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導讀共四段,可依據個人喜好先後閱讀,如有任何建議,歡迎在下方留言提出!

段一:羅沙紀略——颶光世界觀全面複習
段二:授予回歸——淺談颶光系列魔法設定
段三:放眼寰宇——閱讀前的寰宇須知
段四:人物動態——《燦言》結局劇情小統整

===

夜安,親愛的朋友,歡迎回到羅沙。

噢,別擔心,瞧你的樣子,我們知道你不是本地人。坐坐吧,如果你是回來追尋另一段旅程的,我想你可能需要回憶一下,我們這片大地之於外人而言,有多麼詭譎奇妙。

 

段一:羅沙紀略 A Brief Review for Roshar

天文 Astronomy

我想你也許已經聽過了,我們處在稱為「寰宇」的宇宙中,數十個星球孕育著生命,尤其是像你這樣的人類。羅沙的旁邊還有被神話稱為「寧靜廳」的星球 亞辛(Ashyn),以及被稱為「沉淪地獄」的布雷司(Braize)。那是憎惡的本營,也是神將回歸前受折磨的痛苦深淵。

回到我們的星球羅沙,它雖然比起你們的世界小了一點,重力輕了一點,卻一點也不孤單。稱為三姊妹的三顆月亮,每夜每夜依序升落,看顧著每個風行大地的夜晚。

今天幾號了?把你的行事曆擱在一旁吧,朋友。在這裡,一週五天,一個月十週,一年十個月,全年500天,比你們的甚麼365天來得整齊多了,是吧?不過,羅沙的我們可得勤勉點,因為我們的一天可比你們短一些。加總起來,在這裡待上一年,老家可能過了1.1年囉。

 

地理 Geography

有人說,羅沙人對自己的世界可自豪著。這話說得挺不錯的,我們的太陽系稱為羅沙系統,星球叫羅沙,大陸也叫羅沙——有甚麼辦法,我們的星球可不像你們四分五裂的,而是只有南半球的一片超級大陸。生機蓬勃的動物和植物,五顏六色的民族,就在這片大陸上茁壯起來。

感謝未知神,強大的颶風吹拂過大地的同時,沒再送給我們會自己撼動的大地。(我知道很多星球有地震這回事,我只能說,不用大地自己震,有時我們就夠動盪的了。) 對你們而言隨處可見的土壤和鋁礦,跟我們的世界並不搭軋,在這兒也算是珍稀品吧。

克姆泥(Crem)倒是遍地可見,羅沙的化學家們也開始懷疑這到底是甚麼奇妙的物質,只能說,在地土產——但別喝帶有克姆泥的水了!我想即便是外地人,也會生病的。

 

氣候 Climate

颶父帶來的強颶風(Highstorm)為我們的星球帶來生命力。颶風中充斥颶光(Stormlight),是動植物勃發的生命能量,也是寶石光芒的來源。充斥著颶光的寶石,是羅沙上最美的景象——如果你不是浪漫派,也不妨知道,充光的寶石創造了錢球的價值、為法器提供能源、還是優良的照明光源,以及——給最近這段日子開始紛紛回歸的燦軍們,提供封波術源源不絕的正值授予。

不幸的是,敵方迫近,引虛者們也回歸了。前些日子,為敵人帶來能量的永颶(Everstorm)降臨,與由東向西的強颶風相反,永颶往東方一路橫行,向來位在颶風背風側的城市與堡壘,如今將正面迎擊永颶的侵襲。

曾經被人類奴役的帕胥人呀,也即將憶起自己黑暗的過往了。朋友,我想,你恰好挑了一個混亂的大時代,回來得真不是時候呢。

 

生態 Ecology

我相信你已經很久沒有看過比龍蝦還大的甲殼動物了,殼在這個星球的動物身上可比比皆是。在破碎平原待過長久時日的你,還記得裂谷魔(Chasmfiend)幾十公尺長的身軀吧?牠們最強壯的四隻前爪,堪稱是這個星球上最可怕的利器了。但可別以為,裂谷魔是羅沙最大的怪獸;在巨殼獸(Greatshells)的家族中,還有雷熙地區大如島嶼的泰納,或是帶來「藍紅眼」的由內利...... 聽來有點冷僻嗎?好吧,下次你要找大寶心(Gemheart)致富的時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該往誰的身上找。

