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耶耶好久沒有出教條了~上週組聚完還在整理另一篇文章XD

眼前先附上新教條的上半篇翻譯囉,希望你會看得愉快(我覺得這篇很有趣XD)

時間:2018/4/20

地點:愛達荷州,愛達荷佛斯

原文網址:https://wob.coppermind.net/events/355-idaho-falls-signing/

======

1.

問:迷霧之子能夠推拉碎刃嗎?

山:這是個優秀的問題。答案是,那會非常困難。在《迷霧之子》中,任何在特定金屬上,尤其是被灌注(授予)的金屬上的推,都會隨著授予含量的多寡,躍進性的變得困難。而碎刃傾向是高度授予的;它們會很難推。如果你找到特定的鎔金術師,他們的確可以推碎刃。但我會說在大部份的案例中,沒辦法。

source

 

2.本題的發問者是kurvyyn,有《引誓》雷

問:斯加阿納試著說服紗藍自己不是她的敵人的時候告訴她,「問我兒子」。這個兒子她是指,是圖樣嗎?

山:不是。斯加阿納指的是—我試著不要在這上面爆太多雷—如果你在書中找到一隻靈似乎不屬於榮譽或培養,但是正在跟燦軍鍵結,那就是你可以找到斯加阿納影響的地方。

問:是葛利斯(雷納林的靈)嗎?

山:RAFO!

source

 

3.

問:逐風師的授予能夠在太空中使用嗎?

山:逐風師的授予能夠在太空中使用嗎?事實上,可以。逐風師在太空中會特別自在,因為他們可以控制壓力,也就能到處移動之類的。所以如果你要選一團燦軍,而你又想當太空人,逐風師會是最佳選擇。

source

 

4.

問:雅多林跟他的劍有點想要甦醒。大部份的燦軍騎士都有某種心靈上的破損,心理(一點點)疾病。而雅多林看起來是颶光系列裡面對於自己狀況最滿意的。這會有甚麼麻煩嗎,還是也許因為他,至少在心中,因為殺了薩迪雅司,而能夠幫助這件事,或者讓我們更傾向這方面的東西?

山:嗯,首先,我不會再回答這題因為他超級劇透。所以我們在劇透周圍打轉就好了。

 在《颶光典籍》中,燦軍騎士間有一個傳統,也就是特定的創傷以及/或是心理障礙,對於吸引特定的靈是很有效的。我其實沒有真的說過這是真的,或者那(只)是他們的一個傳統。但這是一個燦軍騎士間的傳統。他們有注意到事情的通性。

 那表示你必須要有這些問題才能成為燦軍騎士嗎?嗯,我認為有個人在心理上自我調適得極端良好,而在第三冊的結局正在踏上騎士之途。

 這裡有一些議題,他們注意到某些真相。但這可能沒有他們所想的那麼有排斥性。

註腳:布蘭登在這次交流中澄清了這個問題。(有空再翻譯)

source

 

5.本題發問者是Dearius

問:我只是好奇如果金屬被拿來做法器的材料,譬如說它(音訊模糊)之類的?

山:(重複)金屬會不會拿來當成法器的材料?

 會有一點。不像司卡德利亞上面類似的東西那麼多,但是會有一些影響。我們最後會探討這些規則的。

source

 

6.

問:(無法辨識的提問)

山:(重複)為甚麼雪諾瓦人看起來跟羅沙的主要臉孔不同?

 因為雪諾瓦人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非常的排外性。他們沒有多少血脈交換。當一開始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我不打算講因為會有雷,不同的族群在不同的地區定居下來,而雪諾瓦人就剛好非常排外。

source

 

7.

問:為甚麼利芙特會需要颶光?

山:利芙特跑去找守夜者,得到了一個祝福跟一個願望,讓她能夠代謝食物轉成颶光,但她不能用一般的颶光。這裡也有其他的原因。

問:所以他們在培養部分的波力是相同還是不同的?

山:她用的是一樣的波力,但來源不一樣。

source

 

8.

問:如果洛奔跟偉恩見面會怎樣。

山:我想他們會相處得非常非常愜意。

source

 

9.

問:謎族靈會怎麼看待電腦?

山:謎族靈會愛死電腦。愛愛愛愛愛愛愛電腦愛到歪頭。他們會亢奮到不行。他們可能會因為電腦不回答他們而被冒犯,因為他們會認為電腦是個圖樣,應該會跟他們講話。不過除此之外他們會覺得電腦真的很酷。

 我很難過,在《引誓》裡面有一個真的很棒的橋段,因為時間因素而被移除了,也就是圖樣討論到自己有多出名的場景,我希望自己之後可以用被刪除情節之類的形式公開它。

source

 

10.

