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城CC的第三波翻譯(也是這場訪談的最後一篇囉)

先讓我致上遲來的抱歉,這篇翻譯比前兩篇都來得冗長,尤其很多是非關小知識,而更傾向是山神自己的寫作心得

省略了一些條目也請包涵,不囉嗦先上正文!!!

=======

(開門見山的71~75剛好都是我無法整段翻譯的,請不要嫌我偷懶XD)(有雷就不要去看了啦真的)

71.有大《引誓》雷,有關達利納開啟了垂裂點這件事,山神表示這個垂裂點不只不持久,連能否再次開啟都不一定

72.有大《引誓》雷,有關為甚麼第四部中一行人不前往培養的垂裂點,反而一路向南。因為我也還沒看完正文,所以無法翻譯。

73.跟上一則有關,總之我們只需要知道,埃瑞(Ire)在艾歐文中的意思是「古老的」(ancient)。

74.意義不明+無意義

75.有關邪惡圖書館系列,在此略過

 

76.

問:我很好奇,在颶光系列中,帕山迪人的寶心是哪種寶石,或者它們只是,它們可以良好的容納颶光嗎?

山:嗯,這是個好問題。這是人們從第一冊就開始問我的問題,而我終於在第三冊算是有解答了。人們之所以不覺得帕山迪人有寶心是因為它是乳白色的,看起來跟骨頭很像。

問:但他們的骨頭不是紅色的嗎?

山:他們的骨頭,呃......他們的骨頭是紅色......也不盡然。如果你抽出骨頭,你會看到的是...... 我會在下一本書中解釋。總之如果你做的事情是把骨頭打開,你會看到白白的......那不是骨髓但是它,好我想那是骨髓。總之在他們的胸骨中央有個寶心,但它是灌注入骨頭中並且深入其中,而你得折斷它看看裡面,它就有點像是骨髓,不過那裡有個寶心。而這點跟《龍鋼》中的某個原始設定有關,我還不打算說。不過你會在接下來的書中看到的。反正人們有個很好的理由認為帕山迪人沒有寶心。

問:既然如此,應該是因為它們不太發光,我猜。

山:對,嗯,因為它被骨骼包圍著。所以這是很特別的一件事。我們會在往後的書中帶出這點。但不一定是下一冊。

source

 

77.本題發問者是Rainier

問:誰把宵血轉手給納拉?

山:回去看書就知道了。(RAFO)

source

 

78.有《引誓》雷

問:在寰宇中我們已經看過授予以不同的形式在各太陽系間展現出來。而我很好奇,論及達利納的力量,他有沒有可能藉此在任何地方打開垂裂點,例如司卡德利亞或其他不同的星球?換句話說,就是有潛力結合三個界域,打開界域之間的大門。

山:讓我謹慎地回答這個問題,我現在正在被錄音。在任何時刻只要你用正確的方法匯集了正確的授予量,你就可以創造某種寰宇奇異點,對吧?也就是當你把不同的界域抽提在一起的時候,你是用大量的授予在穿刺它們。所以達利納身上發生的事不只是個瑕疵同時也是個特色。但那不是唯一的方法。而當事情有點,當靈魂界涉入的時候,時間跟空間在靈魂界不會再有任何意義。這是給你的回答。

source

 

79.

問:帕山迪人是不是活電腦,而靈是演算系統中的變數?

山:極佳的問題。答案是:我不覺得。我不會這麼認為。但我想過這個點子,而寰宇中有個地方的人們會使用靈,不是靈但在另一個星球是類似的東西,來做一點運算。我希望有天能寫這個故事但......當我某天能栽進這個兔子洞的時候會很好玩的。你可能會在寰宇中的某處看到這點,但其實不是羅沙。我不會這麼稱呼他們。

source

 

80.

山:我很欣賞這段有關史特芮絲的論述。當我在寫《伊嵐翠》的時候,我真的對此很有興趣,而我有點像是在用,不完全理解此領域的大眾觀點處理這個主題。而當我開始認識一些有自閉症的人時,我開始覺得「我得把這做得更好。我得在表達上多花功夫,而不只是用狹隘的大眾文化定義來描述它。」所以我很高興你們喜歡這點。

譯註:史特芮絲屬於自閉症的範疇之一,並且偏向亞斯伯格症的族群。

source

 

81.

