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雷敬告:本文全文含有《引誓之劍》各部章序全文,且全文穿插劇情解說,未閱讀完小說者請斟酌閱讀!解說會以藍色字標示。

旅程先於終點,而這篇文應該會是一場不短的旅程

在《引誓之劍》上市的半個月後,差不多進入討論這部書的時期了

(雖然,我知道啦,PTT跟奇幻基地的臉書專頁/社團已經鬧得沸沸揚揚)

這回,我們就先從邊角的地方切入,來看看《引誓之劍》的章序(epigraphs),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


=====旅程開始=====

第一部 聯合 United

本部的章序擷自達利納·科林於賽勒城戰役後所親筆撰寫的《引誓:我的榮耀與恥辱》序曲

而序曲的真正開頭則出現在本作品的最後一章(122章)

颶光典籍系列的每本書名,都是對應羅沙上的一本真實書籍(《王者之路》對應《王道》,《燦軍箴言》對應《燦言》),本書也就不例外了。

第1章:

我確定有些人會因為這份紀錄感到倍受威脅。少數人也許會感到解脫。大部分的人會單純認為這不應該存在。

第2章:

但我還是得寫下來。

第4章:

我知道許多閱讀這篇文字的女人將只會視之為進一步的證據,證明我正如眾人所說,只是個目中無神的異教徒。

第5章:

我可以指出自己在何時篤定必須寫下這份文件。我在界域間懸掛,望進了幽界—屬於靈的—以及未知的界域。

第6章:

我當時心想自己鐵定會死。當然,有些比我看得更遠的人也認為我已經殞命。(雷納林看到的錯誤預視)

第7章:

但我沒死。

我經歷了更糟的事情。(YOU CANNOT HAVE MY PAIN)(這句話在寰宇圈已經變成迷因了)

第8章:

然而不只是那個時刻,我可以誠懇地說,這本書自從我的年少時期就一直在醞釀。

第9章:

我所有經驗的加總都導致了此刻。這個決定。

第10章:

也許我的異端可以追溯到這些念頭開始的童年時光。

第12章:

我要求的不是你的原諒,甚至不求你的理解。 

第13章:

我只要求你閱讀或傾聽這些字句。

第14章:

在這份紀錄中,我會毫無隱瞞。我會試圖不迴避困難的主題,或者為自己抹上不實的英雄光彩。

第15章:

我只會表達直白的,甚至可謂殘酷的,事實。你們必須知道我做了甚麼,還有這些行動讓我付出的代價。

第16章:

因為唯有如此才能取得教訓。

第17章:

這堂課並非我所能教導的。經驗自身就是個優秀的導師,而你必須親自奉她為師。

第18章:

你不能只聽過香料的描述,卻從未親自品嘗。

第20章:

然而,如此危險的香料,你可以被警告要謹慎嘗試。但願你學到這一課的過程不會和我一樣痛苦。

第21章:

我不是說書人,能用詼諧的軼事娛樂你。

第22章:

我不是哲學家,能用犀利的問題啟發你。

第23章:

我不是詩人,能用機智的典故取悅你。(對於一個剛學會寫字的人來說,使用排比修辭值得讚許ㄛ)

第24章:

毫無疑問的,你們都比我更聰明。我只能連結所有故事與我的所作所為,並讓你導出結論。

第25章:

我會在你眼前坦承自己所有的殺戮。最令我痛苦的,我殺害了某個曾摯愛我的人。

第27章:

我會坦承自己的異端。無論執徒們怎麼要求,我不會在自己的一字一句前退讓。

第28章:

最後,我會坦承自己的人性。我被稱為怪物,也不否認這些指責。我即是我擔憂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的怪物。

第29章:

所以坐下來吧。閱讀或聆聽,一個曾經穿越於界域之間的人。

第30章:

聆聽一個愚人的肺腑之言。

第31章:

如果它們無法讓你比較不愚昧,至少讓它們給予你希望。

第32章:

因為在所有人之中,我,已經脫胎換骨。

 

 

第二部 初始唱頌 New Beginnings Sing

本部的章序承續過往兩部颶光小說的慣例,涉及故事線之外,與雅多納西的碎神們相關的信件。

目前的相關人士,包括

1.在書中扮演智臣的霍德

2.寰宇起源星球,悠倫上的一條龍,寒霜(Frost)。同時他也是躍界者組織,第十七碎的領導人。

3.其他碎神

在《王者之路》中,信件是由霍德寄給寒霜,內容大致是「不要袖手旁觀了,快點來幫我,憎惡很危險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白眼)。好啦不然至少叫你的第十七碎小朋友們不要來找我,他們找不到的,ㄏㄏ」

