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燈抗第二發~

這次的內容也相當精采喔喔喔,也別忘了看上篇:JordanCon上篇

如果有發現翻譯上有問題或是想多提問的,請記得在最下方留言!!!

=======

47.本題發問者是yulerule

問:所有的尖刺都被收集起來了嗎?在《迷霧之子》的最後還有成堆的死審判者,還有克羅司呢。

山:它們全都被收集起來了嗎?

問:或者它們只是四處散落,或者它們...

山:有些已經找不回來了。

source

 

48.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有小《引誓》雷

問:霧族靈(mistspren),也就是榮譽靈的船上的船員們。他們是燦軍靈嗎?

山:不它們不是。

source

 

49.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克里絲相信存留經歷垂死的原因是因為滅絕沒有強到可以裂解存留。

山:對,那是一個理論。

問:對,那是她想的。她有想過那是因為滅絕的力量被囚禁(trapped),還是因為碎神力量等級的內在差異嗎?

山:她認為那更因為有沒有把力量全部釋放的緣故因為當時的力量......當時發生的事情讓祂沒有辦法完全發揮祂的力量。

 囚禁是夠好的說法。

 

50.本題發問者是Argent,有小《引誓》雷

問:有關束虛術,以及雷納林做的事情,我們還是很困惑它們到底有多...

山:我很高興你對於這點一頭霧水,因為我還沒有很清楚地解釋它。

問:Okay

山:雷納林自己也沒有很清楚狀況。

問:而他自己也沒有很清楚狀況,嗯啊。我們甚至不確定他是不是束虛術師。

山:是的。

問:他可能是個束虛術師。那我也不打算問,反正你也會說RAFO。

山:嗯哼。

source

 

51.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勝靈(gloryspren)完全是由榮譽的授予組成的嗎?

 

52.

問:在意識界有侍靈嗎?

 

53.

問:如果兩個封波師在實體界待在彼此身邊,帶著他們的靈,聊天之類的。這樣的鄰近關係會不會在幽界反映出來?例如說,如果有第三個封波師在幽界裡面對應到實體界的地點,他們能不能推斷這就是實體——

山:對,理論上這是可能的。

問:也許有點困難?

山:我會更深入討論這個機轉。但並不完全必須是這樣。

source

 

54.

問:根據(卡拉丁的)西兒小夥伴,一切的存在都有靈。鋁會不會有靈?

山:鋁會不會有靈?這是世界觀內的哲學家值得思索的問題。我會說他們大部分會認為有的,但它會是非常邊緣而且沒有反應的靈。有些人會說沒有,那是死的材料,沒有靈。但有些人會爭論死的材料如果沒有靈會直接解離。所以鋁還是一樣是個異數。

source

 

55.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如果製圖師或書法家特別用心刻畫的話,艾歐符文會運作得更好嗎?如果畫出亞瑞倫的地圖呢?

山:(長頓)會也不會。其實答案應該是,它有影響。我會說,在平均上來看,會的。

source

 

56.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卡拉丁夢到駕馭著颶風,那是只有他才可以做的事情,還是逐風師,還是所有燦軍都可以?

 

57.本題發問者是Argent,有《引誓》雷

問:坦納伐思特鼓勵達利納強迫憎惡選出的勝者(champion),神將是不是等同於榮譽的勝者?

 

58.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靈可以控制波力是因為波力在羅沙被認為是基本作用力。其他的意識界個體也可以因為他們對於基本作用力的認知而取得不同的力量嗎?例如地球對於電磁力的看法?

山:這是可行的,不過會用特別的方式被建構(set up)。

問:被榮譽還是雅多納西建構?

山:這部分RAFO。建構可能是不對的字眼。這件事發生的機轉有幾個因子。

問:有關封波術的?