問:有關羅沙上的生物,你在世界觀建構上從何著手起?

山:我對羅沙的建構發源於颶風。我知道自己有颶風的點子並且打算從這裡進行構築,同時想要一個帶有魔法的生態系統。我想要做這兩件事,我想要每件事都跟颶風有點互動並且被它影響,我也想要颶光和靈能夠在世界建構中能夠融合,畢竟這是我在世界觀上面的鉅作。所以我從這兩條軸開始,也就產生了寶心的想法。帕山迪人也是自然而然由此發端的。很多生物和相關的事情都有跟潮汐生態系看齊,因為我發現它們是類似的情形,它們都是個需要應付劇烈變化的生態環境,以及每天都得這麼做的生物群落。

source

 

82.有關裂谷VR的製作,覺得沒什麼資訊;連結在下方

 

83.

問:鋼鐵心的弱點來源是從哪裡被啟發的?

山:為了不爆《鋼鐵心》的雷,他弱點的靈感直接源自於,我將取得力量之前的他當成一個角色來看。他像是惡霸之類的人,被賦予了一點點的力量,犯下各種可怕的暴行,只有一點點的力量就對人們非常的惡劣。這樣的角色很吸引我,一個其實沒有任何實權的人,你只要給他一點權勢就會被誤用。而由此我想出了這個點子。所以,雖然小小爆雷到這個系列,但我蠻想要弱點跟一個角色的人格特質以某種有趣的方式連結,因此是個自然的結果。

source

 

84.

問:你對卡拉丁的靈感來源是甚麼?甚麼促成你想要創造他?

山:卡拉丁起源於我閱讀非工業化時代中,外科醫師的各種趣事的經驗。外科醫師在當時被視為跟屠夫沒兩樣的工作,有時則在迷信跟科學間以某種有趣的方式遊走。而我想要寫一名遊走於邊界的外科醫師。迷信對他們是一種阻力,但有時他們知道的科學也是一種阻力,因為人們並不信任它。這是個很迷人的角色。他一開始更像是他的父親,而當我寫作的時候,他成為外科醫生之子卡拉丁,而非外科醫師本身。

source

 

85.

問:有關碎神。我們從比較明顯的,跟魔法有關的開始認識。例如:滅絕、存留,諸如此類。接著就變得有點奇怪了。為甚麼有些碎神(的原旨是)只能存在於智慧生命的心靈中(的概念)?像是榮譽的概念只能在,基本上,智慧生命存在的時候才會顯現呀。

山:當我分裂雅多納西的時候我心想,「我要創造出雅多納西本質的各個面向。」而這對我來說跟人格有關。雅多納西的破碎創造出了原始的力量,但它們和人格的特定觀點有所關聯。因此我都是用這個方法看待祂們全部的。而當我寫《迷霧之子》的時候我們有滅絕跟存留。祂們是有關熵和,隨便你怎麼叫的對立面,保持不變主義,之類的東西的力量。所以,你有兩個對立面,有關事物的變化和事物的守恆。而人們的人格中,也有一部分屬於這些概念。滅絕代表的是生命實際存在的方式。而存留是穩定的象徵,保持原狀。它們也是人格的一部份,也是人們,以及曾經是雅多納西的存在看待它們的方式。

  所以我是這樣看待祂們全部的。就像,榮譽是被規範束縛的理念,即便這些規則你並不用遵守。而這樣的理念是很崇高的,這是(這個觀念)榮譽的一面,但如果用另一個角度來看,榮譽這個碎力也會有不榮譽的一面。所以我想,祂們很多都有這種雙面的......文化成分,同時試著想表達某種很自然的理念。而它們並非全部都能在兩者之間達到百分之百的平衡,我想,因為宇宙中只有這麼多的基本法則,是可以套用到人格上面去的。

  所以我覺得榮譽很有趣,但我也因為同樣的原因覺得自主非常有趣。自主是甚麼意思?我們常常談到祂,但如果把這個字詞去掉之後,祂到底是甚麼意思?而這裡就可以討論到憎惡自稱「我是所有的情緒。」但這是一個跟他的碎力有關的象徵詞。我不打算說他是對的或是錯的,但他的說詞值得爭論。

source

 

86.

