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抱歉我週末忘記發文了XDDD(負荊)

今天要介紹的設定非常非常shocking!!! 我們終於要來了解聆聽者的歷史了,真的很.血.淚.

不久之後我們就會開始使用《引誓》中提到的名詞了,所以這次的文章值得看看歡迎看看~

======

歌者介紹 Intro of Singers

歌者 Singers

羅沙的原生智慧物種,大多有著紅色與少數黑色或白色的肌膚。由於他們彼此會用充滿韻律的聲調交談,故自稱「歌者」。

歌者的性別有四種,類似人類的男性與女性,還有偏向中性的男倫(malen)與女倫(femalen)。除了配偶形體之外,大部分/其他形體的歌者都以男倫和女倫方式生活。

歌者擁有與靈產生共生性鍵結的能力,藉由與不同的靈鍵結,可以產生不同的身體機能模式,稱為形體(forms)。

聆聽者:帕山迪人 Listeners (Parshendi)

歌者中的一個族群,在古代被稱為「最後軍團」(Last Legion)。是一群捨棄了權威而得到自由解放的歌者,由於一些在下方會說明的歷史緣由,在近代的兩千餘年內是唯一擁有自己心智的歌者族群。也是歌者的黑暗歷史,保存其文化傳統的一群。

帕山迪人的雅烈席發音是[par-SHEN-di](爬-炫-底),意思是「會說話的帕人」,實際上是帶有嚴重政治不正確的名詞。

奴隸形體:帕胥人 Slaveforms (Parshmen)

由於一些在下方會說明的歷史緣由(好好用的說詞XD),而失去了寰宇中兩種靈魂特質---身分(Identity)和聯繫(Connection)的族群,佔了原先歌者人口中的極大部分。奴隸形體在定義上並非一個真正的形體,他們沒有和靈產生締結,也失去用節奏說話和獨立思考的能力。這個族群後來就受到人類的奴役,成為某種"上等的"勞動階級。

在《燦軍箴言》的結尾,由於聆聽者召喚出永颶,其能量能夠使奴隸形體的歌者們得以恢復自己的身分與聯繫,得到治癒。

***接下來是引誓含雷設定,請謹慎閱讀或不讀***

銳者 Regal

和虛靈(voidspren)締結的歌者們,得到了所謂力量的形體(forms of power),屬於憎惡方。在階級上高於一般的歌者,但低於煉魔。

煉魔 Fused

歌者歷史中出現過的最高階級存在,和神將性質相同,而且對立。煉魔屬於意識之影:他們原本是古老歌者菁英的靈魂,後來被憎惡的力量灌注,靈魂都變成了憎惡的樣子(?)。煉魔是歌者社會的領袖,被視為神。煉魔也是在沉淪地獄(=布雷司)折磨神將的存在,參見下方所描述的歷史。

歌者的立場上,他們雖然崇敬煉魔,卻似乎也抗拒他們的統治。

不完全正確但可以幫助理解的類比:{煉魔--銳者--普通歌者 } {神將--燦軍--普通人類} (暫時啦)

 

形體 Forms

普通形體 Common Forms

和一般的靈鍵結產生的形體,是歌者普通的狀態。根據不同的需求,歌者會在颶風中接收特定的靈,而轉變為該種形體。

  配偶形體 Mateform:負責婚配與生殖,會從男女倫性別進入男女性別。在這個形體下很難進行其他的工作(講白點就是x蟲衝腦)

  戰爭形體 Warform:這個形體會使歌者長出和皮膚相連的皮甲,並且增強他們的體能。

  勞動形體 Workform

  靈活形體 Nimbleform

  調停形體 Mediationform

  學者形體 Scholarform

  藝術形體 Artform

  遲鈍形體 Dullform:這個形體可用來模仿奴隸形體。在這個形體下的歌者不是很聰明。這也是瑞連在橋四隊臥底時的狀態

 

力量的形體 Forms of Power

歌者與虛靈締結後,得到憎惡力量的諸多形體。副作用是會受到憎惡的影響,而產生較強烈的負面情緒,也會用性質較惡劣的節奏說話(例如怨毒節奏)

  夜晚形體 Nightform:疑似是和預視能力有關的形體。預言也是憎惡的跡象之一。

  颶風形體 Stormform:這個形體在《燦言》的後段出現,讓聆聽者得以召喚出永颶。

  煙霧形體 Smokeform:能力不明的形體,但似乎能取得類似波力的力量(也許是虛力Void)。兩首和煙霧形體有關的詩歌都提到了魄散,最有可能指的是和賦予波力有關的夜林拿。

  腐朽形體 Decayform:問號XD

  使者形體 Envoyform:《引誓》中將會提及的形體,能產生靈魂層次上的聯繫(Connection),進而與不同語言的人溝通。

 

奴隸形體 Slaveform

如同上面所說,奴隸形體其實並非一個形體,而是大部分歌者在歷史中被奪去靈魂特質而殘留的心智不完整狀態。

奴隸形體的身體多半呈現黑色與紅色的紋路,或是白色與紅色。雅烈席卡的帕胥人多半是白紅的組合。

奴隸形體仍然會和其他歌者一樣在意不能碰觸遺體的禁忌,如果沒有受到干擾,也會配偶與組成家庭。

根據《引誓》中某個歌者的說法,奴隸形體「感覺就像活在霧中......明明知道自己的靈魂深處有著很嚴重的不對勁,卻沒辦法提出隻字片語阻止它。」

 