問:紗藍跟智臣會不會有很棒的師生關係。

山:會的,他們會。他們會像你在目前的書裡看到的那樣繼續下去。

source

 

11.本題有《引誓》雷

問:我的問題其實不算是個問題,比較像是理論。憎惡讓煉魔(Fused)一直存在的原因是更因為他們跟祂的精質(essence)連在一起,所以很像是祂特別把他們從靈魂界釣出來,而因為他們的心智被留在意識界,而且他們的心智被(音訊模糊)地摧毀了,因為他們的靈魂是分離的,所以可以把他們拉回來。

 我100%相信宵血的確殺了那隻雷爪,因為宵血會吞噬所有授予,這是我在好幾年前在巴諾書店(Barnes & Noble)問你的,在聖誕節那時,而你告訴我靈魂是授予。所以我想,那隻雷爪再也不會回來了。

山:你在這點上是正確的。

問:當我看到的時候,我的想法是,「對,它死透了。」其他人覺得,「我不知道,它會回來嗎?」不會。

山:我這麼說好了。他們之前沒有遇到這種東西,而這裡發生的事情上會引起一些騷動。

問:聽到這個還真有趣。

山:如果你習慣沒有後果的死亡,但突然間你的朋友就永遠消失了...

問:對,我知道,我已經想過了。他們得對抗宵血耶。

山:嗯哼

source

 

12.

問:在所有已命名的碎神裡,祂們之中的誰,我是指(載體?),如果他們其中一位要追獵你,你會最害怕誰?你不用說出角色的名字,碎力的名字就可以了。

山:所以我們討論的,也考慮到載體嗎?

問:對的。

山:我......(猶疑)應該會選憎惡,看看祂的前科紀錄。祂有實踐這檔事情的前科。

source

 

13.

問:半碎具(half-shards)是燦軍靈組成的嗎?

山:RAFO!好問題!

source

 

14.本題發問者是kurvyyn,有《引誓》雷

問:如果達利納真的把榮譽帶回來,召喚出了垂裂點,憎惡說他昇華了。達利那是真的持有了榮譽碎力,而現在是個殘體嗎?

山:RAFO!他們真的在等這個。我們這麼說吧,他目前 不是榮譽。但當然啦,你懂的。

譯註:殘體 Sliver 是指曾經持有碎力但現在不是的存在,也就是「前任載體」。

 最後那句「當然啦你懂的」,其實沒有真的在肯定問題啥的,就只是句口語喔

source

 

15.

問:有關寶石,我們知道色澤似乎比起稀少性更重要。這跟《破戰者》的顏色有某種關聯嗎,這些東西又是怎麼運作的?

山:是的,這是有關聯的。顏色將會是一個反覆出現的主題,就像金屬是個一再出現的主題,在不同魔法的運作裡都可以看見。在這個案例裡,顏色對於靈,以及把靈困在裡面有影響。

問:所以是顏色本身?

山:對顏色是重點部分。當我在研究颶光系列的時候,我決定顏色得是一個重點。因為很多種我使用的寶石在分子組成上是一模一樣的。

問:所以這是讓它們有所不同的最佳方法嗎?

山:對的這是讓它們有所不同的最佳方法。但我已經把它當成寰宇的一部分了,顏色以及人們看待顏色的方式之類的事情,這是其中一部分。因為找到十種分子結構不同的寶石,會是非常困難又沒有意義的事。如果你觀察,會發現它們很多根本是一樣的寶石,只是戴有少數的雜質。它們的晶格結構是一樣的。

source

 

16.

問:使用血金術,可以偷走上古魔法的願望嗎?

山:噢,守夜者的嗎?這在理論上是可能的。

問:也會把負面效果一起帶走嗎?

山:(遲疑)對。雖然把兩者分開在理論上同樣是可能的,但那會困難很多。如果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取走願望不會那麼困難。

 不過,當培養發現你幹了甚麼好事之後會採取的行動又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了。因為那些是意願性送出的授予。

問:就像贈與對復歸神的那樣?

山:對,類似的東西。當你跟碎神沾上邊,而這個碎神有...力量能夠...同樣的事情就像...那就是比起靈的締結還要更大尺度的東西,對吧?(意思是他們都是某種意願下的契約)

問:當血金術擴張之後,大部分的碎神不會樂見這點,對吧?

山:沒錯,這句話是對的。

source

 

17.

問:如果我記得沒錯,(禍星)他是被派來摧毀世界的?

山:對的,沒錯,他是被派來讓世界自我毀滅的。《末世守護者 Apocalypse Guard》跟這點有關,因為會有更深入的解釋,只要我可以讓這本書上軌道的話。

問:所以它也算是在同一個...