問:羅沙其他有命名的寶石在哪裡?像是,我們有希望之鑽(Hope diamond),我們有很多......

山:他們很多都在寶石庫裡面,我最後叫它甚麼來著?你把我逮個正著耶,呃,我有個很酷的名字啦。總之它們散布在各地,也有很多這樣的地方。其中一點,我其實到了第三冊才意識到,我想說「對耶,我其實應該早點命名這些東西的。」其中一個像《王者之路》這樣的書中,因為已經有太多的新名字跟詞彙涵蓋其中,我常常發現自己試著不要再寫到太多新的名詞,不然整體設定太過於龐大,學習曲線也會太高。而我得承認,到了第三冊的時候我反而覺得,「啊,我早該先命名它們一些寶石的。」

  但這就像奧坎的剃刀(Occam's razor),好啦,不能這樣比喻。但就是「我們試著讓事情盡可能簡單點不要那麼複雜」的概念。所以我一開始並沒有這麼做。

  我會說在書裡面它們很多都被命名了。但你得記得寶石在羅沙並不是永恆的。它們變得有點短命,而你常常會為了使用它們而耗損它們,諸如此類。所以「鑽石很久遠」比較像是地球上的概念,羅沙上可不見得這麼想。

註腳:山神在這裡似乎是指賽勒那寶石儲藏庫(Thaylen Gemstone Reserve)

譯註:奧坎的剃刀是哲學論點之一,指的是在理性論述中,盡量避免不必要的假設和選擇較簡明的結構。

 有關賽勒那寶石庫的故事,參見《引誓》搶先看:芮心

 

87.

問:你提到雅多納西是個個體,然後被分裂了。祂原本是個終極高等的存在,那還有其他同等地位的嗎?

山:這是個RAFO。

 

88.

問:這是個有點技術性的問題,但如果沙賽德死了,而另一個碎神拾起了和諧,祂們的原旨會發生甚麼事呢。

山:他會被原旨們慢慢影響,但原旨們會受到載體的影響更多。

source

 

89.有關山神如果在書出版後想到一個更好的點子,要怎麼處理;因為回答太長了,會大大拉長篇幅@@ 在此先保留連結

(如果想看翻譯麻煩再留言通知我)

source

 

90.

問:榮譽跟達利納說「團結他們」的時候指的只有羅沙上的人嗎?

山:RAFO。(嘲諷地哼) 回去看書就知道了。

source

 

91.

問:為甚麼你要讓你書中的這麼多名詞和名字這麼擾人啊?我要拿《迷霧之子》來當例子:例如藏金術、血金術...

山:我覺得它們很酷呀。一部份的原因跟我建立語言的方式有關。我試著要讓它們感覺很自然但同時又有異國氣息,而這真的很難。就像,要感覺很外星,從另一個世界而來,但容易使用跟記誦,也是從這個世界發端的。

  如果你覺得《迷霧之子》很難,讀讀《伊嵐翠》吧。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所有這些名字都是以語言為基礎的,「這一個好困難啊。」所以有時我想要更令人親近而不陌生的名字,有時候想要更奇怪一點的名字。而最後就是我覺得聽起來很酷的東西了。

source

 

92.

問:你有沒有用你在生活中認識的人當作角色的靈感?

山:有也沒有,意思是我不會完全以我認識的人為基礎。也有少數幾個例外。橋四隊的斯卡(Skar)是我的朋友,Ethan Skarstedt,他是我寫作團隊中的一個人,他在服役,也是唯一一個我知道能在這樣情況下處理得很好的人,所以我就把他放進來了。但我大部分時間做的是把某個角色的有趣面向帶進來。當我在寫《伊嵐翠》的時候我認識一個六呎一吋(大概185公分)的女人,她常常抱怨自己的身高。我從沒聽過這樣的事所以覺得「哇噢,這真的很有趣。」我沒想過在我們的社會中,一個185公分的女人會有這麼多額外的麻煩,因此我抓了這個題材放在角色身上,然後請她閱讀,問她「這樣感覺對嗎?」但那不代表這個角色就代表安妮。那代表安妮的一個面向讓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性格衝突,或者一個角色能擁有的有趣特質,我覺得很吸引人。這種事常常發生。

source

 

93.

