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個多月(還是不止) 終於推出新的教條翻譯了嗚嗚QQ 那我們就不囉嗦直接上文:

原文網址:https://wob.coppermind.net/events/352-miscon-2018/

時間:2018/5/26

地點:蒙大拿州米蘇拉市,米蘇拉大會

=======

1.本題發問者是Coltonx9

問:我們還會看到收藏家亞克西司嗎?

山:會,但很少會出現。亞克西司應該不會有另一......也許會有另一個亞克西司視角的間曲。也許啦。他到處出現只是為了找點樂子。

譯註:複習~亞克西司是《王者之路》中,研究靈的那個西亞-艾米亞人;他在《燦言》的芮心故事中也有出現一下

source`

 

2.本題發問者是NotarySojac

問:如果你用鎳鉻意識儲存了一個類型的授予,比如說,如果你儲存了颶光,你能夠用另一種形式取回它嗎?

山:這...有可能。(音訊模糊)這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source

 

3.

問:西兒在提恩死前正在產生締結嗎?

山:好問題,沒有。但提恩曾經在跟另一種靈締結。

問:我正在推測他在跟靈締結,但當西兒有一次說,就在她來(音訊模糊)我就想說,也許噢!

山:好問題,但不是,他原本會踏上另一條路。

問:你能告訴我嗎...?

山:織光師。

source

 

4.

問:(音訊模糊)也儲存颶光。你是先決定寶石的價值嗎?

山:其實我是反向配合的。我們看的是它可以製造多少食物,在我們的世界中的利益值有多高,我們得改變甚麼因子。而我們反向配合了這些東西有多少價值。這邊有一種度量衡有關...颶光的量以及它的價值,還有多少可以創造的能量與成效。

問:(音訊模糊)

山:我前陣子指派了別人來做很多這類的東西。我說「這是我要的情況,在這上面搞點運算然後回來告訴我我得在這裡可能會用到甚麼吧。」

source

 

5.

問:我是個地理學家。我很好奇司卡德利亞有像地球那樣的板塊嗎?

山:有的,司卡德利亞有板塊。羅沙就沒有。我想那是唯一一個我設定沒有板塊的地方,因為一些特定的原因。但是沒錯,司卡德利亞有板塊。

source

 

6.

問:當你難過的時候,一個侍靈,尤其在你是個孩子的時候,會跑來跟你蹭蹭,講一點惜惜的話嗎?

山:他肯定是會跟你講些惜惜的話。侍靈基本上沒有任何重量,也沒辦法碰觸。所以我會說,對他們而言蹭蹭不是很自然的狀況。但是他們肯定會安慰你的。

問:Okay。那他們不是被生下來的?

山:沒有,不再是這樣了。他們全部都是在差不多的時間點被創造出來的。

source

 

7.本題發問者是Jess

問:一個個體的意識層面就是物體本身以及外界看待它的方法。假如說一個碎力的載體開始把自己的力量用某種別的方法看待,而那個星球的人們也是這樣看待力量。這個碎力的原旨/宗旨會被這樣的改變切換嗎?

山:會有些限制,但是會的。特定的碎神——特定的載體會比其他載體相信原旨有更大的延展性。但是至少都會有些自由發揮(詮釋)的空間。

source

 

8.本題發問者是Jess

問:我們可以知道一點,只要一點點就好的,瑪拉席在《謎金》裡面會怎麼樣嗎?

山:嗯,《謎金》的開場就是她跟偉恩。當時已經好幾年後了,瓦基本上已經退休到(某個狀態)而偉恩現在變成了她的副手,主要是因為她可以讓他繼續待在正確的方向上。

註腳:Jess相信山神要說的是「瓦基本上已經從那些事情中退休了」

譯註:《謎金 The Lost Metal》是第二紀元的最後一本書,也就是《悼環》的續集 (不要問中文版什麼時候會出,山神根本還沒寫拜託)

source

 

9.

