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之路>的第一部和第四部章序(epigraphs),乍看之下是一堆莫名其妙的瘋話,卻在書末證明是卡布嵐司的國王,塔拉凡吉安(Taravangian)刻意為傷患放血,使其死去而得到的遺言串。這些遺言---即「死亡搖鈴」---並非空穴來風,每個都和羅沙在以前、現在、未來發生的大事有關。這種現象大約是從故事開始的七年前,加維拉王開始調查破碎平原的時候開始---也就是人類再次和引虛者接觸的時候,更可以說是這一次寂滅的開端。

以下是山姆能解讀出來,和已知的情節有關的遺言:

Ch2:「十團。我們曾蒙受眷愛,全能之主,為何拋棄我們!我的靈魂碎片,你去哪裡了?」

  詮釋:十團是指燦軍。再創之日(Ch.52 p.997)時,燦軍感受到自己和榮譽(全能之主)的羈絆消失,覺得自己被遺棄,事實上可能是榮譽被憎惡殺害導致。

Ch3:「我快死了,對不對?醫師,你為甚麼要拿走我的血?站在你身旁那個頭上畫滿黑色線條的人是誰?我可以看見遙遠的太陽,黑暗冰冷,照耀漆黑的天空。」

  詮釋:頭上畫滿黑色線條的人指的是秘靈(Cryptic),也就是和紗藍產生聯繫的精靈,能使她變成織光師。後面的描述應該是指幽界。

Ch5:「我看到了末日,聽到它的名字。哀傷之夜,真正荒寂,永颶。」

  詮釋:後面三個詞指的是一樣的東西,也就是即將發生的新一次寂滅事件(也可能是最後一次)。

Ch7:「起火了,燒著了。他們帶著黑暗而來,只能看見他們燃燒的皮膚,燒著、燒著、燒著...」

  詮釋:古代很喜歡用灰燼與火焰借代引虛者/傾聽者(因為他們黑灰紅相間的條紋皮膚),這可能是對它們的敘述。

Ch9:「十個人,握著點亮的碎刃,站在一面黑色,白色與紅色相間的牆壁前。」

  詮釋:黑白紅相間的牆壁,應該是指帕山迪人群。我想這若非指古代十位神將對抗引虛者的場景,那更有可能的,是指第一個五部曲的結局場景。

Ch11:「十六中,三者為王,而今碎者稱帝。」

  詮釋:這個地方是指碎神。碎神一共十六位,而來到羅沙的有三位---榮譽、培養、憎惡。其實「三者為王」應翻為「三者統治(reign)」。而如今憎惡當權(Ch46 p.887),則碎者(Broken one)可能就是指憎惡。

Ch54:「九人的重擔成為我的。我為甚麼必須擔負它們所有人的瘋狂?全能之主,求您釋放我吧。」

  詮釋:十人,十位神將。楔子裡,其他九位神將把塔勒奈留在祂們原本該共同受難的地方,因此這是塔勒奈的呼告。

Ch55:「女人坐在那裡,挖出自己的眼睛。野蠻的風與王的女兒。」

  詮釋:我們要先斷句。原文是"Daughter of Kings and Winds, the vandal",所以是「野蠻的-風與王的-女兒」。風與王的女兒,也就是風與王之人的女兒---加斯倫,是王之神將,也是颶風的象徵;祂的女兒是另一位神將,紗拉希(Shalash,書中譯作剎拉希)。間曲I-7(p.965)中,巴西爾的女主人在羅沙各地到處破壞紗拉希(或代表她的神)的藝術品,這位女主人就是紗拉希本人。或者參見序章(p.28),紗拉希的雕像推測也是被她自己移除的。

Ch.58:「子夜之母,瑞佘斐爾以她無比黑暗、無比可怕、無比吞噬的存在孕育出不屬於人間的怪物。她在這裡,她看著我死去!」

  詮釋:瑞佘斐爾(Re-Shephir)推測是魄散(Unmade)---憎惡的碎靈之一。魄散也被部分學者認為是各種毀滅形式的具體化。子夜之母暗示著她可能是子夜精(Midnight Essence)的創造者(參見Ch19 p.399)。

Ch.59:「我懸吊在最後的空無上,身後是朋友,身前是朋友。我必須飲下的盛宴緊攀附著它們的面容,我必須說的言語在我腦海中閃爍。古老的誓言將重新出現。」

  詮釋:卡拉丁。全部都在講卡拉丁。「懸吊在空無」指的是裂谷;身前身後的朋友是指他的橋四隊和他拯救的科林軍隊;「攀附面容的盛宴」是指帕山迪人鬍子裡的寶石(可以提供給封波師颶光);「我必須說的話語」是逐風師的第二理念(Ch.67 p.1265);「古老的誓言」是燦軍第一理念。

Ch.60:「死亡是我的生命,力量是我的衰弱,旅程來到終點。」

  詮釋:和燦軍的第一箴言相對的一句話。第一箴言---「生先於死,力先於弱,旅程先於終點。」

Ch.65:「我看到牠們。牠們是岩石。是怨恨的鬼靈。紅色的眼睛。」

  詮釋:可能是指雷爪(Thunderclast),一種在古代/寂滅時代會出現的生物,和楔子第一段的敘述相當雷同。

Ch.66:「他們的念誦,他們的歌聲,沙啞的聲音。」

  詮釋:可能是帕山迪人的吟誦。帕山迪人和帕胥人統稱傾聽者(Listener),他們可以很有默契的在特定場合吟誦特定的歌詞。

Ch.67:「別再讓我痛!別再讓我哭!戴艮納西斯!黑漁夫掌控吞噬我的悲傷!」

  詮釋:戴艮納西斯(Dai-gonarthis),也是魄散之一(注意它和瑞佘斐爾有一樣的字構)。這樣的名字還有夜林拿(Yelig-nar),參見Ch45(p.857)和Ch60(p.1162)。

Ch 68:「祂們稱之為最後寂滅,可是祂們說謊。我們的神說謊。祂們說了多大的謊啊。永颶要來臨了。我聽到它的低語,看到它的颶風牆,知道它的內心。」

  詮釋:對應楔子的情節,神將們自動結束了誓盟,告訴人民他們終於戰勝了引虛者,也就是史稱的最後寂滅。但其並不是真正的「最後一次寂滅」,真正荒寂才是(也就是正要開始的故事)。

=======

種種跡象都表明了,這些遺言並非胡言亂語,而是如塔拉凡吉安所推測的,和正在變動的世界有關的話語。這些話語來自於一種稱為Moelach的精靈或是魄散,它似乎可以透過死亡來揭露一些關於未來的幻像。以下是<燦軍箴言>的雷點翻譯:(有點好奇自己翻的跟不久後上市的會相差多少XD)

「有一個是你會看到的。雖然它們全部都和預視能力有某種關係,魔雷克(暫譯)卻是在這方面能力最驚人的。它的碰觸能深入正在脫離肉身的靈魂,創造出以死亡的星火所驅動的示現。不過,不,這是誤導。是偏差。王權,我們一定得談談王權的本質。」

關於魄散,也許之後會多寫一篇整理,小小介紹它們的前因後果。不過等<燦軍箴言>發行後,我會比較好引用書中的句子......除了這一段超雷翻譯,其他的句子都是在<王者之路>中能找到的段落,趁著複習的時候翻出來看看吧~(翻書很累我知道)

連假假期就要結束了,希望大家好好把握最後一天的時間~(拿來複習颶光功課啊不然要幹嘛w)

文章標籤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