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破戰者>比較不熟悉的朋友,可以參考一下這篇翻譯。這篇條目詳述了納西斯的過去歷史,可以在Coppermind搜尋"Manywar",翻譯拙劣還請多指教> <

===某些你可能會需要的背景知識===

五學者 Five Scholars

三百年前,由五位復歸神組成的小圈圈(?)。這五個人在識喚術和死魂偶上面做出了很多科學貢獻,大大提升了納西斯人對自己星球的授予了解度,卻也導致了眾國大戰的開端。

五學者各有很多名字,我們暫時使用最常提到的名字。他們分別是法榭(Vasher)、夏莎拉(Shashara)、丹司(Denth)、阿斯提爾(Arsteel)、耶斯提爾(Yesteel)。其中,夏莎拉和丹司是手足(傾向姐弟),阿斯提爾和耶斯提爾是兄弟,法榭和夏莎拉是夫妻。他們的故事就和眾國大戰密切相關啦。

雀德許奠基 Basis from Chedesh

我們現在稱為哈蘭隼的內海海濱地區,在過去被稱為哈瑙德(Hanald),由一群來自內海對岸的雀德許水手所建立。這群水手中就出現了記載上的第一位復歸者,禹(Vo)。禹留下的後代就成為哈瑙德的王室,擁有初代復歸神的血統。特徵是可以變換髮色,也就是王室髮綹(Royal lock)。就地理位置上而言,雀德許可能就是泰德瑞多的前身。

 

===<眾國大戰>條目翻譯===

眾國大戰是納西斯歷史上的一場國際性糾紛,在龐卡叛變事件前三百年左右發生,牽涉國包含哈瑙德,庫茨(Kuth),胡茨(Huth),龐卡(Pahn Kahl),泰德瑞多(Tedradel)和吉斯(Gys)。

糾紛起因 Roots of the Conflict

埃橘里之淚 Tears of Edgli

埃橘里之淚是讓哈瑙德成為經濟強國的主因。這種染料非常鮮明,在整個納西斯都很有價值。然而,淚染只能在哈瑙德的氣候中生長。(譯注:這和贈與本人有關,推測是因為附近有她的碎池) 其他國家因為嫉妒淚染所帶來的利益,企圖取得對哈瑙德的控制權。

識喚術的進步 Awakening Development

在眾國大戰前,識喚死魂偶的技術就已經發展出來了。然而,當時的命令語必須耗用五十道駐氣來創造一名死魂偶。這限制了大量死魂軍隊被生產出來的可能性,因為成本實在太高昂了。

儘管如此,五學者中的夏莎拉受到耶斯提爾在靈醇上的進展激勵,發明了可以用單一駐氣創造死魂偶的命令語。這兩項發現使得當時的君王們得以有效的倍增自己的軍隊;這些士兵不需要進食、領薪、也沒有痛苦和恐懼。更持久的大軍也因此有機會成形。這使得眾國大戰成為納西斯史上首度大規模使用死魂偶的軍事衝突。精練的識喚術師和圍城工具(例如繩索)也將有可能在戰鬥中被使用。持有新命令語所造成的實力差距成為了眾國大戰的另一個肇因。

新的命令語也快速的被發掘,識喚術的黃金年代就此開始,而一切都要歸功於五學者的研究。這些新發現提供了更進一步的知識,卻也產生了更危險的武器。而義卓司家族,也就是哈瑙德王室,就對識喚術特別感興趣,並且培植了一批強而有力的識喚術師與死魂軍隊。

復歸神的預言 Returned's Prophecy

同時,諸神宮廷中的一位復歸神接收到了戰爭的預視。這件事就像眾國大戰的催化劑,催促法榭,也就是當時的敕亂樂福(Strifelover),決定先發制人的攻擊其他國家,以免遭到侵略。

初期事件 Early Events

哈瑙德政變 Seizure of Hanald

在同黨復歸神得到預視之後,法榭,亦即後來的塔拉辛(Talaxin),或稱為卡拉德(Kalad),開始使用自己對生體色度和識喚術的知識,創造了一支龐大的勁旅。一開始,義卓司家族將法榭命為將軍,隨後他卻反過來利用軍隊,王室識喚師團和人民的暴亂,取得了哈瑙德的控制權。王室於是逃離了特提勒城(T'Telir)。法榭也開始發展新式的死魂偶,也就是後來的卡拉德的陰魂(Kalad's Phantoms),由鑲入人骨的石像所構成。這些軍隊的力量在死魂軍中掛帥,並且成為了法榭軍隊的核心。此刻,龐卡和泰德瑞多等小國組成了龐卡邦聯,準備和哈瑙德與法榭抗戰到底。