問:有女性的雅烈席名字,意涵是禮物或祝福嗎?

山:有的,但我得回去查字典。

問:字典會上市嗎?

山:不會,但如果你寄mail給我,我們可以翻一下看看我們會找到甚麼。

source

 

10.本題發問者是Chaos

問:在揪燈抗(JordanCon)裡面,你說加維拉的黑色球體是某種...「你想那是甚麼就是甚麼了。」這表示裡面困著一隻魄散嗎?

山:不盡然。虛光可以像颶光一樣被捕捉。魄散可以像靈一樣被捕捉。這不代表那個球體裡面有著魄散。

source

 

11.

問:你會需要一顆完美的寶石來監禁魄散或是一隻強大的靈嗎?

山:會。嗯...靈越強大,所需要的寶石就得越精良。那些晶體結構中的瑕疵會導致外洩。但魄散需要額外特殊等級的完美程度。

source

 

12.

問:艾米亞人是自己想要艾米亞被殲毀的嗎?

山:不是。但那不表示他們——他們之中有些人把這個事件視為必要手段。但這鐵定不是一件值得追求的事情。

source

 

13.本題發問者是Chaos

問:巧思(Ingenuity)是一個碎神嗎?

山:嗯......也許噢。(陰險笑)

source

譯註:這個問題會出現是因為之前有另一篇訪談

問:如果你受贈雅多納西的碎力之一,那會是甚麼?

山:嗯...嘿嘿嘿,可能是巧思(Ingenuity)噢。

 

14.本題發問者是Glamdring804

問:利用黏附波力,你可以製造負壓把兩個物件黏在一起,或者可以在你身邊創造壓力圈,像阿卡在面對颶風的時候做的。或者用重力波力,你可以用基本捆術來改變重力作用在某個東西的方向,或者用反向捆術改變...讓某個東西擁有自己的重力場。所以我很好奇,這是不是因為波力的推拉所造成的?

山:是,這是合理的詮釋。

source

 

15.本題發問者是Jess

問:有關羅沙幽界裡面的黑色玻璃珠。如果你用某種方法把那些東西帶進實體界,那可以儲存颶光嗎?

山:嗯,這是個RAFO。因為把東西從意識界帶進實體界,跟把東西從實體界帶入意識界是不同的兩回事。

問:嗯,如果不用顧慮他們能不能把它帶到意識界的話呢...!

山:還是RAFO!

source

 

16.

問: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看到戰事神將的觀點?

山:你們已經看過非常短的一個了。其實你們到大概第六冊之前都不會看到。所以你還要等一下。塔恩是後五冊的主角之一,但他在前面五冊只會是個比較邊角的角色而已。

source

 

17.本題發問者是Brainless

問:鬼影怎麼死的?

山:這個RAFO。送你一張卡。

source

 

18.本題發問者是Glamdring804

問:賽司會有殘光(afterglow)是因為他的靈魂在他的身體後面有些微的拖行。

山:是的。

問:那如果他動得夠快,有可能讓碎刃劃過他的肉體卻不切到靈魂嗎?

山:呃嗯嗯,那聽起來有點像... 我會說,靈魂很有延展性,所以我不覺得這是可能的。但你可以在切靈魂而非身體這件事情上搞出一些花樣。

譯註:賽司在《燦言》結局時,靈魂被納拉用榮刃黏回身體上才得以重生。但因為黏合沒有非常緊密,所以在意識界看起來會像是靈魂被身體拖著;像小芙這種跟意識界連結比較緊密的人就會看到賽司身後拖著一條自己的幽靈。這個情節在小芙的個人故事《緣舞師》中有出現。

source

 

19.本題發問者是Glamdring804

問:如果你有一對信蘆,把其中一半帶去幽界,還能夠拿來跟實體界對應的另一半連結書寫嗎?

 

20.本題發問者是Jess

問:如果一個燦軍帶了一些充光的寶石到幽界,他們能夠把這些颶光轉存到那些組成幽界的黑色玻璃咚咚裡面嗎?

