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先送上一篇新的訪談~JordanCon

我覺得這篇還蠻好看的XD 資訊量蠻多(雖然有些我看得不是很理解=^=)

時間:2018/4/20

地點:喬治亞州亞特蘭大

原文網址:https://wob.coppermind.net/events/332-jordancon-2018/

=======

1.本題發問者是Argent(蠻活躍的一位碎家),有小《引誓》雷

問:(碎神能不能呈現出)一個可以與實體界真正互動的身體?

山:如果他們想要,是可以的。

問:那麼在《引誓》的結尾,憎惡做的就是這樣或者那只是個投影?

山:嗯,當你討論到這些問題的時候他們就會變得有點難定義,因為他們基本上是大量的授予群聚,所以就會變得,嗯有點像是,你知道的,祂們會像是重力扭曲時空一樣的把三界域匯集起來,所以那到底是不是投影呢?他是真的物質嗎?這有意義嗎?這個定義是不是......

問:噢!在這個當下他們其實幾乎是一樣的東西,對耶。

山:沒錯,就是這樣。

問:好,這樣明瞭多了。

註腳:錄音從對話中間才開始,Argent有把原本的空白補上了。

譯註:意思是,碎神現身時的化身不一定要算是意識界或靈魂界的投影,也未必是實體界的肉體。因為碎神集中起來會讓三界域像是垂裂點那樣的合併,所以這個問題就不用顧慮了。

source

 

2.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因為凱西爾現在的狀態是意識之影,我們很好奇他現在這樣可以做出甚麼亂來的事情所以......假設上來說,純粹只是假設,一個封波師,或者任何人可以與他產生納海締結嗎?

山:跟凱西爾嗎?我們得RAFO這點。我們現在一定要RAFO這點。

註腳:山神在2016年的奧德賽大會說過這是可能的

 

3.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有關巴亞多米什蘭。這個名字聽起來有點像雪諾瓦人,因為他們的名字都是「某某某之子某某某」或是「某某之女某某」,她曾經是個雪諾瓦女人嗎?

山:我會RAFO這點因為這會討論到,他們也在《引誓》中被問到,他們是否曾經是人呢?

問:因為他們其中一位說過他們需要先成魄再魄散。

山:嗯哼,所以我不覺得我有清楚地表達是這麼回事。

問:你的確還沒有。

譯註:在《引誓》中,魄散之一的斯加阿納表示"We were made, then unmade." 意思是他們曾經是別的存在,但被憎惡扭曲成現在的樣子。

source

 

4.

問:一名高等靈能否在羅沙之外的世界以靈的型態,而非碎刃的型態呈現呢?

山:這個嘛,他們得先離開那裡。

問:這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山:很多這種預設基礎假說的問題我都得小心回答。真正狡詐的問題是一旦我回答了,他們就可以回推三步表示我已經證實了這個假說。所以我要RAFO這題,因為我只能給你這個答案。「他們得先離開那裡。」

source

 

5.

問:一位高等靈可以離開羅沙嗎?

山:他們目前不知道怎麼辦到這點。

source

 

6.

問:死眼在它們被召喚到實體界時,會在幽界消失嗎?

山:對,大概是這樣。

source

 

7.

問:在星帛藍(Celebrant)市集,有一塊漂亮的珠寶被提及了。

山:我不會說那是珠寶,但是沒錯。

問:如果一個類似人形的靈把那個寶石戴上了,它們在羅沙(實體界)呈現出來嗎?

山:所以他問的是星帛藍市集中的奇怪項鍊。你的方向偏了。我會說,你的思路要改變一下。

譯註:Celebrant是幽界中的一個城市,對應的位置在雅烈席卡中的矛海。

source

 

8.本題發問者是Thegatogirl00

問:《悼環》中有個角色叫做Cob,《引誓》尾聲中也有一個角色叫Cob。他們是一樣的人嗎?

山:不是。好問題。

source

 

9.