問:我想請問你一個關於你的世界的整體問題。我已經讀過《迷霧之子》和《伊嵐翠》,而現在在讀《王者之路》,而你好像總是把魔法系統重要的部分或你的民族系統、曆法系統跟土地,跟他們所處的地理環境做連結。你私底下有地理學位嗎?

山:我沒有。我會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對於史詩奇幻的基本理念。史詩奇幻事個攸關讀者發現和自我陶醉的派系。托爾金爺爺把地圖放在書上,辦到了這點。那不只是一張地圖,那是他們所擁有的地圖。所以地圖變成這個世界的工藝品之一。我很喜歡。我喜歡我們能擁有一張錯誤的、不是真實世界的地圖。我也喜歡能在書末擁有一張科學圖表,象徵著人們對於世界的認知,人類對於組織這個世界的嘗試,但那是充滿漏洞的,因為那只是個嘗試。我喜歡這些觀念。我喜歡土地和工藝品以及故事全部屬於一體的想法。

 我所愛的其中一本書中,《沙丘魔堡》,地圖卻根本不成氣候。《沙丘》系列有關環境怎麼塑造文化,以及你的文化如何反過來詮釋環境。我喜歡這樣的運作關係。我想它真的影響了偉大的史詩奇幻,能夠創造出身歷其境的感受。我喜歡《守護者 Watchmen》把文宣品放在書中的方法。藉由表達與創造一個框架,它可以加強議題的感受度。我喜歡書的外殼與形狀做出一樣的事情。所以這有點像是我這個宅宅作家對於事物外型的特殊癖好。

譯註:Watchmen指的是2009年電影《守護者》的原作漫畫,牽涉到架空歷史中冷戰時期的故事。原作漫畫每個章節後方會補上一段文字,增加真實感

更多介紹參見右方:守護者(漫畫)

source

 

94.

問:從你的觀點,每個人都告訴你的情況下,誰是粉絲最愛的角色?

山:我會說卡拉丁最傾向是粉絲們最愛的視點角色,因為他是最沒有爭議性的。也就是說大部分的人即便在覺得卡拉丁很煩的時候也喜歡他,就好像「我懂他啦」。紗藍是最兩極化的。喜歡紗藍的人超愛她的場景。而不喜歡紗藍的人,她就變成他們最不喜歡的角色。而那表示我把角色寫對了。我也喜歡這麼做,因為,在任何你擁有大量角色的書中你一定會遇到這樣的事。但是呢,我想,如果你要問「你最喜歡的角色是誰?」我大概會說洛奔。每個人都應該喜歡他。但如果不是洛奔那大概通常就是卡拉丁了。

譯註:我記得小舖以前有人留言很討厭洛奔XDDD 看到本教條請勿爆氣XDDD

source

 

95.

問:達利納可以習得他接觸的人們的語言。凡莉懂得所有的語言。他可以學得所有語言嗎?那會持續多久?

山:他的聯繫正在運作,他有點像是被這點激發的。所以它應該要,讓我想想自已能不能想到正確的字。

 我在筆記中寫的運作機轉是他必須接觸某個人,就能學會說出他們國家的語言,雖然說起來像是小孩。他對於別人以及他們說話的方式創造了一個直接的聯繫。所以如果你習得了另一種語言在跟達利納握手,啟動了他的聯繫能力,他只會跟你的母語聯繫,而非你所學到的語言。

問:這會持續多久?

