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時候整理一下我在<燦言>中留下的筆記了(翻);我有在寰宇小說裡面做筆記的習慣,尤其是颶光系列。

請先注意 (1)本文僅限閱讀完<燦軍箴言>的讀者閱讀 (2)請拿出你的<燦軍箴言>逐一比對。看不懂或被雷者,概不負責w

重點詞彙以科林藍標示。誤植以鮮紅標示。重點概念用粗體標示

由於這些註記的重點是跟著情節和頁數編寫的,所以整體看起來會很亂。擷取需要的資訊即可。

===<燦軍箴言>上冊===

p.8 致謝(倒數四行):看來<龍鋼 Dragonsteel>這名字是定了(?)

序曲 Prelude

p.22 這段在描述意識界作用的模式

p.28 「我擔心艾希(Ash)」 艾希是指紗拉希(Shalash)。 對話的兩個人是神將,一個是納拉(Nale,從「白色胎記的亞西須人」可見),一個可能是艾沙(Ishar),盟鑄神將。

第一部:降臨 Alight

p.46 「所有東西都由三個部分組成:靈魂、實體、意識。」這句話已經是(至少)第三次在寰宇作品中被提到。(在之前是沙賽德&珊露) 可見BS多麼想讓讀者知道這很重要

p.48 「它們是活生生的念頭」;「靈是從意識界滲透進入實體世界的元素」;「靈就是這些意念,人類集體經驗產生出的意念」

p.55 「當人類與靈締結約束(納海聯繫)時,結果有了可以自由遨翔於天際的女子(指逐風師),還有輕輕一碰就能毀滅岩石的男子(指招塵師)。」

p.85 「當我剛跟象牙(Ivory)締結時---」 象牙是加絲娜的納海靈名字。確定是跟異召師對應的靈;「(謎族靈)跟榮耀靈之間有某種很複雜的衝突,」 期待西兒跟圖樣唇槍舌戰XD

p.86 「靈其實可以分成兩大類,對情緒反應的是一類,另一類則是對作用力有反應,像是火或是風壓。」 情緒反應的靈接近榮譽;作用力反應的接近培養(普遍粉絲觀點);

        「榮譽神」 加絲娜直接提及這個名字,但她還沒察覺到寰宇層次的東西。

        「像是賽勒那人的烈情諸神(The Passions),純湖的努-拉力克(Nu Ralik),並沒有更令我信服的證據。」(純粹補上英文)

        「...但它們只是很強大的靈,像是守夜者。」 守夜者和颶父的確屬於靈。全能之主是榮譽留下的幻影。

p.90 「被斯加阿納碰過的靈都會開始舉止怪異。」 首度提及斯加阿納(Sja-anat)。懷疑屬於魄散的一員。

p.93 「...惹惱憎惡,然後讓雷司相信他可能會輸...」 首度將憎惡和雷司串為一體。

p.103 納哲的簽名和註解。橋兵的符文。

p.161 「預言未來的行為是被禁止的,這是引虛者的行止。」 暗指憎惡和預視力的關聯性。

p.167 「西兒曾經搬來一片葉子,她是有某種實體存在,只是不大。」 指出西兒在三界中的比例,以意識和靈魂較多,實體較少。但還是有。

p.172 「我讚美你,瑪法利奇.......我可以為妳建造一座足以匹配妳的神壇。」 食角人非常崇拜靈。他們在某些層面還蠻懂寰宇的XD

p.176 納哲在地圖上的註記:紗藍在此登陸。(為什麼要調查他們?)

p.200 「卡拉丁沒辦法把所有颶光都收回」 這是因為有些已經轉為波力,不代表封波術屬於負值授予。

間曲

p.210 「他們自稱"聆聽者","帕山迪人"是人類的稱呼。」 首度提及「聆聽者」一正式名詞。

p.211 「因為他們是在這裡與他們的神分開的。」 這裡提的神是指誰?憎惡?

p.214 「但是她跟其他人卻下令要殺死雅烈席卡王,孤注一擲地希望能阻止聆聽者的神祇回歸。」 這裡提到的神確定是指憎惡。加維拉想藉由引發寂滅讓燦軍回歸,建立弗林教的第二盛世。可以聯想到賽司殺死他時的黑色錢球,也許跟憎惡有關。

p.217 「凡莉。我們的神!」 顯示聆聽者雖然尊敬,卻也抗拒憎惡。

p.220 「活著就是成為寰宇的一小部分。」 尹姆對寰宇的認識程度有多少?