問:你可以用血金術穿刺上族靈嗎?

山:可以,但我們得打個星號。

source

 

10.本題發問者是yulerule

問:好的,所以雙生師有(共振),但迷霧之子沒有,對嗎?

山:對的。

問:那麼,嗯,我假設有個無魔之人,也就是沒有魔法的人,持有了悼環不會有加成效應(=共振)。

山:我會說他們不會有。

問:一個持有悼環的雙生師還會有原本的加成效應嗎?

山:會的。

問:那麼,如果一名藏金者持有悼環,他們只用一種能力,他們會發展出加成效應,然後跟第二種能力產生連結嗎?

山:他們使用得越久,這就越有可能發生。

問:使用授予很長一段時間會改變你的靈網。那麼無魔之人使用了悼環一陣子會發生甚麼事?

山:其他人也會發生一樣的事,嗯,一定會對他們有作用啦。

 (笑聲)

 那會改變他們...方法會有點類似。不完全一樣,但方法會有點類似。

譯註:共振Resonance/加成perk 指的是兩種不同的授予合為一體,而產生新效果的現象。例如雙生師的鎔金術和藏金術合併使用,或者燦軍可以使用兩種波力等等。

 

11.

問:輓星的幽影可以用碎刃的方式呈現嗎?

 

12.

問:為甚麼薩賀晚上睡不著?

山:這個嘛,有很多原因。每個都不太討喜。他有著一段經歷各種不同事情的血淚史。

錄:我改天會再追蹤一次這個問題。那有多少是跟賞金有關的?

山:有一些,要看是誰在提供賞金。

譯註:本條目的「錄」指的是當時的錄音者Billy Todd。後面還會繼續出現。

source

 

13.

問:有點附加的問題。授予跟金屬的本質上,是只有固態的授予會是金屬還是所有的授予都是某種物態的金屬?

山:所以你的想法有關金屬,它們全部都是金屬嗎?嗯,我對於物質的狀態非常著迷,如果你不知道的話,我對於我們世界的週期表上物質的排組非常著迷。我很喜歡特定的事物共享它們的部分本質,有些性質相同但有些又不一樣。當我在構築寰宇的時候,我喜歡這種純粹的授予,固態的授予看起來像金屬,但那不是我們週期表上會有的金屬,它們全都不是,但它們跟金屬共享了某些特性。你會看著它然後想說「這是金屬啊!」——但那真的是嗎?這個嘛,它不會出現在我們世界的週期表上。它自成一格。

 所以答案是對也不對。

錄:這跟羅沙人把所有鳥類都叫做「雞」的概念一樣嗎?

山:不是,羅沙人會把所有鳥類都叫做「雞」或所有酒精飲料都叫做「酒 wine」是因為我覺得更有趣的點子,從第一冊就埋下的伏筆......這跟語言有關,特定的字詞有時會變得狹義,有時卻取得更廣的定義。就像你說你要估狗甚麼,指的是要搜尋。有些人開玩笑以後電影會被叫做迪士尼。我喜歡這些語言上的變化,我想要讓「鳥」這個字在羅沙用「雞」的方式傳播,因為那是他們僅知的鳥類。酒也是很有趣的點子。羅沙上沒有葡萄,對吧。他們全部都是「酒」,但沒有一個是真的釀酒。你不會稱呼任何一者是酒。因為他們沒有葡萄。但這是一個曾經有葡萄的星球上的字,最後取代了這個字而且又被廣傳。你在我們的語言中會更常看到這類的變形。彼得可以討論更多這類的話題。字詞會隨著時間逐漸變得狹隘。

譯註:wine指的是葡萄等水果釀成的酒。廣泛的酒精飲料在英文是alcohol。

source

 

14.

問:兀瑞席魯的劣化跟手足的沉睡有關嗎?

山:有。

譯註:手足(Sibling)是《引誓》中被提及,颶父和守夜者之外的第三個神等級靈,跟兀瑞席魯有關。

source

 

15.

