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弱補在JordanCon下篇之後

本文是補遺的四篇條目,山神的回答都好長QQ  請慢用:

=====

122.

問:你在遊戲或電影或影視節目上有任何更新嗎?

山:Okay,那我們就來一次大總覽吧。

 我們在桌遊上一直都手氣不錯,他們真的有在做他們約定好要做的東西。所以我們不久後應該就會有另一份桌遊了。我們有《家族戰爭 House War》的遊戲,還有一個《審判者》的遊戲要推出,也許最後還會公告另一個。我們在這方面比其他地方都來得好運。電玩的話,有點吃土。就甚麼都沒有。我很想做電玩但是...嗯。我不知道那邊發生甚麼事。我們售出了《迷霧之子》的版權,他們真的很友善,之後他們大概,我想,五年吧,甚麼都沒幹,然後最後,他們說「我們做不來這個。」

 那麼,好萊塢方面。《鋼鐵心》的系列在福斯手上,由21圈娛樂公司製作,也就是薛恩·李維(Shawn Levy)監製《博物館驚魂夜》的公司。他們仍然擁有版權,他們正在第二波更新他們的選項,所以他們已經擁有這份版權幾年了。我從去年七月後就沒有聽到他們的消息,那時他們打來說他們還想要保有版權,給我們簽了支票。我不知道那邊發生了甚麼事。

 《縮影 Snapshot》被米高梅電影公司所有。《縮影》是我大概一年前寫的中短篇小說,有某種菲利普·迪克的風格,帶有一點連環謀殺劇《火線追緝令》的風格。那很特別。米高梅買下了它,也指定了編劇。編劇說他的目標是在今年初上工。而他們每幾個月都會很不錯的和我們保持聯繫。我們大概從,十二月開始,他們說(會有甚麼東西)之後就沒消息了,所以我們可能會需要一點消息更新。不過目前事情看起來都有上軌道。

 DMG擁有寰宇系列。他們先是買下個別故事的版權,最後就把剩下的都從我這邊買下來了。他們真的很值得共事。DMG總是讓我參與一切。他們對我展示了每份他們想到的劇本跟手稿,並且讓VR體驗成為一種解釋的工具,讓沒讀過小說的工作人員們也能理解颶光系列。當你來到破碎平原的裂谷底部時,其實有種迷幻感。但這讓我們能夠跟那些工作室的主管們說「就是要這樣!」但他們真的很值得合作。現在,最新的消息是,他們擔心颶光系列太難製成電影系列。想不到吧!所以這是我們跟他們的最新討論...不過,我們從他們那裡拿到了一份多達250頁的劇本。如果你不理解劇本的格式的話,一頁就相當於一分鐘,所以250頁會超過四個小時。而這還是大刀刪減的版本,所以他們才會覺得「嗯...」 所以我不清楚這會何去何從,但我們正在努力釐清方向。《迷霧之子》的部分,他們還在找合作單位。他們有劇本,但需要找到工作室跟他們合作,之類的東西。他們在整個好萊塢裡面周旋著。所以,天知道會怎樣呢。

 最有可能的,《颶光典籍》最佳的出路是先讓《時光之輪》系列被優秀的出製,到時人們就會覺得「哇噢,我們想看更多的史詩奇幻。不只是《權力遊戲》這樣而已,還有更多東西可以看呢!」希望這會上軌道,但我跟你們大家真正了解的一樣差不多。我說不出甚麼細節。我的確有打通電話給其中一個有關人士,他們接了也有回答「嗨!」,但僅止於「嗨,我們是電視這邊的人,哈囉!」所以我們也很期待能夠得到一點更新。

 我們還沒正式宣布,但是我們已經給《軍團》簽下另一份電視劇的約了。《軍團》是我們的第三或第四選項。如果你不知道好萊塢是怎麼運作的,他們會挑東西,也就是說他們會租下版權,然後每年,或每一年半付租金,持有這些版權三到四年。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會試著有些突破,讓每個人都對此有興趣,試著寫出劇本,諸如此類的東西。而當年終的時候,如果他們有選中你的東西,就會付剩下的錢...這就像一種租約,有點像暫時性擁有。這筆大數目,他們會(音訊模糊)這筆數目。或者他們就擱置這個選項,轉而嘗試其他的東西。所以這至少發生幾次了。會有一段時間沒有人要,但漫威的作品(應是指同名的X戰警劇集"Legion")上市了,突然間,他們又想要這東西了。

 所以這就是你們的大總覽。很多都是「嗯,我想這個看起來前景不錯喔」通常事情都會是這個走向。希望《時光之輪》跟《風之名》可以推出而且變得叫座,這就會點燃每個人想看很貴的奇幻作品跟非常貴的電視劇了。因為《颶光典籍》系列鐵定不便宜的。它絕對、絕對不會便宜到哪去。所以,如果你有個甚麼長輩在網飛(Netflix)的原創系列部門管事的話,跟他們說他們會需要十億元的。懂我的意思吧?他們常常得花這個數量的資金,或是得付稅,而《颶光》系列很有可能也會是這麼回事。

source

 

124.

