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雷敬告:本文含有《引誓之劍》全書劇情爆雷,未閱讀完小說者請斟酌閱讀

安安各位,在《引誓之劍》上市一個月後,

終於大略能夠抓出一些重點,夾雜身邊好捧油們的常見疑難,來獻上一篇very長的設定相關解析了

本文大致分成六個部分,因為真的是蠻長的,就隨意走走看看吧,希望能給予看完花煞煞的你一點幫助~

引虛者們 / 躍界好朋友 / 引誓靈顯四方 / 燦軍爆發 / 雷隊友集合 / 其他小細節

好吧,旅程先於終點。

==========

I. 引虛者們 Voidbringers

1.魄散 Unmade

瑞佘斐爾 Re-shephir

是本書第一個現身的魄散,又稱為子夜之母。不知道為甚麼被困在兀瑞席魯的圖書館裡面,搞得兀瑞席魯的氣氛「怪怪的」(燦軍都會有靈異體質這樣)

後來被紗藍擊退,很害怕紗藍的織光師身分,可能兩千年前就是被織光師封印在圖書館。看起來智商沒有很高,很好奇想學習人類的行為,尤其是暴力的那些(學壞ㄌ)

阿胡(加斯倫)在跟達利納喝酒的晚上提到了「群生之母 Spawning Mother」,指的應該就是瑞佘斐爾

    *子夜精 Midnight Essence:是瑞佘斐爾產生的生物,也就是在塔城裡面模仿謀殺與傷人案件的黑色靈。在《王者之路》裡面就出現過,跟化身成希伯的達叔戰鬥。

 

阿舍特蔓 Ashertmarn

侵占科林納的三大魄散之一。從《燦軍箴言》後期就已經有跡象,造成了執徒院跟王后的腐敗,最後引發科林納大暴動。

阿舍特蔓的能力是造成荒淫墮落放蕩的行為,形狀是一顆非人類的大心臟,像坐馬桶一樣盤據在科林納的誓門上。智能比較像動物,靠本能行事。

雖然紗藍想用對付瑞佘斐爾的方法擊退牠,牠卻提前撤退了。(不是說像動物嗎)

    *現時教團 Cult of Moments:阿舍特蔓造成的影響,讓科林納的部分人士變kiang,崇敬靈的降臨等等。越接近誓門中心——阿舍特蔓,喪失心智的狀況越嚴重。看起來根本不像人類,比較像沒有攻擊力的無神殭屍。

 

斯加阿納 Sja-anat

侵占科林納的三大魄散之二。形象是鏡子裡面的黑色系女性,眼睛白色空洞(乾這我不行);能力是腐化(corrupt)一般的靈,也就是把憎惡的授予注射進靈的體內,造成變質(因為靈也是授予組成的)。

因此科林納的一般靈都變得怪怪的,紗藍對此超有興趣。(感謝斯加阿納給了我們機會看到紗藍的內手)(姆湯) 不過不知道為甚麼對於憎惡有點陽奉陰違,還跟紗藍打起交道來。

話說斯加阿納跟紗藍講了一句「我們先成精魄,然後魄散(We were made, then Unmade.)」這句很玄,可能有埋伏筆

    葛萊斯 Glys:由於《祕辛考》裡面提到斯加阿納只能感染次等靈,因此受到斯加阿納影響的葛萊斯(是真靈)應該對她來說特別珍貴。當她提到「去問我兒子」的時候,極有可能是指葛萊斯。

    科林納誓門靈 Kholinar Oathgate Spren:另一個斯加阿納已經可以感染真靈的例子。在科林納,一黑一白的誓門靈變成了一紅一黑。(等變成一藍一黑的時候就可以施放星爆氣流斬了)

 

夜林拿 Yelig-nar

侵占科林納的三大魄散之三。但直到愛蘇丹王后出場之前都沒有被角色群發現。夜林拿沒什麼形體,有點像鬼附身,只是這個鬼還能賦予你各種波力。

由於人類不像歌者,體內沒有寶心,要讓夜林拿附身就需要吞下寶石(《祕辛考》也有講到)。

是說愛蘇丹也是在加維拉指示下才開始研究夜林拿,弄到可憐的小加維諾沒媽媽。Fuck 加維拉。(唉唉迷信真的母湯,跟上《還願》潮!!!)

    愛蘇丹王后 Queen Aesudan:由於愛蘇丹的心智不夠強壯,無法駕馭夜林拿,因此心智就被這隻魄散吞噬了。目前下落不明(我猜不會太好)

    阿瑪朗 Amaram:雖然阿瑪朗的心智夠強壯,也在夜林拿附身的時候吞下寶石,直接取得各種波力跟卡拉丁戰鬥,但還是被大石殺死(稍早誤植成卡拉丁)。死掉的時候身體經歷了劇烈的形變,夜林拿也逃逸。

 

訥加烏 Nergaoul

賽勒城戰役的紅霧,可以引起戰意(The Thrill),製造出垂死生物的幻象。基本上已經影響雅烈席人幾十年,前陣子在賈·克維德肆虐,讓瘋狂的內戰摧毀了這個國家。

達叔從年輕的時候就一直受到它影響,尤其是回顧章節中,在壑城被塔納蘭詐殺卻倖存走回戰營的時候,該段描述完全符合訥加烏的影響。

但其實也是個不怎麼聰明的魄散,很開心的讓戰場上的所有人(人類或歌者)都陷入大殺特殺狀態,要被達利納收掉的時候還來個大抱抱(Awww)

然後就被收在紅寶石(君王之淚)裡面了。(好像西遊記的紅葫蘆R)