問:賽耳的意識界實際上到底有多不穩定?克里絲似乎認為(旅行到該地)相當困難,但對於霍德有多困難呢?

山:要穿過賽耳有多困難,對霍德有多困難——我會說那會大大折損他的資源跟資產。對他來說很困難。所以你可以把這當成答案。不過對他來說值得,他也做過很多次了。

source

 

16.

問:我們從早期的書中知道有個小子叫霍德,他是個躍界者而且有這些人存在。而我們認識了越來越多這樣的人。在〈祕史〉中你說摧毀了垂裂點會重挫(星球間躍界者的)經濟系統——那麼在世界間來往的人數大概有多少呢?幾百?幾千?幾十億?

山:幾千人。

問:他們是在旅遊嗎?還是說——

山:呃,我不會說他們是(為了旅遊)。

問:他們是在拓荒嗎?還是他們會前往有人會去的地方?

山:要看你的路線。譬如說我們看看拓荒時代的美洲。當時從這裡到英國有多困難?那真的很遠,但是相對來說是安全又常見的。到愛達荷州的博伊西(Boise)有多困難呢?那更難,但你知道怎麼去。那麼,假如說,到夏威夷群島有多簡單呢?這裡就開始要探討一個問題,也就是特定的路線會比較多人選擇。接著就會有旅車,有嚮導。在特定的地點之間會出現安全的旅程,因為它們夠頻繁的被使用;如果你知道得夠多,也找到正確的地點,你就可以像是「我要買票從哪裡到哪裡。」 而一旦到了這個程度,你就可以有合理的期待,你可以抵達自己想去的地方。

 至於其他的地方,你可能會說,「我想去這裡。」而對方可能就會說「好窩,我知道有人這樣試過,不過他們就沒回來了。我不打算帶你。」所以,你要去的地方,你選擇的交通,克里絲給了你一些指示,哪些地方比較容易抵達或者比較常有人造訪。如果你想在寰宇裡面度假,我可以會建議你說,「我想去比較特別的地方」,那就去納西斯吧。納西斯很值得參訪,對吧?他們還有你可以體驗的風俗。你可能會想抵達這裡還有體驗這裡的東西。不要去賽耳。賽耳不是好選擇。前往賽耳非常的危險。因為那裡有死掉的碎神——而且有兩個——祂們在意識界的力量會摧毀你。其他的地方,像是司卡德利亞,要抵達就簡單很多。羅沙的話,要看你在討論哪個時代。有時候還蠻容易抵達的。友善的食角人會把你當成神而且供俸你食物。不過,就目前來說,參訪羅沙可能就不是個好時機了。

source

 

17.

問:我們知道的靈,像是謎族靈,在榮譽跟滅絕到來之前就存在了嗎?

山:啊,好問題喔!沒有,謎族靈是比較晚期創造的靈的支系。創造不是正確的詞,不過大概是這樣。

問:晚期的發展?或者說演化?

山:所有有智慧的靈都是晚期的發展。

問:他們是從早期的靈演進的嗎?

山:演化在靈身上不會用一樣的方式運作,對吧?我想,靈比較像是被創造而不是被演化出來的。

問:被培養出來?

山:棒喔,被培養出來還不錯。(眾人笑)

source

 

18.

問:我們在《引誓》裡面有看過躍界的坎得拉出場了嗎?

山:有的,我相信你們有。啊,對,她到處亂跑。

source

 

19.

問:在寰宇中,所有的原旨跟圖表(charts??)跟名字,是誰命名它們的?還是它們給自己命名的?

山:我想的比較像是他們一定對此有點影響。但很明顯的憎惡覺得自己的名字並不是自己的本質,而我想這些是這十六位自己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就像,「我很想念這部分的我,就是這樣。」但這不是光靠名字,而是要靠祂們取得的本質決定的。很多碎神在抗拒這點,但其他人都會覺得這就是你所代表的概念。

錄:追加問題。我們稱之為憎惡的個體,在他對自己誠實的時候會認為自己是憎惡嗎?