山:對的。它們會影響人們認為是基本作用力的概念。

source

 

59.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萊聲的個性跟史丹尼瑪的個性相差很多。如果復歸神是——你說他們是前世的意識之影,只是藉由神聖駐氣釘在肉體上——那它們的新人格是從哪裡來的?

山:我在這裡的反思是,當我在寫他的時候,這是這個人原本會成為的樣子。我的思路是這樣,復歸神產生的方式,會讓你失去自己的記憶,而一切就會回歸到先天後天的問題。關於人格......他是同一個人,但是特定的生命經驗被移除了。生命的場景也不一樣了。而在他的情況下,這導致了,我們說,他之前從來沒被激發的第二版本人格。

 就好像,你把我放在對的情境下我會是個外向者,但很多情境下我是個內向者。所以當你移除了很多的社會條件之後,這就是他現在變成的樣子。

source

 

60.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遷移到羅沙的有幾波種族潮?我想亞辛人(Ashynite)來自亞辛,對吧?他們是唯一變成現在人口組成的族群嗎?

山:就看你怎麼算依瑞雅利人?

問:我就是特別在想這一點。

山:他們是另一波移民者。

問:他們不是從亞辛來的?

山:他們不是從亞辛來的。

問:那就是從叫做第三大陸(Third Land)的某個地方來的。

譯註:最後一句是因為,《燦言》中尹姆表示他們的種族現在待在「第四大陸」(羅沙)。

 

61.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識喚術會耗損可見光譜之外的顏色嗎?

山:它可以。你是在說紫外線跟紅外光嗎?可以的。

source

 

62.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藏金術金屬意識會因為被使用而經歷實體上的改變嗎,例如磨損?

山:從來沒想過呢。

問:你想要授權嗎?

山:好喔...

問:半授權呢?

山:就當半授權吧。金屬意識被使用造成的磨損,不包括扣住它們之間的鉤子之類的東西。單純碰觸或提取嗎?我會說沒有,但我真的沒有想過這點。我們在這樣的轉換中有失去任何粒子嗎?我不覺得有,但我不知道。我真的要深入這裡面的機轉。我還沒想過這點。這些地方會有些異動...所以我會說不會,但是是半授權的。

source

 

63.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鰻德拉(mandra)是重力靈嗎?

山:(非常遲疑地)不是吧啊啊啊?有點像... 有關真正的重力靈,你是在說卡拉丁看見卡在牆上的東西對嗎?它們不是鰻德拉。

問:噢不,我想的是在死掉裂谷魔附近出現的小東西。

山:噢,死掉的裂谷魔,對。那些箭頭臉(arrowhead),對的。

問:但你說它們不是重力靈?它們是鰻德拉?

山:應該是卡拉丁看到卡在牆上的不是重力靈,沒錯。所以我想確認的...箭頭臉的靈,是紗藍揣測、推論的,才是鰻德拉。

譯註:來張鰻德拉(牠們在實體界的名字是運氣靈)

shallan sketch madra.jpeg

嗯對,真的是箭頭臉XD

source

 

64.本條目來自山神的美術助理 艾薩克·史都華 Issac Stewart

納哲是他藉由書本來傳達的,他自己冒險精神的體現。但納哲比他還要拗脾氣,而且比起艾薩克不會做的,他更容易把生氣表現出來。

他不記得納哲在妮吉·瑟瓦吉(Nicki Savage)的故事裡有迷霧披風,但是他的確有。

納哲基本上是年輕版的彼得·卡波蒂(Peter Capaldi),只是在螢幕外非常喜歡幹譙。

他澄清納哲被抓到釣靈的原因是他想要吸引一個靈來當他的跟屁蟲,好幫他做點事。因為他不知道這是違法的所以惹上了一點麻煩。

 

65.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當煉魔死掉的時候,他們會直接回到永颶裡,還是回到布雷司,然後要想辦法回來(羅沙)?

