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的音檔有點吵,所以會有滿滿的音訊模糊(尷尬笑)

就當一篇嗑牙作囉(嚼嚼

原文網址:https://wob.coppermind.net/events/353-bookcon-2018

時間:2018/6/1

地點:紐約州紐約市,美國全國書展

=======

1.

問:霍德的真名是賽凡琉斯嗎?

山:不是,但那是他最早的幾個化名之一。

source

 

2.本題發問者是WindRunner88

問:目前憎惡最害怕的人是誰?和諧、達利納或是霍德?

山:和諧。憎惡極度有自信自己可以智取霍德。

source

 

3.本題是可愛的入門型問題

問:如果你可以讓兩個不同系列的角色互相穿越,你會選誰?

山:這個嘛,你在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就會看出來了,對嗎?因為颶光系列跟迷霧之子都在同一個宇宙裡面,所以你可以等著看。如果不限制再寰宇裡面的話,我會選《時光之輪》第五集的沐瑞(Moiraine)。

source

 

4.

問:紋是以誰的形象塑造的?她是以某個真實存在的人為基礎塑造的嗎?

山:她不是。我不覺得紋是以任何真人為範本塑造的。

source

 

5.本題跟時光之輪系列有關,不懂XD

6.本題發問者是WeirtyWriter

問:在今年稍早的翡翠城漫畫大會,你說歌者的寶心是「乳白色」的,看起來很像骨頭/骨髓。你也說這跟《龍鋼》的東西有關係。在一陣子後讀過《帕提奈的騙子》的樣本章節後,我忍不住一直想到顱癬(skullmoss),因為它也是骨白色的。歌者的寶心與腐族(fainlife)有任何有意義或重要的關係嗎?

山:嗯他們跟塔穆·凱克(Tamu Keks)非常像。

譯註:顱癬是悠倫的一種生物,傳說是從死掉的神祇身上長出來的死亡存在,會讓大地漸漸被白色的腐族覆蓋。腐族是悠倫上的一群白色生物,被當地人視為惡魔擴張的象徵

  Tamu Kek似乎是朽‧殆的骨頭。

source

 

7.

問:那麼現在卡拉丁負責逐風師團,對嗎?

山:是的。

問:利芙特負責緣舞師團嗎?

山:你可以等著看下一冊。利芙特是他們找到的第一個緣舞師。但小芙不擅長負責任何事情。所以我(大概?)不會說第一個被發現的就要成為負責人。不同的燦軍騎士團會偏向不同形式的組織結構。好比說,比起非常軍事化規範的逐風師團,有些師團會傾向更鬆散的結構。

source

 

8.

問:我們有在迷霧第二紀元以外的系列看到偉恩嗎?

山:沒有,你們沒有。問得好!

source

 

9.

問:我覺得你是那種會把小細節塞在每個角落的人。你有沒有特別喜歡自己埋的哪個小細節?

山:喔有的。最肯定的就是,《最後帝國》的第一句。我到目前還沒辦法超越的設局,就是把第一冊的第一行句子作為第三冊的高潮。我還有其他極長的小詭計,但它們還沒辦法兌現。

source

 

10.

問:如果你能夠做電影或是電視劇,你會想選誰演卡拉丁?

山:卡拉丁的卡司很難找。因為所有雅烈席人的卡司都很難找,因為他們基本上就是半日系半阿拉伯臉孔。所以我不確定。我最近想過達利納的,就是那個演毀滅者德克斯(Drax the Destroyer)的傢伙。他是半菲律賓裔,而且看起來就像達利納。你得看看他不是在《星際異攻隊》中化妝的樣子。在他身上補一點銀髮,這是我最近想到的卡司選項。但我還沒有卡拉丁的人選。

譯註:《星際異攻隊》中的毀滅者德克斯是由大衛·巴帝斯塔(David Bautista)飾演(維基條目的圖真的很適合達叔w)

source

 

11.

問:只是個小請求:能讓卡拉丁有長期快樂的樣子嗎?我知道他在抑鬱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中掙扎,但只是想要讓他能夠有一點點... 跟某個為此而苦的人能夠感受到的快樂?

山:我想你在這些事情之中掙扎的時候還是可以感到快樂。很明顯的,他有很多事情要處理跟學習,但我想,他還是完全有可能辦到這點。不管我有沒有寫出來...我會把這當作一個請求的。

source

 

12.本題是有跟沒有一樣的定律型教條

問:我前些日子剛讀完《伊嵐翠》。是不是所有的星球——幽界都是一樣的地方嗎?你可以從幽界抵達所有的星球嗎?