山:結構裡面,對的。她來自梅根看見的象限,我是指(AG的)主角。

source

 

18.本題的發問者是Valhalla

問:那個,你討論過雅多納西的敵人製造的武器,而你說那不再以原本的形態存在了。它還有留下任何實體界的殘留物(remnant)嗎?

山:有的。

問:我們有在檯面上看過任何這樣子的殘留物嗎?

山:(停頓) RAFO。

 在目前的設定裡面(人們會知道的),霍德的永生性質來自於這點。讀過龍鋼的人就會知道。

譯註:這裡的「龍鋼」應該是指以前沒有正式出版,但是有開放給粉絲的草稿版本。龍鋼草稿的東西,有些的確會放進正式的設定裡面。

source

 

19.本題的發問者是Valhalla

問:有關滅絕跟憎惡,祂們都談到祂們的熱情(passion),而這兩個熱情都被斜體強化了。任何其他的碎神在討論到熱情的時候都會用一樣的方式處理嗎?

山:會的會有。

問:會有任何一位是用那種方式討論這點嗎?

山:有的會有。很優秀的好問題。

source

 

20.本題發問者是coltonx9和另外一人

問:我讀過《迷霧之子》了。在書中察覺到寰宇所有蹤跡的好方法是甚麼?我兄弟啊,我想介紹寰宇給他。我們都在看完羅伯特·喬丹的系列後栽了進去。

山:寰宇的所有蹤跡嗎?你們有沒有看過非爆雷性的「歡迎找碴」("Things to watch for")?

C:大概有吧。

山:可以去17thShard,是個論壇,然後呃,你們可以看到不含爆雷的「歡迎找碴」,看看正在發生的寰宇連結。

 很顯然的,可以找找霍德。找找...用錯字彙的人們。像是如果你在颶光的書裡面看到有人不小心用了泥土(soil)或硬幣(coin)這種不屬於颶光世界觀的詞語。那通常是因為他們用魔法手段翻譯語言時,造成的翻譯錯誤,因為他們是用魔法來翻譯他們的話。

 因為,如果你學過了這個語言,你就不會犯這個錯。這是一個對於某個人不屬於本地的大提示。找找人們述說不同地區和民族的神話與傳奇。這些現在都只是幕後趣聞而已。你現在不會漏掉任何東西,不會像是「噢不,我不懂!」有些明顯的關聯,會在你不需要知道背景的狀況下被編進故事裡面,而需要知道背景的那些目前就只是彩蛋罷了。

 不過《無垠秘典》之類的東西例外,因為它們本來就預設你是懂寰宇的了。

source

 

21.出現第N次的「颶光有幾本」之規畫問題,了無新意不加贅述

(有十冊,兩個五部曲,後五冊主角是雷納林、加絲娜、塔勒奈、紗拉希、小芙)

source

 

22.

山:在《永世英雄》中,我有一個在不同場景中,分別看過日落跟北方的房間。其中一個場景中,有個人走了進來,可以看到日落,但在另外一幕,他們透過窗戶看到軍隊,但那是從北方來的呀?而大家就想說「ㄨㄚˊ!」/「陰公囉!」

 所以我就說,「噢!那我們就把它當成一個在角落的房間,擺上兩扇窗戶吧。」所以這是一個解決方法,但那不是...

問:但那不是故意這樣的。

山:嘿呀。

譯註:「陰公」是香港話,就是「慘了」(我只是怕香港朋友看不懂注音)

source

 

23.

問:有沒有可能讓另一個世界的人成為迷霧之子,但不是經由...

山:要讓他們生來就是迷霧之子是不可能的,但迷霧之子可以旅行到其他世界去。而理論上你可以用血金術在別的地方創造一個。你會需要人,對吧?但你其實可以辦到。除了(血金術)恐怖又令人反胃的本質之外,沒什麼攔得住你這麼做的。

source

 

24.本題發問者是coltonx9

問:(寫下) 靈網的裂痕能被授予填滿,並且取得力量。納西斯的褪息之人(Drab)算是有破損到能夠進入這個流程中嗎?

山:他們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所以,在他們的世界中,他們會說不行,是別的事情發生。

譯註:褪息之人是指納西斯上失去駐氣的人,免疫力跟對於環境的感知度會比有駐氣的人略差。

 我覺得駐氣既然本來就是可以被輕易移轉的,感覺不是固定附著在靈網上的結構... 那麼褪息其實也不會造成靈網的破壞啦

source

 

25.

問:你能告訴我們一個我們還沒看過的碎神名字嗎?

