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寫書評的習慣,本站一路滑下去幾乎都是整理(呵)。真要說的話,這可能還是第一次我寫完整的文章評論一本書。雖然有點遲到,都幾月了XD

書評是很主觀的東西,跟我的個性/缺點一樣。所以有不同的聲音是很正常的事。不過,我會盡量用分析的方式討論這部作品。

我不太會面面俱到,所以盡量多探討不同的角度。文章有點長,還有通篇的結局雷,請未讀者加速迴避

整體

相對於<王者之路>,<燦軍箴言>雖然承接上集,走的則是相當不同的路線。在<王者之路>中,可以強烈感受到山德森想帶給觀眾一個全新,和地球完全不同的異星大陸,所以書中到處都是奇怪的生物設定,還有地貌描述(但還不至於累贅)。<王道>的重心在於世界觀建構。非常吃設定。

故事進入<燦軍箴言>之後,情況大幅改觀,注重情節推進。在大致同樣的篇幅中,<燦言>比<王道>多出了將近一倍的劇情,快速把故事線推展出來,還不忘帶點伏筆。最重要的是,不同路線交織的狀況下,整本書幾乎沒有冷場,而是被不同面向的高潮充斥。甚至,在閱讀<燦言>的時候,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燦言>的重心變成劇情導向,吃設定的狀況已經大幅降低。對寰宇跟羅沙有一定概念的朋友,應該就不會再經歷<王道>時期的耗腦旅程了(笑)

兩本書各有偏重,而就鋪陳上也算合理,<王道>是打底子,而水庫積滿了之後,一瀉千里就不是問題。

主要故事線

個人看法,主線是紗藍,另一條主線依舊是卡拉丁,而後是達叔,伊尚尼,賽司,還有納拉(隱藏版主線)。我按順序大致談下來。

紗藍 Shallan

總括而言,她完成了三種成長。對「身分」的認識,對織光術的精進(同時象徵圖樣的進步),還有對自信的穩固。

對「身分」的認識,起源於加絲娜告訴她的「你是甚麼人不重要,而是你看起來是否像那個人」這樣的思維。有趣的是這也就是織光師的理念。我傾向解釋成,只要擁有一個位子的氣度,就有那個位子的權利。這句話也可以套在(有潛力成為織光師的)艾洛卡身上。這個概念在她遇到太恩,藩王,甚至是鬼血之後便一直沿襲下去。太恩是她的敵人,卻也是她的另一個老師。紗藍之所以會擁有現在的姿態,不只是她願意挺身而出,更是因為兩個導師的輔佐:前者是點醒,後者是演練。

對織光術的精進有點太順利了,只能當作紗藍很有資質,或者封波術版本的織光比較簡單。比較有趣的是圖樣的快速成長,從<燦言>開頭的語癡+亂撞,到後來的「嗯嗯嗯」,到書末對音娜達拉的奚落,圖樣在實體界的進步也是一大特色,而且一直蠻有喜感的XD

最後是她對自信的穩固。從<王道>一開始的稚嫩少女,到現在能獨當一面的光淑,<燦言>的功勞比<王道>中的多很多。<王道>中,她發現學習的樂趣,改變對世界的看法,但直到<燦言>中實際走訪天下---而且多半是自我逼迫,才真正「見到世面」。也許就是每次那一點點挑戰自我的勇氣,才能造就今天的紗藍。

至於她的過去,真是讓人意想不到的黑暗啊。完全就是自己是老鼠屎的感覺...... 這個問題要歸咎到林-達伐身上,我不打算在這裡探討,不然會沒完沒了。先說說另一條主線

卡拉丁 Kaladin

雖然這本是以紗藍作Main POV(主視角),但卡拉丁的戲份卻完全不比她少,超級搶戲。卡拉丁也是到這本書之後才開始自我探索,<王道>比較像是他的打工記跟死裡逃生錄。

他的自我探索,在對別人的看法上都能呈現出來,同樣也是三個部分:艾洛卡、阿瑪朗,還有紗藍。

他對於艾洛卡一直保持著漠視和厭惡,甚至接受摩亞許對他的忽視要求(當然也導致了西兒的死亡),直到本書最虐心的一句話出現,那就是「你能教我嗎?