而《燦軍箴言》中,則是寒霜寄給霍德的回信,大意包括「不要再攪局了,我們當初說好的,雅多納西的力量aka碎神們應該各自分散。我知道憎惡很危險,但是沒事的啦(應該啦)。拜託你趕快走好不好。」

在雅多納西破碎的當下,當事人們(包括十六碎神、霍德、寒霜)達成了一個共識:雅多納西的力量應該要各自分開永不相見。

不過這份協議簡直跟九X共識一樣薄弱(咳咳咳);碎神們要不是兩兩私奔,就是互相大戰,外加不遵守規定的霍德到處亂跑,每個人都各行其是,也就導致了以下三封信件的產生。

這三封信件分別由三個碎神所撰寫,全部都是寄給霍德。以下逐一詳解:

 

第一封信來自《破戰者》的星球,納西斯。由當地的碎神,贈與(Endowment)所撰寫。由於納西斯上只有贈與一位碎神,她可說是少數恪守隔離協議的當事人之一。

顯然我們的女神大人非常不爽,不僅把嘴砲的霍德嗆得體無完膚,順便開地圖砲把所有人都罵了一輪:

第33章:

親愛的賽凡琉斯 ,

毋須猜疑,我收到了你的來鴻。

賽凡琉斯是霍德在碎神之間廣為流傳的名字,在《迷霧之子:祕史》中也被存留提到。

第34章:

我在它的寄達當下就注意到了,就如同你對我的土地造成的諸多紛擾一般顯著。

第35章:

你自視聰穎,然而我的目光不如淺薄的貴族,容易受到自傲的鼻樑和雙頰的塵土矇蔽。

第37章:

關於雷司,你的憂慮是多餘的,儘管艾歐娜和史凱的事值得憐惜,但他們仍然愚蠢——從一開始就違反了我們的盟約。

艾歐娜和史凱指的是統御和奉獻,這兩位碎神位於《伊嵐翠》與〈皇帝魂〉的星球——賽耳,但被憎惡所殺害。兩位碎神被殺死後,力量就形成了《伊嵐翠》中所說的「鐸」

目前,鐸正位在賽耳的幽界中,以巨大電漿風暴的形態出現,並且會摧毀任何經過此地的人。因此對寰宇人來說,穿梭賽耳是一件非常困難而危險的事情。

第38章:

你的技巧值得欽佩,然而你仍然只是個人。你曾經擁有機會變得非凡,卻摒棄了這樣的機會。

據說在雅多納西破碎的當下,霍德曾經被分配了一份力量,有機會成為碎神。但他放棄了。

而如今霍德正在到處收集魔法,這也就讓其他碎神滿滿的黑人問號;就好像中午室友跟你說他不想吃飯,等你吃飽回來卻抱怨為甚麼沒買午餐給他

(只是舉例啦我室友很okay)

第39章:

兩個碎神居處一地是不會有好事發生的。我們原本都認同彼此之間不該互相干擾,而能夠堅守這項最初協議的碎神竟然如此稀少,令我感到失望。

第40章:

至於烏麗·妲(Uli Da),打從一開始就看得出來她會是個大麻煩。好個解脫。

烏麗·妲指的是碎神雄心(Ambition),也是憎惡第一個殺死的碎神。她與憎惡的大戰扭曲了〈地獄森林之賽倫絲的幽影〉的星球:輓星。

值得一提的是,烏麗·妲在成為碎神之前並不是人類,而是悠倫上的另一種智慧生命:朽·殆(Sho Del)。注意"Sho Del"跟"Uli Da"的單字型態很類似。

第41章:

無論如何,這不關你的事。你違抗的可是神。如果雷司轉為禍害,他會受到處置的。

屆時你也是。(太兇了吧)

 

第二封信的作者是《白沙》上的自主(Autonomy),也就是《王者之路》信件中所提到的巴伐丁(Bavadin)。

這封信疑點重重,但很明顯的,自主正在製造一些我們常人很難理解的狀況。

第42章:

賽凡琉斯,第一寶石的承載者,

你理應了解自己用過往的關係來質疑我們是不智的。

第一寶石(First Gem)是一顆底細不明的黃寶石,曾經被霍德配戴。《燦軍箴言》信件中的一句「寶石都死了」,指的也是這顆黃寶石。

第二句的意思則呼應了《王者之路》信件中,霍德描述自己不喜歡巴伐丁的段落。因為霍德認為自主跟憎惡在過去根本是狼狽為奸——雖然我們還不確定這方面的詳情。

第43章:

你曾和無法回應的那位談話過。然而,我們會收取你的來函—即便我們並不知道你是怎麼定位我們在這世上的位置。

目前還無法肯定「無法回應的那位」是指誰。

第44章:

對於自認為隱居完善的我們,這的確令人感到好奇。然而這點對我們的諸多界域來說,不是甚麼大問題。

第45章:

如同海上的浪濤必須持續波動,我們的意念也將堅決下去。

對於維持孤身的堅決。

第46章:

你對我們有任何其他的期待嗎?我們不需要來自其他任何人的干擾。雷司被囚錮著,而我們不在意他的監禁。

第47章:

雖然,我們的確欽佩他的倡議。而如果你已經用哀求拉攏了我們之中的任一位,應該會找到不錯的聽眾。

第48章:

但我們站在汪洋中,在自己的領土上自得其樂。所以離我們遠點吧。

第50章:

我們也認為你不應該回到歐布羅玳(Obrodai)。我們已經奪取了那個世界,而我們同類的一個新化身已經開始在那裡呈現。她仍可稱為年輕,而—作為一種預防—她已經被注入了一股對於你的強烈、壓倒性的厭惡。

化身(avatar)是一個目前山神還沒清楚解說的觀念,但山神在幾個不同的場合中,表示這個化身其實就是〈夕陽老六〉中的帕特吉(島)。雖然還沒正式確認,但目前我們可以大膽假設,歐布羅玳其實就是環日初星的另一個名字。

(給進階一點的寰宇讀者:沒錯,我們都知道環日初星應該是沒有碎神「居住」的,但這方面有點奇妙,還有超多論戰。總之帕特吉指的是自主,但自主不等於帕特吉。〈夕六〉故事的當下,該星球沒有碎神。這是目前的結論。)

第51章:

這是眼前我們所有的意見。如果你還不滿足,就親自巡察這些水域並且克服我們所創造的試煉吧。

唯有如此才能讓你掙得我們的尊重。

嗯,自主的信件中提到了許多「水域」,也就相當符合環日初星的環境;另外,自主全文都是用「我們」自稱,可見祂的載體也還有些奇怪的特色尚未被揭露呢。

 

最後一封信的作者,對於熟悉寰宇的朋友來說也非常顯而易見了;從許多線索來看,是對於其他碎神與雅多納西仍然一無所知的和諧所作:

第53章:

朋友,

你的信件最為令人興味盎然,甚至富含啟示性。

第54章:

在我成為自己目前的狀態之前,我曾認為神祇是不可能感到驚訝的。

顯然這不構成事實。我的確很驚訝。我想,自己可能甚至仍然天真。(你乖)

第55章:

最重要的,我也許是準備最不足的,而只能用這般努力援助你。我開始意識到自己所持有的兩份力量如此衝突,以至於就連最簡單的行動都變得窒礙難行。

「兩份衝突的力量」是最明顯的一句話,也就是和諧所持有的存留與滅絕兩份碎力。

第56章:

我也對你先前的計畫感到不解。為何你在這之前不讓我明白你的存在?你究竟是如何隱匿自己的?你究竟是誰,以及為何你對於雅多納西有這麼多的認識?

第57章:

如果你能和我更進一步談話,我要求你的公開與坦承。回到我的土地,聯絡我的侍從,如此我必然認真審視自己能為你獻上的協助。

和諧的侍從指的是坎得拉;山神已經證實坎得拉會躍界到其他的星球為和諧收集情資。

從這篇短短的信來看,即便已經昇華三百年,其他的老鳥碎神,以及許多躍界者仍然沒有告訴和諧有關雅多納西的實情。抱歉啦小菜鳥,再等等吧~

 

第三部 抗拒事實,吾愛事實 Defying Truth, Love Truth

第三部的章序即是紗藍在對抗瑞佘斐爾後,在塔城下方發現的兀瑞席魯寶石典籍(Urithiru Gem Archive)

最後一代燦軍將他們的最後遺言記錄在自己的師團所屬的寶石中,而我們就能從這些紀錄中摸索出一些關於偽擬寂滅的真相,也就是燦軍在解散之前,究竟對現在的世界局勢造成了甚麼影響。

在這裡小補帖一下。神將拋棄誓盟是發生在4500年前,也就是阿哈利艾提安,神將與弗林教所宣稱的「最後寂滅」。

偽擬寂滅則是發生在2000年前,之後燦軍解散,進入重創期;同時也造成帕胥人失去自己的心智

第58章:

身為石衛師,我終其一生都期盼能犧牲自我。內心深處卻擔憂這是一條懦弱的途徑。通往解脫的途徑。

——29-5抽屜,黃寶石(石衛師團的寶石)

 

第59章:

如果這會永久留存,那麼我想記錄下我的丈夫和孩子。鄔斯馬,一個任何女人都夢想能愛戀的男人。克馬克拉和摩利納,他們是我生命中真正的寶石。

——12-15抽屜,紅寶石(招塵師團)

從鄔斯馬(Wzmal)和克馬克拉(Kmakra)的名字特徵來看,他們可能是古代的賽勒那人。(賽勒那名字都會有很難發音的特色)

 

第60章:

我對於我的真觀師同伴感到擔憂。

——8-21抽屜,第二綠寶石

 

第61章:

我們真的能記錄下我們所願的任何秘密,並且擱置此地嗎?我們怎麼知道它們不會被發現?好吧,我不在乎。錄就是了。

——2-3抽屜,煙石(破空師團)

服從命令為優先原則,的確很符合破空師的個性...