P.223 「我的朋友,我想我需要你的幫助。」 這句是在跟尹姆的納海靈說話。隨後他使用了進程(Progression)的波力,修復了那個孩子。

p.225 「一體的存在。」 一體是指雅多納西嗎?尹姆對寰宇的認知真的很神奇。

p.229 「正義沒有期限。」 破空師的格言。納拉第二次現身。他這樣屠殺封波師的行為只是拿正義當藉口而已。也許他認為只要沒有封波師,寂滅就不會再次降臨(誓盟守不住就這樣怪別人喔w)

p.233 「太納(Tai'na)是種東西的好島。」 太納在雷熙地區被視為神,儘管其只是和靈具有聯繫的巨殼獸類。

p.240 <王者之路>中的收藏家亞克西斯(Axies the Collector)重出江湖;艾米亞人不是人類,甚至可能不是羅沙原生民族---我的意思是他們說不定來自別的碎界。

p.253 「拉金」一詞首度被提及。儘管它在書中多次匿名出現,大部分都是標本。

p.258 「她說她不想鼓勵人們去認為一個形體的價值高於另一個,這樣的分歧會毀滅他們一族。」 讓我想到分歧者(Divergent)

p.259 「碰我們不該碰的東西,也許會招惹來魄散的關注。」 聆聽者真的很了解這一塊。

第二部 諸風迫近 Wind's Approach

p.285 最後一行提及佩利亞(Paliah),真觀神將。

p.286 第八行提及巴塔(Battah),異召神將。

p.287 「吃雞了沒?」 他們提到雞未必就是我們腦海中的雞;也許是任何一種鳥

p.314 「那個人有著健壯的身體,臉頰上也有疤,所以是見過血的人」 法榭的臉上好像有疤?

p.316 「幹嘛?我真的是啊!一個神的很小一塊。非常、非常小的一塊。」 碎靈(Splinter)的確是碎力的一小部分。(人類你們知道得太少了)

p.318 納哲註記,紗藍的畫冊。「你絕對無法想像我為了將它從羅沙海底找回來費了多大的功夫。」 納哲可能有某種能力辦到這件事。

p.338 「我老了,孩子。一直要我重覆自己的話會讓我吃錯。」 薩賀說的花是指埃橘里花?

p.341 「上面是什麼?」 / 「沒人知道,把它卡在碎刃前面,它就會自動變成跟碎刃一樣的形狀。」 這種金屬感覺留有伏筆。

p.387 「卡拉丁,你不是破空師。」 這句話可以擔保西兒絕對不是上族靈,而是榮耀靈。(先前似乎有懷疑論者認為西兒是上族靈)

p.397 「他們早就應該去找他(艾洛卡)在鏡子裡面看到,站在他肩膀後面的鬼東西。」 艾洛卡也會看到謎族靈;這表示他會成為織光師?

p.405 對話:

          「腳是什麼?只是妳定義的東西。沒有認知,那就不可能存在腳、桌子這類的東西,只是木頭。」

          「妳告訴過我,桌子是用這種方式看待自己的。」

          「因為其他人也這麼看待它,有足夠的時間讓他感知到自己是一張桌子。」圖樣說。「它成為桌子的真實,是因為其他人為它創造了這樣的真實。」

          這段對話可以跟<皇帝魂>中的理論比較,反覆檢視三界間的互動關係。

p.406 「靈是......力量.......破碎的力量。力量透過人類的覺知而被賦予思考的能力。榮譽培養、還有......還有等等。破碎的碎片。」「憎惡。」

           圖樣的說法皆可視為珍貴的參考言論。碎力的裂解產生了碎靈,而碎靈透過人類的感覺產生了自主意識。也提到了羅沙靈來自三個碎神。

p.478 「他看到大石趕走一個穿著執徒袍子的瘦子。」/「想要畫橋兵。哈!因為我們有名啦。」 這個瘦子是納哲在正文內的現身。

p.488 「沉淪地獄(Damnation),在古老的歌謠中那裡叫做布雷司(Braize)」 布雷司首次在正文中提及,而且直接指稱沉淪地獄。

p.496 「卡拉丁,沒有靈在引導他。」 指出賽司在這時的逐風術能力來自加斯倫的榮刃。

p.500 「他們回來了嗎?他們回來了嗎?」 我相信賽司問的是封波師們是否回歸了,這跟他所接收的「只有他是封波師/一個錯誤」相悖。所以他才會變得茫然,因為接受到太大的認知衝擊了(躁鬱症)