甲殼不是大怪獸的專利。在羅沙,芻螺(Chull)野斧犬(Axehound)取代了其他世界的牲畜,克姆林蟲(Cremling)則是和你們的各種蟲子一樣沒地位。而在林野中狩獵的白脊,海中沉潛的山提德獸,也都是這個世界獨有的物種。

面對颶風的侵襲,我想咱們的植物可比你們的聰明許多。各種石苞(Rockbuds)會在颶風來襲時安分地收斂起來,樹木懂得彎折,我們的穀物也被困在石榴一般的構造中——但一樣美味。草地?啊,你可能只能到雪諾瓦才看得到了。它們很美,只是蠢了點。

雪諾瓦這個地方倒是居住了不少其他星球才有的生物。各種雞(Chicken)飛上天際,跟盤旋舞動的天鰻(Skyeel)共享一片天空。豬隻跟馬匹雖然不只在雪諾瓦才看得到,不過也不是一般人家養得起的。在馬匹之中,瑞沙迪馬(Ryshadium)恐怕是最特別的了。有了跟靈之間的共生性聯繫,瑞沙迪馬長得更加高大,也更具有靈性。其實,在羅沙上,動植物與靈之間的聯繫是相當常見的,但人類與瑞沙迪馬...... 不多說了,有些祕密總需要你自己去發掘。但也許,你已經看出一些端倪了?

 

民族與國家 Races & Nations

熟悉了地景,幫我把旁邊那張地圖攤開來吧——我知道挺大的,民族多樣性這五個字,在我們的大地上可是表露無遺。我們就跟著颶風的方向,從東邊看一輪過來吧?

OB_Roshar.jpg

(原圖:OB_Roshar)

我們可以把羅沙粗略的分成東西方;東方又能特別稱為弗林國家,弗林教(Vorinism)與它們的傳統大致主導了四五個國家的文化。羅沙目前最強大的國度是雅烈席卡(Alethkar),由艾洛卡國王與達利納藩王領導其他藩王的十大領地。雅烈席卡的軍隊這幾年都駐紮在破碎平原(Shattered Plain),圍剿著他們認定的,刺殺先王加維拉的帕山迪人。

雅烈席卡附近的國度還有同樣強大的賈·克維德(Jah Keved)、商業大國賽勒那(Thaylenah)、國民熱情單純的賀達熙(Herdaz)等等。弗林國家在性別上有很多外人難以理解的禁忌,例如女性要遮左手、男性不能讀寫。只有弗林教的執徒比較不受限制。

除了弗林國家之外,其他的地區和民族則又更多元了一些;西南部的人民膚色普遍偏暗,是以亞西爾(Azir)為首的馬卡巴奇地區。往北走,是大陸上最大的潟湖地區,純湖(Purelake)。這裡的人民步調悠閒,偶爾會被奇怪的外地人造訪(就像你)。純湖的西側是巴巴薩南(Babatharnam),這裡的人們,皮膚底下有著美麗的血管紋路。再往西方走去,西北角的依瑞半島,屬於依瑞(Iri)里拉(Rira)。金髮是依瑞雅利人最著名的特徵。巨大的海上守護靈,庫西賽須,就每天都會定時出現在依瑞的卡西朵。

羅沙大陸附近也有一些巨大的衛星島嶼,例如北方熱帶的雷熙諸島(Reshi Isles),以及最西方的艾米亞(Aimia)。雷熙人很有趣,住在跟島嶼一樣大的巨殼獸身上。至於艾米亞,請原諒我不能多談,這裡曾經發生過慘痛的過去。不過還能告訴你,艾米亞人是優秀的易容者。西亞·艾米亞人渾身藍色皮膚,能夠改變刺青在身上的位置;而我們,無眠者(Sleepless),更常被別人稱為代西·艾米亞人,則能辦到... 更戲劇性的變化。