山:我沒辦法,抱歉。我被問太多這種問題了,這樣它們會被全部丟完。如果我給你了一個,下一場大會又被問,而它們就會全部被送出去了。而且,我有時候在確認把祂們列入正典之前還會玩弄一下。我是指定下來的詞彙。原旨的意義通常會保持不變,但我會挑自己要用哪個詞。

問:我是指真名。例如說,榮譽叫坦那伐思特。

山:不行...我也不能通融這點。但我可以給你一張RAFO卡!

source

 

26.

問:還有任何吸授予的生物存在嗎?

山:有的,有些除了拉金之外的生物也會以授予為食。

問:牠們在其他的世界嗎?

山:別的星球會有一些,不是每個星球都會有。

source

 

27.

問:艾米亞人,我的發音對嗎?

山:對的。

問:他們是羅沙原生的物種嗎?

山:RAFO。他們是個謎,即便在羅沙上也一樣。

source

 

28.本題有《引誓》雷

問:有關《王者之路》...有關天藍(Azure),這個名字在《破戰者》的哪裡有出現?因為我知道她是維溫娜,但這個名字有出現嗎,因為我第一次讀到的時候,感覺很熟悉。

山:沒有...她經常跟這個顏色有關係,但她會被發現不是因為這個名字。

譯註:發問者應該是要講颶光系列,但表達的不精確

source

 

29.

問:在《引誓》中我們有不屬於羅沙的魔法被使用的案例,像是霍德利用駐氣來展現...

山:對的,霍德在《颶光典籍》作品中,明顯的用過駐氣和鎔金術了。

問:這麼做會成功是透過幽界和意識界的連結(註)嗎?

山:對,你可以把幾乎所有魔法帶到其他任何星球,沒問題。唯一會有問題的是艾歐鐸,但那特別跟艾歐鐸運作的方式有關。

問:所以理論上,你可以看到羅沙來的某個人變成迷霧之子?

山:那會需要血金術。辦得到的。很多時候,當你生下來就帶有這些魔法,就是在你靈網的組成上有很大的影響。但你提到的事情會需要血金術,或者有方法可以處理。你可以在能力層面變成一個迷霧之子。那大概不是我們會想要放進正式設定裡面的詞彙。你可以,譬如說,利用第二紀元裡面的某些工具來辦到這點。

譯註:純粹譯者murmur,可以略過

 原文的字是Connection,但是大寫的Connection在寰宇裡面是指「聯繫」(一種靈魂特質);我不覺得這邊跟聯繫沾得上邊。由於這些教條原本都是錄音檔,講話哪分得出甚麼大寫小寫XD 所以在這裡扭曲了原文本的意思,改成小寫的connection(意思是普通的「連結」),不過說不定比較貼近原發問者的意思。

 至於幽界的部分,發問者應該是把「幽界」侷限在「羅沙的意識界」,這是舊有的想法;不過現在普遍會把幽界跟意識界完全畫上等號,前者是後者的口語/目前標準用法。

 以上兩段看不懂也沒關係,太細節了XD

source

 

30.

問:凱西爾會在第二紀元出現嗎——剩下的部分?

山:你會看到一點點,但他不在這些故事的主要素材裡面。

source

 

31.

問:你會不會做〈祕密歷史〉第二集,說說凱西爾後來幹了甚麼事情...

山:應該會,但不能百分百保證。這跟我的時間規劃有關。現在發生的很多東西是在為凱西爾現身更多的第三紀元鋪路。第三紀元是1980年代風格。所以我們會看看,如果我們需要另一本祕史來補充劇情的話,什麼時候能夠寫這些。

source

 

32.本題發問者是coltonx9

問:守夜者能不能把你變成另一個種族,或者像是靈或侍靈這些?

山:可以的,讓守夜者改變你的種族是有可能的。

譯註:馬上想到卡拉丁跟西兒(咳)

BCOSK.jpg

Nightwatcher bargain (TW).jpg

 

source

 

33.本題發問者是coltonx9

問:如果守夜者被要求把一個人跟靈締結在一起,她會直接綁架靈來強迫締結,還是她會創造出...?

山:守夜者應該不可能會強迫靈進行締結。

source

 

34.

問:你什麼時候會做下一本颶光的書?

山:我把我的時間分成一半颶光跟一半其他的東西。所以我大概進入我18個月休息期的一年了。明年元旦會開始寫颶光第四冊。

source

 

35.

問:你知道寰宇會怎麼結尾,對吧?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山:目前沒有別人知道。但我慢慢的在筆記中把我大部分的規劃填起來了,以免有甚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其他人還能看到。(拜託別)

尾註:我們來祈求山神跟霍德一樣長壽吧。

source

======

過兩天有空再送上下篇哦 (不然來放送寰宇迷因好了)

暑假快結束了大家都在幹嘛呢~快把握最後兩週吧 (出社會人士對不起XD)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