 

第62章:

我希望對於拋棄塔城的主意表達我嚴正的抗議。這一步如此極端,卻被倉促決定。

——2-22抽屜,煙石

 

第63章:

我回到塔城卻只看到吵鬧的孩子,而非傲人的騎士。這就是為甚麼我討厭這個地方。我將會繪製艾米亞的隱匿海底洞穴。在阿奇那找到我的地圖吧。

——16-16抽屜,紫水晶(塑志師團)

阿奇那是艾米亞的舊都(也就是間曲中,卡颯想前往的地方)。最後一句話符合塑志師們愛冒險的個性。

 

第64章:

破空師團與逐風師團的歧見已經攀升到悲劇的地步了。我向任何能聽見這些訊息的人懇求,要知道你們並沒有那麼不同。

——27-19抽屜,黃寶石

這一句呼應了《燦軍箴言》中,《燦言》所提到的當代僵局之一:破空師團與逐風師團的理念時常互相衝突,造成兩個師團有很大的嫌隙

快速哲學題:當一個人為了理念或正義而打破規定的時候,你會選擇審判他還是保護他呢?這其實就是兩個師團最大的衝突點。可怕的是,這樣的事情在現實生活中並不罕見呢

 

第65章:

既然我們要拋棄塔城了,我可以承認自己討厭這個地方了嗎?太多規定了。

——8-1抽屜,紫水晶

 

第67章:

這個世代只有一位盟鑄師,有些人將分裂歸咎於此事實。真正的麻煩更加深遠。我相信就連榮譽祂自身都在改變。

——24-18抽屜,煙石

當代唯一的盟鑄師稱為梅利席(Melishi)。下方會繼續提到他。

 

第68章:

我對於塔城一處靈的意識倒影研究已經有深入的說明。有些人認為手足(Sibling)刻意迴避與人類交流——我卻發現了與理論相反的事實。

——1-1抽屜,第一鋯石(異召師團)

手足應該是某一位與兀瑞席魯相關的靈,讓塔城在如此高的海拔中還能讓人類適居。

 

第69章:

誠然,植物的凋萎與空氣的普遍冷卻令人無法苟同,但塔城的某些特性仍然存在。例如,不斷堆疊的壓力依舊。

——1-1抽屜,第二鋯石

 

第70章:

手足出事了。我同意這是真的,但不應歸咎於燦軍騎士之間的分裂。我們所接收的價值觀是個別獨立的議題。

——1-1抽屜,第三鋯石

 

第72章:

緣舞師團過度忙於重新定位塔城的僕人與農夫們,遣出代表以記錄他們的想法,並留存於這些寶石中。

那麼,我會為了他們這麼做。他們是這個決定下最有可能流離失所的人。燦軍們會被諸國接納,但這些如今無家可歸的人又該何去何從?

——4-17抽屜,第二黃寶石

本部的章序裡面完全沒有出現鑽石,也就表示緣舞師團並沒有參與記錄。

而這一份紀錄指出了原因:緣舞師團特別在意那些容易被遺忘的小人物,他們為了尋找這些基層小民,反而沒有參與寶石典籍的記錄行動。

 

第73章:

我擔心塔城的防禦正在失效。如果我們在這裡無法免於魄散的威脅,還有哪裡可以?

——3-11抽屜,石榴石(織光師團)

 

第74章:

今天,我最後一次從塔城躍下。我在朝東方一路墜落的過程中感受到風在身邊飛舞,穿過塔城,直至下方的山麓。我會想念這些的。

——10-1抽屜,藍寶石(逐風師團)

 

第77章:

憎惡勢力的殘存者必須被處置。這些帕人(parsh),他們現在被稱呼的名字,即便沒有了來自沉淪地獄的主人,仍然繼續熱切地進行戰爭。

——30-20抽屜,第一綠寶石

身邊的朋友曾經討論過,「帕人」是不是一個錯誤翻譯。原因大致如下:

1. 帕山迪人的英文是Parshendi,帕胥人的英文是Parshman;parsh並不符合前面兩者

2. parsh應是在兩千年前的當代開始出現的新詞。如果兩千年後稱為「帕胥人」,兩千年前的語詞略有差異也是合理的

3. Parshendi這個詞的意思也就是「會說話的帕人」,是雅烈席語。

 

第78章:

燦軍學者之間已經形成一個聯盟。我們的目標是抑制敵人繼續取得虛光;這能避免他們不停地轉化,並且讓我們的戰鬥來到結局。

——30-20抽屜,第二綠寶石

 

第79章:

我們的啟發源於一個理論,魄散也許同樣能像普通靈一般被捕捉。但需要一個特殊的囚牢,以及梅利希(Melishi)。

——30-20抽屜,第三綠寶石

看完全書之後,就會發現這裡已經暗示了透過完美寶石捕捉魄散的方法~

 

第80章:

巴亞多米什蘭似乎已經和帕人們進行聯繫(Connected),一如憎惡過去的做法。她提供了虛光並促成了力量的諸形體。我們的突擊隊會監禁她。

——30-20抽屜,第四綠寶石

巴亞多米什蘭(Ba-Ado-Mishram)是魄散之一,相當於引虛者陣營中的女統帥。

這裡的紀錄暗示了,巴亞多米什蘭也許找到了誓盟的漏洞,使得她能夠與歌者們進行聯繫(寰宇中的靈魂性締結),並且提供虛光給他們。就像燦軍靈能夠透過締結,把颶光提供給燦軍一樣。

 

第81章:

我們不確定這會對帕人造成甚麼影響。但至少,這應該防止他們取得力量的諸形體。梅利希很有信心,但庫索多之女納姿警告會出現意想不到的副作用。

——30-20抽屜,第五綠寶石

而最後,梅利席監禁了巴亞多米什蘭,也就造成了巴亞多米什蘭與歌者們的靈魂締結被截斷,導致了歌者喪失了心智,成為行屍走肉一般的帕胥人。

人類找到了方法戰勝了引虛者。他們奴役了他們。

 

第82章:

當然這會帶來—長久以後的終於—神將承諾我們的戰事尾聲。

——30-20抽屜,最後一顆綠寶石

 

第83章:

根據完美寶石此刻的指定保管者們所說,我們異召師已經肩起重責大任,保護暱稱榮譽之淚的紅寶石。把這個錄下來吧。

——20-10抽屜,鋯石

榮譽之淚(Honor's Drop)和《引誓之劍》中,賽勒城戰役裡的關鍵寶石,君王之淚(King's Drop)可能是同一顆寶石。

梅利席在兩千年前監禁了巴亞多米什蘭;兩千年後,達利納監禁了訥加烏 (這根本是《西遊記》銀角大王的紫金葫蘆啊啊)

 

第84章:

敵人朝著燒石堡再次推進。我希望我們知道究竟是什麼讓他們對該地區如此感興趣。他們有可能是想奪下勞·艾洛里嗎?

——19-2抽屜,第三黃寶石

燒石堡就是達叔在《王者之路》中,看見燦軍集體拋棄碎刃碎甲的幻境地點。看來這個地方離勞·艾洛里很近,該城市位於羅沙西北角的依瑞。

 

第85章:

別告訴任何人。我不能說。我必須悄言。我預見了。

——30-20抽屜,特別小的一顆綠寶石

注意這份紀錄與上面解說監禁巴亞多米什蘭的綠寶石們位在同一個抽屜(30-20)。可見紀錄者已經看見監禁巴亞多米什蘭會造成多麼毀滅性的後果了。

 

第86章:

我的靈聲稱錄下這些會對我有益,那我就開始了。每個人都說我會很快說出第四箴言,藉此贏得我的裝甲。我只覺得我無法。我難道不該想要幫助人們嗎?

——10-12抽屜,藍寶石

這份紀錄與逐風師的第四箴言有關,也就是卡拉丁在《引誓之劍》中仍然無法完成的理念。

關於第四箴言,外粉仍然有諸多推測。然而從這份紀錄看來,第四箴言的完成能夠產生碎甲

有人認為各燦軍的第四箴言正是要顛覆前三個誓言的框架,以追求更核心的理念。逐風師的前三句是「生先於死」、「保護」、「保護我討厭的人」

而在這裡,配合卡拉丁在《引誓之劍》中遇到的困境,第四箴言說不定是「當我無法保護他人的時候,我會接受這個事實。」(這其實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呢)

 

第87章:

晚安,親愛的兀瑞席魯。晚安,美好的手足。晚安,燦軍們。

——29-29抽屜,紅寶石

 

 

第四部 抗拒!頌唱始初! Defy! Sing Beginnings!