問:在2000年代初,你開始琢磨寰宇的主意,這些互聯的故事看起來是分離的,但你藏了自己的小彩蛋。到了2000年代晚期和2010年代初,漫威電影開始湧現。你有沒有覺得「哇噢,我不敢相信這個竟然會這麼熱門,也就是關於...」

山:這個,這點子一直都在他們的漫畫裡面。我並沒有發明互聯宇宙的點子。我甚至不是在文學界中首度引進這個概念的人。比如說,麥克·摩考克(Michael Moorcock),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讀過摩考克,但我真的很喜歡他的作品,他把很多自己的東西聯繫在一起。而史蒂芬·金也眾所周知的辦到了這點。我想第一個做這件事卻讓我耳目一新的,是艾西莫夫把《機器人》系列跟《基地》系列串在一起。因為我讀過《機器人》系列作品了,接著我讀了《基地》的書,然後當我讀到《基地》後面一點的書時我就這樣「他們是同一個世界的?!?!」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精神衝擊的時刻。

 但當我在90年代末、千禧年初寫很多這類東西的時候,當時市場的王道是「人們不想看連續性的故事。」就像,我還記得當時在看《銀河前哨》的DVD(它是《星艦迷航記》最棒的一個系列,不服來辯) 而在《銀河前哨》中,他們會談論他們要怎麼... 他們有一個好幾季以來都想做的大故事線了。聽聽看吧,那很好笑。他們說「但是我們不能告訴製作單位這點,因為他們會說『觀眾不會想要看到這種連續性的故事線,他們喜歡個別的冒險。』」所以,他們會寫到佛瑞吉人(Ferengi)的單元,那是獨立的劇情而且很滑稽荒唐,把這些樣本送給工作室的主管,隱藏了他們正在把《銀河前哨》變成一個大互聯史詩級作品的事實。而這是一種舊有的巧思,每場說書都會走向這樣的方向。所以我心想「我一定要對這點非常保密,每個人都得...」

 但是,漫威並不是我們所擁有的第一把交椅。《24反恐任務》才是。當這部劇出來的時候(因為這是快20年前的東西,對你們很多人來說是老東西了),人們心想「哇噢,是連續性的故事耶。還真的有些人喜歡這種風格。」接著漫威開始做起他們的東西,接下來幾年漫威就變成漫威了。而那就像,一種趨勢。接著網飛也開始做些東西,就像「我們要一次釋出整季這樣你們就可以馬拉松追劇囉。是九小時的電影哦。」同時,在這些事情中,我感覺就像「爽啦!我真的是生在對的年代!」

 我可以告訴你當DMG跑來買下寰宇系列的時候,他們真的是眼睛亮到不行,因為共享宇宙的概念突然風行一時,而我的宇宙是當時市場上唯一待售的。他們真的真的很努力在搜索,比如說,「環球影業的怪獸宇宙?」他們老是想弄出一些共享宇宙(譯註:其實我真的覺得這種風潮有點過頭)。同時,他們也想「這傢伙已經有一個了啊,我們乾脆買下來吧!」這是他們緊抓住這個機會的一大原因。我想現在,人們開始有警覺了,因為這些共享宇宙中,有些嘗試已經失敗了。但在我看來,他們失敗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方法錯了。比起一開始就帶出很棒的東西,讓人們會想要看更多,他們反而覺得「你會準備看到30部這種東西。你應該會喜歡第一部。噢,你覺得普普?好吧,那你應該會喜歡第二部,對吧?」而這就是我在寰宇中的一大重點,因為我想要每個故事都各自獨立,如果你想要更深入背後的關聯性,那就有一定的深度是你可以挖掘的,而你就可以開始連結起所有東西,成為這個粉絲圈的一份子。但如果你只想要讀《破戰者》,它是單行本。你不需要懂其他別的東西,反正全部都只是彩蛋。我想這是某些宇宙沒有成功的一部份原因。這是我在某天跟作家們聊到的東西。這句魔力箴言就是「每個人都想要從單行本入坑,收坑的時後才了解到這是個系列。」就像,如果你想要看第一本書,或者隨便某種媒體,一定會想要它有個讓人驚艷萬分的結局。這時,你就會想看續集。你在一開始的時候不會特別想看續集,只是想聽個說得好的故事。所以,我告訴很多作家,試著讓第一本故事就真的很棒,再來煩惱續集。那,這就是我的個人哲學,也希望這會對其他人也行得通。

source

 

125.