間曲

p.522 最後一行「碎甲會干擾變形過程」 碎甲內的寶石會吸取颶光,也就影響到聆聽者與靈產生聯繫時的超常授予(greater-than-normal investiture)。

p.526 「卡拉丁。那個橋兵變成的保鑣。身邊有個靈,薩賀可以感應到它老是在到處亂轉」 推測是因為法榭體內的駐氣還有一定的量,可以感受到外在的授予個體。

          我在「彩息筆記」中曾經提到,四級增化可以感受到周圍的「生命脈動」,但褪息之人沒辦法。事實上,這表示四級增化所感應的是授能(駐氣),而不是生命。如果法榭體內有足夠的駐氣量,可以達到四級增化,那麼,他的確有可能感覺到西兒這種「高濃度授予個體」的活動。

p.527 「他以為會有聲音在他腦海中說話。」 法榭依然在找宵血。

p.530 先後提到了卡拉克,塑志神將;弗德爾,緣舞神將;加斯倫,逐風神將;艾沙,盟鑄神將。

第三部 致命 Deadly

p.539 章序中提到了納海聯繫。這是<燦軍箴言>中第一次在正文中提及。

p.549 「伯母?妳戴手套?」 在弗林教中,內手不能暴露。不過最好要用袖子遮起來。就連只戴手套感覺都像是穿著熱褲在跑(但至少有穿褲子的意思)。

p.553 章序,關於招塵師(Dustbringer)跟解放者(Releaser)兩詞間的互通,可以注意。最後一句「兩者之間並沒有多少差異」,意思是招塵師的波力(分割+磨損)和引虛者一樣都能造成大規模的破壞。

p.554 「這裡推推那裡推推,這邊的力量很小,嗯......」 再次顯示靈在實體界的存在比重比較低

p.624 「榮譽是否已死。」/「他死了。但是他在人心之中活著,在我之中活著。」 這句包含了不少真實,而不是單純的激勵。為甚麼榮譽在人心中活著?

p.644 「不過她還是停在一個女人賣著蜜糖水果串的推車前。那些水果看起來又紅又多汁,用小棍子串起,外面沾了一層透明的脆糖漿。」 這就是BS參訪台灣時在夜市看到的糖葫蘆w

p.652 「一朵怪花浸泡在某種液體中」還有其他的收藏品,看起來有可能是來自寰宇各碎界的物件。會是埃橘里花嗎?

p.659 章序中「眾人皆知其(盟鑄師)靈極為講究」 是因為盟鑄師的靈和不同宗教的神靈投射有關係。

p.679 這隻雞是鸚鵡(應該看得出來吧)

p.680 「你會讓我們招來魄散的注視!」 此時紗藍還不知道魄散的本質是什麼。對大部分的人而言,魄散和引虛者都只是民間傳說的產物。相對聆聽者們確實知道魄散是什麼樣的存在。

p.684 Worldsinger從「歌世者」改譯為「世界歌者」,我相信是譯者為了和<迷霧之子>的「世界引領者」相襯。兩者和霍德都有密切關係,而且字形相似。

p.690 「一個她不認識的人坐在父親身邊,一手拿著一杯涼水。高挑、修長,有藍色眼睛和深黑色的頭髮,沒有一絲雜色,穿著同樣顏色的衣服。」 這是霍德在羅沙的常見形象。

p.691 「新來的人祕密地將小包裡的東西倒入自己的飲料,然後舉到唇邊,喝下粉末。那是什麼東西?」 金屬。霍德在接下來跟紗藍的對話中用了一點情緒鎔金術。

p.694 「野斧犬」/「我一直在想你們有沒有人覺得這個名詞很怪。你知道斧頭是什麼,但是犬是什麼?」 羅沙沒有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論點。下冊還有一個類似的梗。

p.695 「妳不必怕我,我非常不擅長傷害人,都怪我的出身背景。」 這是第一次在<燦軍箴言>中提及霍德的無害性。

p.696 「兩個瞎子在時代的終結等待,凝視思索著美」 這句在649頁也有出現(紗藍的回憶)