摩拉克 Moelach

這集沒有登場,是產生死亡搖鈴的魄散,可以讓死者看見靈魂界的景象,也就是能看到可能的未來。

這傢伙也不怎麼聰明,目前好像是待在食角人山峰。

 

2.煉魔 Fused

是憎惡創造的意識之影,身分是古代歌者戰士的英靈,但是被憎惡影響後只想要消滅人類。由於是意識之影,死了之後只要找到歌者的肉體就可以附身重生。

...或是直接侵占活歌者的身體,直接說服(?)原本的靈魂投奔死亡進入彼端就行 (幫戴米QQ)

比山姆當初猜想的還要理智很多,治理文明的方式也比人類好一些,難怪摩亞許會想跳槽,合理(But still fuck Moash)

雖然在歌者社會中是神祇一般的存在,但人數跟能力都跟燦軍更為相似。煉魔應該是束虛術的使用者,也跟燦軍一樣,每人只能使用兩種波力。

fused.jpg

武器比卡拉丁兇,披風比迷霧之子好看,我也想跳槽(no)

題外話,煉魔的原文 Fused,是「被灌注鑄造」的意思,非常符合意識之影的特性。

 

3.虛靈 Voidspren

以往我們都猜想憎惡的代表色是紅色與黑色。但這集這位老爺爺充分展現了祂的烈情思想以及野獸派畫風,因此虛靈不論是顏色與種類,都讓人眼花撩亂到會怕。

   指引靈 Guiding Spren:黃色與白色,會站在從地面升起的小柱子上。看起來眼睛大大像雪諾瓦人。指引歌者來到煉魔侵占的城市。

   尖叫靈 Screamers:比指引靈更黃一點,像是充滿能量的小光球。感應到授予被啟動的波動時會發出高頻叫聲引來煉魔,專門偵測燦軍或法器的運用。有點類似《迷霧之子》中的青銅搜尋者。會認為卡拉丁使用的捆術比紗藍的織光術更「吵」,可以藉此猜測授予的運作方式。

   銳者靈 Spren of Regals:可以賦予歌者力量的諸形體(Forms of Power),成為銳者。例如製造永颶的颶風形體,或是凡莉的使節形體。創造銳者的虛靈似乎沒有自我意識。

   雷爪靈 Spern of Thunderclast:會製造出臉尖尖,身體類似人形的的巨大石頭怪物。形成雷爪的靈也跟建築物一樣大。

   烏林姆 Ulim:煉魔表示是扮演使節的角色,應該就是《燦軍箴言》後段出現的紅色閃電靈。是個紅色,非羅沙面孔,只有手掌大小的人形,欺善怕惡的擊敗靈。

 

II.躍界好朋友 Worldhoppers

智臣 Wit

本名霍德,這集完全一改擊敗嘴砲人風格,徹頭徹尾地扮演最佳助攻+心靈導師+技能導師的好角色,父女味道十足。

整集的時間都待在科林納。我們知道霍德透過寰宇中的靈魂特質:運氣(Fortune),得以知道自己應該出現在哪裡,但不清楚會發生甚麼事。看來,霍德這次的任務就是協助亞夙兒及紗藍,並且收服艾洛卡留下來的謎族靈(QQ)

   鋁板屋 Aluminum Hut:據亞夙兒所說,這傢伙來到科林納時帶了一車的鋁板(你哪來這麼多鋁),要他們蓋成屋子,藉此利用鋁能夠屏蔽授予的特性,掩飾魂師造成的授予脈動,迴避尖叫靈的耳目。魂師方能為科林納製造食物。

   白沙 White Sand:霍德身上帶了一瓶沙子,其中朝向紗藍的半邊變成白色,另一半是黑色。這跟泰爾丹的白沙特性相同:吸收到授予時,沙子就會變白。可見沙子吸收了紗藍織光術的一點波動,也讓霍德察覺她的到來。

   駐氣 Breath:在尾聲的時候,霍德做了一個會動的娃娃(美心!!!);再一次顯示出他帶有納西斯的駐氣,才可以進行識喚術。

   織光術 Lightweavings:我有加s,因為現在霍德不僅僅擁有悠倫的原版織光術,更因為與謎族靈締結而成為羅沙的燦軍織光師了。這兩種魔法雖然效果很相似,但仍然有各種運作上的差異。現在霍德變成雙重織光師,聽起來有點威

 

亞夙兒 Azure

看過《破戰者》的讀者們應該很容易察覺她就是維溫娜大公主啦。我們的大公主已經長大又進化了,現在竟然當起科林納的城牆護衛隊上帥。真的很帥。

Azure本身就是天藍色的意思,原本最終版本要翻譯成「蔚藍」(「蔚」可以扣維溫娜的「維」音),但因為文編上的因素沒有實行。反正利芙特也不是翻譯成小抬呀(#

頭髮變色、講話愛用顏色諺語、認識薩賀、在追宵血、從別的世界來、把王位交給別人去接 etc etc... 公主您不適合當臥底呀

   亞夙兒的碎刃 Azure's Blade:亞夙兒的碎刃廣泛被粉絲認為是宵血的改良版,可以被拔出鞘而不會像宵血那樣失控,但仍然可以讓人灰化死亡。

小補充,碎刃可以分成三代:第一代是神將的榮刃,第二代是靈模仿榮刃形成的燦軍碎刃,第三代是法榭三百年前在羅沙看到亡眼碎刃後做出來的宵血——像科學怪人一樣,是嚴重的錯誤產物。

 

理伊諾 Riino

幽界的燈塔雪諾瓦老人,但是因為在翻譯上沒有處理得很好,所以讀者通常無法察覺這個出場用意不明的角色其實是伊嵐翠人呀!!!!!