山:欸,我不覺得憎惡有辦法對自己誠實耶。(笑聲) 有幾次憎惡會稱呼自己為憎惡。比較出於方便,因為大家都這麼叫你。但憎惡決心要改變這個大眾認知。

錄:所以他真的相信自己象徵的是熱情(Passion)?

山:對的,一部分的他是這樣。

錄:他從大破碎之後一直都是憎惡嗎?

山:對的。

source

 

20.有小《引誓》雷

問:當達利納成為團結(Unity)的時候,他還有多少培養的授予?

山:這個,RAFO、RAFO、RAFO。他稱呼自己是團結,但我不打算說那有特別代表甚麼。

source

 

21.有小小《引誓》雷

問:我們見證過,有個培養覺得非常重要的案例,她在達利納向守夜者要求願望的時候親自插手了。你說那主要是她(守夜者)讓她(培養)工作,但她在其他自己覺得重要的案例下有干涉嗎,尤其是塔拉凡吉安的例子?

山:她之前有過一些干涉。

source

 

22.

問:那麼,守護者庫希賽須第一次在依瑞的海邊出現是什麼時候?

山:嗯,一陣子了。

問:大概兩千年前?

山:那不是最近發生的事件。

source

 

23.

問:如果一個人持有碎力,某個是原本十六個人之一的人。有些碎神被(裂解),那會自動殺死那個人嗎?還是他們還能到處遊走?

山:不會自動發生,因為你可以拋棄一片片的授予之類的東西。那會殺死他們,這是一個重點。不過有辦法瞞天過海讓這件事不發生。技術上來說,贈與在做的事情就是捨棄殘片,有意圖的裂解自己的碎力形成其他的殘片跟東西,所以就是這樣。

譯註:贈與自發性裂解的碎力就形成了駐氣跟神聖駐氣。

 

24.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算是論壇的領袖之一)

問:如果你需要帶食物到幽界,為甚麼不用帶空氣?

山:你知道,我們其實談過也想過這點。有一些事情的決定是我純粹為了敘述方便。我想要讓幽界可以作為旅行途徑,我想要它變成真的地點,所以我讓那裡有空氣,有點像是我自己偷渡的設定。有幾次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敘述方便。

 讓我舉個簡單一點的例子。在《迷霧之子》的書中,我有跟別人提過,我在著手寫速度圈。在一個小圈子中減緩或加速時間,對吧?我跟彼得說「我要寫這個噢,這會有甚麼問題?」然後他就說,「呃,紅移吧。」也就是說基本上你會從速度圈中對每個人放射出圈內的光線。我就說「好吧,我們就假裝這不會發生。」這就是一點科幻小說與奇幻之間的界線。當我在構築自己的故事時,我的確會想立足於科學之類的基礎上。但我傾向走回頭路。很多科幻小說發端於我們目前擁有的技術並且往前推論出一些有趣、可行的論述。我的奇幻作品上,會先從一些很酷的點子上起源,接著回頭討論可行性,試著調整它。而我們有點在中心點達到平衡,但到最後,我會打破熱力學定律,對吧?會直接打破定律——我是說我們有自己的界域理論跟之類的東西,但到最後,我試著表達的故事會有特定的極端情況發生。像是,我回頭想讓羅沙上的巨殼獸有個科學解釋,但到最後,我們還是得用魔法來解決,對吧。要產生這麼巨大的生物,那跟你擁有的氧濃度無關,也跟那裡只有0.7倍的重力無關,我們這些委屈的解釋:平方—立方定律還是會壓垮牠們自己。你沒辦法擁有這麼巨大的生物。所以我們打造了魔法性的解決方法。靈所產生的共生性締結讓這些東西不會被自己的重量壓垮。