我想還是先別示範給你看好了。

最後是雪諾瓦(Shinovar),雖然你可能會覺得這裡最像老家,卻蘊藏著你們人類最大的祕密。這裡的人們跟其他民族的外觀相差甚遠,雪諾瓦人有著白淨的皮膚,偌大的眼睛與圓臉,看起來就像是孩子。著名的白衣殺手恐怕就是當前羅沙最著名的雪諾瓦人。

噢,想必你一定見過昂卡拉其人(Unkalaki)了。沒錯,就是被稱為食角人的那群山地朋友。他們的居住地護守著培養的精質,是羅沙對外世界的重要窗口之一。至於榮譽的窗口......我想你很快可以自己發現的,那是一個危險而飄忽不定的地方呢。

太多民族讓你頭昏腦脹了嗎?難免的,這裡的種族在寰宇裡面的確特別多。給你一份譜系表(筆記:羅沙人類民族誌),有興趣的話看看吧,也許可以讓你更快熟悉各民族的面容,出入總是方便些。

最後,請容許我告訴你一個重大的消息。就當燦軍開始回歸的此時,屬於他們的神聖塔城——兀瑞席魯(Urithiru)也重見在世人的面前了。誓門已經開通,寂滅即將來臨,朋友,我想在踏上下段旅程之前,你會需要知道,羅沙的科技與燦軍的力量,現在長甚麼樣子了。

 

段二:授予回歸 A Return of Investiture

燦軍與封波術 Radiants & Surgebinding

千年前失落的法術,已經回歸。人類終於重新跟靈產生納海聯繫(Nahel Bond);透過這些締結,靈能夠將颶光轉化成波力(Surges),傳遞給他們的締結者。波力是羅沙上的十大自然力量,封波師(Surgebinders)即是操弄波力的人們。

要成為封波師,一是透過與靈之間的締結,逐漸成為傳說中的燦軍,二是透過神將曾經持有,但對於凡人來說太過危險的榮刃(Honorblades)。當心了,我的朋友,雪諾瓦人保管了幾十個世紀的榮刃,正在被轉讓與操縱著,當心了...

如果你想成為燦軍,也許這些日子正是個好時機——幽界的靈們正在積極的與人類產生締結。但也請注意,特定的性格會吸引到特定的靈,讓你說出符合某個理念的箴言,方能變成特定的燦軍。隨後,你的靈能夠轉化為碎刃(Shardblade),成為你在戰場上最得力的夥伴,這樣的靈魂羈絆,同婚姻一樣緊密。

朋友,倘若你已經沒有時間充分研究十大波力與十團燦軍,帶著這份提點(筆記:燦軍與封波術),也許它能夠幫助你回想起更多記憶。

 

法器 Fabrials

由於颶光和寶石在我們的星球上不虞匱乏的緣故,羅沙的人們致力於研究法器,也就是透過寶石來轉換授予的能量,算是一種以人工製造波力的方法。法器科技已經是羅沙的發展主軸,從遠端同步書寫的信蘆(Spanreed),乃至於加熱盤、止痛器、甚至許多發展中的船艦,都仰賴法器師對於他們作品的努力奉獻才能出現。

不過,比起現今的法器,古老燦軍遺留下來的法器則更接近封波師的波力。魂師法器(Soulcaster)就是一個例子;它可以讓任何人擁有與燦軍魂師一樣,將任何物品轉化為十元素(Ten Essence)的力量,是許多國家的重要珍寶。近日來重新開通的誓門(Oathgate)則是瞬間傳送的巨大裝置,在羅沙上有十座古老的城市,皆可透過誓門抵達兀瑞席魯。倘若將來你見到更多古代法器帶來的奇蹟,再向你介紹吧,目前,最重要的就是這些了。

 

上古魔法 Old Magic

如果你並不打算久留,而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某個願望才回到羅沙,我建議你踏上尋找守夜者(Nightwatcher)的旅程。守夜者是萬靈之母,能夠實現你的一個願望,並給予你一個等價的詛咒。許願時,切勿小心,聽聞有人許願能預見莊稼豐收,卻也得到一輩子顛倒的視野;有人許願自己能拯救人類,得來每日不規律的智力漲跌;有人期望自己能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保持恆定,卻與另一個世界聯繫更甚。有位我們都熟悉的藩王,也被上古魔法擁抱,而同時得到了救贖與詛咒,我想你很快就能察覺...