山:RAFO。

譯註:有關煉魔 Fused,請參見「颶光筆記:歌者」。他們是一群高等的歌者意識之影,也是帕山迪人的神、是憎惡的手下、在沉淪地獄折磨神將的存在。

 

66.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有任何《颶光典籍》的角色之間共享我們不知道的親緣關係嗎?因為我們知道加斯倫跟艾希的關係。不一定要神將但...

山:有...有...不要再問這類的題目了。

source

 

67.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庫希賽須上的各種臉,他們是真正存在的人嗎?

 

68.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一般的符文可以被特畫或利用修飾來增強。伊嵐翠可以用這樣的修飾來擴建嗎?

山:理論上是可行的。

source

 

69.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為甚麼侍靈沒有被災罰影響?

山:他們有。

問:他們有喔?怎麼個影響法?

山:RAFO。

 

70.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幻境在寰宇中要怎麼運作?我是從界域觀點去想的。

山:這幾乎都是瞥進靈魂界。但你通常是透過意識(界)來觀測,所以有點像是幻境在...

 (被合照的要求打斷)

 所以像達利納看到的幻境,當時發生的事情有點像是被拉走,有點被延伸穿越界域之間,進入了靈魂界。意識結構會在設定好的起始點(seeds)上增添一層框架(framework)。

問:所以算是能理解成靈魂層面的?

山:你可以理解成......這裡也有一點帶有生命的東西在。意思是說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與你回應。所以想像一下,它有點像是人工智慧。想像那裡有個...你在靈魂界取得了力量並且在上面增添框架,然後它會放映,呈現出幻象。很複雜我知道。靈魂界本來就應該很奇怪,我們不應該真正地理解它。所以我們會需要意識的框架涉入其中。

source

 

71.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憎惡對於賽耳碎神的力量這麼處理的原因,主要是因為祂對於裂解(splintering)還不夠有經驗,所以祂不想要任何人提起碎力......

山:還有比祂所做的事情更好的方法。

問:而祂後來至少有學得好一點了?

山:祂至少有學得好一點了。

source

 

72.本題發問者是Jofwu的太太

問:在《禍星》的最後,我很好奇教授跟大衛有沒有一起重修舊好。他們有點像是父子情節...

山:我如果寫了更多續集,教授發生的事情會變成影響因子之一。所以我要RAFO這點因為我有在計畫......

 《末世守護者 Apocalypse Guard》不會是直接的續集,但是會旁敲側擊。但是我可能改天會寫(《審判者》系列的後續)。

問:他有機會跟塔維(Tavi)在另一個現實中建立關係,就像大衛跟他的父親一樣嗎?

山:我要對於上述這些給你一張RAFO卡。

source

 

73.本題發問者是Ravi

問:納哲跟克里絲有過爭執嗎?

艾:他們隨時都在吵。

問:但是他們基本上是最佳拍檔對吧?

艾:這我不知道,我得問問布蘭登。但我想他們應該處得蠻好,他也應該覺得在她身邊鬧點脾氣蠻okay的。

問:所以不像是浩角翔起那樣只有在電視上是朋友,現實生活中並不要好的?

艾:在我想像裡不是這回事。

譯註:艾是指艾薩克(有關納哲的資訊很多都是以他當權威canon)

 浩翔的部分,原文是《流言終結者Mythbuster》,我不知道用國內的例子會不會比較好理解...

 ((找了一下才發現,原來Adam跟Jamie私下不合啊QQ))

source

 

74.

問:羅沙人很擅長數學,因為你創造了整個——他們知道常態分佈。所以,像是,複數跟虛數,它們在意識界存在嗎?而質數(prime)會不會是意識界中的淺眸人?