五學者的決裂 Split of Five Scholars

在眾國大戰開始後,五學者開始分道揚鑣。法榭和夏莎拉身為夫妻,站在同一陣線。而阿斯提爾與耶斯提爾兄弟則彼此一致。丹司起初想達成和平,最後卻加入了法榭的陣營。分裂的五學者使得各國都得到了獲取部分識喚知識的管道,而分別擁有一些他國所缺乏的技術。

宵血的創造 Creation of Nightblood

法榭和夏莎拉在合作之下,成功發展出了宵血,也就是第四型生體彩息色身(Type IV BioChromatic Entity)。在一系列複雜的實驗過程後,他們創造了一把有情緒感知的劍,並且給了它「摧毀邪惡」的唯一指令。不幸的是,身為一把劍,宵血並沒有分辨善惡的觀念,而只能帶來無盡的破壞。(私注:那我們呢w)

後期事件 Late Events

暮瀧之戰 The Battle of Twilight Falls

暮瀧之戰是眾國大戰的最後一個階段,也是宵血唯一一次上陣的戰役。夏莎拉手持宵血在戰場上造成的龐大死傷只能用極度慘烈來形容。在這次事件後,龐卡邦聯的諸國領導都被殺害。

夏莎拉之死 Death of Shashara

法榭對於宵血所造成的慘狀感到震撼和擔憂,夏莎拉卻決定將第四型彩息色身的祕密傳授給納西斯諸國。法榭深知不能讓這件事發生,亦即不能讓其他國家知悉受識喚武器的製造方法。他和夏莎拉起了爭執,最後只能利用宵血殺害她,阻止祕密的擴散。丹司對於姐姐的死感到悲痛和憤慨,因而背離了法榭的陣線,並且決定永不原諒。

收局 Resolution

卡拉德的陰魂回歸 Return of Kalad's Phantoms

在大戰後期,也許是因為目睹了宵血在戰場上的表現,法榭開始對戰鬥感到厭惡。他決定要將各國戰場上的卡拉德陰魂召回哈蘭隼,結束眾國大戰。他鎮壓了自己的國家,成功結束了戰爭,這樣的威脅便足以脅迫各國同意停戰。法榭後來被哈蘭隼人稱為和平王,因為他們無法了解為甚麼他會突然停止征伐(譯注:尾聲中的說法是,人們無法理解君王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反差,於是乾脆認為他是兩個不同的人)。法榭後來命令陰魂大軍像雕像一樣靜止,授予給它們充足的駐氣,保持不動,當成是這城市的禮物。儘管大戰的結束拯救了大部分參戰的國家,哈瑙德的主要敵人,胡茨和庫茨就沒這麼幸運。兩國最後近乎淪亡。

和平王的資產 Peacegiver's Treasure

法榭也放棄了他在大戰中收集的大部分駐氣,約莫五萬道左右。 法榭將它們贈與給復歸神教的一名祭司,要他好好保存這份最終有可能會派上用場的資產。這位祭司後來就成為了初代的哈蘭隼神君。

哈瑙德的分裂 Shattering of Hanald

義卓司建國 Formation of Idris

在義卓司王室和其隨從逃離特提勒城之後,他們便遷移到了哈瑙德北方的高地。他們在那裡建立起一個新的王國,並且就以義卓司為國家命名。體驗過識喚術力量的義卓司人,決定完全背棄這項技藝。義卓司人傳承了他們的信仰,奧斯太教(Austrism),並且利用教條將識喚術描述成缺德又邪惡的技能。對於識喚術的恐懼大幅影響了義卓司人,甚至塑造了他們的文化,產生了各種迷信。例如,義卓司人的服飾皆呈黑白或是暗色系,避免識喚術師利用他們身上的色彩。然而,這只是個迷思,識喚術師同樣可以使用這些暗色。因此,這只是一種精神象徵。而,基於對於識喚術的排斥,大部分的義卓司人都對這種授予的運作方式一無所知。

哈蘭隼建國 Formation of Hallendren

在意識到義卓司王室的離散後,法榭放棄了軍事獨裁的身分,將新國度的掌控權交給了復歸神教,並將國名定為哈蘭隼。這個宗教後來便演化成虹譜信仰(Iridescent Tones),成為哈蘭隼境內的普教。唯一的特例是龐卡,他們被哈蘭隼納為行省,保有著自己原本的宗教和文化。眾國大戰的結局也為哈蘭隼在戰後內海的國際地位奠下了強勢的基礎。