你能教我嗎?單憑這句話便完全洗白艾洛卡,因為他道盡了每個人心中最脆弱的一部分:我已經努力了,為甚麼還沒成功?在某些人的角度裡,這句話是最能代表<燦言>的候選之一,就像「秘密背後總有另一個秘密」一樣。(結果凱凱有了本秘密歷史)

這句話不只扭轉了艾洛卡的形象,也改變了卡拉丁的看法,最後導引出「國王是達利納的提恩」這樣的關係,非常巧妙的聯結,也幫這條(國王)故事線推展出不錯的收局。至於艾洛卡,看來朽木方可雕時趕快雕,還有機會成為織光師呢,加油XD

阿瑪朗的線路稍嫌曲折,雖然他對阿瑪朗的觀感沒什麼改變,而且在決鬥場下戰帖這件蠢事基本上和之前的側扛事件沒什麼兩樣,只能說阿卡只要暴怒就腦衝。他始終沒有放下對阿瑪朗的仇恨,也間接成為殺死西兒的導火線之一。幸好在書末得到平反,希望這條支線就此打住;我比較期待看到的是,既然卡拉丁跟阿瑪朗已經位居對等,阿瑪朗接下來的行為會怎麼發展。

對於紗藍和雅多林則是比較顯著進步的一塊。尤其是裂谷事件後,阿卡對淺眸人的觀感開始好轉,而不只是侷限在個人經驗中的阿瑪朗、達利納、薩迪雅司。這時才會回想起,阿卡也不過就是個二十歲的青年,花了太多時間在自我挫敗上,卡拉丁的確需要更多的時間重建人生觀,他走在一條脫離「絕對」的路上,慢慢的,但是他在走了。

達利納 Dalinar

這本書裡面,少了很多達叔的自我摸索,既然幻境的來源已經確認不是憎惡,加上在<王道>書末幫自己打好的地基,達叔終於可以專注在處理外面的事情。

一是表面上與藩王間的政治角力,實際上其實是在幫自己定位,找到政治家>軍事家的交際方式。他沒有因為別人的讒言而改變志向,但他終於了解不能太過不近人情的要求別人奉行理念;尤其那還是他一廂情願的。可以說他在理念和實踐中找到了平衡,而且在後半段艾拉達的加入中看到了成效。

二來是他對燦軍的重建工作。其實九成以上的主角自己都被蒙在鼓裡,只有作為讀者的我們(也許還有霍德)知道整件事的始末,因此,達利納會想「自己重建沒有授予的燦軍」的想法,也就情有可原。儘管最後證明他不必是召集人,但他仍然能/必須擔起領導燦軍的責任。颶父和他的締結,意義上也替他的地位背了書---颶父是靈的族長,現在,達利納就是燦軍的領袖。

他在很多地方搖擺不定,是因為他沒有機會了解全貌,不能怪他。只緣身在此山中。然而,他的搖擺不在是自我認同的混亂,相對其他角色,比較穩定。下一本颶光會以他為視角,將會出現他的大量視點。

伊尚尼 Eshonai

山德森的書有一個特色:他會從相對於主流的小角落去看世界。我相信其他作家也會這麼做,而這個手法非常得我的喜愛。

伊尚尼按理說是反派的引虛者陣營,而<燦言>的推進中,我們也見證了他們再次成為引虛者的過程。但是並不會感受到「噢媽呀這些討厭的東西」。我們得以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世界,也能了解他們是如何在環境下處理兩難。

可以看出聆聽者並不想接受憎惡---儘管祂是他們的神。他們比人類還早生長在這塊大地,卻受到靈的背叛,被碎神利用,被人類毀去國族之史。聆聽者其實是悲劇性的種族,我相信在伊尚尼的mPOV書裡面會看到這些背景。

伊尚尼的視角幾乎全由間曲帶過,卻連貫而清楚的告訴讀者,「我們是怎麼走上這條路的」。他們不想要,卻不得不。關於他們的動機,必須等到更多背景顯露再評論,所以我還是先打住吧。不過呼籲各位,她會是非常重要的角色之一,請把她當成主角之一喔。

賽司 Szeth

<燦言>裡最可怕的角色不是引虛者,而是賽司。颶光系列帶出了很多條明確的故事線;有卡拉丁的自我探索、紗藍的定位、伊尚尼的抉擇,而賽司---我們見證了他的崩壞

賽司的過去也是同樣的悲劇,但同樣一團迷霧籠罩。目前知道的是石巫議會(Shamanate,書中譯為"山馬內特")發現了他的能力,他卻被當成錯誤,遭到放逐。手邊持有全世界最強的力量,卻身為全世界最無力的人。因為他是無實之人。