山:我讓它持續...它不需要被持續更新,但我讓它持續了基本上大概...幾天而非幾週。但我沒有真的限制這點,所以我會說這還沒授權。我沒有授權這點。但我不想要他每幾個小時就要更新一次。但如果他離開某個地方又回來就得這麼做。

source

 

96.有小《引誓》雷

問:在《颶光典籍》系列中,在那場各種不利的對決前,有個關於碎刃變成靈的預兆,而且雅多林在跟他的碎刃說話。但同時,雅多林也說,「噢我忘記我母親的幸運項鍊了。」我不覺得之後有再提到這點。我們會再看到有關項鍊的東西嗎?

山:項鍊只是他自己的純粹迷信,沒有任何伏筆。我有時會寫出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其他的都有意義。而這裡的雞跟項鍊沒有意義,但是很明顯地跟劍刃說話有意義,而在《引誓》中開始表現了它的重要性。

source

 

97.有關《邪惡圖書館》中,山神的照片變成盆栽植物的原因(因為我沒看《邪圖》所以幫不上忙,抱歉QQ)

source

 

 

98.

問:碎家們(sharders)在問我能不能知道,《伊嵐翠》的秘典是在哪個時間寫的。譬如,在《伊嵐翠》的事件之間?

山:那本書的秘典大概跟正文是同個時間,沒錯。那大概是在第一本書的事件左右寫的。我會回去再確認一次。但你可以將這點當成權威,除非我回頭找了發現,嗯(有誤差)

譯註:sharders指的是全球寰宇論壇17th Shard的使用者們

source

 

99.

問:我想試探一下卡拉丁的第四箴言。是不是「我在殺戮自己的敵人時不會感到罪惡?」

山:(遞出RAFO卡)

  你知道我不會回答的。但我這麼說吧,我說的這些都會被錄在粉絲網頁上。所以如果你是對的你已經被錄起來了。但我不打算告訴你。

source

 

100.有大《引誓》雷

問:霍德取得的那隻靈,是原本要給艾洛卡的嗎?

山:對,他是。

source

 

101.

問:而霍德現在是不是,嗯......可以基本的織光了。

山:他已經可以...我會再更深入這個議題,但他是受限的,而且他仍然是受限的。但有些事情,他嘗試了一陣子卻沒辦法真正成功。

問:因為看起來他和紗藍一起製造了那個故事......

山:對,他正在使用她的力量,對吧?而且是在引導她,他並不是獨力完成的。

問:有事情是他基本上能做,利用他人的力量幫助人的嗎?

山:不全然。這是很特別的情況。

source

 

102.

問:你會有機會做颶光典籍系列的角色扮演遊戲(RPG)嗎?

山:也許有天吧。我們想要先資助迷霧之子系列的而我們也已經在做了。也許最後我們也會做颶光系列的。

source

 

103.本題發問者是Overlord Jebus

問:你曾經說過無眠者是從《深淵上的火》中的爪族(Tines)啟發的。牠們必須要接近彼此才能生存。無眠者也有一樣的限制嗎?

山:我會說那不至於會構成限制。

譯註:Tines是1992年科幻小說A Fire Upon the Deep中的一群集體意識生命。每個完整的tine都由四到八隻類似犬科動物的"元件"所組成。元件之間的距離和高頻溝通是產生意識的來源。元件太少或太多都會造成智能低下。更多資料參見:維基百科—深淵上的火/星球與種族

(這部小說的世界觀設定好邪門 覺得喜歡XD)

source

 

104.有《引誓》劇情雷,略過

105.同上題,略過

 

106.本題發問者是Cosmé

問:卡拉丁可以把一艘船綑成無重量狀態嗎?

山:可以,那是有可能的。

source

=======

於是乎整整三篇的Emerald City Comic Con終於全部翻譯完了!!!(癱)

抱歉最後一篇拖了這麼久

我一向對於長篇大論但是抓不到太多重點的條目感到厭煩,加上前兩週有各種考試和任務

感謝讀者大人們的耐心等待@@

雖然這次有點拖,但我已經堆疊了一篇新的翻譯以及下一回的教條系列

內容真的很精采啊啊啊啊!!!!!

總之請繼續關注小舖的更新> <

附上連結:

翡翠城CC(上)

翡翠城CC(中)

手稿山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