影響 Legacy

卡拉德的陰魂 Kalad's Phantoms

隨著時間拉長,卡拉德陰魂的細節逐漸被人們遺忘,而它們後來被稱為德尼爾雕像(D'Denir),和平王用來紀念戰時烈士的贈禮,時刻提醒人們不要再次步入戰爭的慘痛教訓。這些死魂偶帶來的回憶卻依然留存,逐漸變成一種詛咒或是神話(譯注:多數哈蘭隼人都會咒罵「卡拉德的陰魂啊」)。一些年輕人也會純屬尋樂的,在叢林中搜尋陰魂的下落。

存續的國際緊張局勢 Lingering Tensions Between Nations

儘管戰爭結束了,各國間的仇隙從未完全消失。泰德瑞多在三百年後對哈蘭隼的敵意依舊,而龐卡也同樣憎恨著哈蘭隼,希望能奪回國家的自主權。他們謀定了讓義卓司和哈蘭準互相攻伐的計畫,如此一來,他們就能在一片混亂中宣告獨立。這種對復仇的強烈執著最後也使得龐卡原本的文化精神式微。(譯注:上述提到龐卡有自己的宗教文化,但他們在追求復國的過程中,逐漸失去了他們的民族精神。BS表示這在<破戰者>的續集中會有更多探討)

義卓司和哈蘭隼的負面關係 Poor Relations Between Idris & Hallendren

三百年來,這兩個國家一直保持著微妙而得來不易的和平關係。既然王室擁有禹的血統,他們就有奪回特提勒城王座的合法權力。這深深的困擾著許多哈蘭隼人,他們仍然認為義卓司是國家邊境的一個反叛行省(私注: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除了歷史上的傷疤,義卓司也控制了通往北方國家的山地貿易路線,以及銅礦等天然資源。哈蘭隼對於這點也相當不滿,認為義卓司收受的關稅實在太高了。

最後,大約在龐卡叛變前的二十多年,義卓司的戴德林王(King Dedelin)和哈蘭隼的修茲波朗神君(God King Susebron)達成了一項協議。戴德林王同意將他的一位女兒嫁給神君,以避免迫在眉睫的戰爭與急速惡化的兩國關係。這樁婚事會讓哈蘭隼重拾初代復歸者的王室血統,讓下一任神君的血脈變得合法。這些協定讓哈蘭隼對義卓司的侵略性降到最低,至少,到哈蘭隼得到他們想要的新娘之前是如此。

===補充後續發展===

五學者的貢獻和下落 Contributions and Whereabouts of Five Scholars

法榭:創造宵血、開啟和結束眾國大戰、分類識喚術四大色身。大戰期間殺死夏莎拉,留下大量駐氣、卡拉德的陰魂。龐卡叛變期間喚醒資產、卡拉德的陰魂以避免戰爭,也殺死丹司和阿斯提爾。在一段時日後來到羅沙,在破碎平原擔任碎刃指導師,改名薩賀。

  *法榭的別名:塔拉辛(Talaxin,五學者身分)、卡拉德(Kalad,大戰初期)、受祝福的和平王(Peacegiver the Blessed,戰末)、敕亂樂福(Strifelover,復歸神名)、詳和王破戰者(Warbreaker the Peaceful,最初的復歸神名)、薩賀(Zahel,羅沙用名)

夏莎拉:發明能使用單一駐氣創造死魂偶的命令語、創造宵血,在暮瀧之戰大開殺戒,結束戰局。最後被法榭所殺,來不及將第四型識喚色身的祕密洩漏出去。

丹司:又名瓦拉崔樂第(VaraTreledees)。在姐姐死後開始仇視法榭,和童克法、珠兒、阿斯提爾組成傭兵集團。最後在龐卡叛變期間被法榭詐殺。

阿斯提爾:據說是眾國大戰時代,納西斯技藝最精湛的劍士。在龐卡叛變前一陣子被法榭所殺,傭兵集團便把他作成了稱為土塊(Clod)的死魂偶。BS表示法榭和阿斯提爾死戰的情節會在<破戰者>續集中揭曉。

耶斯提爾:阿斯提爾的兄弟。靈醇(Ichor-alcohol)的發明人,大幅提升了死魂體的可識喚度。據說最近他找到了更有潛力的配方,並且打算協助一位暴君復興庫茨和胡茨。

*宵血:第四型生體彩息色身,亦即受識喚金屬。屬於物件授予。在出鞘時會消耗周圍的大量授能或靈魂。有感知,能進行心靈對話,並且控制部分持有人的自由意志,使其感到噁心、暈眩。<破戰者>中仍然被法榭持有。<燦軍箴言>書末中,由寧(Nin,納拉神將)交給賽司,途中宵血被轉手的輾轉歷程目前不詳。

=======

以上是眾國大戰的前因後果。雖然很長,但Coppermind真的整理得很好啊(好像在看史書)

那麼,就這樣囉,祝各位有個美好的週末。以上

文章標籤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