山:我們會討論到這點的。我會說——其實我有想過——目前,有靈算是可以表現抽象的數學,但不是抽象數學中的個別概念。像你吸引到了一個代表創造力的靈,它不會特別畫分成「繪畫」,不過它們有些會比較傾向於那個方向。所以你可能會發現一個靈讓你覺得「喔!」

問:我只是想要看到π跟Φ吵架。

譯註:π是圓周率,讀作"拍(pi)",數值大概是3.1415926;Φ是黃金比例,讀作"ㄈㄞ(phi)",數值大概是1.6180339。兩者都是自然界中常出現的無理數(小數點後除不盡又沒規則的數)

 

75.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回推到2014年的時候你有次提到榮譽的意圖。那在寰宇中還有意義嗎?

山:榮譽的意圖?

問:榮譽的意圖。你說它們有十個。利用了碎神的代表數的概念。但我沒有這點的紀錄,我對此一無所知,這從那時開始就是個讓我很困惑的主題。

山:那還是有意義。它被用在全能之主的十名、傻人的十特質跟全能之主的十特質等等的地方。

問:每個碎神都會有這樣的意圖嗎?

山:我不會這麼想......沒有。這只是特別在玩弄榮譽的本質而已。

source

 

76.有《引誓》雷

問:聆聽者或帕人被轉換成帕胥人的原因,是因為巴亞多米什蘭被燦軍監禁了嗎?她跟所有歌者都有聯繫?

山:喔,對,對的。這跟當時發生的這件事有關。

source

 

77.本題發問者是yulerule

問:你可以重複使用尖刺嗎?

山:可以。呃,可以,技術上來說,但是沒有這個問題聽起來那麼簡單。

問:重複使用一定要是同樣的東西還是可以不一樣?那會有差嗎?

山:尖刺會被身分給鎖住...

問:所以你不能刺已經刺過的人。但如果你刺了而且沒有殺死對方,你可以在刺同一個人嗎?

山:對而如果你可以把一個人的身分剝除或者那個尖刺...所以基本上你可以重新使用它們但這會變成有點像是...好比說,你不能直接拿這個刺去刺別人。

註腳:Yulerule指的是把一個人的特質刺出來。山神不一定是在講一樣的事情。

source

 

78.本題發問者是yulerule

問:審判者的尖刺跟坎得拉的祝福跟克羅司的尖刺是可以交換的嗎?像是如果你用不同的方法來刺...

山:(猶豫) 你可以辦到那點而且不會太困難。但如果單純它們本來那樣的話,不行。

問:不會發生甚麼事,還是會有怪事發生?

山:會有怪事發生

 (停頓)

 但要辦到這件事沒有很困難。

 

79.

問:你會考慮或者你有考慮過來段人靈戀嗎?

山:這題RAFO。

譯註:指的是羅沙的靈跟人類之間的戀情(我知道 大家想的都是一樣的組合XD)

source

 

80.

問:當卡拉丁跳進場上去幫雅多林的時候,他在打鬥時說自己感覺像是可以閉著眼戰鬥。這點只是卡拉丁在裝逼嗎?還是跟授予有關?這點讓我想到天金。

山:這裡有一點額外的東西,但沒有你想的那麼遠。

source

 

81.

問:在《迷霧之子》裡面沒有花之類的東西。他們要怎麼弄到衣服跟其他東西上的染料?

山:要看染料的種類。有些來自蝸牛之類的動物。有些是金屬性的。或者,金屬性是錯誤的詞。來自礦物質,像青黛(青金石)之類的東西。那裡有很多非植物性的染料,就連我們的世界都是。總之,對此他們有額外的資源。

source

 

82.

問:我們會知道榮譽死亡發生時的確切地點和時間嗎,還有那會很重要嗎?

山:會,還有RAFO。

譯註:這裡的「重要」是significant,意思是可能會不會對未來劇情有很多影響。

source

 

83.

問:如果給你選一種遊戲形式,你會選擇單機故事,還是多重玩家?