山:你可以經由幽界步行到不同的星球去。對的,雖然會有一點時空扭曲涉入,但沒錯。

source

 

13.

問:你覺得依藍德在羅沙要怎麼處理男人不可以閱讀這件事?

山:喔呃,他會惹上很多麻煩的。他會惹上大麻煩的。不過他看起來不像雅烈席人,他們可能會想說,「好吧雪諾瓦人盡做些怪怪的事。」

source

 

14.本題發問者是WeiryWriter

問:守夜者被描述成一個擁有無形、模糊、深綠色迷霧的類人形體,帶有一張溫和而清晰的臉孔。這跟霧族靈的描述很像(像是陶瓷面具的臉以及翻騰的霧狀軀體)。守夜者是不是就像榮譽,然後是颶父之於像西兒等榮譽靈的關係一樣,算是霧族靈的祖源(progenitor)?

山:再說一次。

問:守夜者是不是霧族靈的祖源,就像榮譽,隨後是颶父那樣,是西兒那樣的榮譽靈的祖源。

山:你是在說身為作者的靈感,還是宇宙中的狀況?

問:都行。

山:在宇宙中的設定,不是。而在寰宇之外,是相反的狀況。霧靈(Mist spirits)先出現。我最後做的——

問:不是,是霧靈(mistspren)。

山:噢,霧靈。所以你是在說幽界那些東西。你們已經給這些東西一些詞彙了...因為我還沒有給你們其他的詞彙。

問:他們在書中名為霧族靈。

山:對。那再問我一次。

問:守夜者是不是霧族靈的祖源,就像榮譽隨後是颶父那樣是西兒那樣的榮譽靈的祖源。

山:好,我現在知道你在問甚麼了。我一直在想霧靈。我們要RAFO這點。

譯註:我希望自己不是唯一一個看完這篇教條之後覺得山神有點雷的人XD

source

 

15.本題發問者是WeiryWriter

問:我還是不開心霧族靈不是真觀師的靈。(音訊模糊) 他們看起來是唯一不適合的靈。

山:好,Okay。我看得出來為甚麼你會被這點惹惱。

譯註:我覺得是你惹惱人家的XD

source

 

16.本題發問者是WindRunner88

問:目前我們在《颶光典籍》中看到的,比起坦那伐思特在誓盟中提供給神將的(榮刃),靈締結似乎有一些特殊的優勢(例如,盔甲化、更有效率的颶光消耗、可以取得多種武器)。除了納勒之外,以及神將不需要颶光這點,你可以告訴我神將比起一個五階燦軍,能有甚麼特殊優勢嗎?

山:重生。(在看到我鐵定是垂頭喪氣的表情之後他補充) 神將可以取得任何燦軍都無法到達的極高等力量。

譯註:燦軍有五個等級。五階燦軍就是完全取得力量的最高級燦軍。

 所以意思就是雖然你的碎刃比較fancy比較趴,但神將還是可以用力量強度跟無限重生來打你的臉(啪

source

 

17.

問:你在坎得拉上的靈感是甚麼?

山:這個,我知道我想要創造一種變形者(shapeshifter),但我擔心整個... 第一個念頭是可以拿走你所殺的人的骨頭,之類的東西。我擔心那會太... 我想要在這件事上有點限制。所以我想說,「嗯,那如果他們沒辦法殺人呢?」而我就大概是從這裡發想。但第一個點子是如果你先得到某人的骨頭就能變成某人的想法。

source

 

18.

問:(天防)系列會多長?

山:《天防》是個三部曲。而我通常會寫——你會發現我的三部曲風格是第一本書會獨立的賣得非常好,而接下來的兩本會需要等得比較久。

譯註:突然想吐槽一下,我們還有《伊嵐翠》三部曲(只有第一本)、《破戰者》三部曲(只有第一本+第二本的書名)、《陣學師》三部曲(第二本遲遲沒出現)、《執法鎔金》三部曲(還差一本《謎金》明年才動工)

 呃......頭有點痛(#

source

 

19.

問:如果賽勒那人與雅烈席人生小孩,他們的眉毛會長甚麼樣子?

山:他們的眉毛大概會有白條。你可以看看不同狀況下他們的眉毛會多濃密以及多長。看起來會有點不太真實。

source

 

20.

問:(音訊模糊)

山:我喜歡寫史特芮絲。一部分的樂趣來自於,我在《執法鎔金》寫她的時候,知道很多人會對史特芮絲有成見,但他們會隨著時間改變看法,我喜歡看著粉絲慢慢醒悟的樣子。

source

 

21.