山:我會RAFO這題。

source

 

21.本題發問者是Jess

問:羅沙人把寶石鑲嵌在錢球的球體裡面,是在模仿或被幽界的小球啟發嗎?

山:沒有,這不是。這裡有些關係,但不是因果關係。

source

 

22.本題發問者是Brainless

問:如果你身為一個鋼藏金術師然後從高處跳下,你可以儲存墜落的速度嗎?

山;不行,因為... 我會說你儲存的必須是自己移動的速度... 因為不然,一切的速度都是相對的,對吧?你在墜落,其實跟整個星球帶著你運轉之類的東西沒兩樣。

問:所以這比較跟肌肉收縮有關係。

山:(遲疑) 對...有點像。藏金術會扭曲各種詭異的東西,從我開始玩弄重量的時候就開始了。嗯,沒錯。

問:有關藏金術的東西感覺像是你是缺乏某個特質的能者(savant),但那會比能者的程度還要小很多...那會比較像是你只是在運動之類的東西

山:對對,那是可能的。

source

 

23.本題發問者是Chaos

問:憎惡對塔拉凡吉安說,「你沒有使用幸運(Fortune)或靈魂界就辦到了這點?」一個人要怎麼不用靈魂界或是鉻的藏金術就取得幸運,畢竟所有的預視能力都在某種方式上使用了靈魂界呀?

山:這個,那一句基本上只是在說... (長頓)我想你有點過度解讀了。

問:對,有道理。嗯,憎惡這麼講的,所以我不知道... 我想說要認真看待,這樣。

山:嗯沒錯,所以不要把它解讀成兩者是過度分開的事。你可以解讀成... 基本上,我只是在行文中確保自己講得夠清楚而已。

問:確保兩者是不一樣的事。

山:對的它們是不一樣的事,但它們是很有關聯的。幸運是一種特質,而靈魂界是,也不是一個地方。你懂我的意思嗎?要使用幸運,一定會牽涉到靈魂界,但在靈魂界中,不一定會牽涉到幸運。

source

 

24.

問:在每個星球上,所有的物體都有能力知道它們是,而且記得自己是甚麼嗎?

山:對,某個程度上都是。

source

 

25.

問:在《無垠秘典》克里絲寫給賽耳的對話中,她提到這裡的意識界特別危險,因為奉獻跟統御在這裡被殺死了。為甚麼這很危險?有不好的靈嗎?

山:嗯,這裡在羅沙會被叫做密度域有個很合理的理由。

註腳:賽耳的意識界之所以很危險是因為鐸就像是會把你摧毀的巨大風暴。(如下)

譯註翻譯:

問:你可以描述一下納西斯或賽耳的幽界長甚麼樣子嗎?

山:好哇。賽耳嗎?看起來像是個巨大的上古風暴,可以摧毀你。不只是風暴啦,更像是巨大而受壓的——那基本上就是坨電漿。很危險。真的很危險。這是因為鐸會四處漫遊(而攻擊過路客)。

source

source

 

26.

問:「祕密計畫」,是《無盡之劍》嗎?

山:祕密計畫不是《無盡之劍》。抱歉。祕密計畫是個祕密。祕密計畫是個基於合約理由而不能討論的東西。

source

 

27.

問:說到寰宇,因為這是個所有不同史詩系列共享設定的多重宇宙,你會不會覺得受到寰宇的限制,想要做出一個情節或魔法讓它看起來超級優質,卻發現「欸等等這在我創造的系統中不合理呀?」

山:這不會很常發生,因為在我大部分的草擬階段中,我會注意到這些事情然後就把它們挪出寰宇的範疇。如果這在寰宇的魔法中行不通,也就不一定要留在寰宇裡面。而我很高興我給了自己很多自由,因為我想這會把你鎖死對吧?如果我說「一切都要是寰宇故事!!!」那麼要嘛我得打破規則,也就會降低設定的連續性,不然,我就得放棄一些我很期待的故事了。而我其實兩種情況都不喜歡。

  所以我就可以說,「欸你知道嗎?我現在做的這個FTL(超光速旅行)魔法跟寰宇的任何FTL都不匹配。我要把它移出寰宇了。」而這就是《天際防線 Skyward》的故事。《天防》有一小段時間是寰宇的,但我把它挪走了。我想說「不行,這個跟其他的東西搭得比較好。我要用這種FTL,不是寰宇的FTL。」就讓我整個很放鬆因為...