 而當我探討幽界的時候,我想要讓整個敘述上軌道。我得要走回頭路讓它盡可能符合科學。但空氣這一個,我說「你知道嗎,幽界裡面反正就是會有空氣。我就是得這樣做才行。」我想要人們可以在幽界的星球間遊走,我不想要人們把逐風師或植物或需要氧氣的東西被帶進去的時候還需要煩惱。我要讓這點合理。你所想要知道的,世界觀內的答案是,我可能會說「嗯,空氣可能會滲透然後跑進去之類的。」但說真的我們會在那裡有氧循環嗎?那裡有植物,但他們到底......?

 答案是,幽界裡面有空氣是因為我想要幽界裡面有空氣。

譯註1:紅移指的是物體之間互相遠離的時候,造成波動(例如光)的接收波長增加,以至於光線會從藍色端(波長短)偏向紅色甚至紅外線(波長長);速度圈會造成時間流速不同,因此光線之間傳遞的時間/相對距離也拉長了,應該會有紅移或藍移的現象發生。

譯註2:羅沙上有高氧氣濃度的環境以及0.7倍的重力。而平方—立方定律涉及物體的尺寸和質量大小的關係,會讓太納(島嶼等級的巨殼獸)被自己的重量壓垮。

 

25.本題有yulerule、Argent跟另一個發問者

問:所以如果你在寰宇裡面,知道一切怎麼運作,或者它們應該要怎麼運作。你會不會很鬧地駭進去整個機制還有你會——你會計畫要有所行動嗎。

山:喔會的我會有。我會有兩個選擇。我會躲到一個我知道安全的星球然後與世隔絕。我會有兩個選擇。

y:第二個選項是甚麼?

山:嗯第二個選項是試著接管一切,對吧?因為我知道所有祕密呀。我不知道我會怎麼選。

y:你有辦法駭入整個宇宙嗎?

山:嗯,我有辦法嗎?要看我在寰宇中的哪裡,還有取得一些授予的容易程度。

y:但如果你取得一些基本的授予就會開始動身了。

山:然後事情就會開始運轉了。只要你可以得到一些簡單的授予,使用起來就很方便,轉換也是。

A:像是駐氣。

山:對像是駐氣,或是呃......

問:迷霧之子?

山:對,好吧迷霧之子比較難,但你知道駐氣是我目前最容易取得的。除非你萃取它,那你就會得到......總之,我們不會那樣做啦。你在〈祕史〉中有看過了。

A:喔,那個喔。

山:對。如果你把各種身分之類的特質都剝除的話。

A:聯繫汁(juice)......不是聯繫滋(jouce)啦

山:聯繫汁?

A:對,我們都這樣叫它。

山:好,好我懂了。

註腳:似乎是指埃瑞跟他們的聯繫裝置。

譯註:埃瑞們在〈祕史〉中有一個秘法裝置,裡面有亮亮的純白色液體授予,可以產生聯繫,如果成功運作應該可以讓使用者取得碎力。

 

26.本題發問者是Jofwu(另一個蠻活躍的碎家,去年的n月教條整理都是他更新的)

問:有關加維拉的黑色球體。那裡面是甚麼,還有他有幾個?

山:嗯,你想那是甚麼就是甚麼。而他有...嗯...他有好幾個。凱倫我們有授權這點嗎?

凱:(搖頭)

山:沒耶我們還沒授權。我要在數量上RAFO。但它就是你所想的,也就是第三冊中暗示的那樣。

譯註:Karen Ahlstrom是彼得的妻子,負責處理山神宇宙中的一些設定的連續性。(例如羅沙的超怪曆法跟其他星球的時間要同步 這類的)

source

 

27.有《引誓》雷

問:我注意到《引誓》中,艾希用洗衣婦的樣子出場。她的描述讓我想起克里絲。克里絲跟神將之間有私交嗎?