我是,無實之人。這就是賽司的理念。始終奉行,儘管讓他背負無數的罪惡,讓他最後走上毀滅之路。每次看著他的自我質詢就讓我寒毛直豎,這是一個如此瘋狂的角色,被禁錮、壓迫、強迫忍受。最後失控,卻意外得到救贖。現在他持有了宵血,似乎會把他的生命帶往新的方向,可惜還是免不了一點黑暗瘋狂,畢竟是宵血啊......

留心的讀者可能會發現,<王道>中迪雷希與流浪帆的故事,其實就是暗指賽司的故事。這裡點到為止,還蠻有意思的鋪陳,自己去翻來看囉XD

納拉 Nale

納拉在<燦言>中介於主角跟配角之間。他的出現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我還沒搞懂納拉的動機:目前看起來,他想要藉由「消滅新生的封波師」來避免荒寂時代的重返;這跟達利納的不自量力略有異曲同工之妙。然而,荒寂時代的來臨是不可逆的,靈已經回歸了,神將們也回來了,永颶也發生了。納拉啊,你失敗啦@@

在<燦言>中,他出現了四次,可以說是目前曝光率最高的神將,和塔勒奈不相上下。

第一次出現是在序曲,加維拉的宮殿裡被加絲娜撞見,蠻醬油的;第二次是殺尹姆;第三次是殺利芙特,但以失敗收場。最後一次是復活賽司。但是,他的可能動機和作為還有疑點,例如:

 1. 如果他是為了阻止荒寂,則他會不顧一切殺死利芙特,而不只因為首座的命令就作罷

 2. 他應該優先找上卡拉丁和紗藍;他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除非他決定先在西羅沙活動

 3. 身為神將,他必定知道荒寂時代的不可抗性;或者他在自我蒙蔽,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心態

還不能妄下評斷,但可以看出他的故事線有明顯的承先啟後效果,也將導引出他跟石巫議會的關係。納拉儼然是<燦言>最大的新伏筆之一。

副故事線

利芙特 Lift

這個妹子雖然暫居醬油地位,卻是<燦言>的一大焦點,而且會在未來的颶光系列中有非常 非常 重要的地位。今年十一月將要上市的<無垠秘典 Arcanum Unbounded>中會有一篇小芙的專屬新故事<緣舞師 Edgedancer>,看來山胖已經在幫她鋪路囉~

塔拉凡吉安 Taravangian

目前看來最大的人類反派,卻又不是完全的邪惡---寰宇裡面恐怕沒有這樣的角色。圖表的資訊還有很多秘密,恐怕要等到前五部曲完結才會悉數揭曉。比較值得期待的是賽司已經脫離他的掌控,不知道賽司會怎麼反咬他。

塔勒奈 Talenet

已經失心瘋的神將,他會是颶光系列後五部曲的mPOV之一,在<燦言>中則沒有太多發揮,倒是留下兩大疑點:達利納締結的新碎刃不是塔勒奈的榮刃,換言之,榮刃被掉包了,那麼 1. 榮刃哪去了? 2. 誰掉包的?(雖然我們已經確定不是霍德) 好角色,多留意他吧

雷納林 Renarin

在書末大爆冷門的配角,瞬間變得好重要。我們已經知道他的靈叫做葛利絲(Glys),但是他的靈長甚麼樣子?跟尹姆的靈是一樣的嗎?這後面有很多的伏筆,值得注意。另外,儘管在接近結局的地方是雷納林寫下0000...,我們卻不能保證在宮內刻下死亡倒數的人是他。環繞在這個謎點的事情,我們仍然一無所知。

雅多林 Adolin

雖然他出現的頻率非常高,我卻沒把他當成主角來看XD 他在許多主角的故事線裡面,卻始終配角,好像有點可憐w

關於他是怎樣完美的一個人就不消說了,大家比較關注的是「黑化問題」還有「紗卡雅三角戀」吧。關於黑化,有可能是偏向憎惡陣營,但不一定;至於三角戀,雖然大部分的人傾向雅紗戀繼續發展,但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啊......