 

引虛者 Voidbringers

噓,留意敵人的聲響。抱歉我如此長舌,該是時候讓你知道敵人的面貌了。

引虛者並不是單一種生物,而是所有投靠碎神憎惡的勢力:

魄散(Unmade)是憎惡的九大爪牙,分別帶有強大的力量。他們能夠侵蝕人們的心智、或帶來死前的胡言亂語、或激發人們的嗜殺性情... 在接下來的旅程中請特別留心他們,摒除魄散的威脅將會是人們的首要任務。

曾經被稱為帕山迪人與帕胥人的歌者(Singer)們,也已經重拾憎惡帶給他們的黑暗歷史,成為引虛者的一員。當他們與憎惡的靈締結,隨之降臨的將會是人類的末日。更多可怕的形體,是千年來已經被人類所忘卻的。也許你會發現,他們並不是全然的邪惡,但若要與如此團結、默契、強大的族群對抗,恐怕苦戰是在所難免的。此時,歌者的古老祖先也在從沉淪地獄回歸的旅途上,不惜一切想毀滅人類。朋友,你們即將面對的,是真正的惡魔。

憎惡也創造了屬於自己的虛靈(Voidspren),並且有一部分足以喚醒大地,成為由石頭組成的怪獸——雷爪(Thunderclast)。引虛者不再是活躍於故事書中的怪物了,永颶已至,朋友,謹記在心吧,新的寂滅時代,開始了。

 

段三:放眼寰宇 A View on Cosmere

碎神 Shards

無論你對於寰宇是否略知一二,我相信,你仍然記得我們星球上的三股神之勢力。

雅多納西的十六份碎力中,有三位碎神就居住在我們的太陽系之中。被稱為全能之主的榮譽(Honor),早已死去,將祂的遺志託付給颶父(Stormfather),將幻境傳達給達利納藩王,試圖團結分散已久的人類。

被咒為虛無的憎惡(Odium),正在壯大,召集了祂麾下所有的引虛者,從布雷司大幅進攻羅沙。魄散是祂的爪牙,歌者是祂的勁旅,虛靈是祂的耳目。朋友,面對充斥在三界中的敵人,也許這會是寰宇當前最難熬的一場對決。

而,被亡夫留下的培養(Cultivation),仍然默默牽制著憎惡的行動。祂望見一切,等待一切時機成熟,在不為人知的檯面下,偕同守夜者,靜靜用颶光與上古魔法,陪伴人類,陪伴羅沙的生靈,走過這段最艱困的日子。

十六中,三者為王,而今劣者稱帝。

 

幽界 Shadesmar

幽界是羅沙的意識界,也是靈的領域。雖然在我們熟悉的羅沙大陸,靈看起來就像是燦軍們肩上的小夥伴,但在他們的故鄉幽界,他們可是一點都不「小」呢。他們是意識界的天然居民,各有派系、建立都市、如同我們一樣有著自己的生態與文化,與這個世界的認知息息相關的運作著。

不過,也許你還是沒習慣幽界的景象吧:原本的海洋變成了黑曜石組成的大地,陸地卻變成玻璃珠構成的大江大海。白色的太陽在遠方天空,薄弱的散發光芒。如果你聽到任何人有這樣的描述,當心了,也許他的心智正一分一秒被拉入幽界中。寂滅回歸,這個界域也即將變得動盪了,即便你不急著離開,也別放過幽界的任何動靜吧!

 

躍界者 Worldhoppers

假如你不知道的話,讓我向你解釋,身為境外來客的你,就是躍界者的一員。寰宇中的人們可以透過碎神們的垂裂點(Perpendicularity),來往於實體世界與意識界之間。雖然這個社會沒有明說,卻有不少人,找到了捷徑,而能在寰宇的不同世界間周旋。你從食角人山峰中來到這裡的入口,就是培養的垂裂點,也是大部分躍界者的穩定出入口。