沒錯,理伊諾其實有好幾個疑點都指出他是伊嵐翠人,且聽下文娓娓道來:

1. 伊嵐翠人比較歐洲臉孔,或至少不像亞洲人,所以才會被誤認為是眼睛大的雪諾瓦人

2. Riino這個名字超級伊嵐翠,有兩個母音重疊 (〈祕史〉裡面的芮依娜是Riina)

3. 理伊諾在1171頁喊了一聲「仁慈的統禦」。這句翻錯了,原文是"Merciful Domi",也就是《伊嵐翠》裡面最愛講的「上神慈悲!」(就是因為這句翻譯錯了,害我也看不出來他是伊嵐翠人QQ)

除此之外,這個老人還有一些很荒唐的內情!!!

   泡酒的上古尊者 IRE in the Shardpool

其實理伊諾就是《伊嵐翠》裡面的那個「美麗老人」,也就是一直唸「多美啊…以前多美麗啊…」的那個霍依得(Hoed)。也是他指示瑞歐汀等人把他背到奉獻的池子,丟下去之後就溶解了——溶解個屁啊你根本就躍界了!

理伊諾其實對寰宇蠻有sense的,有提到封波術、授予、垂裂點、彩息增化(Heightenings,這邊也翻譯錯了,書裡寫「強化」)。好啦因為其實他也是埃瑞(IRE)的一員,就是〈祕史〉裡面的那群上古尊者。不過是在他泡酒泡碎池之後才加入埃瑞的。

這個段落的翻譯在寰宇連貫性上的確慘不忍睹,不過本章的譯者是中國大陸的李鐳,如果他要翻譯到完全到位還要另外看過《伊嵐翠》和《破戰者》,而且看到相當用心才行。真要責備也有點為難啦(?)

啊不過理伊諾自稱Rii Oracle(芮依預言家)卻被翻譯成「理伊神諭」我就沒得護航了…「神諭」不是身份R(摀臉)

 

納哲 Nazh

壞脾氣的輓星搜圖師,這次同樣在各種圖片扉頁中現身。(可以把最前面的插圖目錄打開來比較)

首先是p.28的誓門地圖。其實納哲也沒寫甚麼,甚至沒有任何關於他的線索。不過那個字體就是屬於他的 所以(聳肩)

在《燦軍箴言》中,有一張那塔南地區的地圖,納哲標出了紗藍上岸的地點。這次則是在雅烈席卡地圖(p.74)中寫出卡拉丁的老家爐石鎮位置。

行文最長的一頁大概就是p.630的符文解說。我覺得這份文獻超棒,終於以官方形式說明符文是怎麼運作的;基本上很像書法,重點不在外型,而是在你能不能辨識或聯想。內文有提到「純星有眼(Purity's Eye)」,純星是輓歌系統外環的一顆大行星。(可以去翻《軍團》精選輯的〈地獄森林之賽倫絲的幽影〉)

   迷光海地圖 Map of Sea of Lost Lights

另一份很重要的文件就是幽界迷光海的地圖。納哲應該是遇到了一個叫燜印(Smolderbrand)的靈,然後從她那邊幹走這張圖。

從圖中也能看出納哲在銳緋颯茲(Ravizadth)「釣靈」結果被逮捕。為甚麼呢?因為我們都知道靈是會被特定情緒所吸引的,而這符合靈的自然定律。但如果你是「為了其他意圖而製造特定情緒/現象來吸引靈過來,那這在靈的觀念裡就是不道德的。」

剩下就是滿滿的納哲式抱怨:「討厭這邊」「不要來」「走開」(感覺就是個傲嬌男)

   羅沙酒藏 Rosharan Wines

再一份我覺得很棒的文件,終於講清楚羅沙不同顏色的酒到底是甚麼味道,或是烈到甚麼程度:簡單來說,越暖色系(粉粉橘橘黃黃)就偏甜,越藍越紫就偏烈。食角人白酒自成一格,堪比伏特加,讓納哲喝茫時多了一個醜爆的刺青(笑死)

值得注意的是,這集他跟克里絲都很安分的只出現在祕典與圖片中,沒有在正文裡登場。但我相信他們仍然在觀察主角群,畢竟是燦軍先鋒嘛。

 

宵血 Nightblood

來自納西斯的寰宇最強碎刃。這集把山姆嚇爆,竟然被靈魂黏得超不牢靠的賽司抽出來兩次,賽兄你到底有多想尋死@@

被賽司稱為「劍兄 Sword-nimi」,視之為某種很神性的存在,但就只會收到一堆小屁孩才會吐出來的話,宵血又很吵,覺得很辛苦。

頻繁提到法榭(薩賀)、夏莎拉、維溫娜等納西斯人物。(這點出版社的連貫性做得非常之好呀) 不意外的,仍然對邪惡與時間觀念一無所知。

但竟然莫名其妙就被賽司抽出來了!!!! 這集我們清楚看見了宵血出鞘之後的影響:會流出黑色的煙霧與液體,同時讓周圍的顏色變得極度鮮豔。這是因為它過往所吸收的駐氣與靈魂授予腐敗外洩造成的結果。

雖然以前就知道宵血碰到的人事物會直接灰飛煙滅,像黑洞一樣被吞噬掉,看過文字敘述還是感受到另一種恐怖。(被原子彈蒸發至少會留下影子,宵血甚麼都沒給你留下)

目前在寰宇維基Coppermind的羅沙欄位中把宵血列為賽司的靈。雖然賽司已經抵達第三箴言的等級,應該也有上族靈選上他了,但此方面的描述暫無下文。如果我是上族靈應該會很害怕宵血,又瘋又會咬人。

Szeth NB Spren.jpg

坐等宵血吃醋情節(咳咳)

 

墨瑞茲 Mraize

鬼血高層,這集扮演著紗藍的另外一個助攻隊友。有一堆奇怪的外星收藏品。最近發現他在《燦軍箴言》中有根白色樹枝狀的東西,是來自悠倫(?!)