山:我會RAFO這點。克里絲已經闖盪好一陣子了,而神將們也出現好一陣子了。

source

 

28.

問:我很好奇守夜者能不能提供願望或詛咒給其他智慧物種或非羅沙原生者。

山:可以,守夜者可以提供願望跟詛咒給非羅沙原生者。我是說,人類本來就不是原生者。

問:他們在那裡出生,但是...

山:對,對,不是在那邊出生的人也可以。對。

錄:我有追加問題,這些願望跟詛咒在他們離開羅沙之後還會有效果嗎?

山:有,願望跟詛咒在他們離開羅沙之後依然有效。

source

 

29.是〈旅人 The Traveler〉全文~

30.

問:我知道和諧祂不太能有所作為,因為祂持有兩份碎力。那既然雅多納西曾經持有這所有的人格特質,祂是不是也有一樣的問題無法直接干涉事情?

山:好個RAFO!好問題。我還沒被問過這個問題呢。

source

 

31.

問:紗藍的家庭,在她的童年時期,有被魄散影響過嗎?

山:嗯,有的。

問:是不是腐敗...?

山:我會RAFO這點,但沒錯,他們有些外在的影響。

source

 

32.本題發問者是WinespringBrother

問:圍紗到墨瑞茲的密室時,她看到一瓶白沙。它沒有變黑有原因嗎?

山:有

問:你可以告訴我是甚麼原因嗎?

山:嗯,沙子在出現特定的授予活化時會變白。

問:好,所以是因為圍紗做的事嗎?

山:要看授予的影響度有多廣。沙子...那裡的沙子只是吸收了一些颶光。我可以跟你坦白就好。那不是因為圍紗當時做的事情造成的。

source

 

33.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

問:在銀光有碎神嗎?

山:好問題。我會RAFO這題。

source

 

34.

問:雷納林能夠使用照映波力嗎?

 

35.本題發問者是WinespringBrother

問:幽界的地面像是黑曜石和岩石,那跟石巫有關嗎?

山:間接上有,但不是直接有關。

譯註:石巫是雪諾瓦人的領袖階級。石巫和雪諾瓦人認為踩石是褻瀆的行為。石巫議會(shamanate)目前保管著大部分的榮刃。

source

 

36.本題發問者是WinespringBrother,有《引誓》雷

問:憎惡的手下怎麼知道塔拉凡吉安偷走了榮刃?

山:我得RAFO這題。

source

 

37.

錄:雅多納西跟諾斯替哲學的造物主(demiurge)有多匹配?

山:一點點。

錄:所以,不完全,我沒有完全猜偏?

山:沒有完全猜偏。

錄:所以,不是創世者(urge),而是造物者(demiurge)。

山:噢,好吧那我得多讀點東西才能確定我在說什麼。給你的答案是:我會多讀點書確保我知道。我以為我知道自己在講甚麼。

錄:好,有個創造者,也就是創世主(urge),是整個宇宙的創造者。(大手勢) 造物主其實就是神。造物主(demiurge)創造了(祂自己的)宇宙,(大手勢內有小一點的手勢) 而住在這個宇宙裡面的個體需要知道除了造物主的創造之外還有別的知識。

山:好吧,那還蠻相符的。

譯註:諾斯替主義是上古時代(西元前~西元初幾個世紀)的宗教思想之一。Demiurge的概念除了在諾斯底主義,也跟柏拉圖的形上學主義有關。

 在諾斯替主義裡面,有一個不可知的高深莫測的宇宙的創造者。而demiurge僅僅是物質世界的創造者跟設計者。祂並沒有那麼完美神聖,而且有時會受到迷惑,或者跟創世者抗衡。

 

38.

問:可以對靈羽使用血金術嗎?

山:是,你可以這麼做。

問:所以你可以拿靈羽能力的血金刺去刺貓咪,然後得到靈羽貓?