本部則是節錄自紗藍在科林納圍城期間所取得的一本魄散著作:《祕辛考》。

雖然在當前,魄散的威脅在我們看來顯而易見,但在羅沙的角度來看,魄散的形象其實就跟我們的魔神仔一樣,是一種若有似無的神秘力量,只存在於鄉野奇談中,難登學術界的大雅之堂。因此,荷絲的《祕辛考》在當代學界並沒有被重視。

然而,在這部的章序裡面則是讓我們對於魄散的了解程度大幅上升。魄散其實在前兩冊也小有提及,但對他們所知甚少;這裡無疑是最詳細討論魄散的文段。

第89章:

我對於魄散的研究已經說服了我,這些東西並不單單是「虛無擁有的諸靈魂」或「夜行的九道陰影」,他們各自都是一種特殊種類的靈,並且被贈予了強大的力量。

—《祕辛考》,第3頁

在寰宇中,魄散與靈的本質一樣,都是屬於裂體(Splinter),也就是碎神們有意無意創造出來的一小片授予,且這一小片授予產生了自己的意識,主要存在於意識和靈魂的層次。

的確,魄散就是一群能力非常強大的靈,被憎惡賦予了暴力而混亂的特種力量。

第90章:

我已經竭盡全力釐清虛實,然而在引虛者傳說的穿插下,這兩者如同混色的顏料般變得難分難解。每一個魄散都有十幾個名號,論及他們的諸多力量,可形容的詞彙從夢幻乃至於恐怖都有。

—《祕辛考》,第4頁

第91章:

我應該說明,儘管許多人格特質和動機的產生必須歸咎於他們,我還是接受魄散只是靈的看法。既然如此,他們除了只是概念的呈現或是神聖的力量之外,更像是不同的個體。

—《祕辛考》,第7頁

第92章:

我最希望說明的一點,是魄散仍然存在於我們身邊。我知道這非常具有爭議性,因為有關他們的故事總是和神學交纏不清。然而,在我看來,他們造成的一些效應在世上相當普及—而我們看待他們的方式,僅如對待其他靈的表現一樣,不以為意。

—《祕辛考》,第12頁

第93章:

特拉席爾曾在一份廣為引用的段落中提過夜林拿,又稱為惡風。儘管加絲娜.科林眾所周知地質疑這段話的精確性,我仍然對其確信不疑。

—《祕辛考》,第26頁

這裡呼應了《王者之路》第三部的章序:加絲娜的引虛者筆記中,曾經質疑了特拉席爾的說法。當時加絲娜還認為「魄散很明顯只是民間傳說的產物」呢。

第95章:

夜林拿擁有偉大的力量,也許是所有的波力合而為一。他能將任何引虛者轉化為極度危險的敵人。有趣的是,我所蒐羅的三個傳說都提到了要用吞下寶石的動作來進行這個過程。

—《祕辛考》,第27頁

這裡配合了夜林拿在本書中附身在兩個人身上的情節:愛蘇丹王后與阿瑪朗。在阿瑪朗身上造成的突變尤其明顯;夜林拿必須透過人體內的寶石進行附身,並且能夠藉此將虛光傳遞給附身者,藉此讓他們能夠使用虛光製造的波力。

第96章:

夜林拿據稱會吞噬人的魂魄,但我找不到精確的解釋。我無法肯定這則傳說的正確性。

—《祕辛考》,第51頁

事實上,夜林拿的心智程度在所有魄散中位居中等——大概介於高等智慧與動物本能的等級之間。如果一個人的意志夠穩固,是可以操縱夜林拿的,他們並沒有忘記自己是誰。

第97章:

在魄散之中,斯加阿納最受燦軍畏懼。他們曾不斷傳述她能使靈腐化的能力,雖然她只能感染「半靈」—不管那是甚麼意思。

—《祕辛考》,第89頁

斯加阿納就是在科林納圍城戰時,跟紗藍私下結盟的魄散。斯加阿納又被稱為取祕者,可以腐化(corrupt)一個靈,作為自己的耳目。

由於靈是由授予組成的,而羅沙的靈主要屬於榮譽與培養。斯加阿納的腐化即是把憎惡的授予感染進去,就像在白開水中滴入紅墨水那樣。

半靈 Lesser-spren 則應該是指那些智慧程度更類似動物而非人類的靈。

斯加阿納還有另一個能力,就是可以製造出附身在石頭身上的靈,產生巨大的岩石怪物:雷爪。我們已經在達叔的幻境中看過這點了(《燦軍箴言》前幾章)

第98章:

傳說建議,如果靈的行為開始變得詭異,則必須遺棄該座城市。有趣的是,斯加阿納經常被視為一個個體,不像其他一些魄散—例如摩拉克或阿舍特蔓—僅被視為特殊的力量。

—《祕辛考》,第90頁

第99章:

訥加烏的著名能力在於促使軍隊進入怒戰狀態,並且賦予他們極度兇悍的性質。有趣的是,他會對一場衝突的兩方都這麼做,引虛者和人類皆然。這似乎和擁有較少自我覺察的靈行為類似。

—《祕辛考》,第121頁

訥加烏就是戰意的來源。不過他與另外兩種魄散一樣,更傾向是動物,而不完全擁有高度智慧。

第100章:

我堅信訥加烏仍然在羅沙活躍。因為雅烈席人在戰鬥時的『戰意』和古代的紀錄實在太過相符—包括了紅霧和垂死生物的幻象。

—《祕辛考》,第140頁

仔細觀察達利納的回顧章節中,時常伴隨戰意出現的紅霧幻象,就是被訥加烏影響的最好證明。

第101章:

摩拉克和訥加烏極為相像,不過他所帶來的是對於未來的預示幻象,而非戰場上的怒意。關於這一點,傳說和神學都有共識。預見未來起源於魄散,也因此來自於敵方。

—《祕辛考》,第143頁

從《王者之路》就開始出現的死前胡言亂語,其實就是來自這第二種動物型魄散。

第102章:

摩拉克據說能在幾個時刻賦予未來的幻象—但最常見的就是在界域間的傳渡之時。也就是在一個靈魂接近寧靜廳的時刻。

—《祕辛考》,第144頁

摩拉克在人類進入死前的時候,會讓他們能夠看見靈魂界,得到一些預測未來的幻象。

所以,塔拉凡吉安的組織「圖表」,就非常需要摩拉克帶來的預言,來修正自己拯救人類的路線。我們讀者也能透過分析這些遺言(死亡搖鈴)來推測山神未來劇情的走向~

第103章:

許多文化都提及了在人們死去的時候發作,被稱為死亡搖鈴的囈語。傳統上會將它們歸因於全能之主,然而我發現有太多過於具有預言性。我清楚明白這會是最有爭議性的主張,但我想這是摩拉克仍然在現代活躍的現象之一。證據顯而易見:這些現象是地區性的,並且遍及羅沙各處。此乃這種魄散在各地漫遊產生的結果。

—《祕辛考》,第170頁

第104章:

阿舍特蔓(Ashertmarn),又稱為醉溺之心,是三種無心智魄散的最後一位。他帶給人們的並非預言或對於戰鬥的渴望,而是對於成癮的貪求。對此,巴雅拉宮廷在480年的強烈放蕩—此舉造成了王朝的覆滅—也許正好能歸因於阿舍特蔓的影響。

—《祕辛考》,第200頁

阿舍特蔓就是造成科林納墮落的主因。《燦軍箴言》的間曲中,小執徒珮(Pai)在指責王后之後被處決的場景,就是為阿舍特蔓帶來的不正常荒淫現象鋪陳。誓門平台附近的現時教團(Cult of Moments),也是這個魄散帶來的影響。

不過,阿舍特蔓的心智程度也比較接近動物(怎麼很多魄散都蠻笨的感覺)

第106章:

我認為巴亞多米什蘭(Ba-Ado-Mishram)是魄散中最有趣的。據說她心思精明,是敵方諸多勢力中的公主,是他們在數次荒寂時代中的統帥。我不知道這跟敵方的古老神祇,名為憎惡,有怎樣的關連。

—《祕辛考》,第224頁

第107章:

在現代,對於巴亞多米什蘭我們所知甚少。我只能假定她和其他魄散不同,已經回到了沉淪地獄,或已經在阿哈利艾提安中被摧毀。

—《祕辛考》,第226頁

第108章:

凱抹阿芮佘(Chemoarish),又稱為塵母,造就了一些最廣為流傳的傳說。這些傳說的豐沛程度,讓區隔胡謅與真相的工作變得極度困難。但我相信她並不是守夜者,儘管有些故事是這樣闡述的。

—《祕辛考》,第231頁

第109章:

瑞佘斐爾,子夜之母,是另一位疑似在阿哈利艾提安中就已經被殲滅的魄散。

—《祕辛考》,第250頁

並沒有,其實在兀瑞席魯被紗藍遇到,嚇到之後就躲起來了

第110章:

子夜之母創造出影子與油構成的怪物,是對於她目擊或吞噬的生物的黑暗模仿。有關它們的描述和現代文學中任何的靈都不符合。

—《祕辛考》,第252頁

瑞佘斐爾創造出來的黑暗怪物稱為子夜精(Midnight Essence),也就是本書上冊裡面,一直在塔城裡面模仿兇殺案的那個黑暗靈。

子夜精在《王者之路》中,達叔的幻境裡也有出現。

第111章:

細膩的讀者想必已經察覺到,我只列出了八種魄散。傳說堅定地強調魄散一共有九位,一個不神聖的數字,無法對稱,並且和敵方的關聯甚密。

—《祕辛考》,第266頁

第112章:

我也很肯定一共有九隻魄散。傳奇與名字的數量之多,使得我可能有所誤解,並將兩種魄散合而為一。在下一篇章節中,我會論述自己關於這點的幾個理論。

—《祕辛考》,第266頁

第113章:

但如果我是對的,研究同樣無誤,那麼問題仍然存在。第九位魄散到底是誰呢?真的是戴艮納西斯嗎?倘若如此,他們的行動會不會是造成艾米亞被摧毀殆盡的真正原因?

—《祕辛考》,第307頁

戴艮納西斯曾經在《王者之路》的其中一則死亡搖鈴中出現:「別再讓我痛!別再讓我哭!戴艮納西斯!黑漁夫掌握吞噬我的悲傷!」

至於艾米亞的摧毀,又稱為殲毀艾米亞(Scouring of Aimia),是一件不那麼久之前發生的近代事件。艾米亞仍然非常神祕,這裡的祕密對整個寂滅時代的局勢將會有極大的影響。

 

 

第五部 新聯合 New Unity

最後一部的章序也包含了兩份文獻:來自晨歌者的《艾拉銘文》,以及諾哈頓《王道》的後記。

 

《艾拉銘文》是由晨頌寫成,在弗林神話中是由晨歌者所撰寫,而晨歌者被描述成「全能之主派來照顧人類的古老精靈」

然而,晨歌者其實是一群歌者——那一群接納了亞辛人類難民的歌者,最後卻被人類與大半個羅沙背叛。

第115章:

他們來自另一個世界,掌握了我們被禁止碰觸的力量。危險的力量,攸關靈與波力。摧毀了他們的土地而向我們乞憐。

第116章:

一如諸神命令,我們接納他們。我們還有甚麼選擇?他們是絕望之人,無依之人。吾之憐憫反噬己身。他們的背叛甚至遍及神祇:以至於靈、石頭、群風。

第117章:

當心異世之人。叛徒之儔。道盡甜言蜜語,內心卻渴望血腥。不要接納他們。不要給予救助。引虛者乃他們適切之名號,因他們帶來了虛無。是吸取情緒的空洞。一個新的神。他們的神。

第118章:

這些引虛者不知歌謠。他們聽不見羅沙,所到之處,寂靜所至。看似軟弱而缺乏甲殼,卻堅韌無比。他們只有一顆心臟,無法生息。

因此,我們可以看見整個羅沙歷史的全貌:歌者是羅沙的原住民,而人類卻是入侵者。

人類與許多我們熟悉的動植物,原本只住在(培養??)特別打造給他們生存的雪諾瓦,其他地方仍然屬於歌者。

然後憎惡來到羅沙,讓人類開始對外擴張,踩上不應該屬於他們的岩石大地 (也許就是雪諾瓦人拒絕踩石頭的由來)

這第一次的寂滅戰爭,人類屬於憎惡的陣容——成為了第一代的引虛者。

至於人類與歌者為甚麼到了今日的陣容完全相反,我們目前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一份文獻則是《王道》的後記。旅程先於終點。

第119章:

當我開始自己的旅程時,我不得不捍衛自己堅持獨自踏上旅程的理由。他們稱之為不負責任。是對於義務與紀律的迴避。

說這些話的人立下的是極大的錯誤推論。

第120章:

如果旅程本身真的是最重要的部分,而非終點自身,則我的旅程並非迴避——而是追求義務。

第121章:

一旦理解到自己對於真相的缺乏,追求它即成為了每個人的責任。

第122章:

是的,我孤身啟程,亦孤身完成。

但這不代表我的路途中孤身一人。(這句話聽起來好毛QQ)

 

=====最後整理=====

第一部:達利納《引誓》的序言

第二部:三個碎神(贈與、自主、和諧)寫給霍德的寰宇信件

第三部:末代燦軍留下的紀錄,可以了解帕胥人失去心靈的真相

第四部:荷絲《祕辛考》,魄散介紹

第五部:《艾拉銘文》與《王道》後記

 

=====來到終點=====

以上就是《引誓之劍》的章序全整理~

山姆的《引誓之劍》心得可能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出現,希望在那之前能夠帶來更多小解析~

歡迎在下方留言討論,或是說說你想看到甚麼主題的內容吧!

同場加映:《引誓之劍》設定詳解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