   艾澤 Aether:我傾向翻譯成「以太」,是一種黑色的液體,而且是授予的另一種表現方式(像神金那樣)。授予在寰宇中如果以物質的方式呈現,通常會以金屬或亮亮液體的形態存在。艾澤則是某種例外。

關於以太的設定,其來自另一本沒有出版,未納入正史的寰宇故事《夜之以太 Aether of Nights》,設定在一個叫做羅爾(Lor)的星球。除了羅爾跟艾澤之外,其他關於這本書的設定都沒納入正史。

 

薩賀 Zahel

同樣壞脾氣的雅烈席碎刃指導員,跟著科林軍來到兀瑞席魯。只露臉一次,毫無意外還是在嗆人(這次是達叔)。亞夙兒跟雅多林在幽界討論劍術指導也被提到,不知道有沒有打噴嚏。

費特 Felt

原本出現在《迷霧之子》第一時代的泛圖爾家間諜,當時被翻譯成「柔皮」。目前是科林家的斥侯,而且還娶了個太太叫瑪麗(Malli)。

費特曾經來找過守夜者,但她不想見他。可能是因為培養或守夜者不會喜歡其他星球的人特別來羅沙求願望。(費特:「長官,您沒有那麼像外人」XD)

 

 

III.引誓靈顯四方 Spren Everywhere

真靈與次靈 Truespren & Subspren

本集想特別說明的觀念:靈也是有分成智慧與動物等級的。與歌者或人類一樣有自我意識,創造文明的稱為真靈,像榮譽靈、光靈、謎族靈。

像動物一樣依憑本能行事的則稱為次靈,或是次等靈(lesser-spren)。

雖然魄散沒有分成真靈或次靈,但像是斯加阿納這種能跟人交談的就比較像真靈;訥加烏這種很原始嗡嗡嗡的就類似次靈。

 

燦軍靈整理 Radiant Sprens

截至這本書,我們終於接觸到十種燦軍靈了——有些還不知道名字,或是還沒真正上場。以下整理一波

榮譽靈 Honorspren

逐風師團的靈,在實體界或意識界都是白色與藍色光暈的人形,只是在意識界時是人類大小。不管是外表或社會標準都與人類最為相近。

在幽界裡面有一個稱為永恆至美(Lasting Integrity)的都市,還有一個叫不屈忠貞(Unyielding Fidelity)的據點。

  古者之女:西兒  Ancient Daughter: Syl

由於榮譽在死前曾囑託颶父要繼續創造靈哦,因此颶父就做出了少少量的榮譽靈,包括西兒。

然而在重創期間,許多燦軍靈都因為燦軍拋棄誓言而被殺死了(變成亡眼),讓颶父非常悲痛。西兒當時的燦軍已經死了,正好因為沒有締結在身而逃過一劫,但她也沉睡了很久,直到近代才被卡拉丁喚醒。可以說就像美國隊長一樣被冰封許久,「是古老的存在,心智卻很年輕」

Ancient Daughter如果翻譯成「古老之女」,則指西兒比當代的榮譽靈都古老;翻譯成「古者之女」,則颶父即是古者——颶父比榮譽還要早出現在羅沙上,也很合理。

 

上族靈 Highspren:破空師團的靈,在實體界看起來是空間裂縫,裂縫裡面能看到星空。

灰燼靈 Ashspren:招塵師團的靈。實體界樣子不明,在意識界是皮膚容易灰化飛散的人形。在幽界中塔拉凡吉安手下,瑪菈塔的靈稱為火花(Spark)

培養靈 Cultivationspren:緣舞師團的靈。實體界是快速生長的藤蔓,意識界也是由藤蔓與水晶所構成。例如小芙的靈,溫德。

  瑪雅拉蘭 Mayalaran

雅多林的亡眼碎刃,瑪雅的劍刃上也有著藤蔓狀的圖形。有趣的是,由於雅多林對於自己的碎刃有感情,因此在賽勒那戰役中,召喚瑪雅並沒有花到十下心跳,而是只需要七下。這表示亡眼碎刃也是有機會被喚醒的!

(希望山神不要哪天告訴我們「噢沒有啊只是因為達叔剛開過垂裂點所以三界很近」)

 

真觀師的靈:還沒現身,但在幾個出處中提到,看起來像「映射在牆上的光線」。雷納林的靈,葛萊斯是被腐化的狀態,因此不能作為範本。

謎族靈 Cryptic

織光師團的靈。在實體界是個透明的變化幾何圖案,意識界則是以這個圖案為頭,身體穿長袍的樣子。很喜歡謊言

  圖樣的笑話 Pattern Jokes

圖樣的笑話都跟數學有關係(畢竟謎族靈代表的是自然中的數學邏輯)。一個是「不適當的事... 你是說除以零?」(數學中分母不能放零)

另一個是雅多林說「我們真是一群奇人(odd people)」,圖樣回答「嗯嗯嗯,七個人,奇數(odd)。」

覺得很冷就算了,不准交配

 