  《天防》是一部科幻太空歌劇,星艦飛行員之類的東西。如果我在寰宇裡面完成這點,我必須要避免提到有關寰宇系列作品的爆雷,那會變得很可怕,對吧?所以要不是寫出一本綁手綁腳,但不含任何雷點的《天防》,就是一本丟出各種雷點的《天防》,然後讓寰宇未來的各種好貨全部爆毀讓讀者想說「啊隨便啦」。我選第三種方案,也就是不把它當成寰宇的故事,因為很明顯不適合。

source

 

28.本題發問者為Brainless跟Chaos和一群人

B:如果你有機會回頭修改《伊嵐翠》和早期的《迷霧之子》之類的東西,你有可能會考慮加上更多的穿越角色嗎,因為你在所有的書中都加上了霍德,但你會不會打算把其他更小的異星東西放進去,例如說其他的躍界者?

山:比較鬧的答案是,因為我讀過《猴掌 The Monkey's Paw》,也讀過一些科幻故事,所以我知道如果有人問我「你想要改變你過去的甚麼事嗎?」我最好應該說「不用。」看不同的作家怎麼講,你要不是走向恐怖故事的結局,就是學到自己或家庭有多重要,然後一切都會變成泡影。所以,我才不要說自己想改呢。(本段參見譯註)

  但真正的答案是不會,我不會想改。我喜歡自己在早些年的書中沒有太多寰宇的狀況。有一部分是因為我覺得人們能夠進入我的小說中,我不想要讓他們覺得,自己必須了解所有細節才能享受一本書。我在颶光系列中多加了一點這類東西,但那沒辦法,因為會有很多東西發生在幽界,而幽界的特性本來就很需要寰宇認知度,所以我們在颶光系列或迷霧之子越往後推進的時候,我們就必須增加更多這些東西,因為這是無可避免的。而我非常接受這點。當我們越深入寰宇,更多作品穿越的東西就必須跟著浮上檯面。但我不想要一開始的幾本書就必須是這個樣子。早期的寰宇故事中沒有太多寰宇成分是我有意培養的事情,而我不會回頭追加更多東西。即便是《王者之路》中都有霍德跟費特,而最多就是這樣而已。

C:費特是在《燦軍箴言》裡面。

山:噢,他是在《燦言》裡面嗎?他甚至不是在《王道》裡面。

眾:(此起彼落的交談)

山:對,你會看到迦拉旦,你會看到第十七碎之類的。所以整本書中大概會有一個,也許兩個這樣的情節而已,但要看狀況。但霍德在第一冊裡面其實也沒有很霍德。直到第二本書他提到雅多納西之類的——

眾:(糾正山神的說法)

山:是第一冊嗎?是第一冊提到的。是他跟達利納在派對時提到的。所以《王者之路》中有兩幕寰宇相關,而這是刻意安排的。但當我們到了第二個颶光系列(譯註:後五冊),還有《迷霧之子》的第四系列的時候,這些東西就都要浮出檯面了。但到那個時候你應該也已經對寰宇很熟悉了。如果你讀到颶光第七冊,而那時颶光系列已經鋪陳得比其他所有東西都還要長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可能也已經看過所有東西了。

譯註:《猴掌/猴爪》是一部二十世紀初的恐怖短篇小說,主要在描述主人翁得到一隻可以許願的印度猴爪,但許願(想要改變過去的事情)都會得到不好的結果。這個題材影響後世深遠,也衍生出很多變體。山神所說的可能是其中一兩個《猴掌》題材的變體。

source

 

29.本題發問者是Brainless

問:意識界在其他星球也被叫做幽界嗎?