  Q: There won't be a weird love triangle between Kaladin/Shallan/Adolin?

  A: I will do my best not to be weird.

我說山胖啊......(扶額)

芮心 Rysn & 亞克西司 Axies

<燦言>中也出現了一篇新的故事,幫<王道>中的超級小醬油:芮心和巴伯思弗廷寫了一篇續集~ 在這篇故事中也有出現<王道>的艾米亞人---亞克西司。雖然都是跑龍套角色,但是芮心觀察到的生態(草,拉金,太納)也有參考價值;此外,艾米亞人或許會成為未來的主題之一,亞克西司的特徵也值得留意。

伏筆

<燦軍箴言>雖然讓各故事線大幅推進,還不忘開了幾個新坑,卻也留下了更多的伏筆。

秘密組織之間的關係 Secret Orgs

目前,我們已經看到至少兩個對主線有影響的地下組織,彼此似乎進行著角力:一個是紗藍已經加入的鬼血(Ghostblood),另一個是加維拉的榮譽之子(Sons of Honor)。

  鬼血成員:賽達卡(Thaidakar)、愛亞提、墨瑞茲、太恩、紗藍、卡伯薩、林-達伐(紗藍的父親)、魯艾熙(達伐家的管家)

  榮譽之子成員:加維拉雷斯塔瑞(Restares)、阿瑪朗

鬼血似乎進行著關於魂師和引虛者的研究,因為加絲娜妨礙他們的工作而決定暗殺她。雖然這個組織在<王道>中已經被提及,也在<燦言>中出現,我們對他們還是沒有甚麼了解。至於榮譽之子,據說是為了讓神將們回歸,而打算主動讓荒寂時代降臨,再次帶來弗林教廷的統治時代。

至於賽達卡和雷斯塔瑞這兩個名字,聽起來很陌生,卻在<王道>的序章就被加維拉提過囉~

除了上述兩個組織,還有塔拉凡吉安的團隊,遵循著圖表(Diagram)的指令,試圖用獨裁和控制帶領人類度過荒寂時代。其中塔拉凡吉安和加維拉曾經關係緊密;另外一個就是石巫議會跟破空師團,請看下方分解。

石巫議會和破空師 Shamanate & Skybreakers

石巫議會也是同樣神秘的一群人,他們現在持有十把榮刃中的七把(塔勒奈的榮刃失蹤;加斯倫的榮刃在卡拉丁手上;另一把在納拉手上)。而從納拉最後一次的出場中看來,他和石巫議會保持著緊密的關係,同時領導著新的破空師團;此外,紗藍的大哥赫拉倫曾經找過破空師團,這個「在荒寂後持續活動的師團」,似乎也有許多內幕。

納西斯躍界者 Nalthian Worldhoppers

我們已經知道薩賀,也就是法榭已經來到羅沙,宵血則被交到了賽司手上。現在的問題就是,維溫娜公主在哪裡?

根據山胖對這個問題的反應,維溫娜似乎也在羅沙!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XD

主題間的消長

<燦軍箴言>為了推進主線,因此無法帶動所有主題;有些重點固然被強調了,有些則被邊緣化了。可以看出方向開始轉變

 邊緣化主題:

  1. 法器的運作:久了之後,就會發現法器只是特殊的颶光科技,對主線幫助不大。如果要談古代燦軍仿封波術的法器還比較有趣一點。

  2. 光和石頭的重要性:純粹鋪陳。石頭倒還有一點可以期待,就是雪諾瓦認為「除了兀瑞席魯的石頭都是被詛咒的」,這也是一個伏筆。

  3. 數字10:文化上的鋪陳。<王道>中大量強調數字10,而在<燦言>中主要集中在封波術和神將的主題,文化上的10(例如十死神,十傻人)則不常提到。

  4. 守夜者:一個被忽略的伏筆。守夜者和上古魔法運作的方式非常重要,卻在<燦言>中大大被擱置。應該是為了在下一本書中揭曉;山德森保證我們一定會在颶3裡面看到守夜者的樣子(他更期待看到有人能不能cosplay這傢伙)

  5. 第十七碎組:雖然在純湖的故事掀起一陣風雲,可惜的是在<燦言>中就沒看到三位客官的身影了。倒是出現了兩三個新的躍界者,例如納哲跟費特。

重點化主題:

  1. 聆聽者:聆聽者是<燦言>引進的新主題,大多是由章序和間曲的內文"教育"讀者。了解了他們之後,下一個目標就是「這個種族有怎樣的歷史」。

  2. 誓門和兀瑞席魯:<王道>中只在章序中出現的東西,則在<燦言>中成為主軸。也許在下一本書中,各地的誓門會逐漸開啟。

  3. 魄散:只在<王道>中出現一次的詞彙,在<燦言>中也開始變得重要。我們對牠們了解不多,但很明顯是憎惡陣營的敵人。

  4. 神將浮上檯面:雖然神將的身影在兩本書中都重複出現,不過神將們在<王道>中只以彩蛋的形式出現(加斯倫和紗拉希),到了<燦言>則開始成為POV(納拉跟塔勒奈)。

  5. 納海聯繫:這個主題同樣非常關鍵,除了讓讀者更加了解封波術運作的方式,更逐漸深入羅沙靈對這個系列的重要性。初看<王道>可能會以為靈只是一個配角設定,事實上,靈在三界中的關係將會是颶光系列最重要的主軸。

預估

那麼,下一本書我們可以期待甚麼呢?

劇情上的猜測跟大家關心的話題應該八九不離十,關於紗卡雅三角戀和雅多林黑化的問題,就只能等山胖給我們一個信服的結果了(聳肩)

另外則有

  1.雷納林的燦軍身分揭秘

  2.憎惡與魄散的陣營會浮上檯面

  3.塔拉凡吉安的摧毀性救世路線

  4.秘密組織間的角力

  5.三大碎神的新資訊

最後(也最重要的)是守夜者與上古魔法的謎團。達利納曾經找過守夜者,想必可以對這個困擾讀者兩本書的主題有點破獲性的認識。

總結

<燦軍箴言>結束時,總線已經推展到

  1. 永颶出現,引虛者回歸,真正荒寂開始

  2. 重現兀瑞席魯,至少一座誓門已經開啟

  3. 封波術和燦軍回歸,靈的世界開始騷亂

其實上述三者根本是同一件事XD

各角色下一階段任務則是

  卡拉丁:擔任新生燦軍的領導人物;眼睛已經變藍;把紗藍

  紗藍:繼續研究,也許跟加絲娜重逢?進一步了解鬼血

  達利納:整合各地燦軍,也許整個世界;別被塔拉凡吉安做掉;mPOV

  賽司:回到雪諾瓦訓練,和宵血相處

  伊尚尼:當引虛者去;有些人推測她會變成燦軍

  雅多林:黑化風險;三角戀風險

  雷納林:黑化風險(笑);正常化路線,幫真觀師能力揭秘

  霍德&加絲娜:回到兀瑞席魯或幽界進行研究

  加絲娜:認識寰宇(她似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霍德:永遠不要問他下一步要幹嘛

  阿瑪朗:進化型爛人;讓觀眾進一步了解榮譽之子

  塔拉凡吉安:威脅主角群生命安全

  利芙特:除了變厲害,還要開始變重要了

  神將:該回來囉

=======

其實這篇評論呢,只有前段是書評,後段則是提出看這本書的新方向。

擔心的是,我的言論可能比較極端。關於寰宇系列,我的看法一直都很奇怪。很多人都會說凱西爾很帥,拉剎克很壞,我卻很少這麼看他們;雅多林這樣的角色非常討喜,我卻老是看著看著就忘掉他;納拉前後出現了四次,永遠帶著白色新月疤,卻總是被叫「黑暗」跟「正義神將」,而且兩者還常常被認為是不同人w

我的評論也不透徹,只能勉強的東想一點西寫一些。開門見山說了,我沒有寫書評的習慣。雖然我對它們每一本都有很多想法。

如果你不認同我的評論,"我明白,就如同我能理解一個和我持完全相反立場的人一樣" (看懂的別偷笑)

颶光系列有很多很多的彩蛋,也有不少值得思考的地方,還有每個人都會費盡唇舌討論的複雜劇情。我相信每個讀者都會從裡面找到各自想要的東西;情節、設定、理念。如果能偶一為之的,從新的角度看一本書,就會出現新層次的味道吧。

為此,我寫了這篇評論,希望能獻上新的思路,點出讀者沒看到的,也希望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給我一點新的角度吧。

文章標籤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