墨靈 Inkspren:異召師團的靈,是黑色的人形,但好像不能憑空漂浮。這族很喜歡有邏輯的人,討厭人類善變,不總是按邏輯的特性。例如加絲娜的靈,象牙。

光靈 Lightspren

塑志師團的靈,又稱為遠探者(Reacher)。在實體界應該是個小光球,意識界則是青銅皮膚的人形。

  音質 Timbre

凡莉抓到的靈,音質,極有可能就是埃柯船長的女兒,因為埃柯表示他女兒像阿公一樣去追尋愚蠢的夢想了。音質則跟凡莉提到阿公在重創期時變成亡眼。

音質可以住在凡莉的寶心裡面,並且捕捉跟凡莉締結的銳者靈(抓青蛙?),讓凡莉脫離使節形體與憎惡的影響。

(友:所以凡莉要召喚碎刃就要先把音質吐出來?胃食道逆流?這樣很容易得食道癌欸) (Sorry 她堅持要我把這段鬼話放上來)

 

石衛師的靈:沒有出現名字,但應該是在星禮斑出現的,皮膚像是石頭一樣的靈。

盟鑄師的靈盟鑄師團只有三個靈可以締結,而這三位靈都非常強大。

  颶父 Stormfather

達利納所締結的靈,自稱是榮譽的殘體(Sliver),但其實應該是榮譽最大的裂體(Splinter,因為颶父是靈)。在榮譽死後繼承了祂的工作,可以把榮譽的幻象(錄影帶)帶給人們。

  守夜者 Nightwatcher

象徵培養的靈,主掌上古魔法。培養絕大部份時候都讓守夜者與人類討論上古魔法的施行,目的是為了讓她更了解人類。只有極少數的時候才會干涉,守夜者會稱呼培養為「母親」。

  手足 Sibling

第三個不知名的靈,颶父和末代燦軍都稱呼祂為手足,不過已經陷入沉睡了。目前普遍認為手足是跟兀瑞席魯有關的靈,維繫著塔城在高海拔的適居性質。
 

寶石與靈 Gemstones & Spren

我們在這集中也看到了很多寶石與靈之間的關係。在羅沙上,寶石顯然有捕捉授予的能力,例如充滿颶光來照明或提供封波術。

靈也是授予所組成,因此寶石也可以用來囚禁靈;我們在這集大致能看見三種效果:

 法器 Fabrials:是羅沙的魔法型科技。透過捕捉特定的靈,能夠增強或消弭某種現象的產生。例如除痛器(painrial)就需要捕捉痛靈,然後不知怎地讓痛靈去吸收疼痛。

 寶心 Gemhearts:寶心是羅沙原生物種的特殊結構,能夠讓靈直接締結在體內,產生特定效果。例如凡莉的音質或銳者虛靈,就是直接被締結在寶心內,而不像人類燦軍的靈在身邊飛

 完美寶石 Perfect Gemstone:本集超強紅葫蘆,透過其晶格結構無法外洩颶光的特性,用來捕捉特別強大的靈——魄散。達叔最後用君王之淚收掉訥加烏(戰意);兩千年前梅利席用榮譽之淚收掉巴亞多米什蘭。有人認為兩者是同一顆寶石(一石二靈???)

 

IV. 燦軍爆發 A Burst of Radiants

侍從機制 Squires

這是一個書裡沒有明說,但其實很明顯的觀念。侍從(squires)指的是被燦軍領導的同伴或關係相近的人,這些人可能與燦軍共享類似的生活方式,執行類似的任務,甚至追求相近的理念。

這些人也就會得到一點雞犬升天的效果,得到身邊燦軍的波力,不過離燦軍本人距離太遠就無法。

屬於該師團的靈也可以藉此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比較適合締結的對象,畢竟這些人類與已經是燦軍的人共享理念,靈被違背誓言而遭殺死的機率應該也就更低,算是某種互惠機制。

也因此,侍從也更有可能自己晉升為燦軍。

目前已看見有侍從的師團有:

  逐風師團 Windrunners:卡拉丁與他的橋四隊,泰夫跟洛奔甚至已經與榮譽靈締結(鹿艾很失控)

  織光師團 Lightweavers:紗藍的傭兵手下,法達;加茲還沒被看見使用波力。

  破空師團 Skybreakers:納拉手下的許多跟班其實還不是真正的破空師,但在他身邊就還能使用波力。

 

第四箴言與碎甲 The Fourth Ideal & Shardplate

這是另一個在章序與主線中都有所暗示的觀念。我們來看看第86章的章序:

「我的靈聲稱錄下這些會對我有益,那我就開始了。每個人都說我會很快說出第四箴言,藉此贏得我的裝甲。我只覺得我無法。我難道不該想要幫助人們嗎?

——10-12抽屜,藍寶石」

我們知道每說出一個箴言,就能解鎖燦軍的下一個能力;而從這份文獻可知,第四箴言可以得到碎甲。

至於我們的卡拉丁呢,在第四箴言上似乎有點卡關了。但就在他有機會能說出第四箴言,產生碎甲時,有很多的風靈在他的身邊飛舞聚集!!!

這個場景呼應了外粉多年來的理論:碎甲跟碎刃一樣是靈所組成的,但碎甲是來自與該師團相關的次靈

例如,逐風師的碎刃是榮譽靈、碎甲是風靈;織光師的碎刃是謎族靈、碎甲是創造靈;異召師的碎刃是墨靈、碎甲是邏輯靈。etc etc

雖然還沒被證實,但這是個很可觀的理論~ 也可以解釋為甚麼西兒很討厭碎刃,但對於碎甲就比較可以接受的態度

 