眼前正在羅沙上漫遊的異鄉人們,最有名的就是雅烈席卡的智臣了,他最常見的名字是霍德(Hoid),這個人大有來頭,也許說話時挺討人厭的,卻法力無邊,高深莫測。霍德正在被另一群稱為第十七碎(Seventeenth Shard)的人們追捕,後者相信,此舉是在維繫寰宇僅存的和平,可惜他們還不夠靈光,追丟了方向。我想自己就別說得太多,這方面可是牽涉到古老古老以前,發生在另一個世界上的,碎神與一些古老之人之間的糾葛了。

另外有一個有趣的組合,泰爾丹的克里絲(Khriss)與她的員工,輓星的納哲(Nazh)。據我的消息來源所說,克里絲是當前寰宇中,數一數二了解魔法與宇宙運作的大學者。我看過她遊走各地,只為了研究這個世界五彩繽紛的魔法,如果我有說明不清的地方,也許你可以請教她,得到更多資訊——但她的員工脾氣不太好,少惹他。納哲負責繪製或收集克里絲需要的圖片與畫作,偶爾會有一些奇怪的軼事,這方面我就少說些吧,也許你會親自撞見他的。

破碎平原的雅烈席卡碎刃指導員,薩賀(Zahel),其實也是異鄉訪客。就我所知,他的另一個名號是法榭,擁有另一個世界的魔法,卻不知怎地來到了這裡。有人說,他跟白衣殺手賽司當前持有的神祕黑劍,宵血(Nightblood)有關,我會再做進一步的調查。謠傳還有一位與他們同個星球的女性,在科林納擔任要職;如果你會往那邊去的話,說不定能發掘些甚麼?屆時,再請你跟我聊聊囉。

達利納藩王麾下的斥候之一,費特(Felt),則是來自一個魔法與金屬有關的世界,我還不知道他來到羅沙的目的為何,但也許是你暫時不用關注的對象。鬼血(Ghostblood)就值得你多加提防了。這個神秘組織的重要人物,墨瑞茲(Mraize)愛亞提(Iyatil),貌似是出入垂裂點的常客。除了鬼血還有好幾個奇怪的組織在操弄著羅沙的世局,千萬要多加提防。

小提醒:無論如何,當你看見某些人在搬弄似是而非的詞語,討論到常人鮮少知曉的碎神、雅多納西,或是意外說了「土壤」、「硬幣」、「貓狗」這些一點兒也不道地的詞彙,你就能合理的懷疑,他跟你一樣是個外來客啦。

 

段四:人物動態 A State of Characters

誓門開通:卡拉丁/西兒、紗藍/圖樣、科林家族  Oathgate Opens

大地上第一個回歸的逐風師,與他的榮譽靈加入了達利納藩王的陣營,卻在旅程中迷失了自我,丟失了力量。然而,永颶降臨之時,他重拾了自己的誓言,與叛逆的榮譽靈齊心並肩,擊退了近日來惡名昭彰的君王殺手,法拉諾之孫賽司。在大地碎裂之後,他們踏入破碎平原中心的誓門,來到了失落燦軍的千年塔城——兀瑞席魯。

兀瑞席魯的重現,歸功於集結聰慧與才藝的費德少女,她親手抹殺自己的至親,踏過失去導師的哀慟,而在旅程中蛻變出新的自我,發掘了幻象與波動的技藝。適應科林家族生活的同時,也潛伏鬼血,試圖找回大哥遇害的真相,檢驗自己的織光師身分。雖然引領眾人來到塔城,在那之前,她還得確認自己的心,究竟屬於陰鬱的隊長,或是表面燦爛的王子。

盟鑄師已經踏上他的道路,與颶父產生了新的締結。他將成為沒有碎刃的燦軍,卻背負起團結人類的職責。各方威脅四起,憎惡已經迫近。縱然他的身邊環繞著重要的親人:愛人、兒子、忠心的護衛與聰穎的準媳婦,卻不免被黑暗的過去纏繞,亡妻的印象雖然模糊朦朧,卻是他無法抹滅也無法忘卻的創傷...