山:為了翻譯上的簡潔度,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會用幽界(Shadesmar)這個字,這表示在有些語言裡面它可能是不同的字。但在銀光和一些東西的寰宇標準用詞是幽界。這只是對話方便但銀光的學者他們用的詞語的確是幽界。我會要求Eric在這些東西上面有一些很大幅度的更動。

問:(表示不是每個人都會對這則教條滿意)

山:對但我想當我們來到迷霧之子第四紀元的時候,意識界(Cognitive Realm)這個詞就會開始取代它了,因為這是個更科學的術語,但幽界是比較口語化的說法。

source

 

30.本題發問者是Glamdring804

問:在《王者之路》中,加絲娜向紗藍推薦了誠意信壇。他們的格言是「永遠有更多的事情值得探索。」那聽起來跟我們最愛的心理變態迷霧之子所說的很相似;凱西爾跟這點有任何關係嗎?

 

31.本題發問者是Glamdring804

問:一個人能不能,用正確的方法使用授予,讓一個跨性別者使用授予來改變他們的身體以配合...

 

32.本題發問者是Glamdring804

問:羅沙的天文學有多進步?因為這部分你還沒真正討論過,而我在想——

山:要看地區。有些民族...的天文學還真的蠻不錯的。

問:所以他們已經在天上看過亞辛跟布雷司,而我很好奇他們要多久才會開始偵測到亞辛上的文明信號。

山:這要取決於很多事情,比如說,偵測文明最簡單的方法是靠無線電信號... 所以你會需要很精良的望遠鏡。但即便他們觀察到了,我也不覺得這會有你想的那麼石破天驚,因為我們在人類歷史上的大部分時候都以為所有的行星上都有人住,而那並沒有改變我們看待宇宙的方式。我想如果你到羅沙然後問當地人,他們會說「噢,一定的啊,有人住在那些星球上。這很明顯嘛。」就像如果你回到過去問說「有人住在月亮上嗎?」在十八世紀,人們會說,「嗯應該吧,感覺就一定會有嘛。」

source

 

33.

山:粉絲社群發現《王者之路》這本書其實是很早的一件事。我不知道這是怎麼發生的,但亞馬遜書店大概2006年就把它列上去了,而這本書整整四年後才出版。我在2006年都還沒寫這本書。我只有寫過一個版本,寄給我在托爾出版社的編輯,他那時想買下《伊嵐翠》。我說,「這是另一份我正在做的東西。」

  然後他讀了《王者之路》再回電給我,他嚇壞了。因為這足足有四十萬字之長(原文)。這個,印刷上市的版本也才三十萬字。而他們說,也許你的第一本小說還是十二萬字就好了。因為它很大,而我還有很多有關這部作品的筆記想要放進去。所以印出來會太貴,要編輯也會超貴。而他打給我說「呃呃我們可以砍掉這個嗎?這也太大本了!」

  我就說,「不行啦我們不能砍因為它還沒完全準備好。」所以我們簽了《伊嵐翠》跟《迷霧之子》的合約。從來沒簽過《王者之路》的。我不知道怎麼會有任何人找到它,但亞馬遜反正就是把它放上去了。

  然後粉絲社群就開始放出一些假預告(眾人大笑),他們也設計了假圖片。亞馬遜有一個Show Your Version的東西。粉絲們就開始印假封面,把它們包在書上,然後拍照傳給亞馬遜。到最後,亞馬遜把他們自己的某張封面先當成這本書的封面(更多大笑)。而封面有貓王(XD)。它就叫做《王者之路》。還引用了泰瑞·古德坎(Terry Goodkind,《真理之劍》作者)的話說「女子木奉木奉的一本熱銷書!!!」(滿滿大笑)