p.698 「紗藍回了一句,覺得煩躁」 她在煩躁的狀況下卻繼續描述了很多,可見霍德對她燒了黃銅,讓她服從他的指令。這個效果也在卡拉丁身上奏效多次w

p.699 「這裡的碎力很嚴格。孩子,妳必須先看到真實,才能延展真實,」 我必須承認我不太能理解碎力(或碎神)很嚴格是什麼意思。

p.710 「食角人海洋是生命之水。」/「每座山峰都有一個。」 碎池

p.711~712 大石的故事提到了三個神,值得懷疑是否跟羅沙的三個碎神有關係。

p.713 「(海洋的水)不只是水,是生命之水。」/「有時候會看到神的地方。」 似乎是指碎池液幽界

          「哈!不是族人,會死。」 為什麼......?跟伊嵐翠人好像相反(會被溶解)

p.714 「我看到魯弩阿那其。」/「旅行與惡作劇之神,很強大的神。他從山峰海洋深處,從神的領域而來」/「皮膚更,臉很方正,也許英俊,有白髮。」 這邊提的也是霍德,可知他是從幽界進入羅沙;霍德剛到的時候以白髮白衣現身(甘道夫)

          「問這是食角人日曆的第幾年」 顯示霍德不是第一次造訪羅沙。

          「魯弩阿那其不能傷害人。其他神禁止,大家都知道。」 第二次提及霍德的無害性。

 

===<燦軍箴言>下冊===

p.763 「那個哈的音可以用任何字母取代。」

p.764 哈思維月之女艾李(Ali),和加絲娜在<王者之路>中提到的哈思維月之女韶卡(Shauka)是姐妹。她們都是雪諾瓦哲學家。

p.767 北握,在賈-克維德北方。

p.796 由內利(Yu-nerig),來自瑪拉貝席安周圍的巨殼獸。這種生物就是席格吉在<王者之路>中提到的「你有藍紅眼」的典故。

p.820 「這結果很詭異。克姆泥複製了動物的外型,沾黏在甲殼上,包覆了它。巨大的岩石像是從石頭生出來的怪物,如引虛者那樣的古代傳說。」 這看起來像是化石;"如引虛者那樣的古代傳說"則是指雷爪。現代羅沙常常將雷爪的描述冠在引虛者身上。

p.833 「賽司稱之為『捆縛術』。」 對應於卡拉丁與賽司第一次戰鬥時,賽司只說「我捆綁了你嗎?」 其實是因為原文都是Lashings的緣故,所以造成誤植。

p.854 章序,「其他軍團一般皆是無法造訪如此遙遠的靈之領域,」 指的是幽界。

p.877 「這是波力的一種,聲音也是一部分。」 織光師控制的是波動。

p.879 章序,「破空師在這方面的強大能力近乎神蹟,因為其能力並非來自於某個波力或是靈。」 甚麼能力?

p.887 「我想這附近大概只有一個(和智臣一樣大的女人),她跟我向來處不好。」 培養

p.897 「為甚麼他反而覺得很生氣?」 卡拉丁你是吃醋還是眼紅w

間曲

p.944 「『她造訪過上古魔法』」 關於利芙特,也許我該另外寫一篇文章;她的確從上古魔法那裡得到一對願望和詛咒。

p.946 「你還是需要使用『授予』(Investiture)才能---」 授予第一次在正文中被提及。

p.947 「她用了『對的話』」 箴言。

          「一身黑與銀,臉頰上有著淺色新月胎記的男人。」 納拉第三次出現。

p.948 「我在勞-艾洛里長大。」 值得關注的城市。在依瑞。

p.950 「文章要寫得真的非常好,才能得到這份工作。」 有點像科舉。山德森寫文化時都會參考現實世界,也許?

p.956 「總得要有人在乎。」 緣舞師的個性,或許還是箴言。

p.958 「因為我主要存在於意識界,雖然我的意識已經被我帶入這個領域。」 溫德的說法。很重要。

          「你去見我母親的時候,到底要求了甚麼?」 母親也許是指守夜者

p.959 「滑溜」是波力磨損被降到最低的狀況,也就是失去磨擦力。

          「你不知為何居然有一部份存在於意識界.......而且你可以將食物利用新陳代謝直接轉換成颶光。」 這指出了利芙特的兩個特色:存在於意識界,所以她能碰到溫德;用代謝產生颶光,這就是為甚麼她渴望吃東西的原因,不單單是因為嘴饞。

p.960 「現在他又已經不在了......」 誰?