山:電玩嗎?我大概會選單機版。因為我也最常這樣玩,我自己啦。如果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我可能會做單機版的迷霧之子電玩,帶有很強烈的敘事色彩。

source

 

84.本題發問者是Kaymyth

問:我們知道複合術,如果用得太多,會對一個人造成永久性的影響。

山:是的。

問:如果過度使用複合術,會不會取決於金屬,產生類似白蠟疲勞的效果?

山:會。我可以說,我會說是這麼回事沒錯。

source

 

85.本題發問者是Mac

問:如果紋在迷霧加持下燃燒金,她會不會經歷類似達利納幻境的東西?

山:在可行性上,會。

source

 

86.

問:有關凱胤家的孩子們和《伊嵐翠》的續集。我跟凱艾絲真的很有共鳴,尤其是對於阿迪恩的情況那樣,你認為凱艾絲是自閉症和/或過動兒嗎?

山:有,但比較像是過動兒。

source

 

87.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

問:在《悼環》的結尾,他們沒辦法重填熱的獎章(medallion),是因為他們的黃銅,還是鎳鉻有問題?

山:我們來RAFO這題吧。

source

 

88.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

問:有關〈星隕〉那章的幻境。十死神,指的是子夜精。其中一個燦軍是這麼說的,它們是十死神。所以十死神,是指魄散嗎。

山:嗯,魄散有九位,所以......

譯註:〈星隕 Starfall〉是《王者之路》上冊第19章

 

89.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

問:卓米納這個名字。它從哪裡來的?

山:我們從哪裡得來的?我想到的。

艾:我以為就你命名的。

山:我想就是我命名的。那純粹是個名字。

問:因為那跟環日初星的文化不相符。

山:我知道。那是故意的,因為...

問:那是拉丁文嗎?

山:不,那不是因為那個才命名...那不是因為...那個名字是從別的地方來的。那沒有被設定成,拉丁文,別把太多東西解讀成拉丁文。

問:那不是悠倫式的名字嗎?

山:不,那不是悠倫式的名字。通常,我如果想要你有這樣的聯想,會把名字弄得非常非常有(希臘)羅馬風格。

source

 

90.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

問:三個卓米納世界都有一樣的文化嗎?比如說,他們沒有躍界到第二個星球。他們會稱呼自己是環日二星,還是他們有給自己別的名字?

山:他們自己有別的名字。

問:其中一個有任何可能是歐布羅玳嗎?(好詐XDDD)

山:RAFO。

 

91.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

問:有關(羅沙的)古老符文。如果他們用正確的意圖描繪,它們會提供某種形式的授予嗎?那是現代符文士(glyphward)燒祈禱文的來由嗎?

山:噢,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了。我得RAFO它。

source

 

92.本題發問者是Pagerunner

問:智臣說了一句話,「當你今晚回家時對著鏡子吐露你的恐懼。」我從來沒聽過這個說法。這是真實世界的東西嗎?還是說那像是,悠倫的東西?

山:對,那不是真實世界的東西。

問:有跟這東西相關的任何線索嗎?

山:不會,我不會給任何線索。我要RAFO它。

source

 

93.

問:艾登真的死了,還是他有後續發展?

山:RAFO!

譯註:艾登是《伊嵐翠》中亞瑞倫的先王,瑞歐汀的爸爸。

 

94.呃......

問:噢他們讓你進來了,是嗎?

Argent:等等,我嗎?蛤?

山:對呀,你呀!

譯註:這個條目沒營養,標籤是「#鬧silly」

source

 

95.我有時候真的不懂編Arcanum的人在幹嘛。

曰:哈囉!我是Coppermind那邊的Grace

山:噢!我昨晚剛好在Coppermind上面找東西。

譯註:署名是之前出現過的thegatogirl00

source

=======

JordanCon一共有130則教條XDDD

續集連結:JordanCon下篇

希望大家不棄嫌小弟弱弱的翻譯(覺得汗顏)

最近的新文章(除了我們人類學期中考那篇XD) 都歡迎再刷或補齊噢噢噢~

全站熱搜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