達叔的技能 Dalinar's Abilities

本書主角達利納跟颶父修成正果(?)之後,開始施放各種威能

  聯繫 Connection

來自盟鑄師的黏附波力,但比起逐風師的黏附,達叔使用的更像是某種「靈魂性黏附」,除了可以黏附真實的物件之外,更能夠產生寰宇中的靈魂特質:聯繫

這項特質能夠讓他待在某片土地上時,立刻能聽懂甚至說出該地方的語言。這跟霍德、凡莉(使節形體)、《迷霧之子:悼環》中的獎章,都一樣是魔法式的翻譯法。

  幻象 Visions

超強颶父VR,在寰宇的架構上是透過意識界的框架,投射靈魂界中來自過去或可能未來的景色。

由於是在意識界裡面,同樣有一部分位於意識界的小芙就能恣意闖入幻象,把亞納高直接帶走;可以說就像闖入別人的夢境裡面

颶父對此超級森77,認為守夜者對小芙造成的效果減損了自己的威嚴XD

  創造垂裂點 Creating Perpendicularity

重新複習一下垂裂點的成因:在空間中突然出現高濃度的授予,導致三界的結構被扭曲、拉近,製造出一個穿透三界域的通道

在賽勒那戰役的時候,達叔身邊出現了超級多的勝靈(gloryspren),外加憎惡的某種本體也待在那裡,授予濃度高到一定等級之後,讓達叔左右空手一抓就抓住其他界域(????)

不顧憎惡反對,直接從空間中拉出一個巨大的裂口,讓靈魂界中的授予洩入周邊地區,颶光量瞬間充填完畢,燦軍能力全部升級一波,路人直呼實在太誇張 (好有中夭感)

然而,這個能力似乎不是盟鑄師都會擁有的,從這個舉動嚇退憎惡來看,達叔可能是空前第一人(?)

有關這方面的其他討論,會在下方的另一個段落中討論~

 

V. 雷隊友集合 Y'all Cremlings

各神將狀態 Heralds

  加斯倫 Jezrien

死前專職乞丐,化名阿胡(Ahu),已經完全瘋掉+榮登科林納第一臭寶座。跟達叔共享一壺酒,講話時還會夾雜意義不明的晨頌與魄散的化名。被韋爾用異常的碎刃殺死。Fuck韋爾。

封底的加斯倫畫像有點像周杰倫(杰瑟瑞瑟·艾林)

  納勒 Nale

仍然帶領著破空師團,最後因為認定歌者才是羅沙的主人,決定集體跳槽憎惡方。

一直都有奇怪的偏執,原本大規模謀殺新生封波師,後來發現這招無法阻止寂滅,現在又跳槽,堅持的「正義」已經讓人不知從何吐槽起

至少比起下面的另一個老人還有點病識感,知道自己的心智不可靠,但還是帶頭跳槽,邏輯無解。

  紗拉希(艾希) Shalash (Ash)

持續扮演強迫症擔當,結果被墨瑞茲利用這點捕捉 (墨:計畫通);被墨瑞茲稱為尊古大人(Ancient One),

(其實是因為歌者對煉魔的敬稱,因此整本書都把Ancient One翻譯成「尊古大人」;個人覺得「尊古大人」不是墨瑞茲這個唱邱的傢伙會講的話,可以翻譯成「至古之人」,不過只是小細節 不必在意)

紗拉希終於跟塔勒奈重逢,除了一直蹲在旁邊喊狗咩拿賽之外甚麼都沒做。

感受到自己父親加斯倫死掉的時候,靈魂中有一塊直接被剝除了,悲痛之下喊了雅多納西 (可以懷疑神將並不是羅沙人);口中說的米迪厄斯(Midius)是指霍德,很好奇霍德為甚麼要讓加絲娜找到她跟塔勒奈。

然後就暈厥了(#

  塔勒奈 Talenel

PTSD正常發揮,應是一個玩《還願》完全不受影響的人。被當成瘋子之後就被帶到塔城,被薩迪雅司的軍隊看守。

賽勒那戰役時因為薩軍沒人看守,紗拉希就溜了進來開始狗咩拿賽,為4500年來的背叛懺悔。沒想到塔恩回神之後竟然是超爆感謝他們的背叛,說這讓人類有了多大的時空得以喘息,簡直是寰宇史上抖M第一名

除了達叔撕開垂裂點的時候有回神之外,大部分時間仍然像失智老人,被紗拉希牽著走QQ 最後兩個人一起被加絲娜認出來。

  艾沙 Ishar

被所有神將一致認為是唯一沒有瘋的,但在我看來根本是最瘋的那一個

艾沙目前擔任圖卡的神王特席姆(Tezim),在世界末日到來的時候還在奮力攻擊艾姆歐,住在瘋子國家隔壁的鄰國真的都有夠衰。

他跟納勒兩個人一直都有在聯絡,要求納拉去殺新生封波師的也是他 加維拉被暗殺的那個晚上也有出現。 兩個超雷的瘋子

在信蘆上回給達叔的字句中二度破表,不知道達叔知道這是他的神將時會作何感想(嘆)

  卡拉克 Kalak

求證之後發現我上面寫錯了。在《燦軍箴言》序曲中出現的神將應該是納拉跟卡拉克。
 

其他四個神將仍然沒有登場。唯有塔拉凡吉安認為他們的部下,多法(Dova)可能是異召神將巴塔爾(Battar)。(剛剛誤植,感謝指正)

 

最後寂滅 vs 偽擬寂滅 Last Desolation & False Desolation

由於這兩個歷史事件好像把大家搞得挺混亂的,就像第一集的時候大家都會把神將跟燦軍搞混一樣

這邊再次再次為大家整理一下,兩場寂滅分別發生了甚麼事:

  4500年前——最後寂滅

也就是《王者之路》開頭的楔子。這邊講解一下誓盟的運作:

煉魔與憎惡的勢力住在羅沙隔壁的星球布雷司上。當羅沙不在寂滅時代時,神將必須在布雷司上抵抗進犯的煉魔,也就承受巨大的痛苦。

當十神將中的任何一人屈服了,就會造成漏洞,讓引虛者大舉入侵羅沙,進入寂滅時代。然而寂滅之後,為了維持循環,神將們還是得回去布雷司,根本屎缺

原本寂滅之間的間隔還很長,但越往後期,因為神將們心智都被耗損了,寂滅之間的間隔就越來越短;最後兩次寂滅之間的間隔甚至不到兩年。

因此在4500年前的那次,除了塔勒奈先死而提早回到布雷司之外,其他九人因為察覺塔勒奈是從來沒有屈服過的那一位,

遂九人一起拋棄誓盟,欺騙羅沙人寂滅已經結束了,徒留塔勒奈一個人在布雷司上苦撐。結果這一撐就是天殺的4500年R

所以「最後」寂滅一點都不最後,只是被找到漏洞拖延了一點時間而已。

  2000年前——偽擬寂滅

約莫2000年前,發生了幾件事,

一來,魄散中聰明的引虛者公主,巴亞多米什蘭,提供了虛光與歌者們進行聯繫(Connection),試圖促成另外一場寂滅的發生

二來,燦軍們基於某些原因,開始出現嫌隙,有走向解散的趨勢;塔城也因為手足的消失,變得越來越不適合居住

這場寂滅稱為偽擬寂滅,燦軍們利用當代唯一盟鑄師:梅利席的力量,搭配完美寶石,收服了巴亞多米什蘭

卻也造成歌者們與巴亞多米什蘭締結的心智,通通被斬斷,讓絕大部分的歌者都進入了心死無神狀態,也就是後來的帕胥人QQ

(當然有一支「最後軍團」不想受到憎惡勢力的宰制,沒跟巴亞多米什蘭締結的他們反而逃過一劫,也就是後來的聆聽者/帕山迪人)

而在偽擬寂滅過後,燦軍們基於特定的原因 (可能是榮譽終於被憎惡殺死,或是發現人類根本不應該住在羅沙上)

選擇集體解散,拋棄了誓言,讓他們的靈(碎刃&碎甲)直接死亡,處於亡眼狀態。

 

所以簡單來說,神將拋棄誓盟跟燦軍解散是兩個時間很不同的事件。而末代燦軍在解散前所留下的紀錄,就是第三部章序的兀瑞席魯寶石典籍庫囉

(有沒有覺得人類才是最雷的一方)

 

韋爾之刃 Vyre's Blade

歡迎進入「Fuck摩亞許 之 摩亞許拿的到底是尛」片段

在《引誓之劍》的最後面,摩亞許拿著一把帶著金光又鑲有藍寶石的短刀,前去刺殺了已經瘋癲幾千年的乞丐阿胡 aka 神將加斯倫本人

然後加斯倫就永遠的GG了,再也沒有重生的可能,還在加斯倫身上留下了黑色的傷口,劍刃也帶著一縷黑煙,且聽下文解析

  金光:目前大部分粉絲都認為,這把劍是由憎惡的神金所組成——沒錯,由於授予在自己的物理定律下,固態時容易用金屬的方式表現出來,其實十六碎神都有能力創造出自己的神金;

  再者,你看看這把金光閃閃的刀子,跟憎惡金光閃閃的毒辣地獄之火完全一個調性,是由憎惡的神金(憎金?Odiumium???)鑄造也不意外

  黑煙:可能跟宵血吞噬後外洩的腐敗授予類似,是加斯倫的靈魂殘餘QQ

  藍寶石:恰好是逐風師團與加斯倫的代表石,這是不是代表如果裝置了其他的寶石,就可以拿來殺死與捕捉其他神將的靈魂呢?!

總之 Fuck摩亞許。Fuck韋爾。

 

羅沙難民史 Rosharan Refugees

這個區段的最後,再來整理一次各種族在羅沙上的愛恨情仇吧

羅沙系統的三顆可居住星球,由內而外是:亞辛(Ashyn,aka寧靜廳)、羅沙、布雷司(aka沉淪地獄)

人類原本居住在亞辛,歌者原本居住在羅沙。

然後,人類濫用了當時的封波術與晨碎等等的力量,把亞辛弄爆了。一部分的人類就搬遷到了羅沙。(合理懷疑有榮譽與培養的幫忙)

當時的歌者們接納了人類難民,也就是所謂的晨歌者(Dawnsingers),也訂下約定,人類只能居住在雪諾瓦,克姆泥石頭的地方是屬於歌者的

結果人類當然沒有乖乖聽話,就開始往東邊擴張,這次,人類是受到憎惡的使喚

這第一次的種族戰爭:第一次寂滅中,所謂的引虛者是人類,因為人類帶來了虛無

不過,中間發生了甚麼事情導致人類與歌者換邊站,我們就不清楚了。

(是說前陣子有看到粉絲理論,晨碎可能是超大的地貌改造機,創造出了羅沙各種對稱圖案的城市,覺得猛猛der!!!)

 

VI. 其他小細節 Rest

烈情諸神 vs 烈情 The Passions vs Passion

雖然賽勒那屬於弗林國度,但仍然信仰烈情諸神。然而,這集我們又知道憎惡一直把自己視為「烈情」的化身,代表了人類的各種情緒

烈情諸神與烈情之間的關係仍然有待商榷 (不能妄下定論說賽勒那人信奉的就是憎惡)

另外,憎惡這份碎力原本到底代表的是「憎惡」還是「烈情」也是論壇上一個尚未止息的辯論。我想我們得RAFO了

 

「我們殺了你」 "We Killed You"

還記得上面討論達叔垂裂點的時候提到的嗎?在憎惡撤退時,祂對著達叔大喊「這是不可能的!我們殺了你!」

加上達叔越來越常聽到「聯合他們 Unite Them」這句話,卻不是來自榮譽或颶父 (颶父:我甚麼也沒聽到?)