節奏 Rhythms

節奏是歌者的溝通方式。它們富有聲調和情感,是一種潛藏在歌者內心深處和人際間的頻率。歌者的節奏視不由自主產生的,但也可以刻意改變以配合說話的語氣。節奏據說是恆常「播放(playing)」的,也能用來測量時間。最重要的,節奏能促進歌者的默契,讓整個群體呈現一種凝聚力。(也許和寰宇的靈魂特質,聯繫,也有關係)

 

歌者的歷史 History of Singers (重點x有雷x讀者慎防)

歌者早於人類在羅沙出現。在驅逐之戰(Expulsion)之後,也就是人類摧毀寧靜廳的時刻,古代的歌者就被神明---也許正是榮譽和培養---囑命拯救流亡的人類來到羅沙。這些古代的歌者就是所謂的晨歌者(Dawnsinger)。

在他們歷史上的某個時刻,歌者與人類混種,產生了現今的賀達熙人和昂卡拉其人(食角人)。

人類後來使用了歌者禁止碰觸,有關靈和波力的力量,也許是某種封波術。然而,人類也帶來了憎惡,而因此歌者稱呼這些古代的人類為引虛者。人類被賦予了雪諾瓦的土地,但最終還是對外進行了擴張,並且與歌者對抗。這場最初的衝突就是第一寂滅(First Desolation),這次人類可是站在憎惡方的。

根據聆聽者的歷史之歌,在歌者們覺得被靈背叛之後,聆聽者就轉向投靠其他的神(然而這首歌可能已然散佚在歷史洪流中了)。確切的時間點尚未明朗,但在某個時刻,古代歌者中一些英勇戰士的靈魂被賦予了憎惡的強大力量,用以對抗人類。這些憎惡的力量讓他們變成了意識之影(新的意識之影R),並允許這些靈魂在歌者的肉體中再生,創造出了煉魔(Fused)。煉魔前來統治歌者,並且最後鄙夷唾棄人類的存在,即便摧毀羅沙也要抹殺這個種族。

為了阻止煉魔的再生,榮譽選出了十個人類成為神將,而神將會將煉魔監禁於隔壁的行星,布雷司。煉魔會折磨神將直到其中一位投降退讓,讓煉魔得以回歸羅沙,進而引發寂滅。寂滅會持續一段長度不定的時間,並且數次近乎摧毀人類文明。最後,到了最近的一次寂滅,除了塔恩之外的所有神將拋棄了他們的誓盟,並且讓煉魔遠離了羅沙四千五百年的時間。

不再是羅沙主宰者的歌者們繼續對抗人類和燦軍騎士。約莫在最後寂滅(Last Desolation)的兩千年後,將近重創期時,發生了一場錯誤寂滅(False Desolation)。魄散巴-亞多-米什蘭和歌者產生聯繫,提供了他們力量的形體(forms of power)和虛光(Voidlight),如同憎惡在寂滅中所做的那樣。燦軍騎士為了阻止這次威脅,封印了巴-亞多-米什蘭。雖然他們成功了,卻也使得部分歌者的魂魄遺失,聯繫和身分都被抹去。這些不再擁有形體的歌者被稱為「奴隸形體」。

一些拋棄了煉魔並且解放自我的歌者,也就是聆聽者們,從這次事件中倖免於難,也許正是因為並未和巴-亞多-米什蘭聯繫的緣故。聆聽者們因而變成千年來唯一一群擁有自我心智的歌者。然而,剩餘的歌者多半變得失神無我,而淪為人類的勞動階級。

後來,被虛靈(Voidspren)操控的聆聽者們進入了颶風形體,也就是力量的形體之一。於此,聆聽者在納拉克之役中召喚出了一強大的颶風:永颶。這場風暴充斥著憎惡的力量,掃過整個世界並且回復了奴隸形體歌者的聯繫與身分,治癒了他們。

參考資料:https://coppermind.net/wiki/Singer#History

(為了防雷先把整段塗起來)(看起來好像SCP-2998)

======

坦白說我看完這段歷史都快哭了QQ 這種血淚民族史堪比猶太人啊...

但也解釋了為甚麼雪諾瓦的土地特別類似其他人居的星球環境。阿這塊地方本來就是給你們的,你們現在竟然嫌它怪(霍德問號)

不知道山神是不是也在諷刺北美殖民史,眼看北美原住民救濟歐洲移民,卻被打得節節敗退、屠族、汙名化,最後失去了土地和文化尊嚴......

可見颶光系列真的很強調多元文化主義。我們不再是以人類的角度來看故事,《引誓》對歌者的進一步探究開始洗刷了這個種族的「引虛者」汙名;現在所說的引虛者,更像是投靠憎惡方的生物的代稱。

===

好啦總之~希望這次的介紹夠完整

更:一起來期待《引誓之劍》1/28上市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手稿山姆 的頭像
手稿山姆

山姆的寰宇小舖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g
  • 山神對於歷史跟政治都有很深的了解啊,從小說可見
    如果不要一直開坑就更完美了呢(怨
  • 人家也是拿過PhD的耶~ 真的是人生經歷蠻豐富,對社會科學也蠻有涉略
    超同意不要一直開坑這句的啦(跪

    (pg想不想加群組ouo)

    手稿山姆 於 2017/12/30 19:07 回覆

  • libingnan93
  • 看完這篇介紹,總覺得人類對歌者的攻擊,完全是鳩佔鵲巢。再再顯露人類的貪婪與自私,就算在不同的星球也陋習難改。
  • 看完真的是很難過呢

    手稿山姆 於 2018/04/09 19: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