了。
 
=======
 
就在這個禮拜初的22號,<無垠秘典Arcanum Unbounded>總算是上市啦!我們也終於得以一窺寰宇中六個行星系統的真面目,了解更多資訊囉(撒花
 
因此,在AU上市之後,山姆決定另外設立這個分類,「無垠秘典系列論文」,皆涵蓋了該系統的星圖、符號、和克里莎拉(Khrissalla)所撰寫的系統簡介,必要時也附上註解。預計是每週末釋出一篇,就請各位慢慢期待啦~
 
下週的介紹,和3非常有關係噢(笑)

全站熱搜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