  這就是你給網路粉絲們留下自由發揮空間時會發生的事情。順帶一提我沒有叫他們這麼做。他們就自己這麼做了。我只是看看然後人們就說甚麼「這本書治好了我的狗狗的癌症!!!」之類的東西。你就知道他們多瞎掰。

註腳:照片跟假消息可以在這裡看到。

譯註:上面的「女子木奉木奉的一本熱銷書」原文是"A hunka hunka burning good book"

  然後我真的建議點下面的source去聽原音檔,這篇太鬧了XD

source

 

34.

問:橋四隊的敬禮怎麼做?

山:那跟瓦干達的敬禮非常像。當他們做出電影的時候我想說「喔No」如果我們要做出影視作品,大概要有點不一樣的東西。但我比較早設計出來(做一次敬禮)

  像這樣。

譯註:看這篇新聞獲取更多瓦干達手勢XD

source

 

35.

問:在你的魔法系統中,他們都要求一個角色在取得他們的(音訊模糊)之前經歷過極大的壓力。你在想到一個魔法系統的點子時,是代入了使用魔法要先付出代價的概念,還是因為有缺陷的角色比較酷的關係?

山:在寰宇的魔法中,很多時候為了取得魔法,必須要... 內在性的魔法原理是:靈魂,它們必須要有裂縫,這些裂縫可以被其他的東西填補,而這通常能讓你取得魔法力量。強烈的創傷或壓力——這是一個在奇幻文學派別中行之有年的概念——會讓你取得某些力量,這有點是在平衡,大部分也是為了推進故事。

  有瑕疵的角色的確寫起來更有趣,而我在建構寰宇魔法的時候就很自然地被這樣的特質吸引了。我會說這主要是為了說故事方便,但相對地,當我在建構魔法的時候,有些規則讓人感覺事情就該這樣。但也有一點平衡的要素在。這裡試圖要建構的是——凡是心中的問題跟神有關的人——擁有了神一般的力量,他們的缺陷卻讓他們很難使用這些力量。

  這是把力量獻給我的角色時的一種把關,如果我確定要這麼做,這個角色就會有某種缺口——在他們的本質上有些裂縫或瑕疵,那可能會在他們得到力量的時候誤用了力量,而在某些方面也是在說故事的角度上把關,如果你懂我的意思。

source

 

36.本題發問者是Brainless

問:你一直說你最喜歡的魔法種類會是當個射幣或是逐風師,因為你真的很想飛。我在想用鐵的藏金術,你可以單純使用鐵的藏金術來飛。如果你有一具滑翔翼,找到一個地方從高處落下,你在滑翔、下墜、你的動量增加,你在俯衝的時候就增加自己的重量。想要拉升的時候減少重量。你的速度會增加然後你可以往上...

山:我們想過這點。我不確定自然數學能不能... 就像,我們是想保存動量。我們會試著依循這些東西的數學。問題在於,這行得通嗎?有可能,但我得確認數學的運作如何。因為我必須在瓦跟偉恩的書中保留動量的時候,表達得非常明確。

  我們實際上做的事情是,當我們這麼做的時候,我們是在打破位能,對吧。因為鐵的藏金術是所有東西裡面最奇怪的。因為我們會打破位能,而你剛剛說的就有可能會成功,不是嗎。

問:這跟我昨天問的東西有關聯,有關藏金術的能者(參見上文22題)。如果你連續幾年都這麼做,有沒有可能達到某個境界,你能讓自己身體的一邊比另一邊重?

山:寰宇中有很多人會覺得這個點子有好處,而他們會想測試看看的。

source

=======

這個暑假如果可以我會再多做幾篇翻譯,除此之外也有每週的《工作細胞》解析~(小舖邁入多角化經營XD)

希望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想看的東東,喜歡的話請多留言支持,或加入我們的寰宇群組噢:http://line.me/ti/p/R9u82h77-P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