有些粉絲指出達叔因為同時受到榮譽(盟鑄師&颶父)、培養(親自授予上古魔法)、憎惡(戰意&親自操弄)的三方影響

可以說是目前除了霍德之外,受到最多碎神影響的人,也就更接近雅多納西原本的狀態

當達叔打開垂裂點的時候,憎惡也得以窺見靈魂界,可能看到了雅多納西再世的畫面,因此

這句「我們殺了你」並不是對著達叔喊的,而可能是憎惡指稱過去十幾個人共同擊碎雅多納西的事件。(不過這說法也還沒被證實哦)

 

碎神現形記 Shards on Screen

另外一個讓山姆覺得猛猛的地方就是,兩尊碎神竟然老早就直接下凡登場了。不愧是颶光系列,山神這次沒在留一手的

憎惡老爺爺 Grandpa Odium

讓人最驚訝的就是憎惡並不是我們以往想像的黑紅色調邪惡高帥男,而是金光閃閃腹黑老爺爺R

從祂跟達叔對話的樣子看起來,比起《祕史》中的存留滅絕還要來得人性化很多,一點都沒有被碎旨吞噬的感覺,

反而像是雷司還好好的駕馭著自己的力量,完全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難怪霍德這麼害怕,渴求寒霜給予一點支持

值得留意的另一點是,憎惡在歌者面前就會是巨大的金黃歌者,在人類面前則是偏向雪諾瓦面孔的金光老人。這點算是在致敬漫威宇宙的行星吞噬者,會依照觀察者的種族改變形象(ㄎ)

培養老奶奶 Mama Cultivation

在達叔尋找上古魔法的時候親自現形,也是讓我嚇到不行,培養向來的朦朧美一整個蕩然無存呀

如同上面所說的,培養的上古魔法幾乎都是交給守夜者來實施,目的是為了養成她對人類的了解;只有在達叔這種需要特別介入的case才會下海

有時候討論到碎神的預視能力,目前可以排的應該是 培養>存留>憎惡>榮譽>滅絕 

所以培養大概都看破紅塵了,偶爾出來撥弄一下,剩下順其自然發展一定沒事的啦(撥髮)

不過到第三集了還是不知道培養載體的本名。有點殘念 (距離上次問到培養的綽號是「牢房」已經過四年啦...)

 

垂裂點們 Perpendicularities

這集算是確認了榮譽跟培養兩個神的垂裂點位置;

培養的垂裂點就是食角人山峰上的生命之海,可以在《燦軍箴言》中,大石跟橋四隊講的故事裡面略知一二

而榮譽的垂裂點則是在颶風之中,會到處移動;另外一個榮譽的垂裂點就是達叔意外打開的那個,讓困在幽界的三人三靈一起逃出來。

這讓我有個想法:也許永颶是憎惡的新垂裂點,因為永颶總是能夠帶來虛靈與煉魔的靈魂,也能提供虛光,

可以說憎惡在寂滅斷層的4500年內也沒閒著啦,搞了個前所未有的新玩意兒出來 (啊不過只是個人臆測 還沒證實啦)

 

冠軍鬥士 Champions

這個觀念在書中好像也沒有很明顯,但榮譽其實有對達叔提到「冠軍鬥士有可能可以牽制住憎惡」

如果能夠讓憎惡同意冠軍鬥士的對決,就有機會擊敗祂。

我們其實也沒有很清楚這個鬥士到底是指甚麼,但可以看見達利納與卡拉丁都看到了九影鬥士

也許原本九影鬥士的候選人就是達利納,但這個計畫也被培養與達叔本人破壞了

現在國外論壇呼聲最高的冠軍鬥士:榮譽方是卡拉丁、培養方是小芙、憎惡方是韋爾(Fuck摩亞許)

猜想如果整場寂滅戰爭都快打輸了,只要冠軍鬥士贏了,輸的那一方就得乖乖收兵回家(?)。憎惡現在拿著一手好牌,怎麼可能接受你的鬥士要求咧

 

運氣與靈魂界 Fortune & Spiritual Realm

最後又繞回運氣跟靈魂界這兩個奇怪的觀念啦

同樣在書中的最後段,憎惡與塔拉凡吉安對話的時候(老人團泡茶聊天?)

憎惡看到圖表覺得非常斯巴拉希,就問塔爺「你沒有透過靈魂界,也沒有使用運氣就辦到了這點?」

這句話的意思是,塔爺的圖表並不是仰賴窺探靈魂界,或是使用了靈魂特質:運氣來完成預測,而是憑藉上古魔法帶來的超高度智商推演出來的

靈魂界跟運氣仍然是不同的概念;要使用運氣必定會透過靈魂界,但靈魂界不等於運氣哦

==========

有想到其他的東西再補充,畢竟整本OB實在太龐大,

這裡僅抓出一些討論度較高的概念來寫,希望這樣的整理還算有系統> <

感謝你的耐心閱讀~ 至於角色們的成長與劇情心得,可能又要在另一段時間後再生產了

(我對於紗藍的「人格分裂」其實不是真的人格分裂,還有達叔對於颶父的強暴式召喚可是很有意見啊啊啊)

But anyway,對於《引誓之劍》或本文有更多的問題,或是想要分享想法的朋友

歡迎在下方留言提出~ 或者來加入我們的寰宇討論群組吧!

 

看不過癮的話 同場加映

ReadAndFindOut頻道的羅沙風土影片:《壯遊羅沙囉:羅沙上的授予》(記得開中文字幕哦哦哦)

小舖相關文章:《引誓之劍》章序解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手稿山姆 的頭像
手稿山姆

山姆的寰宇小舖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