問:(音訊模糊)

山:我們在做更多的圖像小說。既然我已經體驗過一次,我們應該會在這個月稍晚公告我們得到一些的甜頭。

source

 

22.本題幾乎沒有意義

問:(音訊混雜)

山:我當時很興奮能夠完成它。

問:你在這個祕密上守了多久?

山:我從第一本書就守著這個祕密了。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讀過《無垠秘典》以及裡面的那幕,但我正在這所有的小東西裡面構築它,這非常好玩。但寫完這本書感覺花了我永恆的時間。

source

 

23.

問:你在簽書會中收到最詭異的東西是甚麼?

山:各種普通的東西:汽車牌照、劍、盔甲、筆。筆超多的。最詭異的東西嘛... 我得在拿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寫下來。雕像啦、貼紙啦,我要問我老婆。我應該會選汽車牌照吧,這還蠻奇葩的。他們弄了兩張,一張放在自己的車子上,另一張送給我。

source

 

24.

問:(音訊模糊)我一件事情我(音訊模糊)在寫多重視角。你是怎麼運作(音訊模糊)?

山:我想真正獨特的視點人物會是很重要的一點,尤其是在第三人稱受限的狀況下。某些方面,用第一人稱來分辨他們會簡單很多,但這會比較難(音訊模糊)。但在第三人稱受限下,你會想確保你的視點人物都真的很有辨識度。我一直都會問自己這個問題,「他們會怎麼描述一杯水?」他們的描述會像是他們真的很渴,還是之類的。

 第三人稱受限視角會遠離敘述者的客觀鋪陳,而更像是傾向了(音訊模糊)注重在某個角色的描述、發聲與想法。

source

 

25.

問:對於《颶光典籍》系列,我覺得會有些東西是我不完全(音訊模糊)讓它保持連貫嗎?

山:我會用一種叫作維基板(Wikipad),也就是個人維基。我在這個維基裡面就能做很多規畫,就好像它(音訊模糊)只在我的電腦上。我就能夠——現在我能夠聘用管理設定連續性的編輯了。所以一路上來我走得越遠,情況就漸臻佳境。

source

 

26.

問:雅多林會變成(一個緣舞師)嗎?

 

27.

問:你讀過最喜歡的魔法系統是甚麼?

山:我真的很喜歡梅蘭妮·拉恩(Melanie Rawn)的《逐日者 Sunrunner》系列。也許最棒的魔法系統要不是布萊恩·麥克雷倫(Brian McClellan)的設定,不然就是派崔克·羅斯弗斯(Patrick Rothfuss)的。也許最棒的三個就是這些,如果討論魔法系統的話。

譯註:Sunrunner裡面的魔法有點像織光術x寶石色澤之類的東西

  McClellan是山神的子弟,著有《火藥法師 Powder Mage》系列作;山神曾經表示如果他沒辦法完成寰宇系列作,會指派他接手。

  派羅應該就不用多介紹,就是天殺十年過去出不了一本的《弒君者》系列(更知名的名字是《風之名》系列)作者...

  說不定山神的《龍鋼》系列會比《風之名3》還要早出

source

 

28.

問:你知道我們什麼時候能看到《宵血》嗎?

山:我不確定。你最大的希望可以放在颶光第五冊之後。我會在第五冊跟第六冊之間保留一段比較長的休息空檔,畢竟也是兩個五部曲的間隔,而我真的很期待能在這之中塞入《宵血》。

譯註:《宵血》是《破戰者》續集的預定書名。

source

 

29.

問:在《悼環》最後的大揭露真的是最大的高潮。我過了好一陣子才接著讀〈祕史〉。當我讀〈祕史〉的時候,感覺就像把《永世英雄》又整個看了一遍。感覺超棒的。(音訊模糊)凱西爾,那會是甚麼意思。

山:你會知道的,等下一本書。來領RAFO卡吧。

source

 

30.

問:你怎麼知道《颶光典籍》跟《迷霧之子》會變成(寰宇的)焦點?

山:我進行了很多試寫並且發掘了(音訊模糊)的探索。而我的優勢在於我先前就寫過這所有的書了,於是得以回頭(音訊模糊)從頭修正一切,這是特別之處。

 我得以回顧說,《迷霧之子》有著非常扎實而且運作良好的魔法系統,是我最棒的魔法系統。我知道這裡有最棒的魔法系統,而如果我的情節可以跟它配合成一本好書,我就能讓這個魔法系統變成我計畫的某種主幹。

 (音訊模糊)所以我在這方面很走運。某些角度來說,這些書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沒有被出版,是我能遇見幾件最幸運的事情之一。

source

 

31.本題有《引誓》雷

問:這本書感覺有點難過,我以為卡拉丁會達到下一個階段。

山:對呀,他還有一些事情得努力。

問:我很驚訝艾洛卡(音訊模糊,否認/開腸剖肚???)