破碎平原再度破碎了,在羅沙的中心,塔城勢必再次變得風風雨雨。

 

重生者:賽司、加絲娜 Resurrections

與風的寵兒死戰之後,無實之人得到了救贖與重生。神之子將他應死的靈魂黏回肉體之上,又賦予他摧毀邪惡的黑劍。法拉諾之孫已不再是持有榮刃的罪惡逐風師,而是秉持公正的新任破空師。君王不再是他的目標,而是他必然依循的道路。

異召師則矇騙了大半個世界,潛行到幽界並度過了一段無人知曉的時光。如今,雅烈席卡的公主已經回歸,挾帶著引虛者的祕密,試圖挽救一步步邁向悲劇的羅沙。與他同行的,還有同樣高深莫測的智臣,這段旅程又會擦出甚麼火花呢?

 

秘密組織:圖表、鬼血、榮譽之子 Underground Orgs

四方人士仍然在羅沙各地蠢蠢欲動,試圖在亂世中接管大局。塔拉凡吉安王已經踏出卡布嵐司,即位為賈·克維德的新任君主。慈祥博愛的偽裝下,他的圖表已經看透一切,期待能讓自己成為全人類的領導者,讓族類能在憎惡的威脅下倖存。

鬼血正在調查引虛者與寂滅的資訊,末日卻提早降臨。如今,他們正在與其他的組織對抗,同樣是救世,卻有著完全不同的目標。

加維拉王曾經領導榮譽之子,企圖喚回憎惡的勢力,以期神將與古老的榮光能夠回歸。即便加維拉已經死去,榮譽之子仍然在羅沙活躍,為新的寂滅帶來更多的混亂... 檯面下的三方,誰能在羅沙的棋局中,奪得最後的勝利呢?

 

遊蕩的孩子:利芙特、芮心 Roaming Girls

新生的調皮緣舞師,與她的焦慮培養靈,在這段旅程開始之前,已經經歷了一場鮮為人知的冒險。曾經被認為是無名小卒的她,很快就會與這世界上的大人物們有所纏結。賽勒那的遠航少女,則在走過雪諾瓦與雷熙諸島後,一場意外也許終結了她的冒險生活,但在賽勒那老家,卻有另一場陰謀,需要她的解救...

 

神將 Heralds

誓盟已經粉碎,戰爭神將塔勒奈,已經從布雷司的折磨深淵中回歸,卻被當成瘋人而受到終日的囚禁;風與王的野蠻女兒,紗拉希,仍然在羅沙各地搗毀自己的容貌,渾然不察寂滅也終將回歸她的生命,無可逃避;黑暗的執法者,納拉,在永颶的出現後,已經放棄謀殺封波師,而他領導的破空師團的命運,仍然未成定數;王之神將,加斯倫的瘋狂與囈語,仍然在羅沙的角落迴盪,傾訴著悔恨與崩潰...

神將們都瘋了,布雷司的火焰與折磨,已然來到全羅沙的穹頂之上。人類與他們的燦軍,將會是最後一次,必須在缺乏神將領導的情況下,煎熬的走下去。

 

聆聽者 Listeners

而聆聽者已在絕望之下,走回憎惡曾經帶給他們的黑暗歷史。曾經的冒險者成為了領導族人的軍閥,她的妹妹必須在自己的企圖心與錯誤的抉擇釀成災難前,盡快帶領族人回頭...

 

===

夜安,親愛的朋友,在我們道別前,再次歡迎你回到羅沙。

世界即將被混亂接管,每個人都得選邊站。在這片颶風大地上,願你能找到你的歸屬,在憎惡與各方威脅失控之前,盡力搏回人們曾經擁有的榮光。

能引回誓言的劍刃,已經出鞘。

 

期待在旅程之後,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畢竟我們無眠者,無所不在。(笑)

======

年末送上《引誓之劍》上市前,颶光系列的小小導讀~

採用了跟以往不同的風格寫作,希望讀來還算順暢,文筆稍有拙劣請多見諒QQ

寫作的風格與設定則是因為,《颶光典籍》作品封底的導讀,(根據山神所說)其實是由無眠者所寫的,而這些集體意識生命,自然有著到處打聽的能力,因此有點接近全知視角。

希望山姆偽裝的無眠者,講起話來不會讓你感覺太出戲XD

感謝這三年來大家的支持,也謝謝寰宇討論群組的活躍與歡笑XD  往後新的一年,也請各位多多指教,期待山姆在未來能繼續帶給大家豐富的內容!

那就明年見囉   -18/12/31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