p.961 「有人把那幅畫上的臉刮掉了。」 紗拉希的傑作。她沒有在這本書中現身,只留下這個彩蛋。

p.963 「那小動物像是一隻克姆林蟲,卻有翅膀.......牠張開口,喝入厲害。」 這段描述的也是拉金(Larkin),和芮心的章節呼應。

p.964 「不能讓她儲注。」 原文是Invest,應為「授予」

p.965 「大臣與他四目對視,片刻後,她萎縮了。」 這個詞原文是wilt,有發汗的意思。無論這個詞的意思是甚麼,這會是破空師的特殊能力嗎?

p.972 「我會記得那些被遺忘的人。」 緣舞師的箴言。

p.974 「沾染能召回荒寂時代的技藝。妳這樣的存在必須被阻止。」 納拉看起來想靠殲滅新生的封波師來阻止荒寂降臨......嗎?

p.978 「卡達西思主神已經發言了。」 卡達西思主神(Kadasixes)是指神將。亞什爾(Yaezir)是指加斯倫,納拉表示「如果他可以不要再流口水」,看來加斯倫也崩壞了。

p.977 「坐在世界上最高的塔頂,思索著一切的終結」 和霍德的話語有點相似。

          「東方唯一一顆沒有被詛咒的石頭。」 為甚麼只有兀瑞席魯如此?

p.979 「如果山馬內特(Shamanate)錯了,那意味著甚麼?」 Shamanate是雪諾瓦的石巫們組成的議會,亦可譯為「石巫議會」

          「意味著他毫無道理地殺了人。」 這與<王者之路>中的"迪雷希與流浪帆"的故事呼應。

p.985 「她以怨毒---其中一個新的節奏---說。」 / 「伊尚尼發現自己選擇了新版本的笑意......叫做恥笑。」 可見颶風形體,屬於憎惡的形體,開始改變了他們的一些結構。