問:我知道你已經被多次問到那些作家影響了你的作品,但有沒有其他形式的創作者,其他種類的媒體,是你有特別學習的呢?如果有的話又是誰?

山:有的。那麼,我真的很喜歡電影。我喜歡電影,就好比...一部我一直都很喜歡的電影是《千鈞一髮 Gattaca》。而我很喜歡電影在敘事上所做的一些事情,例如角色之間的平行敘述之類的東西。我喜歡它們會試著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即便有時會失敗也沒關係。比如說,《星際效應》;我真的很喜歡《星際效應》。《星際效應》是一部帶有嚴重瑕疵的電影,但是它,嗯,非常有野心又很有趣。我喜歡電影嘗試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我研究了很多電影。我喜歡結構完整的電影。我喜歡原版的《星際大戰》三部曲就是因為它的結構。它會教你很多在結構上,盧卡斯導演很明顯沒有學到的東西。他學到的是別的東西;盧卡斯有著遠大的夢想和優秀的點子,而我真的很喜歡...即便是在前傳中,我喜歡他給我們三部曲中一個連續的故事。我喜歡做這樣的事情。

 《守護者》對我有相當大的影響,對於每個讀過它的人基本上都是如此。《守護者》影響了我,其他一些圖像小說也是。我很喜歡大概90年代還什麼時候第一次看到《天國降臨 Kingdom Come》的時候,我的室友拿給我,然後我心想「哇噢,他們用這個素材做了好多不同的事情而我...」大概這種感覺。

 我也看了很多網路漫畫。我不知道它們對我有多少影響。但是,《麥忍者醫師 Dr. McNinja》是我的最愛,除非它完結啦。但是影響我很大的電影,還有一些很有力的圖像小說,我會把它們列出來的。

source

 

126.本題發問者是Argent

問:在過去的大會跟訪談中,你說過你必須跟,比如說,某些粉絲對於未來書籍的真相臆測,和你之間達到平衡。很明顯的你寫的故事不能只獻給那些掌握每個細節,還有記得每句霍德說過的話(雞言亂語)的粉絲族群。但你有沒有為了這些人寫一些特別的東西,讓這些人變得「喔這會讓他們大吃一驚的」?

山:喔,有的。那麼,讓那些沒有聽到的人,我得到的問題是「我對於粉絲臆測還沒揭曉的書這件事有甚麼想法?我會怎麼應對?」而我已經說過我得跟這點之間達成某種和諧。因為當我想要改變...我是說,我完全是個規劃者,所以當我改變目標的時候,當我改變我在做的東西,這是不可能會成功的。在我已經射箭之後才重新畫靶,那只會讓箭終究射不到靶,卻說「哈哈,你們猜錯惹~」這對我說故事的方法行不通。但我說故事的方法,會需要你看到箭在飛的過程,我很喜歡這樣。而當你看到兩本書之間隔了三年,你就會觀察到箭是怎麼飛的。所以,我必須要跟那些核心粉絲,也許也包含那些沒那麼核心的粉絲們之間,達成某種平衡,他們會知道、並且看到一些事情。很大的一個揭示...很大的一個問題是:在《引誓》結局的大揭示其實是某些核心粉絲在第一冊就已經猜到的東西。但是角色們不會,因為他們太深入這個世界、這裡的神話、以及這個世界的風俗。所以對於很多角色來說,相當認知衝擊的事情,對於某些讀者而言卻是顯而易見的事實。而我已經找出如何... 其中一件二階讀者幫助我的事情,就是幫我找出如何確保能在《引誓》的結局埋下驚喜,這樣才能在角色們開始對事情改觀,但讀者本來就沒有改觀的時候,還讓一個人感到情緒上的衝擊。這可是一大挑戰。

 總之,他真正問的問題是,「有沒有甚麼東西是我在寫的時候心想『噢,他們會愛死這個的』?我會撩核心粉絲嗎?」會,我一直在撩他們。我在行文的時候會覺得「喔,我要來丟這個他們沒聽過的名字。因為我覺得這個角色值得一提,而且這會讓他們抓狂的。」我試著在書裡面寰宇等級的部分中這麼做,以便控制自己不會走火入魔。像〈祕密歷史〉或信件,之類的東西。這樣的地方會讓普通讀者認為,「你知道,我完全不懂這個,所以不重要,我可以繼續看。」我也可以在這裡,某種程度上用寰宇程度的文本把你跟其他讀者隔離開來,諸如此類。但我緊接著就要來朗讀其中一點這樣的東西了。

註腳:後續的朗讀就是〈旅人 The Traveler〉。

全站熱搜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