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小舖的第50篇文章!為各位獻上 龍鋼前傳<帕提奈的騙子>翻譯~

其實,Liar of Partinel(以下簡稱LoP)在網路上有兩個版本,一個是本文的ver3,另一個是前六章的版本。由於前六章的版本可以填滿93頁的Word...... 本文先譯只有一章的ver3

===世界觀概述===

LoP是<龍鋼>系列的兩本前傳之一,發生在破碎事件前的悠倫,主角是米地斯(Midius),也就是現在我們認識的霍德(Hoid)。

當時,悠倫的諸神相繼死亡,從祂們的遺體中,生長出了一種稱為骷髏蘚(Skullmoss)的致命植物,並且逐漸擴散,威脅到了人類的生存。在人們居住的群邦聯盟(The Cluster)中,帕提奈城(原先暫譯「帕提內爾」)是僅存的大城之一,但也漸漸受到骷髏蘚和其他怪物的侵害。帕提奈的暴君城主希奧斯(Theus)不得不向說書人霍德求助,卻遭到拒絕,霍德因此被毒害而死。

為了拯救悠倫人類的存亡,霍德的學徒,米地斯,肩負起導師的使命,繼承他的名字,開始了前往帕提奈的死亡征途。

===譯文===

  米地斯獨自一人,坐在茅屋內的凳子上,凝視著老師失去生機的臉龐。老人的皮膚下,一絲一縷的黑色血管,充斥著黑毒,如網絡般擴散開來。它們爬滿充滿皺紋的臉頰,靜靜的,爬向眼睛---好像要穿過它們,然後掏空腦部。

  霍德,年長的弄臣和資深的織光師(Lightweaver),已經死去。

  「然後呢?」 米地斯低語。字句在空蕩蕩的房間中迴盪。空蕩蕩的,除了凌亂的羊皮紙和潦草的筆記、成堆的衣服,還有代表這個人一生的東西。沒有了霍德,一切都變得毫無意義。

  「他們殺了你,」 米地斯向屍體說道。「儘管你想保護他們,他們卻殺了你。現在誰能拯救他們?」

  答案很明顯。

  你。

  米地斯站起來。「不行,」 他說道,在床板邊踱步。「不可能是這樣的。大師,我不是你。我是個殺手,不是學者。這不是我能完成的事。」

  當然,屍體沒有回答。米地斯也不期待它這麼做。他只是有跟死人說話的習慣而已。他覺得他們是很棒的聽眾。他停步,再次望向屍體和布滿黑血管的臉。他的心揪了一下。

  這不是一般的屍體。這也許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人的屍體。現在,他死了,孤獨,被遺忘,在腐林深處。

  「你不應該是這樣結束的,」 米地斯說,來到遺體旁。「你是為了救他們。」

  屍體望著他。不眨一眼。它們就是這樣。

  「你期望我怎麼做?」 米地斯說道,往空中振臂。「在羊皮紙前寫個二十年?像你一樣?用一堆二手消息解決謎題?那不是我,大師。我很抱歉。」

  也許他的老師會因為這點退讓。但在米地斯的追憶中,他不會。帕提奈(Partinel),群邦(Cluster)南方最偉大的都市,正在垂死當中。米地斯站了一會兒,盯著遺體,思索著老師的功業。房中成堆成疊的卷軸,多半都是為了揭開帕提奈的秘密。

   想到捲軸,米地斯走向堆滿它們的大書桌。身為見習生,他知道自己太老了點。一個二十老幾的人早就該選擇自己的人生了。在霍德接納他的時候,他就已經很老了---老到沒辦法達到族人的期待,只能被留著等死。

  但是米地斯的生命中有個故事,而霍德最喜歡故事。米地斯微暈的笑著,回想著這老人的脾性。比起一個訓練良好的富二代,霍德更樂於接納一個血手又危險的野人。野一點的人總是有更為精彩的故事。

  野人......米地斯心想。是啊,被單族(Chan people)養大的孩子。那就是我。

 他從卷軸堆中挑出又軟又深的一份羊皮書。米地斯讀了一遍又一遍的那份。

  我想,帕提奈的問題並不只盛行於這個城市,它寫道,出自霍德精練的手。這個謎團遠不只如此。帕提奈不像是城市,更像個隱喻。

  人類不能再用我們的方式生存了,簇擁在菁環(Trune Rings)之中。我擔心一旦帕提奈殞落了,就是我們所有人的終焉。這個城市有個秘密,我們必須破解的秘密。

  米地斯再次研讀著這些字句,然後小心的捲起羊皮紙,用朽壞的繩子捆起。「你快成功了,」 他說,「你感覺得到。」 他把捲軸放入囊袋中,轉向屍體,坐在茅屋一側像書架的床上。

  「我沒辦法在這個地方就解決問題,」 米地斯輕柔的說。「我不夠聰明。如果我真的要完成這個任務,我一定要到城裡去。如果這麼做的話,運氣好,他們會殺了我。畢竟,他們派了個刺客來殺你。」