第四部:迫近

章序的第二封信,我就不注釋了。參見「寰宇主系列(8):信件與悠倫之子」

p.1000 「完美音階讓這件事變得比以前簡單了......」 這句話暗示著霍德擁有至少抵達二級彩息增化的駐氣量。

p.1001 「『一隻小兔崽跟一隻小雞仔一起跑到草地上面去玩。』

            『小雞仔......是幼小的雞嗎?還有一隻甚麼?』 卡拉丁說。

            『啊,我忘記自己在哪裡了。』智臣說。」 這個段落表現了羅沙沒有兔子,也間接暗示霍德到過別的世界。

p.1002 「一個人,一種樂器,怎麼有辦法製造出這麼多音樂?」 織光術的表現。

p.1003 「他跟神將張阿拉克賽跑過。」 這個地方是誤植,原文Chanarach乃是招塵神將,查納拉克。

p.1004 全段,卡拉丁都被智臣用黃銅鎔金術安撫,讓卡拉丁順著智臣的意思,自己說了一部份的故事。

p.1021 「巴拉特的一窩小犬已死在一灘石板地的紫血中。」 裂谷魔的血也是紫色。

p.1053 「他朝錢球伸手,吸氣。光似乎抗拒一陣後,猛然燦爛流入他的手指。」 抗拒有可能是因為聯繫變弱,或是阿卡的思想偏向憎惡。

p.1055 「加維拉,我們辦到了,我們終於辦到了。」 首次確認阿瑪朗和加維拉的關係。

p.1081 「你是怎麼辦到的,當呼呼呼死去的時候?」 呼呼呼的原文是"Shshshsh",也就是被掩飾的達利納妻子的名字。

p.1095 「我不太確定為甚麼我需要去。這運作得沒有我希望的那麼好。」 霍德的預知能力似乎來自我們還不了解的某種藏金術,但效果似乎不夠明確。

p.1096 確定霍德不是神將之一。

            「我只是個人,達利納,徹徹底底到有時候我都希望自己不只如此。」 這句其實不完全正確。就某些觀點(還有山德森的說法),霍德已經遠遠超過"人類"定義的範疇了。

            「如果我需要看到這個世界崩壞焚燒才能得到我要的,我會這麼做。的確,我會因此落淚,但我還是會讓它發生。」 霍德的救世不僅限於一地,而是涉及全寰宇。

            「因為如果他找到我,那我就會甚麼都不留存,連靈魂都會被撕扯碎裂到無法重合。」 暗指了憎惡裂解(splinter)靈魂的能力。

p.1105 「這正是問題,對不對。我給出了兩個承諾,卻不能兩樣都履行。」 可見遵守誓言是貼合榮譽原旨的行為,一旦偏離原旨,授予就會遠離這個人。

p.1183 「它突然很配合地在她手中縮成一把短很多的劍,更像是一把大匕首。」 封波師能用意識決定碎刃的形狀。這點也在後面卡拉丁與賽司的決戰中被再次證實。

p.1198 「可是他敢發誓,他看到一個巨大的身影在上面走動,發光的人形,但絕對不是人類,後面跟著一種不明生物,身形奇異而線條流暢,踩著颶風。」 應該是指颶父。

p.1199 「某種奇怪的靈衝過他們的洞穴,又紅又紫,有點像閃電。」 提早出現的颶風靈。

            「這是自從塔菈之後,他最接近於抱著一個女人的瞬間。」 誰啊www

p.1214 「因為力量是無法真正被摧毀的。」 重要觀念,不管在寰宇還是我們的宇宙

間曲

p.1240 「那天我解了法布利森的謎題。」 原文Fabrisan's Conundrum,可惜我們不知道謎題的內容是甚麼。

p.1244 「或許能幫我們定為訥加烏(Nergaoul)。」 魄散之一,會引起戰意。

             「我寧可知道莫拉克要去哪裡。」 Moelach,章序中譯作摩拉克死亡搖鈴的產生者。

第五部 諸風降臨

p.1272 達利納締結的碎刃並不是塔勒奈的榮刃。榮刃被不知名人士調包了。

p.1285 「據描述是在查納藍納克神廟外牆上的壁畫」 查納拉克的名字真的好多...雖然查納藍納克是"Chanaranach",查納拉克是"Chanarach"。這一定得標準化一下...

p.1319 「你來的時候,影子就消失了」 艾洛卡看到的可能是謎族靈。其實他還蠻有設計天分,有成為織光師的資質。

p.1322 「那些紅色的眼睛像是泰倫之星一樣飄浮著」 泰倫之星原文是"Taln's Scar",其實就是<王者之路>中的塔恩之疤,是羅沙星空中的一個星座。

p.1330 「水很暖和,風很平緩,讓我想到家。不像這個又冷,又濕,神都不要了的地方。」 是指哈蘭隼嗎?「神都不要」有沒有隱意呢?

p.1331 禾努(Honu)是一種用拉維穀釀成的酒。

            「你知道泣季時候的雨不會掉克姆泥嗎?」 不知道,記著好了。

p.1332 「那個蠢蛋?幸好不在這裡。怎麼了?」 灰的原文是Dust,我傾向翻譯成「風塵」,這是霍德在納西斯的化名,也是山德森最喜歡的化名。

p.1342 「『給我毛巾跟紙。』斥候說。『我繞過了中央台地的南邊,我會把我看到的景象畫下......可是地獄的!他們在丟閃電,光主!丟閃電!根本瘋了,我們要怎麼跟那種東西打?』」 這個斥候就是在1339頁提到的費特(Felt)。他原本是泛圖爾家族的一個偵查兵,看來也是個躍界者

p.1370 「『你是靈還是神?』/ 都是。」 我們需要更多資訊證明這句「都是」的意義是甚麼。颶父會說自己是神的原因有三:(1)他的靈屬於神族靈,一種被論壇推測的靈,由人類對宗教的信念投射而成。 (2)他和西兒一樣,因為靈是碎力的碎片,所以也可以算是神。 (3)颶父某方面具有榮譽的特質。這個說法和第二個可能性有重疊。