山:至少,在這份草稿裡,達利納沒有(音訊模糊)。那樣行不通的。

source

 

32.

問:我們會看到霍德的故事嗎?

山:會。

問:大石,不是大石,(不明)會出現在其中一本書裡嗎?

山:讀就知道了。

問:但霍德會出現?

山:霍德的背景故事會出現的。可能要等一段時日,但你會看到的。

source

 

33.

問:你的寫作狀態會讓你覺得自己快沒時間了嗎?

山:我的確會,我得讓整個寰宇完結,而我大概只剩下三十年可以完成這件事。

譯註:那你就不要再開坑了RRRR

source

 

34.

問:我很好奇你寫書的時候,最喜歡的份量大概是多少?

山:這真的很難回答,我會因為不同理由而喜歡不同大小的書。大一點的比較有成就感,但很多短篇比較有趣。所以,大概是迷霧之子系列裡面的《悼環》這樣吧,讓我覺得最好玩。但颶光系列的書比較讓人滿足。

source

 

35.

問:你可以在強颶風下睡著嗎?

山:有些人可以。我大概沒辦法這樣。

問:所以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山:當然是有可能的。橋四隊那些傢伙?他們根本各種情況都睡得著。

source

===8/4 新增===

36.

問:《迷霧之子》中你最愛的角色是誰?

山:嗯,大概是沙賽德吧,他基本上是我最喜歡的角色因為在很多寫作過程裡面(音訊模糊),之類的東西。

問:Okay,我現在感覺好多了

問2:微風是我最愛的角色

山:微風很好玩啊

source

 

37.

問:(音訊模糊)

山:你知道嗎,我會看漫畫,但我從沒真的考慮(音訊模糊)。我已經有了兩本圖像小說,但那些都是我丟給熟練的漫畫編劇,讓他們去做的。我在寫的時候還沒有真的考慮過這個形式,因為我會感覺像籃球選手打棒球,你應該懂我意思。也許這麼做還okay,但也許讓真的很擅長這麼做的人來會更好,因為他們就真的是專業的。

source

 

38.本題問答都很模糊,無解答(在問為甚麼要殺萊聲)

39.本題發問者是Dissentinel和Ravi

D:有沒有可能讓一群鐵藏金人在一些鐵裡面儲存很多種量,把這些鐵變成鋼,在把這些鋼製成槍,以此變成鋁槍的便宜替代方案?

山:可以但那些槍就不能(對授予或鋼推鐵拉)免疫——

R:但他們會(對鋼推鐵拉)有抗性,這一點點的附加時間可能就差很多了。

山:是的。

D:而這些槍用鐵視/鋼視會比較難看到,無誤?

山:對,的確會。但要記得我們非常關注這些觀念以及這些事情的重要性是因為書裡的要角們是鎔金術師。對於路上的普通人來說這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這的確跟這個系列後面的一些事情有關係。

source

 

40.本題發問者是WeiryWriter

問:那在〈祕史〉裡面,埃瑞的領導人是艾隆諾(Alonoe)。這也是亞瑞倫那個湖的名字。她是以那個湖命名的嗎?還是那個湖以她命名?還是——

山:(笑笑 )RAFO!

source

 

41.本題發問者是WeiryWriter

問;在《王者之路》的颶光秘典裡面我們對於不同種類的法器有很好的認知了。而到《燦軍箴言》裡面我們看到一種新的法器,可以吸引特定的物質,但它們沒有在《燦軍箴言》的秘典裡面被討論。在《引誓》裡面也沒有。

山:對,這其實是艾薩克之前就已經給我挑到的毛病。這裡除了我很懶之外沒有其他的原因了。

source

 

42.本題發問者是WeiryWriter

問:如果有吸引物質的法器,那有排斥的嗎?

山:有的,也有。

source

=======

近日來呢~有空再推出個一兩篇文章好了~ (熱到有點懶XD)

好久沒來宣傳群組了呀,歡迎按這裡加入寰宇討論群組噢ouo

身邊有在看《工作細胞》的朋友的話,也歡迎分享工細的詳解文!!!(複製這裡的連結~)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