  屍體似乎用雙眼評斷著他。

  米地斯嘆氣,拾起捲軸,攤平它們,一併捆起來方便攜帶。他在獨盞的油燈照明下工作,房裡唯一的一盞。外面天色越來越暗了。 

  他在囊袋中裝滿卷軸,然後猶豫著要不要帶走最後一份。這捲古老的羊皮書不像其他的整齊裁切,穿鑿著粗糙的邊緣。米地斯猜想這是兔子皮;它並不像其他的一樣保存優良。

  卻非常,非常重要。

  米地斯拿起它,邊緣就輕微的裂開。這份卷軸記載了織光術(Lightweaving)的奧秘。他虔敬的將它捲起,放進鼓脹的囊袋裡。隨後,他拿走了書架頂端的青銅刀---茅屋中唯一的一點金屬,也是老師所有財產中,最值錢的一點東西。靠著牆上一點磨亮的木頭、小水盆,還有動物油製成的香皂,米地斯刮了自己的鬍子。

  好多年來,他已經沒刮過鬍子了。一張乾淨的臉是戰士的象徵。米地斯不確定為什麼他的老師總是把鬍子刮乾淨,但為了他現在的計畫,最好還是向老師看齊比較好。刮好了之後,他用光亮的刀面看看自己的臉。煥然一新的自己。

  不。不是他。這是。他堅定的告訴自己。 

  他把刀子收進皮鞘中,隨後用一個小包裝滿剩下的食糧---是不多---還有換洗的衣服。

  最後,他走向屍體,跪在床邊。「我不像您一樣聰明,」 他重複道,「但是你告訴我,這城市必須存活下來。我會為了他們這麼做。如果國王打算處決我,那就這樣吧。我想......至少這樣的話,他們除了自己,也不能把災厄怪罪到誰頭上了。」

  他抬頭。「也謝謝您,」 他低語,「為了你所做的一切。我想你永遠無法真正了解你給我的這個機會有多重要。我應該像你一樣,去觀察人心的。」

  接著,米地斯站起身,把捲軸袋往身後一背。房間的角落,一見深色,及地的棕色外套,用最細緻的羊毛製成,掛在木樁上。這外套是弄臣的象徵。

  「我們都知道,我不配穿上這東西,」 他說。但是,他別無選擇。這間茅屋很快就會被骷髏蘚占據了---它已經攻陷這附近的森林。霍德使用了好多年的菁環已經開始崩解。就算老師躲過了刺客的毒刀,他們也很快就要搬離這個地方。

  米地斯把手臂穿過外套。然後,他抓起裝了衣服和食物的小包,走向門前。他經過書桌的時候,刻意弄翻了油燈,讓火焰貪婪的吞噬周遭的木頭。

  來到外面,他轉身看著暮光照映著茅屋,如今已成為老師的陵寢。他看了好久好久,看著烈焰逐漸變得炙熱,想像著另一片燒成焦土的地表。他可以望見,又焦又黑,如同死去的記憶。那個米地斯燒毀刺客屍體的地方。

  米地斯握緊拳頭,轉身把燃燒的茅屋拋諸背後。霍德一定會譴責他對於刺客的憤怒。但是,一個人怎麼可能不對這種王八蛋感到憤怒?

  一旦帕提奈殞落了,就是我們所有人的終焉...

  對帕提奈人的憤怒終究於事無補。更何況,不是他們派出刺客的。是他們的國王。霍德會告誡他追求復仇的危險,但是他不在了。

  烈焰持續焚燒,逐漸將茅屋和裡頭的一切消化殆盡。一直到火焰止息---茅屋的遺跡悶燒著,朝天空吐煙時---米地斯才拿出弄臣外套。這件衣服就像件袍子,但比他想像中的更輕。

  猶豫了一下,他的手探向口袋,抓出一把粉塵。然後,他將其拋向天空,想像著老師的臉龐,朝空中織光。

  那張臉在他面前出現。上了年紀、睿智、刮了鬍子的臉。栩栩如生。就像米地斯回憶中的一樣。米地斯伸出手,有那麼一刻,他幾乎相信了自己創造的幻象。然後,他碰到臉像的時候,它崩落成粉塵,灑了一地。

  米地斯才剛開始學習織光。不到一週前,他才剛了解最深奧的秘密---唯一的秘密,真的。就是這個秘密讓它得以運作。如今,米地斯成了最後的弄臣。群邦聯盟,還有各城都的掙扎浮生們,已經失去霍德這珍貴的資產了。最可悲的事,他們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可貴的東西。

   米地斯低頭,閉上眼睛半晌。

  「我可能永遠不能了解,你為甚麼能對放逐你的人表達這麼多的同情,」 他向焚毀的殘骸說道,「但我對你發誓,我會找到拯救帕提奈的方法。不成功,就成仁。」

  就此,他踏上了小徑。

 

===補記===

簡中友站,Elithanathile的翻譯和介紹:http://bdustbin.lofter.com/post/3e6b8c_5e5a4e3

上面網站的簡介是"六章版本"的介紹,本文是ver3的翻譯,別混淆囉

只要按照BS官網上的程序,他們就會把LoP的原稿寄給你,不過因為這些草稿跟未來的正式出版會有很多變動,其實BS沒有很建議大家去看。山姆短期內沒有翻譯"六章版本"的計畫,如果你想看看,歡迎上臉書專頁「山的寰宇小舖」發訊息,留下電子信箱址,我們就會把稿子寄給你呦~

===宣傳===

山姆和幾位資深寰宇讀者已經發起聯盟活動啦XD 招募各方寰宇人加入,讓山胖圈變成新世代勢力OwO

現在上臉書專頁「山神的寰宇小舖」敲讚+發訊息,成為群組的一份子,獲得(霍德)更多最新資訊吧 (點名:ZNDL,TonyShen,翁,李真,Hayden . . . etcetc)

傳送門:https://www.facebook.com/cosmerewaystop16/

在下面留個言吧!

文章標籤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