山:瞧,這就是有點...你聽過我之前要打個問號因為...這些事情喔...它不會產生你要的效果。但這是可能的。

source

 

39.有《引誓》雷

問:你有規畫給摩亞許達斯維達式的救贖之路嗎,還是不會?

山:那是RAFO。

問:也許之後會?

山:那是蠻深的一個RAFO。

譯註:如果有人不小心看了雷,要知道這個角色在《引誓》裡面黑化得非 常 嚴 重

 幫宣RJ的引誓爆雷文:https://goo.gl/su8Lxa (連結已提供請自行斟酌QQ)

source

 

40.本題發問者是yulerule

問:你能夠仿術液體嗎,像是...會不會跟封血術有關,你可以改變他們的血型嗎?

山:Okay,你可以用仿術來,好比說,改變某人的血型嗎?可以。你可以仿在液體上嗎?要在液體上蓋章有點難,所以這涉及到,你能不能...

問:像是,如果你有一杯水,然後在水裡加鹽,你能不能仿它或是...

山:這是可能的,但需要一點點功夫做調整。很明顯的你可以在某人身上使用仿術,而人體大部分是液體。

問:但你是蓋在固體的表皮上啊。

山:對,用一樣的方法你可以在液體上這麼做,你可能會...

問:蓋在冰上?

山:不是,你可能會拿一個杯子,然後讓它變成整體的一部分,而如果你... 記得在寰宇中,這要取決於你怎麼看待一個事物。它是個整體嗎?你是把它視為一杯水,還是視為杯子以及水?你是把人體當成血液以及血液的載具,還是一整個人?而這種觀點差異就會影響你的魔法。所以那是有可能的,好比說,仿術一杯水,只仿杯子會比只仿水還要簡單。

source

 

41.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

問:光靈,他們很喜歡冒險。他們是塑志師的靈嗎?我想這蠻明顯的。

 

42.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

問:我們看到的碎裂石頭靈,我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他們是石衛師的靈嗎?

山:是的——喔等等,是的。

問:他們有你現在可以授權的名字嗎?

山:不,我沒有。

source

 

43.本題發問者是Jofwu

問:在卡颯的間曲中,她拔掉她的魂師然後略有描述,另一端看起來像是靈的東西?那跟誓門的靈類似嗎?

 

44.本題發問者是yulerule

問:如果一個尖刺放了太久而沒有儲存在血液中,它會完全失去裡面的儲量嗎?

山:它永遠不會完全失去裡面的儲量。

source

 

45.本題發問者是thegatogirl00

問:多法(Dova)真的是神將巴塔爾嗎。

山:額,RAFO,RAFO。

source

 

46.有關〈旅人〉這篇極短篇的來歷

山:我來給你們發表這篇東西好了。讓我看看我能不能——我要看看這個檔案然後瞧瞧我第一次寫這篇的時候...... 主電腦嘛,你如果帶著這個跑了,你就會知道我所有的秘密(眾人笑) 

不過這個很老了。這大概有八年的歷史,也許九年了?而我開始寫的故事...你可以回溯到大概——因為你們大夥已經等這個很久了。你可以追溯到我在訪談中告訴人們我有寫這篇東西的時候。所以可能是2010年,我不知道。我想看看訪談紀錄你們也可以找到我什麼時候說的。

我寫了這篇非常需要了解寰宇的東西。這有點——這有點像是在自嗨。我寫了,然後我想說「我要把它貼在網站上。」然後我想說,「不行,這樣扯太遠了。我不能把它放在網頁上,所以我不要寫完。我們得等。」但現在很多東西都放送給大家知道了,也有了〈祕史〉這類的東西出版了,所以我現在可以朗讀了。這篇,我叫它〈旅人〉。

註腳:文章連結

source

=======

好的所以我想就是這樣囉~

連結:JordanCon中篇

(這篇的條目數量比翡翠城還多就是了@@)

(大家有空沒事歡迎多翻翻最近的小舖呀 更新了很多!!!)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