P.1371 「有一個女兒不聽話。」 西兒。

p.1384 「即使是我恨的人,我也會保護他們。只要那是對的事。」 逐風師的第三箴言。

p.1385 「發光、晶亮,一把碎刃從霧氣中出現,燦爛的藍光從劍身上的盤旋花紋散發蒸騰。」 藍色是逐風師的代表色。

            「圖表早就提示過,是我們弄錯了。我們徹底弄錯了!」 暗示塔拉凡吉安的團隊有關。

p.1403 「這是個法器。」 誓門屬於一種法器,確認。

p.1407 「卡拉丁的手往旁邊一伸,西兒立刻形成碎刃。」 / 「拖延主要是因為死者的關係,它們每次都需要被喚醒才能重生。」 可見靈只要困在碎刃形態就如同死去。死碎刃和碎刃師締結的聯繫相對納海聯繫而言,非常薄弱。

p.1424 「『所以它們都是靈,我是說碎刃。』他說

                西兒變得嚴肅。

              『死去的靈。』卡拉丁補充。

              『都死了。』西兒點頭。『然後當有人用心跳跟它們的本源同步來召喚他們時,它們會活過來一點點。』

              『怎麼會有東西活過來「一點點」?』

              『我們是靈。我們是能量。你沒辦法完全殺死我們。只能......大概殺死。』」

p.1426 「有了這把劍,任何人都可以跟你有一樣的能力,卻沒有跟靈配合需要的......制約。」 榮刃的能力。

p.1431 「學者認為他們在羅沙的中央區域,在圖-貝拉或是艾姆歐國附近的山區裡。」 的確是中心地區,在地圖頁裡面剛好被夾住。

p.1441 「你的哥哥為甚麼要去找破空師?你知道嗎?」 顯示破空師是仍然活動中的一個師團,姑且不論是否具有封波術。

p.1446 「我的結論只能是,我們成功了,雷斯塔瑞。」 確立阿瑪朗,加維拉,雷斯塔瑞同屬「榮譽之子」

p.1450 「你一定知道這件事,你的族人保留的兩柄碎刃裡有重生的能力,我猜你已經見過剛死去的人重新復活。」 (1)納拉持有的榮刃並非破空碎刃,但和塔拉凡吉安的間曲呼應。重生的碎刃之一被拿走了(是這把嗎?) (2)石巫議會保管著其他榮刃,但為甚麼?

p.1452 「你好啊。今天想要摧毀一些邪惡嗎?」 宵血登場

p.1455 「他認得童話故事裡提到的幾隻動物,例如長得很大、像是貂的那隻,頭的周圍跟後面有一團蓬鬆的大毛團。那是叫甚麼來著?」 可能是獅子。可能。

p.1460 「你可以說,我是祂的......靈。不是祂的靈魂。我是祂不存在之後,由人們所創造,關於祂的記憶。是颶風和神聖的化身。我不是神。我只是神的影子。」 這段是颶父最清晰的說法。

p.1462 「你會是沒有碎刃(shard)的燦軍。」 這麼說也蠻合理的。你要好大一坨的颶父變成一把劍嗎XD 更何況如果拿走颶父,羅沙就沒有風了啊......

p.1464 「可是葛萊斯,他說......真觀師。」 葛萊斯(Glys),雷納林的靈。

尾聲 藝術與期待

首先我要說,這是我最喜歡的章節哈哈;我好想幫每句話評析啊啊

p.1467 「一個瞎子在時代的終結等待,思索著自然之美。」 重複出現的話。

p.1470 「妳在另一邊惹出不少動靜。」 另一邊是指幽界。

            「科林,我不覺得你這把小刀子能給我帶來任何真正的威脅。不過你想揮就繼續揮,我無所謂。也許這樣你就會覺得自己更重要些。」 顯示出霍德強大的修復能力,甚至包括靈魂。(我們可是在討論被斬首還會把頭長回來的傢伙)

p.1473 「坦那伐思特是個不錯的傢伙,曾經請我喝過酒,但是他不是神。」 再次顯示霍德認識第一代載體。

颶光秘典 Ars Arcanum

織光術部分:

      「使用對光與聲音的操縱製作幻象在整個寰宇中相當常見,可是其與賽耳現行的種類不同。」 如果我們現有的資訊沒有甚麼更動,那麼這種幻象也許就是瑞歐汀在<伊嵐翠>中用符紋製造的魔法。

      「在許多方面來說,織光術和尤立許原版的力量最為相近,對此我感到相當興奮。」 尤立許的原文是"Yolish",是悠倫(Yolen)的形容詞。悠倫的原本織光術(被霍德所使用)和封波術中的照映似乎有一脈相承的關係,但不確定。

==========

如果有新的發現,我會回來更新註解。現存的註解還不夠完整,僅僅是我第一次閱讀時所留下的標記。我知道書中還有很多值得探討的地方,但是目前,這樣也還算可以了。

希望這篇註解能給需要的讀者一些協助囉~

文章標籤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